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不是冤家不聚头 ...

  •   短短三十秒却如同几世纪之久。

      方小公子贴在红墙上,看着不远处白衣翩然的背影,明晃晃的,散着光,在七月烈日下就是活的朝阳,他如此耀眼,以至于我们方小公子渐渐迷乱了双眼,双腿一软,直接倒在了宫墙边的大理石路板上。

      “醒啦?!”

      方向衡感觉自己身体沉沉的,眼皮才刚打算睁开时,却有一双手直直撑开自己眼皮。

      “方老弟啊~方老弟~,你说你为了个女人至于吗?”

      方向衡一听到着明朗的声音便浑身起了鸡皮!

      待仔细一看,一张熟悉的脸,白里透红的皮肤,两个水灵灵的大眼睛,小巧玲珑的鼻子,以及一张能吐出无数污秽之词,颠倒黑白,诽谤他的“樱桃”小嘴!

      这个人正是他的竹马,皇七公子,王雪鹤,字愿锦。

      方向衡连忙推开那人的手,正欲离开。

      “方向衡!你自己倒在路边,可是本皇子叫人一点点把你拖回燕祥宫的!”

      “拖...拖我?!”方向衡惊得连忙四处寻觅镜子,他如花似玉的外表可不能有丁点损失!不能!

      “哈哈哈哈!瞧你那臭美样!怎么,没了同本皇炸街的自信呢?”那人笑着说。

      “啊啊啊啊!王愿锦!本小公子命令你,立刻,马上,现在,掳爱特闹!”方向衡气得一下子飙出自己从画本上学到的西洋外语。

      整料那土味发音过于尴尬,屋里一时竟安静了几秒,方向衡和王愿锦一时大眼瞪小眼。

      “哈哈哈哈哈哈!”屋里紧接着响起了连绵不绝,如雷贯耳的笑声,王愿锦一下摊在被子上,笑着还竖起中指讽刺方小公子。

      方向衡是个极品,纨绔子弟中的战斗机,家财万贯,连方家一条他的爱犬大黄,光是狗粮费一月就可以买下长安京城一坐铺子了!但眼前人王愿锦也不是等闲之辈!当今皇上最宠爱的七皇子,出生时天降祥瑞,母妃更是一品大将军某某的女儿,为什么叫某某了,因为我们的方小公子记不住啦,只有点印象他是个糟老头,所以还不如叫某某来得方便。自古言“得帝王心得天下”,所以王愿锦拥有常人难以置信的权利。

      这两人条件本是相差无几,出生又只是前后差一天,从小方家就与那某某大将军家交好,所以他们从小玩到大,更不可相信的是他竟倆竟有着如出一辙的乐趣!比如两人都喜欢穿金戴银,喜欢西洋文化,特别是喜欢一个带着面具,抚摸肌肉的男人!他和王愿锦都觉得那还很自由,还...很性感。

      再比如他俩都喜欢带着一群狗腿去京城大街小巷出现,每逢佳节,总能看见浩大的人形楼梯,听见一声声号角声,而他和王愿锦则是坐在万人之上,好生风光!气派无比!连皇家家族派对都不及这三分,毕竟经济上没有他方向衡无法解决的问题,而关系权利上没有他王愿锦解决不了的。就在前一阵子他倆还计划这全球游览,但后来想了想路途遥远,就只是举行了个什么名叫“全世界最霸气的方向衡和全世界最睿智的王愿锦的全国巡回秀!”

      一听就知道有多傻了吧!也就方向衡和王愿锦二人沉迷其中,还向芸芸大众普及这是“爱鸡的金字塔文化艺术”。

      好吧,这俩活宝的事可以写上三天三夜,我还是继续讲主线剧情吧。

      “好你个吃凹力给的家伙!吃我一记拳!”方向衡作势要打了上去。

      !

      整料他方小公子睡太久脚一软,竟直愣愣地倒在王愿锦身上,两张脸靠的很近,他能听见王愿锦断断续续的呼吸声,一转脸,还能看见无数倍放大的王愿锦,他本是恨透了这张脸,多少个日夜里这张脸就像噩梦一般整得自己夜不能寐!明明就是纯洁的少年模样怎会有如此邪恶的内心!真是天公作乱啊!

      更关键是放大后那王小皇子的脸竟毫无瑕疵,白里透红,清清爽爽独带着少年的味道。怎么这样!?自己每天都请西洋医生独家定制护肤品,连“哭泣牌”顶级美容师都为他小公子亲自护肤!可自己还是时不时暴几颗痘痘。

      “你...看够了吗?”王愿锦声音突然变得低沉,冷冷的态度仿佛是寒冰三尺。

      方向衡震惊了短短一瞬,他几乎怀疑那个和自己一样无恶不作,共穿裤衩搞比利的好基友是不是假的。

      但下一秒那人又恢复成欠揍模样:“我其实是寒冰射手啦,亲亲~”

      “什么啊,原来是搞怪呢”方向衡安心地叹了口气,都说皇宫人都会伪装,他可宁死不信王愿锦为人是假的,因为除了美人外他最喜欢的就是王愿锦了。

      “当然不是那个美人。”他腹道。不过那六皇子又在哪呢?和他的女人共聊风花雪月?或只是喝喝茶?他可不信,既然都被撞见了,那六皇子也不肯搭救自己一下,害得自己落入王愿锦魔爪。

      他,不出这口气,是不会心安的!

      “王愿锦,我这次来是为了你!春jie我们去炸皇宫吧!”方向衡兴奋地说道。

      王愿锦不由分说,直接走出屋门并令人派遣出狗腿全国队之皇家分队,各个人高马大,训练有素,衣着精美,出场时一下从空中降落,旋转着摆成了一个龙状,龙头吹号角,龙中举起方,王二人专属的红樟木定制高脚椅,龙尾高喊“王小皇子博学多识,方小公子霸气侧漏!”,两龙角则是保安大队,龙的两只爪子是负责喂二人水果的婢女,打风助威的太监,跳舞尽兴的西洋舞娘和负责意外的医师。

      多么完美的阵队,那方小公子高兴得手舞足蹈,兴奋地坐上那高脚椅,招唤王愿锦一起来快乐。

      人生得意须尽欢,此时不待,更何时?

      王愿锦轻功一跃,入座在方向衡旁边,二人相视一笑,那份默契是不会欺骗彼此的。

      就这样,华丽的皇宫里出现了盛大的人群队伍,而两位华贵少年坐于顶端谈天论地,义气风发,好生气派。红衣锦鲤纹少年腰间挂着金色铃铛,随风做响;金衣虎纹少年头佩点翠珠光长枝,随风抖动。普天之下,何人能当着天子的面摆起龙图?只有那富可敌国的纨绔方向衡和权比天高的王愿锦。当真是锦绣长安,盛世华庭,珠光宝气,佳人有约,好一只羡鸳鸯不羡仙!
      “噼噼啪啪!”

      鞭炮齐鸣,那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宫城里忽得好是热闹。

      华贵少年笑若春风,浩大的人群将那少年拥在中央,一旁有金衣少年目似星辰,本是天上仙,怎落得人间?甘做那袭红衣的陪衬,灿烂地笑着,如何写这千载一逢的画面?

      就是满满银河撒在这无尽的宫道上,千军万马皆是点点繁星,金色的少年是唯一能守在那,如月般璀璨夺目之人,身边的星。

      “也罢,他何曾又不是那明亮的人呢?”金衣少年看着身边人兴奋着手舞足蹈,突然又回头一看自己!明朗爽快的笑容如同旭日朝阳,温暖又熟悉,那是只对他绽放的笑容。

      只是不经意地一瞥,扰乱他多少日思绪不舍昼夜。从小到大,千万个日子里,那人面容有着从未变过的真挚,那种热烈的眼神名叫“王愿锦”,只要任何好的东西那人都记着自己,只有自己是那人唯一珍视。

      他们驾青云穿过枝繁叶茂,纵然是度过一宫又一宫,踏破一家又一家屋檐,从那“早安”到那“午安”,时间却从未度过般。

      王愿锦从未后悔过和方向衡一起,本是天子龙脉,出生降祥瑞,天智过人的他又怎会是纨绔的浪迹少年呢?只不过是他“自甘堕落”,要陪着那纨绔一起快乐人间。

      他讨厌雪鹤这个名字,仿佛无时无刻地提醒着那令自己屈辱的母亲,和自己的身份,如同断了翅膀,落入葬在白雪里的飞鹤,同雪一般颜色没有人会发现,连反抗也悄无声息,只是无力接受着死亡……

      “没有人会发现你。”

      “没有人会看见你。”

      “你就这样死去吧...”

      正当他心又几分撕裂的痛时,方向衡傻乎乎地凑上来看自己阴着脸,竟学着大人摸头安慰,这份温暖让他心安,王愿锦勉强地摇了摇头,一个利落翻身上了高脚椅,“上来!向衡儿~”

      千言万语都只是一个字,“爱”罢了。若不是这傻子,怎么会有今日的他。

      只是傻傻之人却从未发现过这份炙热的爱慕,“红颜知己”,方向衡可从未把这高档词用在王愿锦身上。方向衡只是在幼时由于走家问坊看见了王愿锦,一般大小自然相谈甚欢,他内心说不出原因为什么喜欢跟王愿锦玩,大概是他也很傻,很狂,再想到王愿锦的字也是自己取的就开心骄傲得不得了,他简直觉得自己是伟大的爸爸!

      一番游玩后,此时我们那“灿若星辰”之人方小公子,早已身心疲倦。

      “为何还不到那什么王赭的宫?!”方向衡急不可耐,他早就烦了皇宫里所有人都见他请安,他不喜欢皇宫枯燥乏味的这些习俗,倒是越发想着那颇也有纨绔天赋的六皇子了。

      敢当着天子面杀人还举办趴体的,除了王赭别无二人,还有一个原因是王愿锦从不当自己面杀人。

      想着那王赭六皇子究竟如何厉害时,一个青衣简服的公子从远处长亭水榭处,竟直接甩手要走。

      那是怎的?看见自己就要走!好是狂妄!必须好好教育一下!告诉这人不论是什么神仙,见了他方,王二人组就得请安!!!他内心咆哮道。

      “四哥~别走嘛!”突然一旁的金衣七皇子王愿锦发声道。

      “好家伙!”方向衡冲一边小伙伴发出欣赏的眼神,还竖起大拇指。

      !

      远方青衣一听忽得停下了,似乎恼怒着缓缓转过头,一脸阴郁地看着二人。

      “四哥,你怎是不过来?站那么远莫不是不愿亲近我和方小公子么?”王愿锦扬起天真的笑颜,但语气却很笃定,给那青衣无可奈何的一出戏。

      “......”远方青衣咬了咬嘴唇,几经犹豫下还是漫步走过来,不情愿地请了个礼。

      这才对了嘛!他方向衡也学着回了个礼。

      只不过那青衣清秀的面容早就变得红涨,面对纨绔二人坐在人群上高他几个头,还做得十分虚假的晃身请礼,他无法接受!怎有如此泼皮之人,还是成双成对!好好一皇宫硬是被自己七弟和一个外来人搞得乌烟瘴气!

      “怎么~你不服啊!来抬起头,给本小公子瞧瞧!”方向衡看那青衣低头忸怩之样竟如同小女儿般,竟大胆作势到要去戏弄皇子。

      “你!”青衣低着头握紧了拳,他本处理公务繁忙打算支身在静安亭休憩一下,怎料人还未坐热,就听见难得的号角声,自己以往都是躲着在屋内,怎算硬碰上了!

      皇宫了多少人早就对那二人心生厌恶,本是连生存都需铤而走险的地方,怎会有人把这当做走秀场?!当是天上地下仅一对,错了性别的恶鸳鸯!

      “纨绔!纨绔!纨绔!”王青衫心中气急败坏地腹道。

      “哟~怎么?四哥,你看不惯我的朋友?大名鼎鼎方向衡,你可别忘了,这整个长安京城有一半都是他方向衡的!”

      方向衡几乎要泪流满面了,他听着王愿锦吹捧自己简直是简短精悍!就起那么半句话就有了一个富可敌国的霸道总裁方向衡形象!!!

      其实王愿锦也不太愿意这样去戏弄不熟悉之人,更何况本是一家人,今后总是会抬头不见低头见,但身边那二货听得兴高采烈,就像一只毛绒哈士奇整吐着舌头哈着气点头。

      为了他高兴,自己就纨绔点也行。

      “更说,四哥你身上的丝绸可是他方向衡捐的~”王愿锦又补刀道。

      “可...可恶,满身臭铜味,有几个钱了不起...”王青衫想到,可迫于形式,也不得不认有钱了不起,但心中那愤恨却越加越深。

      “算...算了吧。王愿锦,我们去其它地方玩吧,这样戏弄你兄弟不好,况且他会不会对皇帝老头参我们一本啊”方向衡怂了。

      “怎么会呢...”那低头青衣竟声音温柔起来,慢慢抬头,一双细长的丹凤眼直勾勾地盯着方向衡。

      那双眼澄澈又温柔,很配一张鹅蛋脸,鼻子是艺术家标配,又直又挺拔,鼻头上一颗黑痣仿佛点在白雪上,鼻下两瓣薄薄的樱红。

      好似清风般清爽的俊男子,但那目光却如同十二月的寒气渗人!

      “你...你!”方向衡一下怂在王愿锦怀里,害怕的抱着王愿锦只顾喘气,底下的狗腿们摇摇欲坠,但王愿锦只是笑着用手摸摸方向衡脑袋,温柔地把头靠在他耳边吐息着话:“不怕~不怕,向衡乖乖啊。你那霸道总裁的傲气凌神呢?”,不一会方向衡便安静下来,然后又像打满鸡血,王青衫震惊地看着那方向衡忽得又立起来变得纨绔霸道,而一边的王愿锦又变成笑嘻嘻的欠揍模样,果真是泼皮,王青衫竟有一瞬觉得那方小公子也只是个调皮小孩子而已,要不要给他颗糖安慰一下。现在他不由得腹语了好几次:“纨绔!纨绔!纨绔!”。

      “你个什么四皇子!敢不给本小公子面子!你好大胆!...”方向衡一下跳下高脚椅,差点摔了一跤,不过好在他急忙摆了个pose救急了一下,但话还未说完,青衣便破口大骂。

      “就是大胆!你吃穿都是父母辛辛苦苦打拼来的,多少人现在连吃喝都成问题,你却只知玩乐!方向衡,你好生有名,是臭名昭著!任多少人对你前赴后继,在下,王青衫是绝不会从的!”那人高他一个头,高大的身影将方小公子笼罩着,方向衡看着他一动一动的喉结,再移上目光对上他那柳叶般的眼,方小公子最讨厌这样做作的文人政客,敢拒绝自己,好,你引起了本方小公子的兴趣!便又是更热情地盯着要研究王青衫。

      青衣只是厌恶地看着方小公子如炬的眼神一秒,就利落转身,他的衣尾随着走动而抖了起来,高大的人走在细细的河道走廊,如同清风般来了又溜走。

      方向衡望着那身影消失在廊坊里,好是无情果断,果真“彬彬有礼,丰神如玉,风度翩翩,气度不凡的谦谦君子”。只是文人毕竟都讨厌自己,像自己这种有钱多才英俊潇洒的人是很拉仇恨。“真是墨臭铜香~又什么比的上跟本小公子出风头呢~”他刚不服地冲那人比鬼脸,转回头却一愣。

      所有狗腿,连王愿锦都沉默着,担忧地看着方小公子孤独的红衣背影,王愿锦大气都不敢出,他几乎可以看见下一秒方向衡哭天喊地,又是要一头撞死宫墙的模样。

      果不其然,方小公子竟安静沉默了半刻,忽得“哇哇哇”大声哭起来,谁能理解我们神一般脑回路的方小公子,竟后知后觉自己丢脸,“一代天骄,玉树临风,英气逼人,剑眉虎眼,颜如舜华,挥金如土,财可通神的方小公子”竟被当众嫌弃甩脸色,难道他又要包了本月的京城头条吗?然后又被王愿锦嘲笑,父母教训,等全京城狗腿看笑话吗?本是要戏弄那什么六皇子,倒先出来了一个四皇子王青衫,是不是还有什么一,二,三,五,八皇子等着自己?好惨呐!连窦娥都不及他此刻的惨,真是复仇之路难如上青天,头上呼伦贝尔大草原!

      不远处榭水楼亭里一白衣少年躲在暗处饮酒长笑,七月燥热的风吹在大地上,满山遍野的花开着,那人看戏般盯着明晃晃的红,那红衣越是滑稽他越是开心,竟忍不住发出银铃般悦尔的声音。

      真是笑颜如花绽,玉音婉转流,千万风光不及白裳伊人一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