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8、帝鬼血煞 ...

  •   都说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就算帝如来是个佛修,也改变不了他性别为男的事实。所有的悲剧都来源于乐乐一句可怜兮兮的,阿鬼~
      然后帝如来就像打翻了什么醋坛子,他说,明明帝鬼两相为一体,为何乐乐你唯有对鬼相才比如亲昵的称呼阿鬼?对于帝相却是生疏的帝如来???
      乐乐:……???听听这是人话吗!这双标的,帝如来自己都说了帝鬼本一体,那还计较那个称呼做什么????
      “啊???”乐乐显然神志混沌,这么漏洞百出的话都没反应过来“阿尘……”
      “了尘依旧属于鬼如来,乐乐。”帝如来轻笑一声“既然你那么想念鬼如来,那让他陪你可好?”说完鬼相蓦然显现差点刺激的乐乐要哭了“不是说好了不让鬼相出来吗?”
      “你与帝相看来相处的很好。”鬼如来沉声道:“为何不允鬼相出现?”鬼如来的表情有些危险“是吾碍眼了吗?”
      乐乐:……不不不,是我碍眼了“没有,是我太傻,是我碍眼了。”乐乐报复性的一口咬在鬼如来的脖子上“你们今天是要玩死我吗?”
      鬼如来愉悦接受了这个小情趣道:“怎么会呢?乐乐,你是吾之珍宝。”
      “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就是这么对待珍宝吗?”乐乐声泪俱下的控诉道。
      鬼如来看着可怜又可爱的乐乐,他低头吻去乐乐的泪痕“珍宝自然是适合被捧在手心好好疼爱。”
      乐乐:……
      等鬼如来折腾够了,乐乐本以为这事就这么揭过去了,谁知鬼如来依旧低语道:“鬼相与帝相你更爱哪个?”
      已经陷入半沉睡状态的乐乐被鬼相折腾怕了,随口说道:“当然是你阿鬼。”
      然后她的余光看到了金闪闪的帝相,药丸!!!!当然帝相不像鬼相那般狂野,但他也是个小心眼的男人!乐乐这次真的哭了“你们太过分了!!!来来回回的刷我有意思吗?你再敢离开,明天我就去端木燹龙那里!!!”
      帝如来知道有些过火了,他温和道:“帝如来不会离开的。”
      乐乐松了口气,只是她还是高兴的太早了。下一刻,眼前庄严的如来法相变换成了她只见过一次的血煞如来,半庄严半罪愆的法相呈现阴阳迸裂之态,明明是一个人,她却有种被鬼如来与帝如来一起注视的错觉。
      乐乐见状直接不干了,她起身欲走,却被血煞如来一把拉入怀中“你去哪里?”
      “老娘不干了!!!!我要走!!!去找小鲜肉!!!小奶狗!!!”
      “那可不行。”血刹如来轻而易举的禁锢!了乐乐的动作“吾爱,吾是在帮你提升功体。”
      “我不想提升功体了!!!我就想坐一只快乐的咸鱼不行吗?”乐乐干脆破罐子破摔,见血刹如来丝毫不肯松口的表情,她试探道:“我觉得可以了。”
      “不,你想的,乐乐。”血刹如来并不想放乐乐干休“苦境危机四伏,靠你的法宝与法力终究是如镜花水月一般。”
      “唐无言和唐无乐还在云谷雷峰做客,给我留点面子行吗?”乐乐含泪控诉道。
      “哈。”
      于是乐乐被迫过上了对外说辞的风寒养病生活,这次之后,帝如来倒也没有太过分,唉,怎么办?自己选的情缘,当然得自己受着啊。
      不过帝如来强势回归云谷雷峰,并转修欢喜禅的事情,还是引起了佛门的一阵骚动,三大源流之一的创立者,代表惩戒破戒僧的帝如来,居然转修了欢喜禅,这能不让人多想吗!
      一时间小可怜楼至韦驮有帝如来分担压力,倒也轻松了几分。只是针对楼至韦驮的行动,却一直没有消停,帝如来虽说是个佛修,受楼至韦驮指点之恩,可佛乡和楼至韦驮做的也的确不地道,甚至差点害了优昙,因此,帝如来对于佛乡的动作和楼至韦驮的遭遇,一直都是观望态度,若楼至韦驮有难,他愿意拉他一把,但再多的就没有了。如今楼至韦驮走的路,就如同当初千夫所指的帝如来一般。
      不过很可惜,佛乡的态度让帝如来与楼至韦驮失望,楼至韦驮自从失忆以来,一直饱受江湖诟病,特别是楼至韦驮杀人造墙一事更是传的沸沸扬扬,帝如来和乐乐也是有所耳闻。
      如今楼至韦驮找到了证人,中阴界的宙王要在忏罪之墙面前自证清白,帝如来和乐乐总有种不好的预感“我觉得宙王不像那么热心的人。”
      帝如来亦有同感,为了防止变数,两人离开了云谷雷峰,前往忏罪之墙一观。
      在忏罪之墙,宙王极力引诱楼至韦驮在罪墙面前告忏,而楼至韦驮为了证明自身清白亦是赞同。
      听得帝如来一阵愤怒“三身果报自凡根,六界因缘无了痕。善逝从来非本相,枯荣生灭尽空门。佛友,楼至韦驮不能告忏!!!”
      帝如来这个变数,让宙王原本运筹帷幄的场面出现了意外的变局“云谷雷峰佛首帝如来???楼至韦驮为何不能告忏?”佛乡审坐有些不解。
      “让我来告诉你们,因为这忏罪之墙的确是楼至韦驮所建!”乐乐掷地有声道:“但他建罪墙却是为了防止生灵涂炭。
      这是一个失落在苦境所有人记忆中的历史,很久之前有个残忍弑杀的厉族……”在乐乐的这个故事里,楼至韦驮的确杀人造墙,却是为了铲除一个为祸天下的祸患不得已而为之。
      忽然宙王阴□□:“好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但是孤这里还有一个版本,那就是楼至韦驮破戒生子,佛身诞魔,为了掩饰丑闻,与中阴界交易,孤王帮他收留魔子,而他也引渡红潮入苦境半日,他杀人造墙也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
      一个清高的佛者,忽然有了瑕疵,是为守护苍生还是为一己私欲,两派争执不休,这个时候乐乐慢慢悠悠的拿出了一个留影石“就放着你当狗呢,诸位这是我当初入中阴界的影像。”
      众人听着宙王与现在截然不同的说辞,不由得疑虑更重“宙王,你作何解释?”
      “哼,当初孤有求于人,这个女人又能为诡异,身后是四境佛宗战斗之首帝如来,孤王只能暂时稳住她。”宙王这瞎话是张嘴就来,不得不说玩政治的就是心黑。
      “宙王可是异境人,别忘了苦境地大物博,谁知道宙王有没有问鼎中原的心思,他的话不足为信。”乐乐忍不住怼道:“虽然我不喜欢楼至韦驮,但你们也不能瞎成这样。是相信自己人,还是相信外人,想必佛乡自有决断。”
      这时帝如来亦开口道:“罪墙一旦倒塌,那罪墙后的噬人红潮就是殃及整个苦境,帝如来相信佛友清白,佛门修者不允奸邪之人诬陷诽谤!!!”
      楼至韦驮:……不是,这两方人就认定了罪墙是他的杰作了是吗?不过楼至韦驮到底是分的清轻重的,没有再提告忏的想法。
      “嗯?佛身诞魔证据确凿,罪墙亦是楼至韦驮的负业法门。”佛乡审坐说道:“楼至韦驮,你还不认罪吗?”说完一掌打向猝不及防的楼至韦驮,却被帝如来拦了下来,不赞同道:“事实究竟如何,尚未清晰,佛友是否太过急躁了?”
      审坐冷哼一声:“佛身诞魔终究是无法掩盖的事情,就算是佛首也不可插手佛乡清理门户。”
      “事实尚未清晰,帝如来决不允许有佛者蒙不白之冤。吾之立场,亦为云谷雷峰立场,楼至韦驮佛友佛心未失,帝如来愿意相信佛友。”帝如来难得强势对上佛乡与中阴界,不让半步,最终,楼至韦驮被帝如来带回了云谷雷峰。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12-23 19:30:12~2020-12-29 07:53:3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不群之芳1 100瓶;絮飘飞 20瓶;星曜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