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虽然岑崤走的时候没表态,但黎容看他的表情,就知道崔明洋当班长这事儿彻底泡汤了。
      黎容满意的笑了笑,抬腿迈过崔明洋,心安理得的回班级了。

      他上一世多少有点清冷孤高,其实吃过不少亏,但自己又不肯服软,只好硬倔着,最后不是遍体鳞伤就是追悔莫及。
      现在却觉得,面子没那么重要,有时候能达到目的才是要紧事。
      这世界上最不重要的东西,就是落魄者的脸面。

      崔明洋第二节课没来。
      黎容也懒得管,他回了教室,也不看周围环境如何吵闹,直接往桌面上一卧,闭目养神。

      总算有人忍不住,凑到他身边,小声问:“班长,你家里的事都处理完了?”

      黎容微微抬眼,他只记得面前的人好像叫林溱,家里没什么背景,但是唱歌非常好,算是特长生招进来的,曾经和他没说过几句话。
      高中时代,他也的确只和红娑后代们呆在一起,但这班级里,除了红娑和联合商会的硬核关系户,还是有不少或家境殷实或有特殊才能的学生的。

      黎容以前性情比较淡漠,给人的距离感很强,如今却能和煦一笑,语气温和:“差不多,谢谢关心。”
      大概是他笑的太温柔,林溱竟然呆住半晌,傻愣愣的对着他的笑出神。

      黎容长得好看可以算是公认的事实,就连他自己也从不避讳。
      如果不是他足够好看,岑崤也不会不惜跟父母闹翻,和他发生那种关系。

      “啊......不用不用,班长你需要这周的复习资料吗,我可以给你印一份。”
      林溱害羞的抓了抓头发,脸颊稍微有点烫,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烫。

      他在班里算是最不起眼的一类,从来没被人高看过,他来问黎容,也是被那些想看热闹的红娑二代们推过来的,他不敢拒绝那几个同学,只好硬着头皮上。
      他以为黎容根本就不会搭理他,没想到黎容笑的那么好看,他心里多少涌起些感激。

      黎容和颜悦色,指了指自己金贵的同桌:“不用,我管岑崤要就行了。”

      “岑......岑哥?”
      林溱以为要么自己聋了,要么黎容疯了。
      先不说红娑和蓝枢联合商会对立的关系,没听说班级第一管倒数第一要复习资料的。

      正慢条斯理用湿巾擦拭手指的岑崤停下动作,余光暼了一眼黎容。
      黎容一反常态的冲人甜笑,他看在眼里,却没什么反应。
      但刚刚那句......

      岑崤把湿巾甩到一边,侧过身子,抬起眼,颇有兴致的问:“你管我要复习资料?”

      黎容扭过头,对上那双漆黑的,看不出喜怒的双眸:“你有的吧。”
      他这句话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如果不是记得岑崤的高考成绩,知道他二十岁就通过了联合商会入职考核,了解他缜密的心思和近乎完美的伪装,黎容也会以为岑崤只是个玩世不恭的倒数第一。

      岑崤看进黎容情态十足的桃花眼,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别有深意的反问:“班长也需要复习吗?”
      黎容眨眨眼,把遮眼的碎发随意往耳后一别,笑的虚弱且无辜:“倒也不用。”

      岑崤没再说话,只是微微抬着下巴,目光下移,眼神有些放肆的打量着黎容。
      一个本该被击碎的人眼睛里,却跳动着旺盛的生命力,鲜活,奇异,美丽,带着极致的诱惑。

      林溱见没有自己插话的余地,只好摸了摸鼻子,知趣的溜回去了。
      后排议论声不小。

      “黎容是不是有点不对劲,谁见他那么笑过啊?”
      “呵,这是知道自己以后没有靠山了,开始拉帮结伙了呗。”
      “也对,咱们父母都让咱们离他远点,岑崤他们蓝枢的更看不上他,他现在也就只能拉些有的没的人。”
      ......

      上课铃刺耳的响彻整个教室。
      物理老师抱着作业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神情相当严肃:“昨天的卷子你们答的非常不好,如果一模还是这种水平,我看你们别考A大了,直接复读得了。”

      他站在讲台上往下一扫,才看到已经回来的黎容。
      物理老师一惊,不由得把音量放低了许多:“我也没带多余的卷子,岑崤你和黎容看一张。”
      岑崤不置可否。

      课代表接过试卷,快速的分发下去,卷子发到岑崤面前,黎容扫了一眼,才发现岑崤只填了选择题,整张卷子大部分都是空白的。
      他莞尔一笑。
      这东西可以偷偷留着,以后甩到某人面前嘲笑。

      物理老师强调:“这张卷子,都是历年来的高考精品题合集,我讲的时候,不会的赶紧做笔记,我要检查。”

      黎容左手捂着胃,右手摊在桌面上,脑袋枕上去,抬着眼看岑崤:“我睡一会儿,有事叫我。”
      岑崤扫了他一眼,用食指抵了一下黎容左臂内侧最脆弱的那处皮肤:“起来,你来改。”

      黎容无奈叹气:“我是真的难受。”
      他这句话半真半假,语气虽然有点夸大其词,但身体也的确不够健康。
      他以前被父母养的娇贵,后来被岑崤养的娇贵,这胃要折腾半年之久,才磨磨蹭蹭的好受一点。

      岑崤笑了。
      他的手指往前侵了侵,在黎容温热的校服上轻微摩擦了一下,带着不容拒绝的意味。
      “班长没看出来,我在欺负同学吗?”

      这句话像是开玩笑,黎容却隐约瞧见了岑崤日后的影子,好像眼睛里绕着一团雾,驱不散,穿不透,哪怕是在笑,也看不清他心里到底想的什么。
      果然偏执狂是从一而终的。

      黎容轻挑了下眉,也没生气,慢悠悠的坐直起来,手指摸到笔的同时,他瞥向岑崤,眼中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欺负也要分人,当心遇到睚眦必报心狠手毒的小人。”
      说罢,他手指一动,两根手指夹着笔,笔尖对准岑崤的心口,晃了晃。

      岑崤掐住笔杆,把笔从黎容指间抽了出来,食指在笔尾随意按动一下,油性笔发出清脆的“咔咔”声。
      “那也是某些小人当心我。”

      黎容弯着眼睛,摊开手掌:“不给我笔我怎么写?”

      岑崤稍微感受了下笔身上的温度,这才将笔重新还回黎容的掌心,交付的瞬间,手指在柔软的掌心擦了一下。
      黎容痒的快速攥紧了手。

      其实高中具体学了什么,黎容不怎么记得,又或者说他后来学的太多了,已经懒得区分哪些是高中阶段的知识点,哪写是后来填充的。 
      不过他好久没有坐在下面听别人讲课了,大多数时候,都是别人在记他讲的东西。
      黎容攥着笔,扯过岑崤的卷子。

      老师讲的知识点对他来说都太过简单,当然对岑崤也是。
      所以岑崤非要让他改,说是在欺负,其实是在试探,试探他为什么性情变化,试探家庭巨变到底对他有多大的影响。

      但黎容不在意。
      他把每一道题的解题关键都简要的记在了卷子上,不管岑崤是做对还是故意做错。

      岑崤垂眸看着。
      黎容的手很秀气,细长,没有多余的肉,攥起来握笔的时候,凸起的骨节微微发白,薄薄的皮肉紧绷着,随着写字的动作能看到骨节之间软肉上的细小纹路。
      他手背上还有没消退的针孔,红色的小点周围是泛青的痕迹,大概护士的技术也并不熟练,青的范围有点大。

      其实能看出来,他身体的确不好,根本没有彻底恢复。
      即便如此,却还能轻而易举的将成年强壮的崔明洋一招撂倒。
      不过黎容揍人的时候气势很唬人,但岑崤却没放过从他脖颈一路滑落衣领里的汗珠。
      玻璃娃娃一样,外强中干。

      到中午放学,黎容已经帮岑崤写满了一整张卷子。
      他的字是被黎清立逼着练出来的,清正秀挺,赏心悦目,相比于同张卷子上岑崤的字,实在优越太多。

      不过后来黎容知道,岑崤大概掌握了五种截然不同的字体,在不想让人辨认的时候,可以随意切换。
      挺变|态的。
      为了对付变|态,他闲着没事,随随便便把岑崤那五种字体全都默了下来。

      “崤哥,吃饭去啊。”
      简复拉了一把岑崤前桌的椅子,长腿一跨,反坐下去,胳膊肘搭在岑崤桌面上。

      他跟岑崤是发小,父母都是联合商会的高层,他们从小玩到大的朋友,最看不上红娑那帮清高的研究人员。
      以前在班里他最讨厌的就是黎容,因为黎容简直是照着他脑子里红娑人的建模3D打印出来的,智商高,成绩优异,清冷高傲,仿佛跟他们不是一个物种。

      简复扫了黎容一眼,他倒不至于对黎容家的事幸灾乐祸,但说同情可怜那是完全没有,而且他还挺想看黎容落魄的模样的。
      欣赏高高在上的人一落千丈,大概是全人类的乐趣。

      黎容松开笔,中指内侧被笔杆磨出一个红红的印子。
      他又捂着胃,软绵绵的趴在桌子上。

      岑崤刚要起身去跟简复吃饭,黎容有气无力的喊了一声:“岑崤。”

      岑崤下一秒就停住了脚步。
      黎容表情有点哀怨,嘀嘀咕咕:“我都帮你写了一整张卷子了,找人给我带份翡翠鱼汤进来吧,不要放油少放盐。”
      A中的管理十分严格,学校内有食堂,校外的食物一般是不允许带进来的,但是岑崤肯定可以。

      简复觉得自己仿佛幻听了,他想都没想就反驳道:“你想的美,还翡翠鱼汤?我们俩中午也就吃个盒饭!再说我们很熟吗,凭什么给你带?”
      芙蓉阁的翡翠鱼汤,一份就要八百多,他们平时都很少吃。

      黎容没搭理简复,只是望着岑崤,眼睑窝着,眼皮折起深深的痕迹:“我胃疼......”
      说完他蹙着眉头,下巴抵着桌面,一副努力忍耐的样子。

      简复乐了:“胃疼你就去医务室,关我们屁......”
      “去给他订份翡翠鱼汤,说我要的,谁有意见让他们去找老岑。”岑崤淡声道。

      简复:“???”
      岑崤看向简复:“你去订,我跟他说点事。”

      简复:“......”
      见岑崤完全不像开玩笑的样子,简复只好去打电话。

      岑崤居高临下的看着黎容,似笑非笑:“把我当金主用呢?”
      “嗯。”黎容一脸正色,理直气壮的点了下头。
      大实话。

      岑崤大概知道黎容为什么爽快的给他写物理题了,这是早就想好索要报酬了。
      不过他倒不在意黎容的把戏,反而觉得对方得逞瞬间露出的得意神情很有趣。

      简复办事还是很靠谱的,反正也订餐了,他干脆给自己和岑崤订了两份瑶柱虾仁炒饭。
      半个多小时,餐送到,他一起取了回来。

      教室里空荡荡的,就剩下他们三个。
      等简复回来,教室窗户关的死死的,空调也闭了。
      简复满头热汗:“没停电吧,热得要死,开会儿空调。”
      他一边嘟囔一边把餐盒端出来,翡翠鱼汤给黎容,炒饭他和岑崤一人一份。

      岑崤扬了扬下巴,示意正低头研究保鲜膜捆法的黎容:“他不能吹冷风,忍一会儿。”

      简复:“......这尼玛走的时候是个正常人,回来的是个大熊猫啊。”
      黎容也无所谓他的嘲讽,如沐春风的笑笑:“大熊猫不怕吹风。”
      “......”简复唇角抽了抽。

      黎容打开盒子,闻到鲜香的鱼汤味,厨师很有经验,知道是给病人准备的,所以一点油花都没有,索性汤处理的也不腥。
      黎容垂着眼睛,用勺子舀着,一口一口的抿。
      他吃东西一向不紧不慢的,如果时间来不及了宁可不吃,也不会囫囵硬塞。

      岑崤自己的炒饭没吃多少,倒是看着黎容喝了好久的鱼汤。
      也就吃东西的时候,黎容的唇色才显得健康红润一些,他吃的专注,一口汤要吹温了才喝,看得出来很在意自己的胃。

      简复在旁边呆着难受极了。
      他从来没吃过这么安静的饭,只好找话题问岑崤:“老杨找你干嘛啊?”

      黎容喝汤的动作一停,眼睛没动,但明显竖起耳朵,偷偷听着。
      岑崤看着好笑,故意含糊其辞:“以后你就知道了。”

      简复悻悻的撇撇嘴:“对了,隔壁班宋沅沅要过十八岁生日,说开个成年礼舞会,你去......”
      简复逼逼出口才意识到黎容也在,宋沅沅名义上还是黎容的女朋友。

      “咳,我是说班长女朋友过生日。”简复表情有些尴尬,偷偷瞥了黎容一眼。
      其实在黎家出事那天,他们就默认宋沅沅已经跟黎容分手了。

      宋家经商起家,商人最会审时度势,不可能跟黎家继续捆绑,哪怕宋沅沅爱黎容爱的天崩地裂,也会被家里逼着分开。
      但在黎容面前挑明多少显得不地道,所以他还是称呼一声班长女朋友。

      黎容轻轻念叨了一句:“我女朋友啊。”
      他对宋沅沅也没有什么恨,趋利避害是人之常情,连他亲舅舅都能狠心跟他断绝关系,更何况女朋友呢。

      岑崤用筷子在炒饭里拨弄了一下,挑出个虾仁来塞在嘴里:“她妈亲自给我妈打的电话。”
      “喔唷......”简复意味深长的看了岑崤一眼。

      他们这种家庭培养出的孩子,都是人精,宋沅沅她妈从岑崤妈那里入手是什么意思,简复多少猜得到。
      以岑崤的条件,想要结亲的家庭大有人在,不单在蓝枢内部,就是红娑也有人想左右逢源,打通两边的关系。
      宋家想让宋沅沅和岑崤接触接触无可厚非,毕竟俩人都成年了,而且毕业后都会去A大。

      这事儿唯一尴尬的是,黎容还在场呢,岑崤要是真能跟宋沅沅有什么,那就是撬了黎容的墙角。
      他们应该算是情敌关系。
      简复目光炯炯的望向黎容。

      黎容和他对视:“你在等着我伤心欲绝,跟岑崤打个你死我活?”
      “哈哈哈哈别开玩笑。”简复干巴巴的笑了几声缓解尴尬。

      黎容知道简复想看热闹,想看两男争一女的狗血戏码,但简复并不知道,他们三个比狗血更狗血的未来。
      这事儿的毁三观程度,可以排在A中轶事录的首位。

      岑崤冷冷的扫了简复一眼,警告道:“我对宋沅沅没兴趣。”
      简复:“那你对谁有兴趣?”

      黎容默默在心里回了一句,我。

      简复自顾自的叹了口气:“唉,反正岑叔和萧姨......你们家这个情况,你可能确实觉得谈恋爱没啥意思。”
      “吃饭。”岑崤毫不留情的掐灭了简复的话头。

      黎容口头上,对岑崤的鱼汤表达了诚挚的感谢。
      他喝了一大碗,胃里暖洋洋的,舒服多了。

      下午自习课,崔明洋是杨芬芳亲自送进来的。
      崔明洋的嘴唇肿了快有两厘米高,上唇青紫青紫的,涂了白花花的药粉,滑稽的像马戏团里表演的小丑。
      班里同学忍不住,接二连三笑出了声,崔明洋面色涨红,朝黎容的方向狠狠瞪了一眼。

      杨芬芳敲了敲黑板:“都安静,笑什么笑,今天的作业没留吗?”
      笑声虽然止住了,但投向崔明洋的目光却没断。

      “崔明洋这是怎么了,破相了?”
      “不知道啊,乐极生悲吧,不是要当班长了吗?”
      “这事儿黎容还不知道吧,啧啧。”
      ......

      杨芬芳挥手让崔明洋回座位,随后别有深意的看了黎容一眼。
      黎容长着一张绝对无辜的脸,苍白,病弱,清秀精致,就连唇角挂着的笑都透着说不出来的善意,但女人的直觉告诉她,黎容这次回来,比曾经深不可测多了。

      杨芬芳深吸了一口气:“我宣布件事。”

      “来了来了,要换班长了。”
      “崔明洋总算盼到这一天了啊。”
      “肯定不会让黎容继续做了,不是崔明洋也是别人,早就猜到了。”
      ......

      杨芬芳:“下周的一模考试,是最接近高考难度的,希望大家认真对待,全员参与。好了,自习吧。”
      说完,杨芬芳拉了把椅子,坐在讲台前看起书了。

      全班等了良久,也没等到崔明洋上台那一刻,显然杨芬芳也没有宣布这件事的意思。
      崔明洋沉着脸,把头埋在卷子里,一语不发。

      全班只有黎容和岑崤对这件事毫不稀奇。
      岑崤看向自己苍白无辜的同桌,目光考究,嗓音低沉:“满意吗?”

      “嗯哼。”黎容满意的微笑,频率极快的点了几下头。
      有点烽火戏诸侯的意思了。
      这时候的岑崤,倒是很容易掌控。

      黎容到底也没撑到晚自习,课一上完他就离校走了。
      他前脚刚走,简复后脚就跑到了他座位上。

      “崤哥,你觉不觉得班长怪怪的?我今天越想越不对劲,他能跟咱们坐一起吃饭?还那么笑,那么......”简复龇牙咧嘴,挠了挠头,半天也没想出个合适的形容词,只能砸吧砸吧滋味,“就是......笑的还挺甜你懂吧?”

      岑崤在他说出‘甜’这个字才抬眼,眼前又浮现出黎容故作无辜的笑。黎容想笑的时候会先抿唇克制一下,但眼睛会越来越弯,实在克制不住了,才索性张开唇露出一点牙齿。
      “甜不甜也跟你没关系。”

      简复觉得岑崤没懂自己的意思:“是跟我没关系,但他家都那样了,他怎么能笑得出来呢?我听我爸说,红娑内部为了自保都在往黎清立身上泼脏水。”

      岑崤目光微凛,指腹摩擦着笔锋,让笔尖在指纹上留下尖细的痕迹。
      “这就更跟你没关系了。”

      简复叹气:“我知道不该议论这种事,反正咱们得离黎容远一点,别的不说,省的粘一身腥,我妈早就提醒我了。”
      岑崤没说话,简复继续念叨:“不过也奇怪,杨芬芳不是要换掉黎容吗,崔明洋都干了两天班长的活了,怎么今天突然没动静了?”

      岑崤:“有人不同意。”
      简复乐了:“卧槽,这特么谁不同意?谁不同意管用?”

      岑崤看向他,面色平静:“我。”

      简复:“......我说咱们要离他远点的事你听进去了没?”
      岑崤手里的动作停下,目光扫到被简复霸占的黎容的座位:“你离他远一点,以后少想什么甜不甜的。”

  • 作者有话要说:  黎??格局打开破罐破摔做个妖妃??容。
    谁给容宝起的英文名lily来着?
    有点适合。
    -
    感谢在2021-09-17 22:59:56~2021-09-18 16:42:0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别枝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