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4、chapter 24 ...


  •   把莫名其妙的气氛都收敛熨帖,德拉科甚至“满脸正气”地拉开距离,搞得哈利十分牙酸外加白眼翻出了天际。

      东扯西扯终于扯回了正题,救世主把凤凰社成员的态度交代完毕便不再说话,静静等候金发斯莱特林消化思索。

      垂眸,安静,他端起茶杯,目光轻轻扫过在桌面慵懒敲击的修长手指。

      咚咚、咚咚。让人猜不透主人的心思。

      片刻之后那只手也端起了茶杯送到了唇边:“不信我是很正常的,要是立刻就对我敞开心扉什么的,我还要怀疑要不要和你们合作。”

      哈利皱了皱眉:“我会努力说服他们——”

      “不用,”德拉科抬手制止了,“互利互惠就是最理想的状态,我对和凤凰社交朋友没兴趣,当然,之后我也会拿出更多的筹码让我的话更有信服力。”

      哈利便没有再试图劝些什么了,两方的态度都很明确,合作归合作,交心归交心,只有他尴尴尬尬地夹在中间,做着能好好相处的美梦。

      救世主无奈笑笑,抬头却又对上了金发小少爷欲言又止的目光。

      “怎么了?”

      “嗯……”德拉科颇为纠结地理了理自己的睡衣领子,“这个可以先放一放,还有一件事,我想我得告诉你,然后,再对你道个歉?”

      哈利惊悚了!彻彻底底地惊悚了!

      戈德里克啊!他是不是疯了,他听到了什么,德拉科马尔福要跟他道歉!虽然是不怎么情愿的疑问语气,但这是道歉啊!

      难不成马尔福患了什么绝症已经活不久了!还是中了伏地魔的诅咒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对!一定是这样。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所以他才会想和我道歉忏悔然后握着我的手静静合上双眼再说一句“来世再见”!

      自顾自脑补了一通“才刚刚在一起就要面临生离死别”的虐心大戏,绿眼睛救世主都快哭了,凄凄惨惨地哽咽一句:“你不要做傻事,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陪着你的!”

      德拉科:???

      人少爷难得涌.出来的那么些愧疚立刻就在这副“小脑偏瘫”的表情中烟消云散了。

      玛德智障。

      “你正常一点,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在密林里是怎么救你的。”德拉科心累。

      “嗯呜呜呜——”幸亏不是刚恋爱就丧偶,OOC竟恐怖如斯!

      把满脑子的糟心玩意屏蔽,德拉科酝酿一番措辞,就把用伏地魔的魂器魂片拯救哈利的全部过程告诉了正主。

      从一开始的茫然惊愕,到后来的眉头紧锁,等哈利听完所有后已经平静了下来,他只是问:“所以,我现在体内也有伏地魔的魂片?”

      “是的。”

      “可我并没有感觉有什么在吞噬我的灵魂,或者出现神智不清的情况啊?”哈利回想了一下自己从密林出来后的身体状况,发出了关键疑问。

      “我也不知道,”德拉科有些烦躁地揉了揉太阳穴,“也许是你只是吸收了几个小魂片,而蛇哈是一下就吞噬了伏地魔的主体灵魂。”

      “好吧……”救世主缓缓道,“我会把这件事告诉凤凰社,毕竟谁也说不准这会有什么后果。”

      “随你的便。”

      之后又是一段沉默,沉默到德拉科几乎都要受不了赶人离开的时候,哈利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还有些说不出来的纵容得意:“既然你都不关心凤凰社的想法,那么你又在怕什么呢,德拉科?”

      不是“马尔福”而是“德拉科”。

      德拉科在怕什么呢?这样一个高傲到不在意任何眼光的人会怕什么呢?

      他在怕哈利波特。

      人不可能绝对公正,至少德拉科在和哈利波特产生这么一段纠缠认清自己心意前,他对伏地魔是没多大恨意的,准确说来是有点又怕又敬。可一颗心一旦偏向了救世主,连带着对事物的看法也悄然改变。

      他试着从哈利的角度去看伏地魔,除了仇恨还是仇恨。

      那是毁了哈利一辈子的仇恨。

      所以德拉科才没敢一开始告诉哈利自己是用什么方法救下他的命,所以德拉科怕哈利因此厌恶。

      厌恶拥有伏地魔灵魂的自己,厌恶未经允许就把伏地魔的灵魂强加在他身上的德拉科。

      这种情绪很烦,但却不能不在意。

      他本不应该害怕,可真把一切都明明白白交代后,仍是不可避免的丧气。

      “抱歉,我……”

      我也没有办法。

      我只能这样做。

      我觉得这是最好的选择。

      ……

      “……我不想看着你死在我眼前。”

      万般理由,都敌不过一心不愿不舍。他只是不想看着哈利波特死在眼前。

      救世主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放下茶杯,然后笑了。

      如同过往所有没有阴霾、温暖耀眼的笑。

      “可能要说服赫敏罗恩他们会有些困难,但是不管怎样,我都不会怪你,而且还要谢谢你,德拉科。”

      因为当我从死亡边际挣扎回来,再次看到这个人间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并不能那么从容地面对死亡。

      这人间有太多我爱的和我爱的,我还没准备好就这么死去。

      不就是伏地魔吗?他夺走的东西已经够多了,也时候,该找回来了。

      ……

      *

      是夜,整个城市都陷入安睡,本该隐藏的格里莫广场前又迎来了一位客人。

      他的踏着浓郁的黑暗,或者说他本身就是极致黑暗的代表,因此便能将整个监测法阵都融入暗夜,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察觉。

      他的黑袍破开了风,惨淡月光朦朦胧胧地打下,映出一双泛着血红的绿眼睛。

      “格里莫广场啊……”来自斯莱特林的救世主语气有些莫测。

      说实话,在他原本的计划里是没有这个地点的,因为无论在哪个时空,小天狼星都是他最不愿面对的人之一。

      ——直到离开原本时空的那一刻,他都没想好要怎么面对的教父。

      三年级时他捉住了小矮星,知道了自己父母当年死去的真相,也替小天狼星洗清了冤屈,但和外界的猜测截然相反,面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教父,已经习惯斯莱特林生活方式的哈利除了茫然还是茫然。

      “亲情”这个词从来就没给他带来什么好印象——“父母”代表“死亡”,“姨父姨妈”代表“虐.待”,那么教父又会代表什么呢?

      哈利不敢去想,所以选择逃避。

      小天狼星看出了他的逃避,这位来自格兰芬多的前风流院草面对自己教子的疏离也不知所措,俩个人大眼瞪小眼,到最后只能维持着一段颇为尴尬的亲情。

      “哈利……最近过得怎么样?”

      “嗯,还不错。”

      “哦,还不错啊………”

      亲近不足,陌生不至。

      可哈利把什么都算清楚了,却没想到最后在一片反对质疑声里,只有小天狼星完全支持他“穿梭时空”的计划……

      “哈利,我很抱歉在你最需要关怀的时候我缺席了长辈的位置,但是我希望你知道,我是你的教父,我爱你,我也相信你,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支持你。”

      属于长辈的宽厚手掌搭在肩上,哈利在小天狼星期盼的目光里死死咬着嘴唇,眼神颤抖,却最终还是消失在了时空穿梭的光芒。

      他想,也许他那个时候不该这么沉默,至少,至少,心甘情愿地叫一声“教父”……

      然而再多的“后悔”也只是“后悔”,一味沉溺在遗憾的情绪,对他现在的计划没有半点帮助。

      哈利拿出一张字条,狠狠压下了眼底剧烈的情绪。

      这张字条是他上回从那个洞窟里得到的,说来也是奇怪,当他进入那个洞窟后不知怎么地昏了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酸痛,就像被大象踩过……

      找不到缘由,他就当是自己力量失控导致的发狂,擦擦唇上不知道怎么被磕出的鲜血就立刻去找此行的目的——

      斯莱特林的挂坠盒。

      这是吞噬伏地魔的灵魂后,一同继承过来的记忆。

      但哈利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洞窟里放着的是一个假的挂坠盒,打开一看,里面只有一张署名为“R.A.B”的遗书。

      *

      To the Dark Lord,

      Iknow I will be dead long before you read this. But I want you to know that it was I who discovered your secret. I have stolen the real horcrux and intend to destroy it as soon as I can. If acedeathin thevl hope that when you meet your match you will be mortaloncemore.\"

      R.A.B.

      “致黑魔王:

      “我知道当你读到这封信时,我已经死了,但是我想让你知道:是我发现了你的这个秘密,我已经拿走了真的魂器并将它尽快销毁。

      我甘冒一死,为你遇到命中对手时只是个血肉之躯的凡人。”

      R.A.B.

      *

      哈利并不知道“R.A.B”是谁,但是通过溯源魔法一直追踪到格里莫广场的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

      那是雷古勒斯·阿克图勒斯·布莱克。

      小天狼星·布莱克的弟弟,凭一己之力调换魂器,却至死都被自己的哥哥误解的一个食死徒。

      哈利承认他犹豫了,如果按照他原本的计划,此刻最稳妥的做法应该是暗中调查,尽快找到真的挂坠盒后再把德拉科抓起来威胁狮哈融合魂片——虽然粗暴,但却是最简单稳妥的方案,毕竟他也是真的有这个实力……

      只不过,要真这样做了,那狮哈他们肯定就没时间去证明雷古勒斯的清白了。

      纸条在手指间摩挲,哈利很轻易就看穿了格里莫广场的伪装,他可以看到这个时空凤凰社的成员在深夜研讨作战方案顺便唾骂食死徒,他可以看看到小天狼星和克利切为了布莱克家族的一贯信仰传统吵得不可开交,期间偶有提及“雷古勒斯”也是十足的嘲讽。

      ……

      小天狼星伸出一个手指,指了指家谱图最下面的一个名字:雷古勒斯·布莱克。在出生日期后面有一个死亡日期。

      “他比我小,”小天狼星说,“不断地有人提醒我,他这个儿子比我强得多。”

      “可是他死了。”有凤凰社成员说。

      “是啊,”小天狼星说,“愚蠢的白.痴!他加入了食死徒的行列。哦对了,他还是被伏地魔杀害的。或者,更有可能是在伏地魔的指使下被害的。我怀疑雷古勒斯还没有那么重要,需要伏地魔亲手去于掉他。从他死后我了解的情况看,他已经陷得很深,然后他对别人要他做的事情感到恐惧就想退出。唉,你不可能向伏地魔递一份辞职报告就算完事。要么卖命终身,要么死路一条。”

      克利切尖叫一声终于愤怒地跑掉了。

      ……

      力量足够强大的时候,眼中的世界都会不一样,哈利此刻的确看到了太多太多,以至于内心竟然还有一丝说不出的悲哀。

      最终纸条又被塞回了挂坠盒,连同这个盒子一起被送去了迟早会被人们发现的地方。

      没事,只不过多耽误一会时间就好,毕竟,他是真的有些难过。

      再次披上斗篷回到食死徒的据点,哈利刚一坐下就立刻有人来汇报。

      “主人……”一个面容憔悴眼神疯狂的女人咬着牙说,“您交给我的东西……不见了……”

      那是伏地魔曾经最信任的手下之一——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

      哈利冒充伏地魔把她从阿兹卡班救出也只是为了从贝拉手里拿到魂器之一,赫奇帕奇的金杯。

      可现在贝拉却告诉他金杯不见了?

      阴冷的气息瞬间席卷的所有食死徒,每个人都匍匐在地瑟瑟发抖,他们只知道自从“黑魔王”披上斗篷后力量就一天比一天强大,脾气也一天比一天无常。

      “主人!”贝拉忍着剧痛尖叫,“我一定会用尽一切办法找回您的东西!”

      哈利冷笑一声,反而冷静下来了。

      斯莱特林的挂坠盒,赫奇帕奇的金杯。俩个魂器的接连失控终于让他意识到一件事——

      这场原本由他全盘操控的棋局,似乎在某个时候悄然多出了另一个棋手。

      这种脱轨的感觉,真的很糟糕啊。

      被关在牢房里的伏地魔突然背后一凉,这位正牌黑魔王有预感,他今晚注定难逃一揍……

      与此同时,从古灵阁里拿出金杯的某人正匆忙穿行在夜色,缠在他手腕上的蛇怪不断哀哀哭诉——

      “少爷,算我求您体谅体谅我几万岁的老人家好不好,时空法则不是那么好抵抗的,你的存在越是被人明显察觉就越容易被时空发现你‘偷渡’的身份啊,我就只能维持这么一次的逆转了,你悠着点啊!”

      德拉科捂了捂脸上有些松动的银面具,逆着风吐出的句子有些破碎——

      “我知道……但我一定,会让所有人都活下来……”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