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嗡...”
      黎容将危险药品换到左手,从实验服右侧的兜里掏出手机。
      手机屏幕亮了起来,屏幕上显示收到了江教授的邮件。

      GT201项目的实验成果出来了。
      黎容不由抬了抬眼皮,迫不及待的用指纹解锁,点开邮件。
      幽亮的小窗口不断旋转加载,灰黑色的电子螺旋仿佛凹陷的漩涡,他这才发现手机显示信号极弱。

      黎容下意识皱了眉。
      虽然危险药品室在地下一层,但以前从未发生信号不良的情况,思忖片刻,他只好把手机揣起来,等出去再细看。

      他走在走廊里,白炽灯明晃晃散发着凉意,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阴冷潮气混合校门口烤肠店的味道。
      黎容推开银白色金属防护门,迈步进了低温保存室,在他完全被冷气包裹的刹那,金属门在他身后悄然闭合。
      他刚要去开储藏柜的玻璃门,机械柜顶的排气扇陡然运转起来。
      空气挤压扇叶发出细微呼声,那排一贯幽暗的小细缝仿佛黑暗中藏匿的瞳孔,眸中带着生冷的死意。

      黎容只觉得寒毛竖起,鼻翼间嗅到一股淡淡的苦杏仁味。
      几乎是在一秒内,他瞳孔皱缩,随后猛地转身,顾不得翻涌的气血,拼劲全身的力气抓住防护门把手,那道往日可以随意推开的大门,此刻犹如冷静的死神,纹丝不动的看着面前的人垂死挣扎。

      凉意很快从浑身毛孔漫入血液,黎容狼狈跌倒,一双清亮的眼睛充血模糊,手指缓缓从门把手划落,锋利的锁头碾压着指腹,鲜红色溢出,他却丝毫感觉不到痛。

      临死前最后一个念头闪过。
      GT201项目,应该成功了。

      -
      “他也该醒了吧,我还要工作呢,烦死了。”

      黎容感觉到一股不大的力道推搡着他的肩头,随着触觉的回归,他的五感也无比迅速的恢复了正常。
      感受到强光的刺激,黎容皱着眉,谨慎的将眼睛张开一条缝。

      入眼的是白墙,白挂灯,白色空调出风口,以及灰蓝色帘子。不用嗅到那股淡淡的消毒液味道,他也知道自己是在医院。
      难道是监控室的安保及时发现了他?

      黎容想要说话,但喉咙就像被砂纸摩擦过一样干涩刺痛。
      他闭紧唇,搅动舌头,努力积攒了点唾液咽下去,这才强忍着不适重新开口:“我没死。”
      不是想对谁倾诉死里逃生的喜悦,只是平静的陈述一个结果。

      “还好你房间门关得紧,窗户又留了缝,ICU住了快一周,总算抢救回来了。”
      床边传来男人沉声感慨,黎容感到自己的肩头被一双汗津津胖乎乎的手紧紧攥住了。

      房间?窗户?
      他不是在危险药品室中毒休克的?

      “岑崤......”
      黎容下意识喊了个他认为一定能得到回应的名字,然而隔了好几秒也没听到时常给他带来压迫感的声音。

      他贴着枕头歪过头,微微掀起眼皮,沉默半晌,不确定的念叨:“......舅舅舅妈?”
      一对已经跟他断绝关系六年的,从未给予任何帮助的亲戚。
      要不是记忆力还行,他差点就没认出来。

      顾兆年垂下眼,用手掌根在两个眼睛上分别抹了一下,将眼泪蹭去,紧接着,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做好了迎接狂风骤雨的准备,用泛着红血丝的浑浊双眼,郑重其事的盯着黎容的脸。
      “有件事,你千万要挺住。”

      黎容眨了眨眼睛,打量面前似乎有些过分年轻的旧亲戚,没轻易开口接话。

      顾兆年看了身边的妻子一眼,女人立刻递了个催促的眼神。
      目光交错片刻,顾兆年用胳膊肘轻轻撞了撞妻子,女人一咬唇,又用力撞了回去,扭捏的别开了脑袋。

      黎容静静地看着面前的闹剧,心里涌起些不耐烦。

      顾兆年抓了抓头发,狠狠一咬牙,终于下定了决心,脸上带着莫大的悲痛:“你爸妈去世了。”

      黎容:“???”
      黎容:“......” 
      他知道去世了,六年前。 

      顾兆年等着年轻的外甥崩溃痛哭,歇斯底里,他甚至瞄准了紧急呼叫的按钮,只要黎容昏过去,他就马上招呼医生过来。
      然而五分钟过去了,看着黎容平静如初的脸,顾兆年的脸色变得有些尴尬。

      女人小声道:“这是吓过头了。”
      顾兆年的声音带着不确定的磕绊:“你爸妈......煤气中毒没抢救过来。”

      黎容不解的蹙了蹙眉,这才观察起周遭微妙的古怪。

      顾兆年手里捏的是几年前的旧款手机,舅妈手腕上挎的,也是某奢牌早已过时的款式,他所在的是个三人间普通病房,灰蓝色的长帘拉起,隐约能听到隔壁床时不时传来的沉闷的咳嗽声。
      医院带着泥灰划痕的墙壁上粘着方块形宣传挂牌,上面大写加粗印着——A市人民医院神经内科。

      虽然岑崤不是东西,但也绝不会给他安排这样的医疗环境。
      所以他并不是中毒侥幸逃生,他是回到了六年前,一夜之间失去全部的时候。

      黎容用双臂撑着床垫,慢慢坐直身子,看着皱成一团的病号服堆在小腹,抽出的线头不知怎的绕在了他的手腕上,勒出一道带血的瘀痕。
      完完全全,就是这一周来没人在意的程度。

      他尽量耐心问:“有温水么?”

      顾兆年和妻子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疑惑。
      疑惑黎容是不是跟父母没什么感情,以至于对父母去世的消息如此麻木。

      女人勉强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同手同脚的去给黎容倒水,顾兆年木在原地,不知道要跟黎容说些什么。

      黎容喝了一杯水,身体舒服了很多。
      他还记得他这一周的治疗用药伤了胃,至少养了半年才彻底恢复正常,所以现在稍微挤压就有呕吐的冲动。

      女人见黎容神色如常,忍不住揉搓了下手指,试探性的开口:“黎容,医生说你今天可以出院了,舅妈知道你家里出了事,但是你也明白,你表哥今年也要高考了,舅妈家确实也没有你家房子大,所以......”

      顾兆年赶忙打断她:“现在说这些不合适!”
      女人阴阳怪气道:“家里就一个书房给儿子请家教补课用,我不说那你来说!”
      顾兆年立刻不说话了。

      黎容扯了扯唇,眼睑耷拉下来,睫毛在眼下留下一扇浅浅的剪影。
      他慢条斯理的把水杯放到床头柜上,用一种极度平淡的语气说:“别费事了,表哥考不上,直接给A大捐钱吧。”
      他说的是事实。

      他表哥一直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窝囊废,上一世,顾兆年推诿手头紧张不能帮他垫付医疗费,结果转手就给A大捐赠了五十个小型移动图书馆,把高考不到三百分的表哥送去了A大金融系。

      女人也不管黎容的状态好不好,直接甩了脸子:“我儿子是没有你学习好,但起码底子干净。说实话,就你们家现在的名声,怕是以后找个好人家的姑娘都难!”

      顾兆年偷偷扯妻子的衣服,女人立刻甩开他的手。
      “我说的有错吗?宋家怎么可能让沅沅继续跟你外甥在一起!”

      如果是以前,黎容大概会冷冷的瞥一瞥,然后闭眼,再一边缓缓睁眼一边移开视线,淡漠的不愿多说一个字。
      但这次,黎容沉默了片刻,泛白的唇懒散的翘起弧度,眸光澄澈狡黠:“好,谁给A大捐钱谁小狗。”

      顾兆年顿时面色铁青。
      他的确是做了二手准备,如果儿子真的考不上,他宁可掏出大半家当给A大捐款。
      但黎容的话一出口,这让他怎么掏钱。

      话题一时间陷入了僵局。
      顾兆年夹起公文包,呼吸声比隔壁床忍着咳嗽的老兄还清晰:“我和你舅妈还有工作,就先回去了,你也收拾收拾东西,你们班主任让你尽早回学校。”

      黎容平静道:“不送。”
      同样的事情再经历一遍,已经无法波动他的情绪了。
      等过段时间,谣言满天飞,舆论肆无忌惮发酵,顾兆年就会彻底和黎家切割,生怕受到一点波及。

      顾兆年抓着妻子的手,深深的看了黎容一眼,那眼神中看不出什么善意,只有无穷无尽的疏离。
      紧接着,顾兆年头也不回的大跨步走出病房,“嘭”的带上了房门。
      关门声过于嚣张,把隔壁床的两个病号都惊醒了,咳嗽声此起彼伏。

      黎容听到一个苍老的有些虚弱的声音问:“你这舅舅也太过分了,孩子你有地方去吧?”

      “有。”他先是断然肯定的回答了,话说出口,才抓着手机,茫然的看着手机屏幕,不确定的嘟囔,“有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