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chapter 5 ...

  •   有人说,当四周都安静下来时,脑中就会一幕幕浮现那些深刻的记忆,哈利觉得这不准确,因为一年级的分院对他来说真的算不上什么印象深刻。
      
      “斯莱特林!”
      
      当分院帽喊出那个学院名时,整个礼堂都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像一卷老旧的录像带,播放到一半就卡带。
      
      哈利在这场黑白默片里淡然走向斯莱特林的方向,不在乎那些惊异或愤怒的眼神。
      
      “哈利波特怎么会是斯莱特林的?”
      
      “错了吧……”
      
      “一定是哪里不对……”
      
      ……
      
      男孩低着头,掩盖住眼里的冰冷。在德思礼家时他最常听到的词就是“错误”“怪胎”,现在只是因为一个学院,他又要被人说成怪胎了吗?
      
      一阵清脆的掌声震荡开那些怪异低语,哈利抬头,看见一个金发小男孩正从斯莱特林的长桌上站起来鼓掌。
      
      很显然,男孩的身份不低,一些还犹豫的人见他表示欢迎也立刻跟着鼓掌。
      
      “欢迎我们斯莱特林的救世主。”微微抬起下巴,金发男孩得意地扫视四周,随后跟着几位级长一起走到哈利面前。
      
      “你好,我是马尔福,德拉科马尔福,很高兴能和你成为同院同学。”德拉科有意加重“同院”两个字,好像在对其他学院宣誓什么主权。
      
      看着那只伸到自己眼前的手,哈利不禁陷入了沉思。
      
      他认识这个男孩,分院帽还没碰到他的头发就喊出了“斯莱特林”,而且从周围那些孩子对他的簇拥来看,“马尔福家”应该是很有地位的,自己如果要在斯莱特林过的舒坦一点应该不能得罪他,但真的要刻意去亲近吗,或者——
      
      突然,眼前的德拉科似乎是等的不太耐烦了,见哈利一直没动作干脆直接抓起了他的手。
      
      “握手是基本的礼貌,你不可以拒绝一个马尔福的友谊哦!”还是那样高傲的语气,但仔细听去又有几分小心翼翼。
      
      谨言慎行好几年,在十一岁的年纪生生活出一百岁老人心的哈利头一次显出孩童该有的错愕。
      
      这,不在他的规划之内啊……
      
      呆愣愣地被德拉科一路拉去斯莱特林的长桌,马尔福小少爷很好演示了什么叫做“孔雀开屏”,他连头发丝都冒着喜气,大摇大摆地宣告着一个讯息——
      
      这是我们斯莱特林的救世主!这是我的朋友哈利波特!
      
      在碗柜下泅渡过十一年的灰暗后,头一次被人以一种堪称强硬的姿态纳入他的羽翼之下——虽然也还是一双稚嫩的羽翼,哈利的心情难得有些异样。
      
      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在烛火的渲染下宛若一只垂死挣扎的蝴蝶。明明是青涩的一张脸,却打上了大片成熟的阴影。
      
      哈利承认,对德拉科的初印象并不好,男孩过分嚣张,高傲像极了一个会魔法的达利。
      
      但哈利同样承认,这种幼稚却又难掩坚定的保护行为,倒也不赖。
      
      “德拉科?”他叫了男孩的名字,用的是疑问语气。
      
      “嗯。”德拉科肯定地回应,“怎么了?”
      
      目光滴落在两人还未放开的手,如同施了某种魔法般,黑白世界从这里开始上色,绘出原本艳丽生动的姿态。
      
      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哈利突然笑了,带着些看不穿的恶意与趣味。
      
      “没什么。”
      
      只是,把手握的更紧了些。
      
      ……
      
      *
      
      手腕上的冰凉触感把他从回忆的漩涡拉回现实,绿眼睛刚刚睁开的时候还有几分茫然,但很快又被戒备所覆盖。
      
      哈利看看四周,并没有多大反应——这里是一片奇异的空白,没有声音,没有色彩,冰冷的白光充斥着,似乎不属于任何一个时空。
      
      “你可算醒了,我还以为你要死在这里了。”一阵低沉的“嘶嘶”声从手腕上传来,传到哈利耳中就自动被翻译成他能听懂的语言。
      
      打着绿领带的救世主挽起袖子,果不其然看见一条吐着红色信子的小蛇。
      
      “你的主人没那么容易死,海波尔。”
      
      “现在还活着,多来几次,你还能保证?”
      
      哈利难得沉默。
      
      二年级时出了“石化事件”,他意外用蛇佬腔打开密室后就和这条蛇怪海波尔签订了契约,同样是借助海波尔的力量,他才能完成两次时空跨越。
      
      “我从来就没打算拿自己的命开玩笑。”面对质问,他也只能这么说。
      
      海波尔发出明晃晃的嘲笑。
      
      “你有本事就也对马尔福家那小子这么说,看他会不会疯。”
      
      哈利只是冰冷地盯着海波尔。
      
      知道自己的新主人向来阴晴不定,活了几千年的蛇怪识趣地没有再进行这个话题。
      
      一提哈利波特,那金发小少爷就会疯。
      
      同样的,一提那位少爷,斯莱特林的救世主先生也会疯。
      
      “怎么样,传送两次后有什么收获吗?”
      
      哈利点点头:“基本掌握了传送的方法和规律,下一次的时间应该会更长一些。”
      
      “那小少爷要是知道你把自己当实验材料,两次传送为了记录,什么都不做,他指不定——咳咳,咳咳,不要瞪我,我不说了,反正我也管不了你……”
      
      揉揉眉心,哈利叹气:“传送吧,别再耽误时间了。”
      
      海波尔温顺地从手腕游下,酝酿几番,张嘴朝半空中吐出了一个黑色的虫洞,看着他的主人毫不犹豫地朝那个虫洞里跨去,蛇怪还是忍不住问了:“有什么遗言吗?要是死了,我帮你带回去。”
      
      哈利的脚步微微一滞,想了想,说:“那你就告诉德拉科,我走了,不要来找我。”
      
      蛇怪还在等。
      
      哈利向他投出一个询问的眼神。
      
      “没了?!你就只给那小少爷一个人留话!”海波尔震惊了。
      
      “除了他,我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牵挂的了,”哈利倒是很自然,“就这样吧,不要让他知道我死了,因为——”
      
      “——他是不会给我收尸的。”
      
      说罢,直接跳进了那个虫洞。
      
      等这片白茫茫的空间又恢复了寂静,海波尔才缓缓叹息——
      
      他知道这家伙从来就活得冷清,却不曾想,他如果真的不在了,真正会为他痛彻心扉的,寥寥无几。
      
      只是哈利波特,你把关于人世的所有牵连都系在一个人身上,为什么,就不能对那个人坦诚一点点呢……
      
      活了几千年,明明什么都看淡了,可海波尔此刻竟然也有一些难受,也不知道为谁难受。
      
      ……
      
      *
      
      “马尔福,我不是来和你吵架的。”图书馆里,格兰芬多的哈利难得无视了德拉科的挑衅。
      
      “你不要把一个马尔福优美的语言形容为吵架这种粗鲁活动。”德拉科不屑地说着,但也的确靠着书架没有离开。
      
      哈利盯着那双灰蓝色的眼睛,认真地问:“我昏迷,和你有关系吗?”
      
      当真是毫无保留的一记直球。
      
      来找德拉科前,哈利其实想了很多很多,连他自己都惊奇,在面对德拉科时,他竟然会有这么多犹豫。明明想做就做,勇往直前才是格兰芬多的风格,但不知怎么,向来英勇的狮子,也会为一份摇摆不定的心情丧失果断。
      
      他是怕的,怕那个金发混蛋真的那么厌恶他,再怎么恶毒的攻击,只要是用在他身上的,就没半点犹豫。
      
      他怕自己无数次莫名的心跳失常都成了自作多情的笑话。
      
      但他也不信,不信那人总是坏坏的笑容下,全部都是恶意。
      
      不信没有半点温柔真心。
      
      挣扎良久,最终还是格兰芬多的勇气占据了上风,他决定直接找马尔福问个清楚。
      
      如果不是,他就可以大大方方地反驳罗恩赫敏——
      
      “马尔福是很混蛋啦,但还没有恶毒到这个地步,不是他。”
      
      如果,如果……结果不如意。
      
      那不如让那一份痴心妄想断个彻彻底底,免得有朝一日走火入魔,痛的还是自己。
      
      于是哈利不肯放过德拉科脸上任何一个微小的表情。
      
      于是,他看到那人瞳孔微缩,有些犹犹豫豫。
      
      于是,一颗心,沉到海底。
      
      “我……”德拉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他的确怀疑这疤头的昏迷和另一个斯莱特林的救世主有关,但目前有没有证据,而且要怎么说才好呢。
      
      殊不知,这副犹豫的神情,在哈利眼中看来就已经等同承认。
      
      “好的,我知道了。”格兰芬多的救世主强忍着不要让自己的声音出现什么异样,揉了揉发麻的指尖,准备转身离去。
      
      好的,他知道了。
      
      好的,没必要再纠缠了。
      
      好的——
      
      “你他妈知道什么啊!”背后突然传来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金发斯莱特林见状不对,心下一凛,用力把人扯了回来,“我还什么都没说吧!救世主时间紧迫,你的死对头连一句话的时间都不配拥有吗!”
      
      力道之大,差点把人扯进怀里。
      
      然而满心的气愤在看见哈利脸上的表情时瞬间消散无影——
      
      那是一种他没见过的小心翼翼,带着些期盼,但又想极力把那丝期盼隐藏起来,可再怎么隐藏,也藏不住如获新生的欢喜。
      
      哈利波特在等他的解释。
      
      哈利波特会为了他的解释而开心。
      
      德拉科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系列事实。
      
      “呃,是我的不对,那你,说说?”字里行间微微溢出的雀跃——他只要一个满意的答案就好。
      
      金发斯莱特林突然就觉得抓住哈利的那快皮肤灼烫无比。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