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虚尘右手手腕一转,腕骨与剑面相撞,发出玎珰一声,剑意与拳风呼啸,吹起虚尘衣袖,露出精壮的手臂。左脚脚心抵住假和尚重拳,假和尚脚呈弓步冲拳,后脚处泥土凹陷足有一指那么深,四周全是裂缝!

      叶迎秋剑身回转,瞬间入鞘:“金刚罗汉拳?”

      虚尘收回拳脚,双手合十,锋芒毕收:“正是。”

      金刚拳的力道顺着剑打入叶迎秋手臂,叶迎秋的手隐在宽大的广袖中,微微颤抖:“果然名不虚传。”

      假和尚步伐凌乱,毫无章法,拍着虚尘的臂膀,一副醉醺醺的样态:“嘿嘿,那是我教的好。”

      “嗯?可是据晚辈所知,虚尘的师父是正任少林寺方丈的无渡大师。”叶迎秋知道少林寺有许多深藏不露的高手,但是像假和尚这样离经叛道的怕是难见。

      “嗐,就无渡那点佛心,怎么可能教出虚尘这么优秀的弟子?”语气颇为看不上无渡。假和尚翻身骑上游走过来的白马,“那个…飞仙小子!”

      “晚辈姓叶名迎秋。”不过叶迎秋还是很喜欢假和尚叫他飞仙。

      “带我去洛阳城买酒。”说完夹紧马肚,往后一躺,竟是打起了鼾,睡着了!

      果真是一奇人。叶迎秋看向虚尘:“只剩一匹马了。”叶迎秋这个人,说话天生带着一股潇洒,简单的一句话都能说出万物乃身外之物的味道。

      虚尘拇指掐住无名指放入嘴中抵住牙关,发出一声口哨,远处自相娱乐的马儿便跑过来,甩着尾巴背对假和尚。

      虚尘顺着马的额头往下摸,安抚马的焦躁:“你坐吧,我牵马带你。”

      叶迎秋毫不客气,翻身上马,提起葫芦酒壶就喝:“虚尘,假和尚真是你师父?”

      虚尘牵着黑马,白马不知是有灵性,还是被假和尚夹着马肚子命令,自动跟在黑马身侧,随他们朝前走。

      “是我师父,但假和尚从不让我叫他师父。我从懂事起住到茅草屋后,白日受师父的教导,晚间就受假和尚教导。”

      “你没问他为什么教你?”
      虚尘隔着叶迎秋看睡得不省人事的假和尚,道:“他说自己这身武学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若不找个人教了,何其可惜。”

      叶迎秋顺着虚尘的眼神看假和尚红通通的脸:“假和尚倒是挺看得起自己,若他不是吹牛,那就是真的有本事了。”叶迎秋回头看牵马的虚尘,“他有教过你什么与无渡师父不同的东西吗?”

      “没有。”

      “没有?醉拳也没有?”

      “没有。”虚尘想起假和尚说他尚未醉过,学醉拳为时尚早。

      但出家人戒酒,他要如何才能醉?

      听虚尘这么一说,叶迎秋更觉得假和尚是有真本事了:“有趣,真是有趣。”

      普天之下无二置,四海之内无并雄,昔年则天皇帝——武则天称洛阳为神都,除却政治因素,也可见其繁华。

      真真是当春天地争奢华,洛阳园苑尤纷拏。

      可惜正值战事,洛阳城北望黄河,受到战争影响,失去了往日的活力,城外一片哀声载道,路有饿死骨随处可见。

      虚尘每每看到,都要亲手埋葬尸骨,念上半天的《地藏菩萨本愿经》,若是看见尸骨持有与佛家信仰有关的东西,就念《阿弥陀经》或《无量心经》。

      由是一天之内就能到的洛阳城拖成了七天才到城下,虽然时值战事,但政权尚未改朝换代,把政者信奉佛教且佛教本身就有很多信徒,城门守城士卒看见虚尘是出家人,不由十分尊敬。

      士卒检查虚尘的通关文牒,问:“小师父进城做什么?”

      十八年来未尝有一步离开少林,虚尘被问到时有一瞬间的迷茫。

      是啊,他来洛阳做什么?只是带假和尚来买酒吗?

      叶迎秋已经过了检查,靠在一瘦高枯木桩前等他,满头乌发仅用一白玉簪绾着,荡下的青丝铺满后背与前胸,衣衫未拉拢,开口至腰带,姿态随意,酒不离身,竟有几分魏晋风骨。

      虚尘想,跟着叶迎秋也许就能知道为什么自己想从少林出来的原因。至此,脑海里出现这样的理由来搪塞士卒,虚尘双手合十:“…阿弥陀佛,贫僧到洛阳城历练。”

      士卒将通关文牒还给虚尘,善意提醒:“小师父是初次下山门吧?”

      虚尘一愣:“…是。”

      “那你可要注意,城内有些刁民利用和尚心善,不愿为难众生的善心,专挑和尚下手,抢衣服、抢盘缠,有些胆大包天的甚至还敢杀和尚、吃人肉。”

      虚尘全身上下只带了几件换洗的衣服,是没有盘缠的,来的路上都是化缘,若化不到缘,便替人家念经,换些粗茶淡水果腹。

      被士卒提醒也是淡然一笑:“古有佛祖割肉喂鹰,终得大成,今日我只是丢失少许身外之物便能救人,何乐而不为?况且我身上也没什么好抢的,若是想要这具肉身拿去便是。”若真是这样,也只能说明他与叶迎秋的缘分就到这里了。

      士卒虽然见过不少和尚,但还是第一次遇到心胸如此豁达,气质如此淡然的和尚,不由得生出几分怜悯,像这种和尚,往往死得最快。

      他也不再提醒,侧身让行:“小师父慢走。”

      虚尘牵着马进城,叶迎秋路上买的酒都喝完了,他朝虚尘晃晃酒壶:“没了,等假和尚过来,向他讨点酒喝。”

      虚尘这才望向假和尚,假和尚依然瘫在马背上,马有灵性,自己向前走。守城士卒检查假和尚时用衣袖捂住口鼻,从假和尚怀里搜出通关文牒,再给他放回去。白马晃晃悠悠向他们走过来。

      一进城,假和尚就像被打开了开关,猛地在马上直起腰背,噘着嘴,鼻子左边闻闻,右边闻闻,不知闻出个什么味道,走近时虚尘听见他说:“香,实在是香!”

      假和尚倏地睁开眼睛,眼冒精光,欣喜若狂,从马上纵身往上一跃,跳至眼前屋檐,刷地一下就不见了,只在空气中留下一句话:“小子,记得闻着酒香来找我!”

      叶迎秋在空中闻了闻,然而只闻到了尘土和人气,摇着头看着虚尘道:“看来在酒一道,我的确不如假和尚。”

      虚尘一笑:“假和尚他嗜酒如命,喝酒如喝水,不必介怀。”

      叶迎秋摸着白马的额头:“这匹马被假和尚霸占许久,腿上身上脏兮兮的,今天终于回到我手了,虚尘,走,给马儿洗澡。”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动力提出错误~
    希望看文的客官们点个收藏、多多留言、指出错误,我一定会改哒
    作者动力满满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