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同伴 ...

  •   再也无法再忍受左侧那抹晃眼的光线,刘涵扭头循着那光望去,女孩仍旧站在阴影下一动不动,但闪耀的光芒却自她身后绽开,炸裂迸溅到了刘涵眼中,眼球有点阵阵刺痛的感觉,他怔怔地盯着矮个子的女孩,女孩也同样看着他。

      她似乎是能够看到自己的,刘涵意识到。下一刻,他就从地面上窜起来,连滚带爬地跑到女孩身边,眼睛发着光,期待的望着女孩的眼神,视线,对上了,啊,真的,真的唉,自己是能够被看到的啊。

      狂喜的心情升腾而起,心脏止不住地颤抖,刘涵几乎兴奋地要放声大哭。结束了!结束了!噩梦终于结束了!

      他抬起头大笑着,却发不出声音,灿烂的笑容顿时僵硬在脸上,他慢慢地低下头,看到穿进泥土中只露出半截的手时,激动心脏仿佛往下沉了半截。

      刘涵顿时崩溃大哭,这哭上无声的无泪的哭泣,因绝望而悸哭、因幻想破灭而痛哭,他为了这世上所有能想象到的一切悲伤而啼哭。

      女孩有些漠然地看着刘涵,自始至终没有说话,她在一旁屈腿蹲下,把圆滚滚的脸低下去,无聊地用她那幼童独有的,又短又胖的手指在空气中划来划去。在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两人都没有再开口。

      在刘涵那短短不过十几年的生活中,他曾多次在深夜中哭泣,因催泪的影片而哭泣、因死去的亲人而哭泣,因想要哭而哭泣。虽从未为自己的恐惧而哭泣过,但这也不代表他是坚强的。

      事到如今,他第一次为自己的恐惧流泪,但空洞的眼里却连一滴泪水都流不出来了,怀念着哭泣的感觉,期望着自己能够真实的再次存在于世界上,但刘涵只能对自己的惶惑不安,深感无能为力,毕竟他从来都是最无助的那一个。

      等过了好久之后,刘涵才收起了痛苦的表情,他抬起头望向天空,已经到了黄昏时分,昏黄的天色像是不详到来前的征兆,刘涵表露出痛苦的神色,喃喃自语般地念叨着。

      “为什么我会这样呢……为什么就一定要遭受这样的不伦不类痛苦呢……不存在于世界上的我,又有什么价值呢……”

      “我……有罪吗?我罪孽深重吗?我为什么会是特殊的那个?究竟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这份痛苦……”

      一旁沉默许久女孩早就注意到了刘涵的一系列动作,似乎已经很熟练了,她非常轻松地就读懂了刘涵的口型,盯着他看了许久。在刘涵垂下头的那一瞬,拳头擦过刘涵的脸颊,穿透了他们身后的墙壁,没有发出任何声响,看起来她和刘涵是同类,不过这已经是很明显的事了。

      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刘涵一跳,他半张着嘴,瞪大眼迷惑地看向正瞪着自己的女孩,她的表情看起来很不好。就这样僵持了一段时间后,女孩重重阖了一下眼,又缓缓睁开,深吸一口气后,她拿手指着自己的嘴,示意刘涵看好她的口型。

      “你 不要!啰嗦!没用!只会哭!为什么! 不 坚强!我!可!一直在!努力!想! 变回去 办法! ”

      这句话的语速放的很慢,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的那种,刘涵很轻松地就读懂了她的意思,但这句与想象中不同的犀利的话刺得刘涵有些发懵。

      他这时才注意到,眼前这个看起来顶多幼儿园大班女孩似乎与一般同龄的孩子有所不同,至少从刚看到她的那时起到现在,她都没有过哭着找爸爸妈妈的行为。

      “那个……对不起,请问您叫什么名字,我是刘涵,您已经变成这样很久了吗?”刘涵有些怂怂地向女孩询问。

      “太阳。”沉默了一阵后,女孩说道。“一个 前辈 起的。”

      “前辈?还有和我们一样的人吗?”

      太阳微微点头,努力张大嘴做出口型,把她所知道的一切都一点一点地告诉给刘涵。

      现在还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同类生物只有刘涵和太阳两个人,他们这类人存在的价值就是为了填满绘本。在一所离这里不远的中学里,有一本空白的绘本,绘本的来源和出处都无人知晓,但是所有同类都知道,只要能够填满绘本就可以恢复原本的存在,还可以随意实现一个愿望。

      但是填涂绘本的难度极高,只能两个人被吸入绘本,然后要在一天的时间内,按照绘本的指示完成一个大致的剧情,绘本会在剧情结束的时候为其打分,只有让绘本满意的剧情,结局才会被填涂在新的一页上。

      听着似乎很简单,但是绘本的评价非常严格,只要有一处失误就会被否决。并且就算是进入了剧本中,他们也不会恢复听觉和说话的能力,更何况只有一天的限制时间。

      有很多人都想要放弃填涂,试着去接受以现在的这幅状态生活,但是如果不在一个月之内将新的一页填涂完毕,绘本就会开始清洗,直接抹杀掉其中一个人的存在,然后就会有另一个倒霉虫出现,接替上一个人的位置,两个人一起继续填涂,直到能够将绘本填满为止。

      没人能够翻阅绘本,和接近绘本,所以只能大致估计绘本的页数,不过经过无数任前辈们的努力,页数应该已经所剩无几了。如果足够努力的话,说不定就能够很快的填满剧本了。

      太阳已经记不清自己对多少个同类说过这些话了,她已经熟练到可以把这些话倒着背一遍了。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可以再也不用说这些东西了,为什么前辈总是能笑着说出这些话呢,太阳时常会这么想。

      听着这些话,刘涵有些惊讶于自己竟然丝毫没有害怕的感觉,反而心里像是有一种无所谓的感觉。自己可能有些不正常了,他随意地想。

      回过神来,刘涵继续认真地读太阳的唇语,看着太阳非常熟练地缓慢向自己介绍有关绘本的事,刘涵颇为好奇地向太阳询问道。

      “您看起来很熟练,是因为我的上一个前辈存活了很久,填涂了很多的故事吗?”

      “不,他第一个月就死了,已经很多 次了 ,我只是运气好每次都没轮到 而已。”

      看着太阳一脸失落惆怅的表情,刘涵自觉说错了话,但是他又有了些疑问,这个制度真的只是随机的吗,太阳究竟变成这样多久了,真的,只是运气好而已吗不过,就算活下来了,一直失去同伴的感觉肯定也是不好受的吧。

      可怜的孩子,你本不该如此痛苦。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