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你怎么就不能学好? ...

  •   清晨的起床铃准时响起,震耳欲聋的广播里是老师催促起床的声音。

      苏安不情愿的起床,今天还是她值班打扫宿舍,要是慢一点就会被阿姨给关在门里等着班主任解救。

      高中美好的一天从跑操开始。

      “同学们速度快一点啊,都十五分钟了,操场上还只有零散的几个人,动起来!”

      “再给你们五分钟,不来的,算你们旷操。”

      “十、九、八,女孩子的速度要加快啊,七、六......算了,再多给你们三分钟,就三分钟!”

      在老师的催促下,宿舍的人手忙脚乱的洗漱穿衣、整理床铺,余柒和苏安最后走,等赶下去的时候阿姨已经关上了宿舍门。

      与她们一样的还有好几个女生,一个个可怜兮兮的看着阿姨,“看我干什么,都让你们快一些了,我还去喊了你们,一个个懒散的很!”

      “阿姨,念在我是初犯的份上让我出去吧!”余柒抱着阿姨的手撒娇,阿姨嫌弃的将手抽出来,“撒娇没用!站好!”

      “阿姨......”

      “好了好了,快些出去,垃圾我帮你们丢!”

      阿姨心软的给她们开了门,示意她们跑出去。

      苏安不好意思的一马当先,等回到队伍的时候,还是挨体育老师的批评。

      龚如尘发现自己的同桌每次跑操都无精打采,霜打的花也就她这样了吧。

      “同桌,给,热乎的。”

      苏安被龚如尘戳醒,勉强的睁开眼看他,还不及对上他的眼,一个塑料口袋裹着的卷饼映入眼中,热乎的,还冒着气。

      苏安接过卷饼,还有些烫手,“你什么时候去买的?”将饼塞进口袋,拍了拍确认不会掉。

      龚如尘被这样的同桌给萌翻了,一看见吃的就精神的样子,让人想摸她头。

      “就刚刚,顺道买的。”

      “谢谢,多少钱,我转你。”

      “同桌之间客气什么!”龚如尘弯着眼看她,憨憨的样子很难将他和年级第一挂钩。

      苏安有些不好意思,无功不受禄,她在心中暗想等下次给他带。

      学校的食堂是没有卷饼的,这得是多顺道才能买到,卷饼的温度烫的让她不适。

      跑操结束,苏安迎着纪瑶瑶羡慕的眼神将有些软化的饼吃下。

      热乎的气息在塑料口袋上留下水珠,水珠软化卷饼,湿糯易嚼。

      饼里的葱味窜入鼻腔,带着微弱的肉香,苏安觉得这大抵是她吃过最特别的饼。

      说好吃,比不上新鲜出炉的;说不好吃,但里面馅料的味道充斥了整个饼,很诱人。

      苏安惬意的吐舌舔唇回味。

      “你出去都不给我带点吃的,我只能可怜兮兮的啃学校见皮不见馅的包子。”

      “有的吃就不错了。”

      习惯只买两份的他将最后一份给了苏安,只能委屈自己兄弟。

      景戚委屈巴巴的将包子的馅取出吃掉,末了,嗦手指上的油,怨念的看着龚如尘。

      “你吃了我近半个月的零食,所以你明天给我带早饭好不好?”可能是被学校的早餐虐待了,说这话的时候,还有些有气无力。

      龚如尘心虚的看向地面,秉持着打死不承认的心抬头看着景戚道:“什么零食?我怎么......”

      “我给苏安的零食不都进你肚子里了?你当我不知道?”

      “!!!”龚如尘有种做坏事被抓的感觉,但又不好认,只能想办法转移话题,“我就忘了这一次。”下次买三份就是了!

      景戚虽然不知道龚如尘为什么要吃掉他给苏安的零食,但也没打算深究,反正就只是一时新鲜。

      早读是浑摸鱼的最佳时期。有的同学借着上厕所的理由玩手机;有的同学借着教室闷热的理由到走廊上嬉戏打闹;更多的是在教室里借着零散的读书声聊天八卦。

      老师对于这个现象见怪不怪,“你们啊,把书背了就随意。”

      这话一出,班上安静了几分钟复又热闹起来,不过,读书的声音较之先前要大了很多。

      苏安没有心思读书,趴在桌子上补觉。

      龚如尘怕她生病,坐直身子将风挡住大半。

      细碎的风穿过衣服与墙壁,拂起苏安额前的碎发,微弱的带着些痒,她不安的换个姿势继续。

      龚如尘立着书将她挡在书下,看着苏安绷直的背脊,脑海中浮现出“柔弱”二字,虽然和她平时的作风很不一样,但他觉得很符合。

      ——哎,有人给我发了一条链接,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真想不到苏安是这样的人,啧啧!

      ——链接

      一句话在班级群里炸开了锅,龚如尘点开链接里面全是诋毁苏安的话。

      那些自称是她同学的人说着她以前的事,夸张的修辞,所谓证据的图片,将苏安的往事曝光在他们眼前。

      足足一万多字,想让人不信都难。

      ——她以前还勾引过老师?!劲爆!

      苏生讥笑的看了入睡的苏安,眼中露着恶心厌恶,好像她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恶魔。

      ——长得这么好看勾引老师也不足为奇吧。

      ——从见到她的第一眼我就觉得她是个下作之人,没想到,还真的是!

      ——她这样的人是怎么转到我们学校的?

      ——靠关系呗,谁知道是不是靠她妈呢!

      ......群里满是污言秽语,每一句带着厌恶和讥讽。

      看着低头敲字的同学,事不关己的对不知真实与否的事评头论足,在这一瞬间,龚如尘知道了什么是“害人,一个谣言即可。”

      因为,听来的谣言不需要证实,它只需要人认为是真的就好。

      ——不会说话就闭嘴!

      景戚气的想把这些说闲话的人全揍一顿,他还真的不知道班上的女生语文这么好,说的话那么的恶心。

      还有那些帮衬的男生,一个男的那么碎嘴真对得起长了这么一副嘴脸。

      ——你们了解过真相吗?就在这里侮辱人?

      纪瑶瑶想到了当初自己被误会的时候,苏安义无反顾的站在自己这边,她怎么能想到这么仗义的人经历过这样的诋毁。

      转学了都还要找来!

      ——这整整一万字呢,要不是真的谁会有闲情写?

      ——不会说话我不介意帮你介绍医生治治!

      龚如尘没在群里说过话,但说的第一句却是帮苏安的。

      不少女生对苏安的讨厌更甚了。

      龚如尘在看文章的时候,苏安就醒了,实在是班上太吵了。

      她也看到了那篇文章,哂笑着将手机丢进课桌,不再理会。

      “苏安!无论你转到哪个学校我都会找到,我要让你没有学校可读!”

      脑海中歇斯底里的怒吼,苏安活动着脖子站起,走出教室。

      无所谓的模样让纪瑶瑶更加心疼,她气的浑身颤抖,但又说不过他们,直接趴在桌子上哭了。

      李然倒是冷静,看完文章她直接给自家老爸发信息,让他帮着查一下。

      只是她没有想到纪瑶瑶会因为苏安的事气哭,她觉得自己没有交错朋友,再看看群里两大巨头都在帮苏安说话,她真不知道该说苏安魅力大,还是同学够义气。

      苏安躲在厕所,无力的蹲着,看着那熟悉的文章,她只能紧紧将自己抱住,就像有人抱着安慰她一样。

      缓过情绪,她又无事人一样走出厕所。

      “安安!”

      刚走出厕所,她就看到哭红眼的纪瑶瑶,突如其来的拥抱,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安安!”

      “我在。”苏安不知道纪瑶瑶为什么哭,只能轻轻的拍抚她的后背。

      “他们说的太过分了,我骂不过他们。”

      委屈的话,带着鼻音冲进她的大脑,苏安想笑着安慰,但自己也落下泪,“没事,习惯就好。”哽咽的话,没有任何的说服力,纪瑶瑶哭的更伤心了。

      两个人在厕所门口相拥着哭泣,李然站在远处不敢靠近。

      以前,我好像也是个施暴者,她那时也是这样委屈吗?

      程怀将苏安叫到办公室,给她递了张椅子,苏安感觉她可能会再次转学。

      每次都是,也该习惯了,不是吗?

      “坐,那个链接我也看到了,还好只是发到班级里,趁着事情不严重,我想......”

      “我自动申请退学,麻烦老师了。”

      苏安没等程怀说完,就起身给她爸打电话,“我要转学了,准备一下。”

      苏宴气愤的声音在耳边爆起,“你又犯什么事了?你怎么就不能学好呢?转几次了?!”

      苏安不给苏宴继续说下去的机会,直接将电话挂断。

      熟练的样子让程怀有些懵,“我没有让你转学,我就是想将链接删了,找人把事情调查清楚。”

      苏安没有表情的脸动容了,微抿唇畔,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你不怕我就是那种学生吗?”

      程怀没有直接回答她,“你是什么样的学生?”看着懵在原地的苏安,他没忍住笑了,“是打老师、辱骂同学的社会败类?还是违反校规校纪的学生?你是吗?”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程怀等着苏安给他答案,苏安等着程怀告诉她结论。

      苏安笑着流下眼泪,“我都不是,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程怀很满意的看着她,递了一包纸给她,“你看,你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不就好了?”

      “你哭吧,纸我出了。”

      幽默打趣地话,让苏安瞬间笑出声来,“谢谢。”

      谢谢你信任我;谢谢你告诉我,我不是那种学生;谢谢你,在我生命中出现。

  • 作者有话要说:  龚如尘:我看谁敢瞎说,我不把你舌头拔下来我和你姓!
    景戚:谁再传谣,我就把他的头拧下来!
    李然:你同桌被人占便宜了,就在厕所门口。
    龚如尘:......你再说一遍?
    李然:你同桌在厕所门口和人抱在一起.......
    龚如尘:我直接原地裂开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