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宁栀忍了忍,想想他还给自己买了风油精呢,她就大度一些,不和他计较了。
      她重新把卷子摊开,继续写刚才的题。

      又过了会儿,外面传来铁门开关的声响。
      宁栀停下笔,阖上笔盖,东西开始往书包里收: “应该是我爸爸回来了。”

      说完,她抱着书包站起来,乌溜溜的眼望向他,有点期待地问:“你今天怎么回来了呀,是要搬回来住了吗?”
      “不是。”陈也说,“就是回来拿个东西。”

      宁栀“哦”了一声,语气里透出失望。

      不过转念一想,回来住也没什么好的,这小区挺老旧的了。
      更关键是,有些人嘴还太碎,逮住他爸爸的事不放,话说得难听死了!

      “那……”她仰头看他,又问,“我十一月份会参加一个大提琴比赛,你能来看吗?”

      少女的睫毛卷翘,眼睛水灵灵的,特别亮,漾着甜软乖巧的笑意。

      那些死了一千次一万次的心思,在她柔软的目光中,又一次死灰复燃了。

      也没问具体是哪天,陈也点头:“好。”
      宁栀开心地弯起眼,小手冲着他挥了挥,笑着道:“那我先回去啦。”

      “等等。”陈也叫住她,弯下腰,拎起另一个袋子,交到她的手里。

      宁栀好奇地打开袋子,只见里面五颜六色的满满一袋,装的全是各种各样的糖果和巧克力。

      “知道自己低血糖,就按时吃饭,这些每天身上都带几颗,别哪天晕倒在路上了。”

      “嗯!”宁栀点头,笑容明媚,嗓音清甜道:“谢谢陈也哥哥。”

      陈也伸出手,想像从前那样,摸摸她脑袋。
      手伸到一半,又缩回来,重新插进裤兜。
      对她,他不再是哥哥对着邻居小妹妹的心态,自然也不该过分亲近。

      他下巴抬了抬:“行了,快回去吧。”
      *
      晚上十一点多,宁栀还在房间里写卷子。

      这间房是用杂物间改出来的,冬天冷夏天热,隔音效果也不是很好。

      她埋头算函数题时,隔壁房父母的交谈声隐约能听到七七八八。

      宁旭升用带着讨好的声音对张瑛道:“老婆,这个月你再给我两百吧,今晚上值班,我和那几个摸了把牌,手气实在太背了,身上的钱都输完了。”

      张瑛嗓门很高,有些尖锐刺耳:“钱都给你了,家里的日子还过不过?和你说了多少次别和那几个打牌,你偏不听,就你那一月三千的工资,够输几次的啊!”

      “我保证!这个月我真的不碰牌了,但你总得给我点钱买几包烟抽吧。”

      “一百,没多了。”张瑛语气强硬。
      “行行行。”宁旭升笑呵呵,“一百就一百。”

      张瑛又开始抱怨:“现在物价飞涨,柴米油盐的贵死了。咱们一家四口,哪样不要花钱。过段时间我还想给茉茉报个钢琴班,买钢琴又是一大笔开支。”

      宁旭升犹豫:“女儿才上幼儿园,学钢琴太早了吧,而且那钢琴一台多贵啊。”

      “别的孩子都学,凭什么咱们家孩子不学?你想让茉茉一开始就输在起跑线上,到最后大学也考不上,和你一样半辈子一事无成?”

      宁旭升不吭声了,只剩下张瑛的絮絮叨叨——
      “要我说,咱们最不该的就是当初去孤儿院领养,那些年花在她身上的钱,省下来给茉茉多好。”

      “哎,你小声点。”宁旭升劝道:“当年咱结婚好几年了你也没个动静,去医院检查了医生都说怀孕的几率不大,这才去孤儿院领养的。”
      “再说了,你刚把她领养回来,不是挺喜欢的吗?多一个闺女,以后多一个人孝顺,不挺好的吗?”

      张瑛嗤了一声:“到底不是从我肚子里掉下的,领的能和亲生的比?说不定以后翅膀硬了就飞走了。”

      宁栀握笔的手顿了顿,水性笔在卷子上划出一道黑线。
      吐出一口气,她从抽屉翻出一个小mp3,插好耳机。

      这个mp3是初中时陈也送她的生日礼物,里面的歌也都是他给她下载的。
      当年流行的歌曲现在很少听到了,但旋律和歌词依然优美好听。

      她又从袋子里拿出一颗糖,撕开放到嘴巴里含着,草莓味的,很甜很甜。
      低头,继续写卷子。
      *
      周五午休后,铃声叮铃铃响起,体育委员走到讲台前,卷起一本书在黑板上哐哐敲了几下。

      “快起来快起来!下节体育课,大家快去操场上集合!”

      不少同学刚睡醒,还趴着在,闻言瞬间精神了。

      “感天动地,今天的体育老师总算营业了。”
      “我他妈超怕老王又拿着张数学卷子走进来,说什么体育老师今天身体不舒服,这节上数学的鬼话。”
      “我去!刘超你少在这儿乌鸦嘴,咱们快走,别刚到楼道口就被老王堵住了。”

      男生们一哄而散。
      女生们讲究得多,从抽屉里拿出防晒霜,在脸上涂了几层。
      然后才三个五个结伴,手挽手走出教室。

      宁栀负责锁门,等班上同学都走光了,才放下笔,转头对姚青青道:“走啦,我们也下去吧。”

      姚青青看了眼窗外毒辣的大太阳,重重叹口气:“这热死人的天,我宁愿坐在有空调的教室被数学题虐哭,也不愿意在操场上笑啊!”

      宁栀扑哧笑出声。

      姚青青又仔仔细细往脸上喷了遍防晒喷雾,唉声叹气道:“今天下去一晒,我这一个月的西红柿都白吃了。”

      姚青青长得其实很清秀,只不过皮肤有点黑,这也是她一直耿耿于怀的地方。
      暑假她在网上看到西红柿能美白,于是开学这一个月,她每天带三个大西红柿来,早中晚各一个,都快吃吐了。

      宁栀安慰道:“没事,等老师点完名,我们就去找个树荫待着,这样紫外线少,就晒不到了。”

      等上课铃响到第二遍,体育老师才从器材室走过来。

      方阵里,有个男生打趣:“老师你这三天两头的生病,比林妹妹还林妹妹啊。”

      体育老师刚毕业,个子高高瘦瘦的,不算特别帅,但气质很阳光。平时经常和学生一起打球,特别平易近人。
      闻言,他无奈笑:“这没办法啊,你们数学老师太强势了,他要我病,我不得不病啊。”

      同学们全都哈哈哈笑起来。

      瞎扯了几句,体育老师点名,组织大家做几节拉伸动作,就让他们自己去器材室借想玩的器材。

      宁栀和姚青青去登记,借了一副羽毛球球拍,走到一个最茂盛的树荫底下开始打羽毛球。
      她们打球的地方靠着单杠,没一会儿,几个十班的男生一人手里一根冰棍走过来。

      十班和其他班不同,班上的学生都是交了择校费进来的,成绩差,老师很多时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几个男生就是翘了英语课,下来打篮球的。
      只是天太热,篮球场又没一点树荫遮挡,打了没几分钟就都受不了了。

      走到单杠那儿坐下,几个男生的目光全被挥着羽毛球拍的宁栀吸引住。

      少女脸很小,眼睛大的像是能说话,模样精致得和洋娃娃一样。
      打球时,扎着马尾在阳光下一甩一甩的,模样清纯活泼,简直不能够招人了。

      几个男生中,张辉看得一颗少男心砰砰乱跳,恨不得哐哐哐为宁栀撞大墙!

      “我决定了,待会儿下课我就去找那女生要微信号码。”他认真道:“你们说,我和她以后的孩子,学区房买在哪儿比较好?”
      几个男生:“……”

      有个冷静的,劝他道:“作为好兄弟,劝你一句,别找死。”
      张辉:“?”

      那男生继续道:“陈也你知道吧?”

      在场的几个都不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乖学生,在这一块儿玩,多少听过陈也的名号。
      闻言齐刷刷点头。

      男生:“这女生叫宁栀,陈也就是她哥哥,不是亲的,但比亲的护得还紧,简直是宠妹狂魔。”

      众人:?!!
      看着这么乖软的小姑娘,竟然有个那么凶残的哥哥??

      男生继续道:“我初中和宁栀一个班的,当时女生不都开始穿内衣了吗。然后我有个朋友,好奇加手贱,上课时手伸过去从背后把她的扣子解开了。”

      几人屏息以待,就听他表情极其幽怨道:“结果,头差点被她哥打掉。”

      众人:“……”
      兄弟,你说的这个手贱的朋友,莫不就是你吧?

      张辉咽了口唾沫,看着不远处小姑娘漂亮得不像话的脸。

      色壮怂人胆,他不死心地问:“我只是要个电话号码,又不是像你之前那样手贱耍流氓,调戏人小姑娘,应该没事吧?”

      男生想了想,点头。

      张辉松了口气,嘴一咧,笑到一半,听他道:“你这种情况,按照陈大佬的说法,就是影响他妹好好学习,顶多是被揍一顿。”

      “也还好,不会像我当时那样,躺床上半拉月起不来。”

      张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