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张三,也就是那个去泰国请小鬼的人,他没见过比自己还要倒霉的人,从小到大没一件事是顺心如意的,长大了也没什么赚钱的路子,这手机里的网红怎么这么能赚钱,比他辛苦打工可赚的多了。

      “三儿哥,你不知道啊,他们这些人,都是去泰国请了小神仙,才能保住自己的名气,不然网上人这么多,凭什么该他们出名啊?”这是李四,是张三去旅游的时候认识的一个地导,他们聊过几次,感觉他是个挺有门路的人。

      “小神仙?那是什么,真能有这么灵验?”张三半信半疑

      “你仔细看看这个六六小甜甜的柜子上,是不是有一个小神牌,还有比这更有力的证据吗?”

      “这小甜甜可不是一般的小网红,你说像她们这种,都是靠小神仙庇佑才火起来的?”

      “咱俩什么关系,一般人我能给他提供这条路子吗。”李四偷偷凑到张三耳朵那说“我这刚来了一批泰国货,要不你先过过眼?”

      “行,那我就先去看看,要是真有这么神,那你可得给兄弟留一个。”张三还是有些半信半疑,但是去看看又不会吃亏,便跟着李四走了。

      “李哥,这小神仙着实不一般,我许了几次愿望,可谓是百试百灵啊。”张三自上回去看了之后,莫名的就被一个小神像吸引了,又听了李四的耳朵风,不由自主的就把它买下来了,按着李四的说法,在神像前摆了几碟水果荤菜,按说明一步步的跪拜祈祷。

      一开始,张三觉得自己没顺遂过的人生终于变的方便了,想要什么一出门都会凑巧得到什么,可越到后来越不对劲,他好像觉得他家里的这个神像会动,他也每天逐渐没有力气。

      终于有一天晚上,他被尿憋醒,一睁眼,看见一只小鬼趴在他身上,好像在吸收什么东西一样,他惊叫出声,意识到是那个神像的问题,起身想把那个神像砸了。他没想到的是,自己身体倒是先莫名出血,他砸那个神像一下,他自己就会青一块紫一块,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他呆坐在家里,觉得他这辈子就要被这东西缠上了。

      破罐子破摔,他问那个小鬼,有没有什么其他替代的方法,那个小鬼没吭声,就这么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他打通了李四的电话,李四也没听说过还有这种灵异事件,让张三找只活禽先抵一会儿。

      张三死马当作活马医,逮了邻居家养在外面的狗,给屋里的“小神仙”送了过去,说“小神仙,你先用着这个,等到了白天,我再给你找个更合适的。”不知道它是不是能听懂,反正它也是来者不拒,先用那只小狗抵挡了饥饿。

      后来张三找来的动物已经满足不了它的大胃口,张三也就把心思打在了活人身上,他下载了一款社交APP,网络上隔着几层窗户纸,总有人没什么心眼。认识不到两个小时,就把自己的身家给张三介绍的清清楚楚。“这可就不怪我了,是你们自己笨。”张三挑定那些独自一人生活的女性,带着趴在他肩上的“小神仙”,以交友的名义约她们出来见面,让“小神仙”去吸收她们的元气。

      “凭什么我一个人倒霉,也得让她们尝尝这种滋味。”在这种报复社会的心理下,张三开始设下一个一个圈套,独居女性偶尔失踪,也不会被第一时间发现,等有人发现不对劲,早就过了最佳查案时间,而且她们身上也没什么受伤的痕迹,灵异事件这种事,普通人怎么会想到那去。

      “真倒霉,没想到那个女的还能活着。”张三从公园的椅子上回家,他本来想看看她到底有什么特殊之处,如果可以的话,可以把她骗到家里,让“小神仙”随时取用,也懒得他寻找下一个目标。

      随后他发现了凳子上的那张纸,纸上有两个看不清面目的小人,他摸了摸,感觉到一股寒意冲到他天灵盖上。这种灵异事件接触的多了,他本能的觉得这张纸不一般,看了看周围没人,将那张纸用其他东西遮掩起来,“该谁倒霉谁倒霉吧,我是不会再上这个当。”

      张三回到了家,在白天里一向安静的神像突然躁动了起来,向张三身上扑去。

      “哎,小神仙你这是发什么疯,啊!!”张三感觉脑仁子都快被吸出来的样子,痛苦的惨叫了出来,随后就看见了趴在自己腿上的两个小黑人。“啊!!”这次是被吓的。

      张三看着“小神仙”和那两个小黑影不断挣扎打斗,感觉自己能趁乱先逃出这个是非之地。又立马被那“小神仙”拽了过去,感觉自己的体力一点一点流失,意识也逐渐涣散。

      “咚咚咚,有人吗。”门外传来一个男声

      不管是谁来了,天不亡我,张三心里想

      门外

      我看了看肖穹信誓旦旦的脸,“他不会不在家吧?”

      “不会的,里面很明显有他们三个小鬼的气息”,说着,肖穹拿出了一根铁丝,撬开了张三的房门。

      ???警察叔叔,我看见一个疑似入室抢劫的道士

      门被踹开后,屋里的景象一览无余,客厅已经被三个小鬼搞得乱七八糟,还散发着一股子恶臭,在神像旁边的张三奄奄一息,低着头头发乱糟糟的,很难确认他的死活。

      肖穹大步上前,一手抓一个小婴儿,把我家里那两个小黑鬼扔到我怀里,“你找个安全的地方躲着,或者你直接走吧,我这边完事了就过去找你。”

      “小神仙”看到手的鸭子要飞走,怒而转头攻击肖穹,它身后诡异的黑影凝成几道尖锐的刀刺,朝肖穹心脏攻去。

      “都到这里了,我要是一个人跑掉还是不是人啊。”

      我把两个小黑鬼放进纸里,给他们找了个安全的地方躲着,在工具间找了个榔头,又转身回到了张三的家里。

      肖穹正在和“小神仙”艰难的战斗着,地上散落着他之前拿出来念念有词的黄符,黄符上的朱砂已经不像之前那般鲜亮,可能是里面的能量都被用光的原因。

      我挥着榔头加入到了战场,和周围的黑影打斗起来,但是他们好像都惧怕着什么一样,离得我远远的。

      “噗”“小神仙”不同于一般的小鬼,他之前受到张三的供奉,已经生成了自己的意识,又前前后后害死了那么多人,早已强大的不是肖穹这个年轻道士可以对抗的,肖穹最终难挡“小神仙”的猛烈攻势,吐出一口血来。

      “肖穹!”我看见肖穹体力不支的半跪在地板上,脸色发白,如果再承受一记黑影的攻击,他不死也得落个半瘫的局面。那“小神仙”此时也不像刚刚那样气势汹汹,在道符的轮番攻势下,它的胳膊和半边身子都已经脱落了,身后的神像也有一丝裂痕。

      等等,神像?

      我紧紧捏着妈妈留下来的那根笔,用榔头猛的锤向了神像,那神像只是晃动一下,并没有出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反而吸引到了“小神仙”的注意,转头用它身后的黑影向我攻击,它现在长得太吓人了,如果不是我生存欲望太强烈,手里的榔头都能吓掉。

      “叶晨!!”肖穹瘫坐在地上大声喊着我的名字,想把我吓掉的魂喊回来,现在可不是害怕的时候。

      我一激灵,看了看手里的笔,感觉就像在打赌,这一输,这辈子可算没了,我憋着全身的力气,把笔插向那个神像。

      神像,碎了

      刚还在张牙舞爪的“小神仙”也突然停止了攻击,好像恐怖电影突然摁下了暂停键,它连带着身后的黑影,逐渐消失了。

      我和肖穹仿佛力气被抽空了一般,躺在地板上,大声喘着气,这真是鬼门关里走了一遭。

      消失的“小神仙”也不是什么都没有留下,我感觉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元气流向我的四肢百骸,身体也在快速消肿,这应该就是我当初损失的那一部分元气,可惜了那些被张三害死的独居女性,终究是人死不能复生。

      张三静悄悄的在那坐着,我们都知道,在打斗中他的元气已经被吸干了,现在在那的只是一具尸体。

      休息了一会儿,肖穹打了个电话给他师傅,说明了现在的情况,他也是第一次一个人面对这种大场面,还有叶晨的两个娃娃怎么处理,后续处理还得请求师傅定夺。

      没过一会儿一群看似普通的大爷们走了进来,旁边还跟着一群警察。大爷们当然就是肖穹的师傅和一众道友们,警察是周围邻居听见张三这一家有打斗声,自发报的警。

      肖穹他师傅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手中的笔,突然叹了口气。和周围的警察说了几句话,他们听完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采集完现场的情况,就带我们一群人回去录口供了。

      那群老道士都是一群热心肠,能安稳的活到现在自然有他们解决的办法,最后这个案子被定为自杀,李四也被抓了起来,连带着他身后的一条供应链,案件还改编成了远离□□的宣传片,警告普通人远离□□,千万不要掉入他人陷阱。

      “小姑娘,你这只笔,是哪来的。”肖穹他师傅把我拽到一边,悄悄地问我。

      “这是我妈留给我的,说是让我一直带着,我听肖穹说它不一般,难道您知道点什么?”

      “这件事,说来就话长了...”

      原来我妈妈是他们口中的名门正派里的一位千金,当初和我的穷小子老爸为爱私奔,和家里断绝关系,关键是我爸也不是什么好人,以为拐到一位富家千金,就可以享受奢侈生活,没想到这一断绝关系,他算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就把我们娘俩抛弃了,姥姥姥爷去世后,他们家就彻底当作没我妈这个人,我妈怕自己走后我无依无靠,就给我求了这只笔,又随身带着养着。

      这也太老套了,我心里腹诽到。

      “你妈妈当初就在我这边工作,小姑娘,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来北门头这。”

      “谢谢您的好意,我再考虑一下。”对于妈妈之前工作的地方,我怕触景生情,有些抗拒。

      “师傅,她还有两个孩子呢,是那个小鬼在她肚子里搞的鬼,您看看他俩以后怎么办。”说完,肖穹看了看我。

      我把两个小黑鬼放了出来,“小神仙”消失后,围绕在他俩身上的黑雾已经消散了,露出了他们白白胖胖的身子,但是任谁看了,都是两个畸形的孩子。

      “这两个孩子的能力好像有点不太好,但是仔细教导一下,还是能顺利进入北门头入职的,那里什么人都有,对于这也见怪不怪了。”老道长好像若有似无的暗示着什么。

      “我知道了道长,请问我是明天入职吗?”我瞬间理解了道长的话。

      “那加个VX?新同事,不介意的话我们还能探讨一下养娃秘籍。”肖穹俏皮的眨了眨眼,配合着他一身的血迹,还有些瘆人。

      “当然了,那以后多多指教咯,新同事。”我有些好笑的看着他

      现在想一想,如果没有这段神奇的经历,在之前那种压抑孤独又没盼头的生活里,我一个人,应该撑不到30岁的生日。

  • 作者有话要说:  就是一个短篇,完结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