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启始 ...

  •   从未直面过黑暗,永远朝着那轮红日而生的,是阳卉……

      直到离开了阳洄县许多年后,向来胆小怯弱的刘涵才敢将过去的回忆从记忆深处挖掘出来,在脑海中翻看自己曾经那段与所恐惧相伴的经历。

      放学后的校区,昏暗的楼道,被染红的天台以及在那时悄然离去的灵魂们,每一幕都在刘涵的脑海中留下深刻的痕迹,这些画面不停轮次交替地回放着,数年来,从未有过间歇。

      被回忆折磨地早已麻木的刘涵常常会想,或许,总会有一天,他一定能够将这段痛苦的过往深深埋葬,更要将那份挥之不去的恐惧遗忘。

      他想,那一天定会是一个有云雀在阳台上高鸣着的美好的一天,也一定是命运将他这段毫无意义的人生抹除的一天。

      等到,他的人生就此终结后。随着自年少时期便一直折磨着他的恐惧的消散,刘涵定会在一片虚无中迎来解脱。

      那些他究其一生都未曾得到过答案的问题,和他所经历过的一切,都会在那时分崩离析。

      最终,他将安详地合上那双见证过太多不可思议的双眼,在释然的心情中,和那温暖的空气里,抵达位于虚无中的 地狱;

      …………

      很久很久以前,在刘涵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他就时常为自己的生活而担惊受怕,他见证了父母离婚时的冷漠,经历过艰难的双亲间的抉择,最终,陪伴母亲过着相依为命的生活。

      那时,年幼的他是学校里唯一一个,讨厌也可以说是害怕放学的学生。等到和朋友们告别后,独自一人面对空荡荡的屋子这件事是所他无法抗拒的。

      在空旷的房子里,任何不该出现的突兀的杂乱的声音,都会使得他陷入恐惧的漩涡,年幼的小刘涵只得在杂乱的心跳声中艰难呼吸,在被子的包裹里试图寻求那么一丝微薄的安心。

      打那时起,刘涵与恐惧的战争,就此拉开了序幕。

      战争的号角虽已吹响,但双方的实力差距实在过大。幼小且无知的刘涵显然没有足以对抗恐惧的勇气,依靠柔软的被子隔离自身与恐惧成为年幼的他唯一的选择。

      那时,自己吓自己和吃饭睡觉,是他的人生中几大要事之一。主要是毕竟除了吃饭和上厕所外,刘涵不敢也不愿意离开被子一步。

      与恐惧间的战争的最大转折点发生在他三年级时,工作繁忙的母亲在生日那天为他购置的手机如同是救命的稻草一般,赏赐了他那么点微薄的安全感。

      以及一点在与恐惧的斗争中的些许胜算,即便这些是都是为数不多的,但也足以使得小刘涵欣喜若狂。

      幸而在手机的庇护下,刘涵才得以在无休止地战争中,寻得一点胜算,才得以使他能不被恐惧所压倒。

      那几年的阳洄城和现在一样,始终是个毫无特色的小县城,偶尔有上那么几栋寻常模样的楼房和大厦规规矩矩地立在街边,人们的生活周而复始,枯燥的生活也少有被打破的时刻。

      在这样毫无波澜的生活中,随着年龄的增长,刘涵与恐惧的斗争开始愈来愈烈,虽然他始终无法战胜的了恐惧,但是恐惧也慢慢地很难再撼动他那颗被外来信息所填充、丧失自我的心。

      于是,在与恐惧所僵持的过程中,刘涵逐渐开始改变,曾经的他努力充当着一个听话的小学生,和一个朋友间小团体的领导者。

      现如今,慢慢地他不再在意自己的日常生活了,而是靠着手机为他带来的安全感度日,在手机的陪伴、守护下与恐惧抗争,直至他伴着母亲深夜归来的脚步声入睡。

      改变使得他变得更加孤僻,刘涵和同龄人之间的友谊也随着他的不在意而日渐疏远,变得不堪一击。

      但刘涵毫不在意,他总是可以对任意一款游戏入迷和表露喜爱,但他不愿扮作高手来与同学们高谈论阔,交流战术,只愿意将真正的自己悄悄地尘封起来。

      孤僻似乎也不全是坏处,至少,刘涵胆敢说出自己从未认真听过任何一节课,只因为他在孤独中领悟了只适于自己的对知识的汲取方式。

      不过,在刘涵还没有学会什么叫做虚伪时。孤独和恐惧就已经联手为他戴上了虚假的层层假面,并且日复一日地在精神层面默默帮助他,让他能很好的扮演属于自己的孤僻角色。

      很快,六年级暑假即将到此结束,刘涵即将要步入初中生的行列,他已经是个大孩子了。但是,无论如何刘涵也未能在与恐惧中的斗争中获胜哪怕一次,反倒是有多次因为恐惧营造出的幻觉而害怕地颤抖。

      小升初对于刘涵来说,远远没有对抗无处不在的恐惧重要,因此他如同着魔般地疯狂着,一心只想要得到胜利,尽管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才算是胜利。

      于是,此刻的他只是和寻常时候一样,侧躺在床上,侧身看着手机的屏幕,因为手机还在充电的缘故,他已经保持这个姿势很久了。

      虽然身体有些僵硬,左手逐渐发酸,但他始终一动不动,在昏暗的环境中,将自己的全部精力都放在了那个几英寸的屏幕上。

      虽然早已秋至,但是气温显然没有丝毫降低的意思,外面的孩子们顶着毒辣的太阳,忍受着炎热,却一直都在欢笑着,打闹着。

      天色渐晚,孩子中有人率先提出了回家的想法,提议很快就被通过。没过多久,这一众孩子就挥着手和同伴们道别,分别回到各自的家里去了。

      太阳彻底地落下了,屋里更加阴沉,刘涵躺在床上,不出声也没有任何动作。空调突然停止工作,刘涵手中紧握着的手机,啪嗒落地。

      …………

      随着一阵坠落感的猛烈袭来,刘涵睡梦中突然惊醒,大口地喘气,在平复了心跳后,他茫然地发现自己的记忆有些许模糊。

      为什么会躺在床上睡觉?现在几点了?我是怎么回到家的?我应该还在上课啊?……这一连串的疑虑为刘涵的大脑增加了些许的负荷。

      但当他伸手想要在黑暗中摸索手机查看时间解决问题时,身躯却突然不受控制地抽搐起来,宛如被惊雷劈中般,刘涵在连续地抽搐中失去了意识。

      刘涵甚至没能在意外来临之际发出一声呼喊,自那以后,昔日游手好闲的居家狂魔性情大变,就像是肮脏不堪的马桶突然被洗刷干净般。

      刘涵的身上展露出了闪耀的光芒,以及马桶的冲洗功能,他全身上下犹如被冲洗一遍般的闪耀,新生的刘涵在大家眼中比原本的刘涵好上了数十倍。

      这是一个成功的好刘涵。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