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绑架 ...

  •   第二日一早,阳光正好。南阳舒展了身体,发觉脚也没那么疼了。正巧芊冬推门而入看到这一幕。
      “小姐,你怎么又乱动,小心旧伤复发。”芊冬担心道。
      “哎呀,放心,你家小姐是那么娇弱的人吗?”南阳。
      “…是…”芊冬。
      “(扎心了)……”南阳。
      “就事论事吗,当年听说夫人生你的时候差点难产,幸亏有高人相助。还有你六岁的时候上了一场大病,烧了许多天。夫人又是拜佛又是烧香的,最后求得药才叫你治好。还有你十岁时……”芊冬一一列举了道。
      “好了好了,别说了。我都记不清的事,你比我还清楚。唉。”南阳。
      “额,那就不说了。不过小姐,你今天不是说要学泛舟吗?脚好些了吗?不行的话,咱们也别去了,好好养伤。”芊冬关心道。
      “嗯,好多了,不信你看。”南阳。
      南阳走到芊冬面前转了几圈,蹦蹦跳跳的,好似昨天脚扭伤根本就没发生过。
      “好吧,看来是好差不多了。不过,还是小心为好。”芊冬。
      “嗯。”南阳。
      ……
      江亓原本只是到赵府探望南阳伤怎么样了,路上碰巧遇到了赵铭。两人寒暄了几句。
      “江哥哥眼下可有时间?近日这天气适宜,是个出游的好日子。可否有兴去泛舟。”赵铭。
      江亓刚想开口拒绝。赵铭又接了一句
      “南阳姐姐也在。”
      然后江亓就同意了。:P
      正巧南阳洗漱完之后再在院子里。看见赵铭与江亓一同前来。
      “怎么样,抓到那两个人问出什么了吗。”南阳。
      “嗯。掌控之内,放心吧。”江亓。
      “那就好。”南阳。
      “你的伤势好些了吗?”江亓。
      “我没事了,你看。”
      南阳说着又转了一圈表示自己已经好了。
      “哎呀,你别刚好就得意忘形了,小心点。到时候再摔一跤吃苦的可是你。”赵铭。
      “好了,我知道了。不跑不就行了。”南阳鼓着嘴喃喃道。
      “诶,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现在就去吗?”南阳。
      “不是,我想你刚来就遇上了那样的事情,生了一场大病,心情肯定不好,最后打算带你先去逛逛街,缓和一下心情。你看怎么样?”赵铭。
      “…好。”南阳。
      南阳神游了一会儿变撇见江亓还处在那里。
      “江公子,你还有事吗?”南阳。
      江亓一时语塞,半天也答不上来。赵铭见状赶忙解释。
      “哦,是我请了江哥哥一同出游的。”赵铭。
      “不过我看你应该对女孩子逛街没兴趣,不如到今日午时我们再约”赵铭问道。
      “嗯,好。不过你们两个女孩子上街大多有些不放心。邹允,你跟着二位小姐。保护好她们。”
      “是。”邹允。
      …
      南阳一行人很快到了集市,依旧车水马龙,行人匆匆。
      “娘,我想吃糖。”儿童。
      “这糖多贵,走,回家娘给你做米糕吃!。”妇人。
      “不要,我就要吃糖,我就要吃糖吗~”儿童。
      “乖,咱们回家好不好。”妇人。
      “不要,我就要吃糖。李婶婶给小胖买了糖,你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买嘛?”儿童。
      “唉,这糖太贵了,说什么也不买。你别闹了,快起来。不听活的小孩子,可是要被颜婆婆抓走的”妇人。
      “呜呜呜,我不要了,娘,咱们快回家吧。”儿童。
      在一旁的南阳听到后不解的问赵铭道:
      “啊,这颜婆婆是何人。”
      “不过是大人们忽悠小孩子的,不用放在心上”赵铭。
      “诶,那这流言从何而起的?”南阳问道。
      “近几年才在民间流传起的,你不知道正常。”赵铭。
      “那…”南阳。
      “好拉别问了,我们出来放松的,别管这些儿戏之事了”赵铭。
      南阳漫不经心的逛着。钱财乃身外之物,若不赋于意义,和破钢烂铁有何不同。(但有钱可以为所欲为呀。)
      “唉。”南的心里叹息,
      赵铭乎看出了南阳的不顺心问:
      “怎么没什么喜欢的?那咱们要不要去饭馆,有一家的五花肉可好,带你去尝尝”
      一听到有五花肉南阳瞬间有了兴趣,两眼放出一口答应。
      “好,走着。”
      突然。
      “哎!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来人啊。贩子抢小孩儿了。”一位母亲歇斯底里的喊着。
      南阳一眼认出那是刚才的孩子。赶忙让邹允去救孩子,邹允得了命令便上前追赶歹人。不料邹允走后不久,又有一波人趁乱将南阳撸走。留在原地的赵铭一时间不知所措。
      等反应过来,立即通知家人,准备去寻人。
      …
      “好好的逛个街怎么人就没了,你是怎么看的?”江亓严厉的质问邹允。
      “属下…”邹允。
      “这不怪他,当时有个人贩子当众强小孩儿,他也是见义勇为便离开了一会儿。” 赵铭。
      “抢孩子?”江亓疑惑道。
      “是,属下当时尽追着人贩子,追到一个巷子里的时候,见他把孩子放下,然后就搜的一下不见了。看样子轻功十分好。”邹允如实报答。
      “调虎离山!”江亓反思。
      “现在当务之急,是要知道那些人是谁,江姐姐有没有危险。”赵铭。
      “属下猜测,不会是同那日在寺庙里是一伙的吧。”棘龙。
      “给我查!”江亓的眸子里透着一股寒气。
      …
      赵府正堂内。
      “我们家暖暖命怎么这么苦?还没来几天就接二连三的的发生这些大事。”凤泱苦诉道。
      “娘,您别担心。人会找到的。”赵铭。
      “老爷,你可得加派点人手好好找找,好好找找。”凤泱。
      “好,夫人,你别伤心,听女儿的话,好好在家待着。我去找。”赵聪。
      …
      南阳迷迷糊糊的醒来,意识逐渐清醒。眼前又是一片漆黑。却又不见邰盛的身影。只听到类似两个人的对话。
      “哎,大哥,你这招调虎离山,声东击西用的不错呀。”B
      “害,你大哥我这智商还是有的。以后跟着我混,保证你过的风生水起。”A
      “是是是。那大哥这女人怎么办?”B
      “上面交代了,只要东西不要人,把东西拿到手,人嘛…”A
      “嘿嘿,大哥不愧是大哥。得劲。”B
      南阳听得起劲,忽然没声了。刚想发生什么?突然一道白光刺来。
      南阳紧闭双眼缓缓睁开。映入眼帘的,是两个市井之徒,凶神恶煞。南阳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这应该是个柴房,因为旁边还有许多干柴。貌似好久没有用了。
      瞬间南阳的胆子小的起来。弱弱的问了一句:
      “大哥,有事好商量。”
      “哟,还挺识趣,我还以为要下一个功夫呢。”B
      “跟她费什么话呀,赶快问,要被人发现了,竹篮打水一场空。”A
      “我跟你说就算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少给我耍点心机。”
      “好好好。”B
      同时南阳紧张的寻找邰盛的踪迹。
      [“老头,老头快出来!我小命不保了。”南阳心中呐喊。
      “昨天还叫人家小宝贝,今天就成老头了,哼。”邰盛。
      “给我正经一点。自己多大心里没点数?”南阳心中无奈。
      “咳咳,你又惹到什么人了,竟然被绑架。”邰盛。
      “我哪知道。”南阳。
      “你爹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所以他抓他的女儿来抱负。”邰盛。
      “放屁!我爹为人正直,能做什么亏心事?”南阳。
      “呵呵,那就是你自己倒霉了。”邰盛无情的嘲讽。
      “你!”南阳。]
      “小妞,你可见过血玉镯?识相的赶快交出来。免得我动手”B
      [“噗,好像是冲你来的。”南阳得意道。
      “你笑啥?自身难保的是你。”邰盛。
      “……你个坑货。”南阳。]
      “愣着干嘛?快把玉镯交出来。”A
      “等等,你让我好好想想。”南阳。
      [“坑货想办法!”南阳。
      “无非我给你一瓶毒,药毒死他们就算了。”邰盛。
      “手脚绑得死死的。你行你上。”南阳。
      “……找个理由呗”邰盛。
      “坑货!”南阳]
      “哦,我想起来了。是不是那个红的发出血色的样子?”南阳。
      “是,快交出来!”B
      “唉,你别急。这镯子我是带在身上。可它放在我的包里。这包的结又是特别奇特,只能我亲自打开。”南阳。
      “耍什么小把戏,想让我给你松绑,不可能。镯子和包一起拿走!”A
      “你别…,听我说完。这袋子是没什么,但这个布料就难了。刀枪不八,水火不容的。你看你把我的手和腿是分开来绑的,你把我的手松了,腿还捆着。反正我也跑不了。你就让我自己拿吧。这样多好。”南阳。
      “大哥,我听到好像好像有点道理。要不给她松绑”B
      “嗯,你去。”A
      解开了松绑南阳活动活动手腕。
      [“准备好没?”南阳。
      “我你还不放心。”邰盛
      “不放心。”南阳。]
      邰盛翻了个白眼。
      [“等等,他们离那么远药怎么撒?”南阳。
      “是哦。”邰盛。
      “哦什么哦,都到这一步了,你还有问题。你让我怎么收场”南阳。
      “安了,安了。大不了多撒点。”邰盛。
      “有刀吗?给我弄一把。”南阳。
      “不至于吧,你又杀不了我。”
      “我有用!至少用刀把我脚上的绳子割了吧。”
      “哦哦。”邰盛。]
      南阳在身上大大小小的口袋翻来翻去。绑架她的人有些不耐烦了。
      “大老娘们磨磨唧唧的,女人就是麻烦,快点!”A
      “好。”南阳。
      最终南阳掏出一个小袋子。米黄色的面料用相近的颜色绣着一只兔子,缓缓解开。
      “好了。”南阳。
      为防止事情败露,南阳连着袋子和镯子一起递了过去。[“准备,3~2~1~”南阳。
      “好!”邰盛。]
      当其中有一个人靠近南阳准备伸手接过时。南阳将手上的镯子一缩。迅速抓住药瓶往那人身上一泼。
      瞬间烟雾弥漫。靠南阳最近的那个人。受到的伤害最大,眼睛都睁不开了。较远的那个人也不好过。多少收了一点波及。
      南阳眼见牵制住了他们。迅速用小刀干净利落的将绳割了。
      得了自由之身之后刚想准备离开。不料那条的人居然好了。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就是,被抓的人得以逃脱,但也没有逃过。
      [“你,你怎么搞的?不说是毒药吗?不应该一击致命吗?”南阳。
      “你傻呀,我要真用毒的话,这里就有三具尸体。普通粉,我加了点刺激性的东西,能暂时把眼睛迷住。剩下的靠你了。加油哦!”邰盛。
      “坑货。”南阳。]
      南阳尴尬的笑了笑。看着眼前的壮汉和手上的小刀。本来想趁着尴尬之余赶快逃,没想到门拉不开,只能硬拼。
      “臭娘们,敢使诈!”A
      说着便冲向前去。准备将南阳逮住。
      南阳像那时在庙中一样熟练的接过每一招,顺便将他制服打倒在地。
      另外一个还没有缓过来的人。看见兄弟被打倒在地却无能为力。
      “就算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不,是你们!”南阳得意道。
      南阳接着便找了一个绳子将他们两个人绑起来问话。
      “你们是谁派来的。”南阳。
      “受人钱财□□,你要这样问我们也不知道。”A
      “呵,好样的。你不说就不说吧。咱们官府见。”南阳。
      “别别别,别把我送到官府,我上有老下有小,一家人还要等着我照顾呢。”B
      “出息”A
      “我们是真不知道啊,当时就有人找我们想让我们办一件事情,就是抓你把镯子拿过来。如果非有点印象的话就是,他左手腕上有刺青。其他我就不知道了。”
      [“什么样刺青。”邰盛。]
      “什么样的刺青?”南阳。
      “好像是一个字‘叶’”B
      [“这个刺青有什么问题吗?”南阳。
      “没有,快走吧。”邰盛。]
      “好了,没事了,大不了不报官,要是让我再见到你们做这些事情,有你们好果子吃。”南阳。
      说着潇洒一转头走到门前,用力拉了一下门。想到什么便问:
      “这门怎么开?”南阳。
      “从里往外推。”B
      “……”南阳

  • 作者有话要说:  我在想,负责任的小说3500加,不负责任的小说1000加呗。嘿嘿。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