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我,叶晨,一个29岁的普通社畜,事业稳定,父母双亡,再不找个男朋友,不仅对不起早逝的爸妈,也对不起自己来这人世间走一遭。鬼迷心窍的,我打开了一个社交软件,摇了摇。

      在软件上遇到一个小我三岁的弟弟,我们相谈甚欢,他说“要不出来见个面?”,我同意了。

      他做好了安全措施,但我还是有了怀孕的迹象。

      烦躁的感觉充斥着我的神经,我拿起桌子上的笔画了又画,画了很多,我之后的孩子,我和他和孩子一家三口。但是有一天,桌子底下传来了一阵声音。

      “啊..啊...啊...”

      我低头看过去,是两个面部有些扭曲,通体漆黑的孩子。

      我不觉得害怕,因为我听到他们喊了一声,“妈妈”,我隐约能感受到我们之间的关系,那种奇妙的联系。

      我知道,他们就是我的孩子,是我笔下画出来的孩子。

      我去翻看之前我画的画,果然有一张画着孩子的纸已经变成了空白。

      我看到我的笔无风自动,逐渐意识到是这支笔的不简单。

      我赶紧把剩下的画都擦了。擦到了最后一张,上面画了那个男人、我和孩子,一家三口,隐约有些舍不得,但是不知道留着它们,会有什么诡异的事情出来。

      两个孩子看起来像是会带来灾难和瘟疫,我把他们保护的很好,不让他们逃出我家这个界限。
      我依旧维持着之前的生活,上班,培训,开会。

      公司依旧充斥着压抑的氛围,开始培训了,和我隔了两个座位的一群人一直在讨论谁谁谁的裙子又短了,谁谁谁今天又穿了有暗示的衣服,这些话题不是一个罕见的话题,但显然现在的我不在他们的讨论范围内。

      我和其他有些胖胖的女生坐在一起,不知道这个座位顺序是不是特意安排的,我们好像都是160多斤靠上的样子。

      我气势汹汹的让他们让开,他们挡住我去厕所的路了,他们看了看我,没敢说什么,乖乖让开了。

      偷听各种八卦是厕所文化之一

      但是今天外面是两个男的在讨论这个公司里常见的话题,我不感兴趣,赶紧解决完从厕所出来。

      随后又出现了一个男声,义正严辞的批评了那些爱说闲话的人

      嗯,穿着白色衣服,衣品还不错,长得也很帅,我这么想到。

      上完厕所我出来洗了洗手,抬头一看,我是不是胖的有些离谱了?

      回家上了称,已经180斤了

      我有些不敢相信,难道是之前奶茶喝多了?

      又转念一想,是我之前怀孕的事吗,虽然没经过十月怀胎,但是我身体上留下了像是十月怀胎后的体重。

      家里两个小人依旧像两个小鬼一样吓人。

      我觉得不能我一个人这样倒霉,拨通了他们爸爸的电话。

      约定了我们在公园上的板凳上见面。

      我从远处就看到他鬼鬼祟祟的走过来,来到我们约定的地方。

      在这之前我已经把孩子放到那里了,他们安静的呆在纸里,没错,我发现他们可以自由的回到纸上和现实,他们好像在期待爸爸可以摸摸他们。

      那个弟弟果然对凳子上出现的纸很好奇,摸了摸,两个面目扭曲的小黑孩悄悄缠上了他的胳膊,他好像看不见他们,只是惊了一下,偷偷的将纸片往旁边挪了挪,并用其他东西盖上。

      他希望这两个奇怪的东西能缠着别人,缠着谁都好,但是千万不要是他自己。

      我在远处看着,心里想着,没用了,他们已经偷偷挂在你身上了。

      我一扭头,厕所里的神秘白衣男子坐在我旁边。

      “可以聊聊吗”他问我。

      原来他就住在我家附近,我家出现两个黑色小鬼的时候他正好看见了,他说他是道士,可以帮我摆脱他们。

      我摇了摇头,“他们可能是我的孩子”

      “他们现在缠上了那个人”

      “嗯,他们解决了那个人就会回家”我这么回答到。

      我们没有继续这个话题,挑了其他话题继续聊了下去

      有一行人坐在相谈甚欢的我们旁边

      我看着其中一个人有些眼熟。

      是我学生时期给她做过助理的王老师和她的学生。

      皱纹已经爬上老师的脸,让我有点不敢相认,不过都毕业这么多年了,老师多了些皱纹也很正常。

      我上前打了声招呼,王老师看到我非常高兴,又惊奇于我现在的体型,然后她看见了我旁边的白衣男子。

      “我朋友小肖”我这么说到。

      我们坐在公园草地上谈天说地

      王老师说“都到这个点了,不如我们去个地方吃个饭。”

      我们欣然同意

      到了地方,是吃喝玩乐一站式体验型娱乐建筑。我们被引到了地下一层,引导人员给我们介绍到,“负一楼是用餐的地方,用餐后可以到楼上,楼上是一些娱乐设施。”

      我回忆了一下我的体重,觉得这一顿还是不用吃了

      我跟着白衣男子进了自选菜货架

      “这个蟹棒还挺实惠,外面买一袋的钱在这里可以买三袋”

      扭头一看,那个肖穹环顾了一下,拿了冬瓜、生菜和西兰花。

      好家伙,减脂套餐

      “这个笋看起来也挺顺眼了”我这么想着,自己这个体重,还是吃点低热量的比较好。

      肖穹扭头看了看我,好像说了些什么

      我没听清,应该不是什么重要的话。

      挑选好菜式,就可以回到餐桌,王老师用“我什么都懂”的眼神看了我们一眼,找了个理由让他们那一堆同学和我们分开坐。

      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今天才刚认识。

      “正好我们再聊聊你家两个小鬼。”我听到身边的人这么说到。

      “他们在我家,就是我个人的事,用不着道长先生过来斩妖除魔吧。”

      “哈哈哈”肖穹轻笑了几下,把他面前的减脂套餐换到我面前,又说到“没人比你更清楚,他们现在在哪里。”

      ?是给我的?这么一想他当初说的好像是,“我给你选好菜了,你帮我选一下。”

      “我想让他们三个亲近亲近。”

      “哦?”他挑了挑眉,并不相信我的话,说实话我也不相信,里面有90%的感情是想要报复。
      “不过这确实不怪你,是那个男人家里,养了小鬼。”

      “真的有这种东西”

      “你都相信我是个道士了,这个世界上有小鬼,不值得这么惊讶把。”

      其实是因为你长得好看,没想到原来还是个有真才实学的道士。

      “你家里那两个小孩现在在他家里,也算是因果报应,我确实插手不了。”

      “因果报应?什么意思,展开说说。”确实从一开始到现在,这一切都太奇幻,又太巧合了。

      “那个人之前不知道听谁说的,往家里请了个泰国小鬼,当神仙一样供着。你知道的,小鬼不是神仙,平常也没有人给他们供奉香火,好不容易找到这一个有求必应的,就开始狮子大张口,这个小鬼逐渐不再满足每天供奉的水果肉禽,开始想要吸收活人元气了,那请小鬼的人为了活命,主动帮小鬼寻找活人祭品。”

      “原来我这是被当作祭品了?”

      肖穹看了看我,继续说到,“你不是第一个被当作祭品的人,但你确实是唯一活着的人。”

      “靠,这个元气,原来是抽干活人的意思?”我忍不住说了一声脏话。

      “从案例上来说是这样,小鬼没有伦理道德的约束,普通人在他眼里就是一种高级食物。它们平常受制于小鬼像,只能在一定范围内活动,但遇上那个蠢蛋就不同,他把小鬼当神仙一样祭拜的时候,身上就带有了小鬼的印记,小鬼就可以在他身边活动。你在短时间内突然变胖,就是因为元气不足虚肿起来的。”

      越听越觉得自己也很蠢,莫名其妙的就上了别人的当,还自我安慰到接受了一切异样。

      “我也很好奇你是怎么逃脱一劫的,你家难道也有什么神明庇佑?”

      我突然想到了家里那根会自己动的笔,“我家里有一根我妈妈留下来的笔,她生前一直把这根笔带在身边,前几天它突然自己动了起来,让我一直以为是这支笔惹得祸。”

      “那很大概率是这支笔救了你,你妈妈生前是做什么的?”肖穹又问到。

      “北门头那一个小公司里做文员的,我妈妈看起来也没什么特殊的。”

      肖穹了然一笑,“北门头那可不一般,那里是道士们的聚集地,有些时候真想做个法求个什么东西,也没人会觉得奇怪。你那根笔可能就是你妈妈求的来的,可能算出来你有这一劫,就求了个平安福一样的东西仔细养着,就算她去了,也能有东西保你平安。”

      我内心五味杂陈,说不上来是个什么滋味

      “那我的两个孩子....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他们真的是我的孩子吗?”我不禁陷入了自我怀疑。

      “按道理来说,确实是从你身体里出来的,你妈妈的笔保护了你,把他们从你身体里转移到画里,不然你不会只有变胖这一种后果。但是他们一开始就受到了小鬼的影响,所以现在才会长成这个样子。”

      “那他们现在过去,会不会被那个泰国小鬼给灭了。”我不由得有点担心

      “你这人还挺有意思,一开始我就很奇怪,一般人想摆脱还来不及,你怎么还上赶着关心他们的死活。”肖穹有些玩味的问

      我愣了一下,自从两个小人来到了自己家,死气沉沉的家里多了两个生命,自然是不一样的,虽然他们俩个长的不咋地,甚至说不像个人,但也让她有了生活的奔头。“你虽然是个道士,但还是个小屁孩,你能懂什么。”

      “好吧,你的两个孩子应该不会怎么样,他们从那根笔画的像里出来,身上还带着一半你妈妈求来的庇佑,小鬼不会对他们怎么样。你这么担心,不如我们一块上门去看看。”

      这也是我想要的答案,和王老师道了个别,我们走出了那个地方

      我看着那个道士闭着眼睛掐指算命,要了孩子的八字,嘴里念念有词,和路边骗人的盲人算命有几分相像。

      “走吧,去那边。”

      要不是看他长得正气,我现在就能带他去警局接受正义制裁。

      我们跟着他算出来的方向,来到了一户老旧的家属院楼下。

      “就是这了,这里黑气冲天,不用看都知道里面有不干净的东西。”

      我们装做是那个人的亲戚,楼下的热心大爷大妈们根据我们的描述给我们指了指他所在的楼层,还让我们小心点,他今天看起来气色不太好。

      “上去吧,一会儿你带着你那俩小孩先躲起来,我把那个小鬼收了。”
      我们敲了敲房门,没人答应。

      “现在里面估计是凶多吉少,你一会儿自己小心点。”肖穹眉头皱了皱,可能这里的情况有些超出他的意料之外。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