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7、第 57 章 ...

  •   长安城外,司靖站在山坡上,眺望着山下鳞次栉比的屋檐,一个身穿黑色短打的男子突然出现,弯着腰双手奉上一张纸条,司靖接过,此人便一下消失不见。

      打开纸条,司靖冷笑一声:“果然如此。”

      只见纸条上写着十二个大字:元旦之日,马家院落,武林大会。

      司靖把纸条碾成粉末,松手招来属下,双手负于身后:“传令下去,今夜戌时三刻,包围马府,所有人,格杀勿论!”

      “是!”

      司靖虽然病弱,但穿得单薄,似乎完全感觉不到冬季的寒冷,他看着长安城,衣袖猎猎,周身气势充满势在必得。

      很快这里便没有武林了,云尧心书也只能是他的。

      ----------

      马府的怒吼被一个古怪、带着醉意的声音打断了:“嘿嘿,和尚我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叶迎秋一惊,他完全没有感觉到附近还有一个人,不过光听声音他已经知道是谁了。

      果然

      假和尚从墙上一跃而下,醉醺醺踩了两步,“怎么开武林大会,杀廷狗没人通知我?”

      马梦成对这个和尚有印象,叶迎秋救叶正然之时,此人凭一己之力,替叶迎秋挡住了几个门派高手的联手进攻。

      马梦成深知此人武功了得,行事不似普通和尚,难知深浅,面上十分恭敬:“这位大师,少林寺已经宣布闭门不理江湖事宜,不知大师现身所谓何事?”

      假和尚醉醺醺地走到虚尘身边:“少林寺的事关我假和尚屁事,我是来找我徒弟的。”

      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虚尘身上,少林寺出了个败类,天下皆知。

      败类不仅为了个男人堕出师门,更是为了个男人不遵礼法,罔顾纲常,与寺中长辈动手,就在刚刚,还不知羞的在大庭广众之下和叶迎秋亲吻,眼中简直丝毫没有礼俗的存在。

      “我说少林寺怎么出了个惊世骇俗的东西,为了个男人叛出师门,原来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两个师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假和尚定睛看去,是个平淡无奇的年轻人说的话,气不打一处来,撸袖子作势就要去打他:
      “嘿,你个小东西,骂无渡就算了,你骂我徒弟做什么!?”

      马梦成见状,立刻起身制止假和尚,拦在他身前:“大师勿恼,年轻人不懂事乱说话,说教说教就行了,切莫动气。”

      假和尚在气头上,用力与马梦成暗中较劲,想推开他:“打了就懂事了!”

      马梦成头上出了薄汗:“大师,给马某一个面子,我来替你教训。”

      假和尚刚才酒劲儿上来,听不得有人说他徒弟,和马梦成对峙一会儿,清醒过来,卸力退后一步:“好,假和尚我就卖你这个面子。”

      马梦成松了一口气,若是他们在武林大会上闹起来,想打就打想骂就骂,岂不是显得他这个武林盟主很没有威信,这样他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说话?

      马梦成横目怒视说话的年轻人,又是他,那个坐后排的无名小卒。

      “是你自己向大师和虚尘兄弟道歉还是捉你过来跪下道歉!”

      年轻人原本以为自己说出来会有很多人应和他,这样他便能大出风头,可没想到不仅没出风头,还被武林盟主如此怒吼,连续两次都是如此。

      年轻人终于真的慌了,但大庭广众之下面子尽失,道歉的样子十分扭曲:“…是小子冒犯,胡乱说话,望前辈和虚尘兄弟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小子。”

      假和尚哼了一声:“我徒弟原谅你我就原谅你。”

      年轻人看马梦成一脸怒容,座下的人满脸冷漠,牙一咬头压得更低:“望虚尘兄弟原谅。”

      虚尘完全没有将此人的话放在心上,闻言也只是单手立掌:“无碍,贫僧并未生气。”

      马梦成立刻变脸,哈哈大笑:“虚尘师父宽宏大量,还不道谢坐下。”

      年轻人太阳穴青筋暴起:“多谢。”神色隐在衣袖之下坐下了。

      马梦成的薄汗被风吹干,他站在众人中心到:“此次武林大会以防被朝廷中人发现,皆是马某派府上之人暗中通知各派,待一月七日,马某会放出消息,说武林大会届时会在本府举行,朝廷定不会放过一举剿灭我们的机会,到时候我们埋伏在后,司武门一到,让他有来无回!”

      堂上一片应和。

      谢玉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人群情激愤,小心翼翼点了点叶迎秋的肩膀:“叶大侠,现在我相信你是真的大侠了,这些人真可怕。”

      叶迎秋斜眼问他:“怎么,我以前在你眼里不是大侠?”

      “哈哈。”谢玉干笑两声,“是,怎么可能不是?”

      在他人眼中,叶迎秋确实算不上是传统的大侠。

      大侠,潇洒多情,有家国情怀,美人配英雄。

      叶迎秋,潇洒勉强算得上,但多情就说不上了,十几年的人生,他也就只对虚尘一个人动了心,所以也就说不上什么美人配英雄了。

      家国情怀也就勉强靠个边,若是游历时家与国恰好需要他,定是义不容辞,但他没有什么远大抱负,不会以家国为目标,他唯一想的只有寻一知己,潇潇洒洒,快意江湖而已。

      叶迎秋和虚尘一行人被安排在了马家后院的西厢房,叶迎秋把假和尚拉进他的房间,第一个动作便是抢了他的酒,痛痛快快喝了一口。

      假和尚着急,围着他转:“好了好了,别喝了,这酒我求了龙搏好久他才给我,别浪费了。”

      叶迎秋心满意足喟叹一声,把酒壶甩给假和尚,兀自坐下:“假和尚你怎么来了,圣女…虚尘的娘最近怎么样?”

      假和尚张开嘴扬起酒壶,上下晃了一晃,一滴酒都没有漏出来。

      好家伙,叶迎秋一口气把酒喝完了。

      假和尚喝不着酒,心里烦闷,噗通一声把酒壶放在桌子上,气耸耸地坐下:“过得好的很,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叶迎秋知道假和尚虽然喝不着酒心里恼火,但不会拿虚尘的娘开玩笑,闻言放心了许多。

      “你怎么来了?”

      假和尚一只眼睛睁开,一只眼睛闭上,眉毛一起,瞅着叶迎秋:“酒,否则不说!”

      有人敲门,敲了三下,门应声推开,虚尘来了。

      假和尚鼻子在空中抽了一抽,猫着腰顺着味道走到虚尘手边,抬手就去拿虚尘手上的酒。

      虚尘把酒给假和尚,坐到叶迎秋身侧,叶迎秋抬手:“我的呢?”

      “饮酒伤身。”

      “嗯?”叶迎秋看坐在对面喝酒的假和尚,“那你就不怕伤你师父的身了?”

      虚尘:“有些事只有酒才能让师父告诉我们。”

      假和尚一抹嘴巴,打了个酒嗝嘿嘿一笑:“看来还是我徒弟了解我,你看你这来得正及时,飞天小子正问我话呢。”

      “既然喝到酒了就回答刚才的问题,否则…”叶迎秋偷袭,去抢假和尚的酒,“我就抢你的酒,让你不能痛痛快快喝酒。”

      假和尚往身侧一闪,保住了酒壶:“噢哟,好险,还好我手快,不然好酒就被你这小子糟蹋了。”

      假和尚抱着酒壶道,“我来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圣女她隐藏得很好,生活安逸,我在反而成拖累了,我可不想成个累赘。”假和尚说到这里居然有一点点委屈。

      “其二是我不放心你们,就想来找你们,”假和尚看着他们两个,“出来就听说武林大会的事情,我猜你们一定会来,就先等着你们再现身,没想到那么巧,刚躲没多久你们就到了。”

      假和尚看了眼门,压低声音问,“你们有什么计划吗?”

      叶迎秋哦了一声:“前辈怎么知道我们有计划?”

      “你这不是废话吗,没计划你们来干什么,上门被杀吗?”假和尚的声音增大,想着不能让别人听见,又压低了声音,“快告诉我你们和那个马梦成打算做什么?”

  •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补昨天的,字数有点少……
    明天六千字大长章!!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