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第 16 章 ...

  •   北方的冬天,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如今冬日已至,天气已着实冻人。连日的雪,让人不想迈出门。今天,是难得的暖阳,阳光透过光溜溜的树枝,大把大把的洒下。

      “你这梅园的梅花种了多久了?都长得如此壮实了。呀!”林可儿用手抚过枝丫,突然被身后的人一把抱住。“别闹!”

      “好香啊。”李飞云将头陷进林可儿的脖子里深嗅,低声笑到,“有你的香味。”

      “你就贫吧你。”林可儿毫不客气的伸手在身后的人腰间捏了捏。

      “嘶~好疼!”李飞云深吸了口气,听起来还是很痛苦的,如果忽略眼中的笑意。“那可儿的手有没有捏疼,我来吹吹。”李飞云欲执起她的手,却被林可儿躲了开来。

      林可儿知道自己用了多大的手劲,也知道他是故意在喊疼。但现在心里就是不愉,说不上来的烦躁。所以当他把手伸过来的时候故意躲开,也是不想把自己的负面情绪传递给他。

      李飞云的脸色黯淡下来。

      “这是父皇赐的婚。”

      “我知道,没怪你。”林可儿转过身去,轻抚他的脸庞,“我只是觉得,你不想争抢别人的什么,可若是有人要抢你的呢?你会怎么办?你能怎么办?”林可儿的脸慢慢的靠近了李飞云的脸,一字一字的缓缓说道。

      李飞云猛的抬起头,灼灼的看着林可儿。眼中,有了一丝不同以往的东西。

      “他们抢不走你的,我会保护你的。我会保护你的!”李飞云重重的说道,猛地用力,更紧的抱住了她,“你是我的!”

      “我知道,我知道的。”林可儿轻轻的回抱住他。

      良久,两人才回来。

      府里的宾客都撒了,王爷的地界,还没人敢闹王爷的洞房,更何况,王爷都不在府里,自然都是吃了宴席就早早的走了,留下不过是徒增尴尬。

      “去吧,她在等你呢。”林可儿轻轻推了推他。

      新房的灯火通明,新娘还在等着新郎。

      李飞云黑下了脸,刚想发作,突然想到了什么,在林可儿耳边轻声道“呵,我带她去玩游戏吧。”

      “啊?”林可儿还未反应过来,李飞云挥手叫来了管家,让管家去准备些东西送到童若若的房里,还让管家嘱咐她记得好生打扮。

      林可儿看着王爷渐渐走去,面无笑意的叹了口气,还是跟了上去。王府里的奴才们心思百转千回,谁又会知道,他们夫人其实是在为侧妃叹息呢。

      坐在床沿的童若若,无人知晓红盖头下她的神色。

      童若若的嘴角一直紧抿,抓紧的手还是要泄露了她几分情绪。断是心理再如何强大的女子,这一辈子一次的婚礼,新郎和别人跑出去了不说,新婚夜留下自己独守空房。这是何等的笑话?她童家嫡长女居然要忍受这等委屈?

      耻辱!奇耻大辱!

      这无边的心理活动还没结束,却被一阵敲门声打断。是管家来送东西了。送来的是一个盖着红布的托盘和一壶茶。当管家告诉她王爷要她好生打扮,一会会过来时,童若若简直快欣喜若狂了。果然,那个贱人是满足不了王爷的,王爷一会还是要过来。

      狂喜的童若若没有注意到管家出门前那复杂的眼神。坐在铜镜面前,童若若认真的打扮起来。

      衣服,对了衣服要穿的妖娆些。尽管屋里生了火炉,却依然有些寒冷。但是这些都不要紧了。童若若赶快将身上厚重的衣服脱掉,换上了薄薄的纱衣。衬托出自己曼妙的身资,冷是冷了点,但是没有大碍。

      却不知道,这个举动在片刻之后让她无比的后悔。

      仔细的打扮完后,童若若安静的坐在床边等候王爷的到来。

      门被轻轻的推开了,一股凉风吹了进来。童若若打了个哆嗦,却依然矜持的静静的坐在床前等待王爷。

      轻轻的脚步声响起,童若若压抑着内心的兴奋。

      “呵呵,看来,你等不及了呢。”耳边响起了李飞云的声音,今天的遭遇确实让她心绪不冷静了,高兴的想自己掀开自己的红冠,还是知道于理不合,忍住没有动。

      “啧啧~~”李飞云慢慢的走上前,轻轻的摘掉了童若若头上的红盖头,露出了一张娇好的美丽容颜,笑着说道,“穿这么点,不冷么?”

      童若若没有听出李飞云话里的戏谑,摇了摇头道:“不冷。妾身在等着王爷,想着王爷就不觉得冷了。”

      “可是,本王怕你冷着了。所以,特意给你准备了点东西。”李飞云此刻笑的像个恶鬼一样,伸手指了指桌上那盖着红布的托盘和茶壶。

      “还是王爷体恤妾身。”童若若此刻简直是心花怒放了。这才对!这才是自己来王府的第一天,王爷居然就这样的关心自己。

      “那,本王如此的体恤你,你是否该回报点什么呢?”李飞云笑的邪魅,俊美的容颜却看的童若若晃了神。

      “王爷想让妾身做什么。”童若若喃喃道。

      “好,呵呵。”李飞云笑了起来,笑的是那么的灿烂。他伸过手,拿过一边的衣带,轻轻的缠绕在了童若若的两手上,微笑道,“那我们先做个小游戏,好不好?”

      童若若看着笑着的李飞云不由的点了点头,露出了初为新娘的娇羞。突然,被手上的生疼拉回了思绪。原来是李飞云用力的一勒,将她的两手牢牢的绑在了一起。

      “王爷,妾身疼,轻点。”童若若轻呼,声音里却没有半分的责怪,有的只是撒娇。

      “呵呵。”李飞云揭开了盘子上的红布,露出了蜡烛和鞭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