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4、第三十四章 ...

  •   阿波罗是太阳神,但每日驾驶太阳马车的不是他。

      事实上,奥林匹斯十二主神,每个都担任着三个以上的职位,再勤政的神祇也不可能事事亲力亲为。

      所以,负责驾驶太阳马车,代行太阳神之职的,其实是赫利俄斯。

      阿波罗曾评价赫利俄斯,说他正直而守序,是最适合太阳神的人选,将日辇交给他,也最让人放心。

      直到那件事发生。

      事情的起源是法厄同,赫利俄斯的儿子。

      赫利俄斯身居太阳神之职,注定他每日往返于天空之间,驾驶四匹火焰骏马所拉的日辇,由东至西,直到黄昏才能停下脚步。

      法厄同知道每日看到的太阳就是父亲,但每当他指着太阳与同伴炫耀时,却只能得到同伴的嘲笑。

      他拿不出证据,也就没有人相信他是太阳神之子。

      于是在某一天的黎明,法厄同来到神宫求见父亲,赫利俄斯平时没有时间陪伴法厄同,此时见到儿子自然非常高兴。

      出于对儿子的爱和愧疚,他冲动之下对斯提克斯河发誓,愿意实现儿子的一个愿望。

      谁知法厄同心比天高,竟要求驾驶日辇一天,从日升到日落。

      赫利俄斯当时便知道闯下大祸,苦口婆心百般劝阻,可法厄同固执非常,坚决要求驾驶日辇。

      对斯提克斯河立下的誓言是不能更改的,他只得在忧虑中教儿子如何控制日辇,心事重重地目送他驾着马车离开。

      然而烈焰骏马并非温顺的宠物,当它们感到施加在身上的控制并不如往日那般有力,立刻便明白了,今天驾驶马车的并非它们的主人赫利俄斯。

      法厄同只是个凡人少年,如何能驾驭桀骜的火焰马?

      于是日辇时而高高升起,离地面越来越远,使得地面的温度急剧下降,天色都昏暗下来;时而向下俯冲,烧焦草木,烤干河流,大片良田变成沙漠,无数生命在极致高温中消逝。

      这般异象,众神想忽略都不行。

      如果放任日辇就这样撒欢一天,只怕这片土地要当场化成人间炼狱。

      于是宙斯出手,天雷轰然而下,结束了法厄同的生命。

      少年的残缺不全的遗体被海水埋葬,他终于为自己的傲慢无知付出了代价。

      赫利俄斯悲痛欲绝,可他一样要面临审判,将日辇随意借给他人,同样是大罪。

      他理所当然被剥夺了太阳神的神职,后续的惩罚将在正义女神忒弥斯的监督下执行。

      至于那四匹同样闯祸的火焰骏马,当然也要遭受训诫和惩罚,而这部分的执行人是……雅典娜。

      驯马,的确是雅典娜的长项之一,况且来拜托她的是正义女神忒弥斯。面对这位奥林匹斯难得的好人,雅典娜也不忍心拒绝。

      所以这四匹平日里桀骜不驯的骏马,或多或少有那么点害怕雅典娜,也当然熟悉她的神力。若换个人来,或许不会有她这么顺利。

      而这件事还有个有趣的后续,在赫利俄斯被剥夺神职、新太阳神还未选出时,驾驶太阳马车履职的人是谁呢?

      是阿波罗。

      没办法,谁让这确实是他的神职范畴。

      于是那几个月阿波罗苦哈哈地晚睡早起,天不亮爬起来收拾齐整,平时爱好的七弦琴没时间演奏,神庙那边的预言也只能先放下。

      他每天驾着太阳马车从东到西,偶尔在半空中一低头,就能看见亲姐姐呼朋引伴,在山川水泽间自由地打猎。

      更心塞了。

      思绪回到现在,这只挣脱轨道束缚的火焰骏马,正是当时四匹拉车的马之一。

      雅典娜不知它是如何被游乐场捕获,又受游乐场的钳制,变成过山车的样子,连基础的太阳烈焰都无法操控。

      她只是庆幸自己没有真的用神力切割过山车,否则万一回到主城空间,见到阿波罗,她能怎么说?

      不好意思,我不小心把你的马切了?

      雅典娜甩甩头,将奇怪的念头驱逐出脑海。

      过山车也坍塌了,和鬼屋一样。

      她不知道鬼屋是什么情况,但过山车她却明白。过山车的魂就是这匹火焰骏马,现在她利用神力,令骏马本体脱离囚笼,过山车就算是彻底废了,再不可能运转。

      如果按照这个逻辑,那么鬼屋也一样废掉了。

      还有她们路过的海盗船,也是这样。

      如果只是在鬼屋找到了真正的出口、在过山车安全到达终点,或许就不会有坍塌出现。

      刚进副本时,游戏的最后一句话是怎么说的?
      “请各位竭尽所能,破解游乐园的秘密。”

      是了,游乐园的秘密。

      鬼屋裁剪其他世界的片段、奴役小世界灵魂为己用,是秘密。

      过山车驾驭火焰骏马,利用残余的神力布置陷阱,也是秘密。

      综合已经游玩的两个项目,雅典娜敢说,万一她在游乐园殒命,她自己也必然被游乐园截留,利用神职和神力,布置成下一个游玩项目。

      这就是游乐园的作风,这就是游戏源源不断将资深玩家派往游乐园的原因。

      ——这害人不浅的游乐园,必须彻底清除。

      坍塌的海盗船应该就是上一批玩家的功劳,而这一次副本聚集四位前神祇,估计也是因为游戏苦游乐园久矣。

      想明白这一切,骏马也正好落在地上。

      身后,银光闪闪,看起来仿佛刚刚翻新过的过山车钢架,尖锐可怖的断裂面直指天空。

      有风吹过废墟,留下嘶哑的呜呜长啸声,也许整如游乐园此时的心情:

      这是哪来的瘟神?

      ——————————

      不久,阿尔忒弥斯一行人也来到舞台剧附近。

      雅典娜早已等在那里了,身侧是昂首挺胸、神俊不凡,马鬃和马尾如烈焰般燃烧的高大骏马。

      “好马呀,哪来的?”杨戬看到,眼睛便是一亮。

      阿尔忒弥斯打量片刻,也认出了这是曾闯下大祸、交给雅典娜训练过一段时间的马。

      “嗯……算是我弟的。”阿尔想起阿波罗那段时间的忙碌,忍不住笑出声。

      杨戬了然,这马也是神界遗物,难怪此时乖乖地站在雅典娜身边。

      两边交流了一下各自的项目。

      据阿尔忒弥斯说,水上乐园并不难,她们这一组面临的主要是深不见底的水域、水上的钢铁巨龙、水下时不时窜出来偷袭的鳄形怪兽,以及最后登场、与整片水脉相连的巨大海兽。

      看起来阻碍不少,但,怎么说呢?

      用杨戬的话说,当那条主滑梯化身的海龙刚一亮相,就仿佛激活了哪吒潜藏已久的某种基因。

      深水与鳄形怪兽对有御水之能的杨戬和沈钰来说不算困难。

      而深藏水底,同样可以控制水域,直到最后才显露獠牙的海兽,其实从一开始,就没有逃过阿尔忒弥斯的眼睛。

      在狩猎女神卓越的远程攻击能力下,海兽无处可逃,左支右绌,还在最后被杨戬以水神之力,一举切断了它与水脉的联系。

      然后……

      “然后水上乐园也完蛋了,”哪吒做了个掰断的手势:“水没了,龙也……哎,可惜钢铁龙没有筋。”

      杨戬笑着揉了揉哪吒的头发,这小孩是看队伍里唯一的华夏人已经三观重组,干脆肆无忌惮了。

      唯一的华夏人沈钰:……

      在鬼屋看到混天绫乾坤圈,她还不当回事;后来知道这少年真叫哪吒,她也以为同名。

      可当这小少年足踏风火轮,手持火尖枪,满眼兴奋地朝海龙冲过去,并试图寻找这钢铁的家伙是否有龙筋可抽的时候——

      她再也骗不了自己了。

      所以说,难道神话都是真的吗??

      ——————————

      众人站在舞台剧门前。

      舞台剧——准确地说应当是剧场。这同样是个气派的建筑,通体透露出和鬼屋如出一辙的恢弘之气来。

      亲眼看到鬼屋和舞台剧的气派,再联想论坛里“鬼屋和舞台剧时玩家折损率最高的项目。”的说法,这份气派与辉煌令人不寒而栗。

      再看一眼这高大的建筑,便不免有毛骨悚然之感。

      舞台剧同样不限制人数,雅典娜和阿尔忒弥斯都准备去试试,杨戬和哪吒商量片刻,也决定参与。

      沈钰、多洛莉丝和布莱克互相看了看,干脆一咬牙,和大佬们一起行动。

      既然和鬼屋一样危险,那么人多力量大总不会错吧,就算分组行动,彼此之间也有照应。

      大家一起经过鬼屋,又分别玩过一个项目,彼此之间早已熟悉许多,杨戬也不像鬼屋门前那样冷漠地要求分组,而是准备视情况而定。

      伴随着悠长的“吱嘎”声,沉重的大门被缓缓推开,黑暗的室内投入一线天光。

      猩红地毯从脚尖延伸至舞台前,鲜红幕布层层垂下,将舞台的面貌掩在后面,只露出一线漆黑木板搭建的台面。台下,排排座椅呈半环形排列,柔软椅面同样是猩红色,宛如张开的血盆大口,只待享用血肉的供奉。

      其实严格来说,眼前的剧场规格,与生活中常见的剧场并无太大区别。如京剧演员沈钰这样经常要上舞台的职业,甚至能感到某种亲切。

      可不知哪里出了问题,这剧场,就是给人以阴森可怖之感,仿佛野花掩盖的噬人沼泽,其危险之意从每一个缝隙里散发出来。

      如果说鬼屋的格局,让人很容易联想到需要在各房间搜集线索,那么这个剧院则让人摸不着头脑。

      剧院没有给出任何提示,众人便根据日常经验找个位置坐下。

      几乎刚刚坐定,雅典娜便感到眼前一黑。

      再睁开眼,所见景象已经完全不同,她仿佛来到一个具有悠长历史的古堡之中,一应家具精致奢华,更难得的是处处布置极为妥帖协调,显示出这家主人极高的审美水准。

      她正坐在类似主厅的房间,而且若看位置,是最末席。

      雅典娜微皱眉头,舞台剧已经开始了?

      她从椅子上起身,却在站起的一刹那感受到奇怪的虚弱。

      ……虚弱,这个词对战争女神来说过于陌生。

      她试着走了走,结果在这房间里慢慢踱了一圈,竟然微微气喘,胸口发闷。

      雅典娜已经知道这不是自己的身体了,可问题是,稍稍走两步便体力不支,这是多弱的体质?

      正自我怀疑着,高大健硕的身影从门口进来。

      “呦,你居然真的来了,”这声音极其耳熟,带着十足的挑衅:“我的好姐姐,我还以为你已经站不起来了呢。”

      阿瑞斯。

      雅典娜抬头看过去,果不其然,就是他那张欠抽的脸。

      现在的身体怎么这么弱呢?她无比遗憾地想。

      不然光凭桌上用来盛酒的精致银器,就足够打爆熊孩子的狗头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