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破旧寺院 ...

  •   忍者终究是大意了,弦一郎抓住了他的破绽斩下了他的手臂,忍者的身体本就才重伤初愈,而手臂被斩断的伤势让他瞬间就晕了过去,“不过如此吗,忍者卿子我带走了,”说完,弦一郎将刀一挥,将刀上的血甩掉后收刀入鞘。

      而藏在芦苇中的人也扛着卿子随着弦一郎离开,两人之间的战斗看似很长却才过了不过几分钟罢了,而李凡身后的新人们开始逐渐醒来。

      有尖叫,有暴怒,有乞求也有威胁,一时之间,整个防护罩内吵闹极了,而试图动手的早就被打断双手扔在一旁,李凡狠辣的手段也让新人们害怕的闭上了嘴,‘所以我才讨厌新人,’李凡心想道,‘哪怕不久前自己也是新人的一员,但自己终究经历了两个世界,主神空间的危险可不是现实中可以感受到的。’

      噬人的喰种,狰狞的丧尸哪怕自己经历过了一定的强化仍然也有些后怕,李凡看着眼前瑟瑟发抖的新人开口道:“主神以经将一切都告诉你们了,做为资深者也是这个小队的队长的我会给你们讲解一些基础规则,然后你们就自生自灭吧。”

      简单的讲解了相关规则后,一个新人却诡异的两眼放光,口中还轻声说什么无限恐怖,永真老婆什么的,虽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东西,但李凡本能的就知道不会是什么好事,随着防护罩散去,李凡径直的走向了倒地的忍者那,对其简单的治疗了一下,而新人们在李凡离开后也一众鸟散,而原本将目标放在忍者那的新人也只能离开,对于这个叫只狼影逝二度的世界,李凡也是一无所知,主神那对于这世界的答复也基本为零,李凡也只能一无所知的进行探索这个未知的世界,‘早知道,就对那个可能知道相关情况的人拷问一番了。’

      虽说如此,但之前那个叫弦一郎的人给了他些线索,这个忍者很有可能是打开卿子阵营的钥匙,就在李凡疑惑该去哪安顿时,一个并不高大的身影从远处走来,当他走近时,李凡才看向了眼前瘦小的老头,老头的衣服肮脏单薄,更是只有一只手,他赤着脚来到了忍者旁,看着被处理好的伤口,又看来看李凡道:“年轻人,帮把手,将这个苟延残喘的独狼抬走如何。”

      是加入阵营前的信号?对于老头的要求,李凡照办了,李凡收起了随意扔在地上的打刀,至于断臂?还是算了吧,背起了并不沉重的忍者,跟随着眼前的老头不断行走,终于来到了藏于竹林深处的寺院,与其说是寺院,还是寺庙更为合适,走进屋内,除了最左侧的慈祥和善的佛雕外,其余的佛雕面目狰狞与佛教的本意似乎相差至极。

      将忍者放在慈祥佛像前,而一旁的老头子拿出来了一个盒子,打开盒子后,里面有一个义肢,“这是?”见李凡如此疑惑,老头子还是开口道:“忍义手,也算这只失去一切的狼崛起的獠牙。”

      老头子一阵操作后,很快,忍义手就被牢牢地安装在了忍者断掉的右手上,老头子安装好忍义手后,转头看向了眼前衣着破旧的李凡,好在李凡之前早有准备,换上了适合这个时代的衣服才不至于穿帮,要知道,这可是真实的世界,因此在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李凡并不打算太过张扬,“你是谁?”说实话,老头子对于出现在那的李凡很是疑惑,但自己的身体早就不适合战斗了,不然早就将他擒下开始审问了。
      对于老头子的盘问,李凡开口道:“在下只是一个会几手家传技艺的浪人罢了,在下七夜凡,不知在下怎么称呼。”

      “一个普通的佛掉师傅罢了,”佛雕师道,对于自己的身份,佛雕师并不想多言,李凡也没有自找没趣,“在下,无意之间流落至此不知可否收留在下,若有需要,在下也会帮忙,”佛雕师也算相信了他的说辞同意了下来。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