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适应 ...

  •   窗外的天空已经泛起了鱼肚白,刘涵平躺着床上,尸体般地一动不动。不知到了何时,离去已久的意识才肯迟迟归来。睁开眼睛的同时,他的身体登时开始发颤,从那朦胧的视野中望去,一个和刘涵不能说是毫无区别,但至少是一模一样的人,居然就直挺挺地站在刘涵本人的面前。

      就如同是忽略了刘涵的存在一般,那人只是一丝不苟地收拾着床头柜上杂乱的物品,面对还躺在床上的活生生的刘涵时,他竟熟视无睹。

      刘涵在床上愣了几秒后,接着才激动地坐起身来,但是面对这非比寻常的情形,他也只能是呆愣着,束手无策。等到他回过神来时,另一个刘涵早已不见踪影,刘涵慌乱起来,无措地环顾着四周去寻找另一个自己的踪影。

      结果一无所获,刘涵放下心来,笃定另一个自己只是刚醒时看错了的幻影,安心地再次躺回床铺,但在身躯下落的同时,刘涵注意到了一双,穿透了被子的手…

      刘涵彻底呆住了,迟钝如他,竟然才意识到了自己打从刚醒来时身体就没有任何知觉,才意识到自己现如今是以不正常的状态存留在这个世界上的。不过,出人意料的他并没有因这般特殊待遇而感受到兴奋,反而展露出极度恐惧的表情。

      刘涵看着自己透明的身体,害怕地简直快要哭出来了,但他还是忍耐住了,因为他发现自己突然非常非常想要见到妈妈。

      刘涵是冲动的人,一向说做就做,还穿着睡衣的他果断从床上一跃而起。虽然做不到和平时一样用双足直立行走,但是他真的非常努力地用游泳的姿势漂浮着从房间划到了客厅,一般来说,空无一人的客厅早已是刘涵司空见惯的场景,但他感觉还是鼻子酸酸的,尽管他现在根本没有五感。

      深吸一口气,刘涵努力地摆动着自己的身体,艰难前进,看到不远处的阳台后,他鼓足了自己生平所有的勇气直接连续穿过好几面墙,来到了空中。

      漂浮在十三层高楼上方的感觉着实有些刺激,刘涵顿时感到了自己的心脏在一抽一抽的疼,肺部也有种无法呼吸的窒息感,虽然他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就算是心脏不跳,无法呼吸估计也死不掉,但刘涵仍旧无法承受这种恐惧,他最终还是狼狈地游回去了,干脆了当的放弃了去找妈妈的想法。

      在接下来的一天中,他试图对自身进行了多样的测试,想要试图来认知自己目前的状态,身体能否穿透墙壁或其他物件?又是否能够发声?能不能对别人心理感应?刘涵想要尽自己所能地去更多地去认识自己现在的身体。

      结果是,他没有任何发现,除了能够漂浮外,什么特异功能都没有体现在他的身上。他只是彻彻底底的变成了一个透明人、一个鬼魂……一个没有实体的存在。

      飘在半空中,刘涵愈发感觉到了悲伤,无法触摸到任何物体以及自身、无法与他人交流、甚至,无法听到来自外界和自身的声音,现在的他被世界所隔绝。

      眼睁睁地看着另一个自己跟朋友们说笑玩乐,在电话里跟妈妈撒娇,使用着自己曾经的物品,刘涵很想哭,不是因为恨自己现在的样子,也不是怨另一个刘涵夺走了自己的一切,他只是不甘心,不甘心自己做的没他那么好,不甘心没有任何人发现自己的不对劲,包括妈妈。

      甚至,连想用泪水把自己的不甘发泄出来他都做不到,因为他的身体里没有一滴水可以让他用来做哭这件事,毕竟他可是连血液都没有的透明人怪物啊。

      过了不久,刘涵又发觉自己有史以来第一次有了绝望的感觉,这感觉难受极了,刘涵痛苦不堪,决心远离另外一个自己,虽然有了离开的想法,可不论尽力飘了多远,第二天一早,刘涵必定会随着日出,被传送到到自己的家中。

      被传送回来的感觉很奇特和不适。随着太阳的升起,刘涵能够久违地感觉到自己的存在是真实的,身体仿佛被融入到了日光中,可却有一种像是被冻住的感受。随后就会逐渐失去意识,醒来后刘涵就会再次出现在房间里。

      刚开始得知会出现这种现象时,刘涵变得疯狂起来,他那时简直痛不欲生,苦于自己无法摆脱的这份绝望,他不止一次在心底痛喊,明明他已经失去了声音,失去了触觉,失去了被别人看到的能力,都已经这样了,又为什么要约束他?

      经历了无数次的传送,尝试了自己能想到的任何方法,最终刘涵还是选择了放弃,他开始尝试着适应这样的生活,但是效果并不理想,因为他无论如何都无法忍受绝望带来的灭顶般的痛苦。

      同时,刘涵也发现了,由于长时间没有发出声音,和听到声音。他的身体似乎开始缓慢地遗忘一些字词的声音了,事到如今,他已经回忆不起来部分较难的字词的发音和口型了。

      刘涵对这一现象感受到了更深层的绝望,长时间抑制在心里的愤怒与焦躁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喷薄而出,他更加敏感且易怒,虽不能哭泣,但哭泣的欲望充斥在他的骨头里,且在他的血液中奔涌游荡。尽管他现在的身体如同气球一般,根本不存在以上两种东西。

      他已经到达了自己心理承受能力的极限。

      为了抚平自己的情绪,刘涵尝试用幻想来充斥自己的内心,在无尽的时间中、在孤独的陪伴中,他构思了无数个以他为主角世界,虚构了无数个拥有刘涵这个名字的人,幻想了无数段奇妙的经历。

      但是在日夜颠倒的时间中,他混淆了由自己创造出的刘涵和自身的区别,混乱的幻像们一刻不停地呼喊着刘涵的名字,哪怕他实际上听不到丝毫的声音。他沦落到了悲惨的精神炼狱中,他能感受到无数只眼睛在无时无刻地注视着他,他迷失了真正的自己、丧失了真正的自我。

      此时此刻,这没有躯体的灵魂的意识究竟是哪一个刘涵在操控着?

      漫长的时间早已无法感知,但从自身的绝望所传导来的痛苦却未从刘涵们的感觉中消失,真正的刘涵仅存的一点意识被后来的混乱的刘涵们所践踏,丧失了最后一丝领导其他的自己的能力。

      后面的那些杂乱的事,作为主角的刘涵记不清了,他只知道自己被叫醒了,还知道还知道自己这时候应该睁开眼睛,看一看四周。感受到意识的指示,他无比顺从地照做了。

      传达到大脑的景象是明亮的,是白天的正午时分,阳光很明媚,浑身发光的女孩站在一旁的阴影处,这种情形还是很常见的。

      但是能够重新见到世界并且还是在自己的意识尚存的情况下,这是何等令人倍感复杂的事啊,虽然刘涵此刻很想躺着地上一动不动地思考自己是应该开心还是难过,但身旁的女孩竟耀眼到让他无法忽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