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晋江文学城独发
      文/却呀 2020/12/29

      第一章

      宜市今年更热一些。九月中,秋老虎还没过去。

      正午热浪层层叠叠席卷而来,能把人烤化,到这会儿傍晚了,温度总算降下去一点。

      宁栀抱着自己的书包,站在一个光秃秃的电线杆前。

      等得有些无聊了,她为了打发时间,把贴电线杆上那些小广告,什么开锁,通下水道,以及重金求子的,一字不落地认真看完了。

      还发现了好几处很小的语病。

      这个时间点,宁栀本来该坐在回家的那趟211公交车上。

      之所以出现在这儿,完全是陪着同桌姚青青来打耳洞的。然而打耳洞的那家饰品店好小,人又多,她只能在外面等着。

      目光往上抬,又在花花绿绿的广告中看到一则。

      “本人妻子因身体原因无法受孕,现寻找爱心女孩捐献卵子一枚,事成二十万重谢,联系电话13725……”

      宁栀看得眉心蹙起来,她从书包里拿出一只黑色的记号笔,踮着脚,细白的小胳膊使劲地往上伸。

      然后,重重地涂在那串电话号码上,涂得一个数字都看不清。

      想了想,又把那个富婆重金求子的电话号码也涂黑了。

      做完这些,宁栀把笔装书包里,又无聊地四处张望起来。

      这条街离她的学校一中有几站路,倒是离陈也念的那所职高比较近,也不知道会不会碰见他。

      应该……也没那么巧吧。

      她肩膀一塌,胸腔里轻轻叹出一口气。

      正乱七八糟想着,眼前落下一道阴影,宁栀抬起头,对上男生笑嘻嘻的表情。

      男生头发染了很张扬的蓝色,脖子上戴了条银链子,看着就挺社会挺不良的。

      “诶,小同学。”男生勾唇,露出个自以为很帅很拽的笑,“我看你站这儿好一会儿了,等人啊?”

      突如其来的搭讪,宁栀不太想搭理,但教养使然,还是点了点头。

      男生笑起来,得寸进尺:“那啥,认识一下呗,我叫徐天,你叫什么名字啊?”

      这个宁栀就不想回答了,正好这时,她看见姚青青打完耳洞从店里出来。

      “我还以为会很疼的,没想到就像被蚊子叮了一下……”

      话还没说完,就被宁栀一把挽住手,拉着快步往前走。

      姚青青还处于状况之外,有点懵地问:“怎么啦栀栀?”

      宁栀没来得及回答,叫徐天的男生已经三两步上前,直接把她们路给堵住了。

      “别急着走啊,我带你们去玩玩。”他笑得流里流气的,“这一带我熟啊。”

      说着,伸手想去拽宁栀的手,还没碰到,突然有什么东西砸了过来,他手痛得缩了回去。

      “哐当——”

      又闷又重的一声响,那听百事可乐落回地上,直溜溜往前滚了滚,最终停在少年黑色运动鞋边。

      宁栀视线望过去。少年板寸头,身高腿长,穿着黑色T恤,露出劲瘦结实的手臂。

      眉眼生得冷而野。

      徐天操了一声,更脏的话刚要骂出口,脖子往后一扭,见到肇事者之后,又硬生生全憋到嗓子眼。

      徐天是附近职高的。那所职高的人,就没有不认识陈也的。

      也不是说陈也在学校是多么张扬高调的性格,相反,他话说得都很少。然而惹到他头上,下场都不太好。

      打架岂止是狠,简直是不要命的那种。

      陈也走过去,头低了几分,看着他,薄唇掀了掀,声音沉沉如千年的寒冰:“还不滚,想死?”

      徐天吓得一个哆嗦。

      同时也非常懵逼。不懂自己就是在路边调戏个长得好看的乖学生,怎么就惹到了陈也。

      印象里,这位大佬也不是爱多管闲事的人啊!
      但他也不敢问,非常听话地滚了。

      陈也这才垂眸,目光落在宁栀脸上,不过几秒,眼便挪开了。

      然后一个字都没说,抬脚就往前走。

      宁栀腮帮子轻轻鼓起,心里好气,又泛起了委屈。

      这什么态度嘛,不就是之前吵了吵吗,难道真想把她当陌生人一样吗?!

      又有几个男生从网吧出来。

      显然是和陈也一块儿的,几个人勾肩搭背,叫了声也哥,都朝着陈也走去。

      经过宁栀时,大家的视线难免在她脸上多停留了会儿。

      都是十七八岁的男生,对漂亮小姑娘很难有抵抗力,何况还是漂亮成这样的。

      小姑娘穿着蓝白相间的夏季校服,马尾扎得高高的,气质干净又清纯,和周围乱哄哄的环境格格不入。

      真的就是小仙女一样。

      “这女生我怎么越看越眼熟啊?总感觉在哪见过的。”叫薛斌的男生嘀咕。

      “得了吧你,强行碰瓷眼熟的搭讪套路在2g网络时代就不流行了好吗哈哈哈。”

      “不是!我真感觉见过啊!”

      薛斌属于有点轴的性格,抓耳挠腮半天没想起来,跑到宁栀跟前:“我真心觉得你好眼熟,你记得我们见过吗?”

      宁栀茫然地摇摇头。

      薛斌挠挠脸,头都快想秃了,突然的,脑子里灵感一现。

      就半年前吧,他们一群人网吧开黑,打着游戏好好的,他们也哥突然挂机了,拿起桌子上的手机就往外走。

      那是个深冬的寒夜,风雨交加,陈也撑着把伞就冲进雨幕里。

      薛斌不放心,也跟了过去。

      去了几个地方,最后在中午吃过饭的一家餐馆找到钱包。

      服务员递上时,他在旁边瞄了瞄,里面也没几十块,连来回打的的钱都不够。

      却有一张照片让他印象深刻。

      照片里的少女年纪小,读初中的样子,穿着绿色的连衣裙,也是扎着个马尾。

      一双眼弯成月牙的形状,略带着婴儿肥的脸颊陷出浅浅的梨涡,模样清纯又好看。

      “啊啊啊!我记起来了,就上次在也哥的钱包里,我看见过一张你……”

      话没说完,腿上就被踹了脚。少年声音冷冷的,含着几分威慑:“屁话那么多,还去不去台球厅了。”

      “……”
      薛斌不敢瞎鸡儿逼逼了。
      *
      天色彻底黑了,两人往公交车站的方向走。
      一路上宁栀都有些沉默。

      姚青青当她是被刚才那个小混混吓到了,也没觉得特别奇怪。

      转而又想到刚才见义勇为的男生。那张脸,那大长腿,呜呜呜可以说是很绝了。

      身上还有种冷酷的气质,可比她们学校那个成天撩女生的校草帅多了!

      “青青。”

      姚青青还在回想那个小哥哥帅得惨绝人寰的一张脸,突然听到宁栀叫自己,转头应了一声:“啊?”

      “就是,”宁栀望着她,杏眸里含了困惑,求助道:“要是你和一个人闹了矛盾,一直冷战着不说话,要怎么才能和好呀?”

      “嗯?”姚青青一愣,也看向宁栀。

      路灯此刻已经亮了,两人正好站在灯下。
      少女肌肤如瓷,一双清澈的眼眸里盛着困惑和苦恼,黛眉轻轻地蹙着。

      哪怕在学校做了一年多的同桌,姚青青此刻仍然看呆了一瞬。

      等回过神,姚青青思索了会儿,建议道:“要是女生的话,买个小礼物主动示好,再说几句软话,应该问题不大。”

      宁栀若有所思点点头,又问:“那要是男生呢?”

      “要是男生嘛。”姚青青这次回答的很干脆,想都没想道:“那你就可以直接不理他了!”

      宁栀:?

      看着路灯下的小美人,姚青青眼里露出坚定的神色。

      她声音铿锵有力,语气也极其理所当然:“栀栀你长得这么好看,还有男生舍得和你冷战,那就说明他眼瞎心盲,是个傻子!”

      “我妈妈从小就不让我和傻子玩。栀栀你也是,千万别和傻子玩!”

      宁栀:“……”

      “不过吧。”顿了顿,姚青青脸颊一红,有点害羞道:“要是那男生和刚刚见义勇为的小哥哥一样帅,那咱们可以宽容点哈。”

      “就,毕竟长得那么帅。”她脸红地一笑,“那人家傻一点,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嘛。”

      宁栀:“……”

  • 作者有话要说:  《蜜瘾》已完结戳进专栏可见,求收藏哇=3=
    【1】
    虞家和江家算是世交
    虞晚从小和江澈一块玩儿,跟在他后面,一口一个哥哥叫得甜。
    两人站一起也般配,长辈们于是早早把婚约定下
    连好闺蜜都打趣:“你们这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比从校服到婚纱都甜啊。”
    虞晚害羞的不说话,心里却也欢喜。
    直到十九岁
    江澈遇到一个女生。
    那女生家境贫寒,却自强不息,长相清冷,性格亦是如此
    江澈对她一见钟情。
    【2】
    江澈接到虞晚出车祸的消息,匆匆赶到医院
    病床上,少女脸色苍白,用陌生而防备的眼神看着他。
    宽大的病号服下,那双小手紧紧攥着他哥陆识的袖子,不安地问——
    “陆哥哥,他是谁呀?”
    下一秒,江澈便看着他堂哥,近两年在商场越发雷厉风行的男人,手轻轻放在少女发顶上
    摸了摸,声音低沉温柔:“不相干的人,我马上要他出去。”
    江澈:??
    再后来的宴会。
    江澈从头到尾看着虞晚挽着他哥的手,杏眸弯起来,笑容甜软
    带着说不出的亲密。
    他后悔了,嫉妒到发狂
    没等宴会结束,他就拉着她到外面
    “晚晚。”
    两个字,喊出时眼眶发红。
    后面的话没来得及说,陆识已经出现。
    男人以一种绝对占有的姿态将小姑娘拉到怀中,唇勾起,目光却是冷沉的。
    “懂点事,该叫嫂嫂了。”
    【3】
    陆识十五岁时被接回江家。
    私生子,耳朵受过伤,算是半个聋子
    连家里的佣人看他都带着三分嘲讽
    却有个傻乎乎的少女,不惧他的冷漠,取下自己的围巾,踮起脚尖,替他戴在脖子上。
    笑眼盈盈的,声音也软:“天冷,你发烧了,要穿厚点呀。”
    乖软治愈少女vs阴狠冷漠少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