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回 ...

  •   永泰八年,一场秋雨一场寒。
      
      长安城外十里的骊山,放眼望去水雾缭绕,泼洒一地寂寥。半山腰的普安寺依旧香火鼎盛,香客们冒着寒凉的雨丝,顶着蓑衣和小伞进进出出。
      
      大雄宝殿内,顾菁菁站在悲天悯人的释迦摩尼像前,出神凝视着那庄严法相。
      
      她今日穿着藕荷色绞丝厚帛襦裙,外罩蜜色披风,颈边一圈裘毛衬得小脸秀艳无双,珠钗云鬓,好生娇丽模样。
      
      有两位上完香的妇人认出她,躲在殿外窃窃私语。
      
      “那不是顾家二娘子吗?”
      
      “还真是,啧,生得愈发出挑了。”
      
      “这模样随她娘,可惜身骨不正,有人看到她勾搭上了摄政王……”
      
      水桃守在殿外,听到这些混账话恨不得扑上去撕烂她们的嘴。可惜佛祖面前不好撒野,她只能将手里的油纸伞狠狠甩出去,上面沾着的雨水全都洒在了两位妇人身上。
      
      衣裳被溅湿,两位妇人“哎呦”一声,接连后退。
      
      水桃凶神恶煞地瞪着她们,低声叱道:“佛门净地,你们还在这嚼舌根,不怕被雷劈吗?”
      
      长安顾家是个高门,家主顾霆之时任吏部尚书,掌着诸多官员的命脉。叔伯族人在朝中皆有官职,最不济也是个六品。两位妇人自知多言,不敢与其争辩,撑开伞走进了雨帘。
      
      顾菁菁听到动静,回眸看她们一眼,随后扭正头,跪在蒲团上诚敬叩拜。
      
      身穿袈裟的住持轻敲三下金钵,绵延的脆音仿佛净化着她污浊的魂魄。
      
      她双手合十,乌亮的眸子载满期盼,细声念叨:“信女顾菁菁在下,祈求佛祖保佑父亲和弟弟平安顺遂,保佑信女远离元襄,还信女一个清静。”
      
      参拜完,她捐了许多香火钱,又听住持一番宽慰,这才离开普安寺。
      
      远处层叠的山峦隐在云雾中若隐若现,盘山的台阶被雨水淋着,格外湿滑。
      
      水桃一手撑伞,一手搀着顾菁菁,温声道:“娘子,方才那俩长舌妇的话,您可千万别往心里去。”
      
      顾菁菁睇着山下,湿漉漉的眼睫轻轻一颤,“这样的话也不是听到第一次了,我才没功夫搭理她们。”
      
      饶是答的轻巧,水桃却心知肚明,自家娘子还是难过的。这一年娘子吃了太多苦,唯有她这个婢子知晓其中光景。
      
      她出言宽慰:“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咱们再忍忍。奴婢打探过,摄政王又得了几位妙人,最近肯定没功夫前来叨扰,娘子可以安稳的歇一段时间了。”
      
      “但愿吧。”顾菁菁乜她,眉眼间终于有了温柔笑意,“听闻西市新开了一家水粉铺子,里面有不少外邦货,咱们去那看看吧。”
      
      水桃雀跃点头,“奴婢陪娘子去。”
      
      殊不知刚走到山下,就见摄政王的心腹宁斌守在她们的马车前,穿着皂色圆领袍,腰挎弯刀,一副练家子的模样。
      
      顾菁菁立时顿住步子,呼吸紧跟着一点点沉下来,还没消停几天,这人又出现了。
      
      水桃下意识地护在她身前,眼神充满了戒备。
      
      “顾娘子。”宁斌前跨几步,施施然行礼,“我们爷请您到汇江楼一聚。”
      
      听到老地方,顾菁菁心凉似冰,临时抱佛脚果真没用,怕什么来什么。
      
      逃是逃不掉了,她轻咬嘴唇,眸中光影泯灭,“我知道了,待我回去梳洗一番。”
      
      “我们爷请娘子即刻就去。”
      
      宁斌伸手一比,顾菁菁无可奈何,只得随水桃上了自家的马车。
      
      赶车的马夫和扈从范七郎都是她娘留下的贴己人,见惯了这一幕,不用她吩咐便老老实实跟在宁斌后头,一行人顺着宽敞的道路往长安城行进。
      
      顾菁菁在马车内正襟危坐,想到即将见到摄政王,眉眼间蕴起浓浓的雨恨云愁。
      
      自从看了不该看的一幕,她便坠入了黑色深渊,从高门贵女沦为元襄手里的卑贱玩物,而这一切都要从永泰五年说起——
      
      那年她刚及笄,住在靖州外祖家。
      
      恰逢七巧节,她跟友人约好在酒楼相会,可她走错厢房,立时看到了让她震惊的一幕。高大的男子一刀斩了旁人首级,如同削泥一般,带血的脑袋骨碌碌滚到她脚下,死不瞑目。
      
      而丧命之人她在祖父家宴上见过,正是靖州知府。
      
      凶手生得极为英俊,行事却像罗刹一样狠戾,不由分说将她拖进厢房。
      
      快要毙命时,她拔下防身的金簪,用里面潜藏的利刃划伤了凶手的脸,借此机会夺门而出,回到外祖家病了好几日。
      
      一晃两年过去,她回到了长安,本以为那件意外会一直尘封在记忆的角落里,没想到在一场春宴上,竟和当年的凶手打了个正正的照面。
      
      那个残忍的男人竟是权倾朝野的摄政王,元襄。
      
      元襄也认出了她,将她带到一处僻静之地,阴鸷笑道:“小丫头,你这是送上门来了。”
      
      本以为命不久矣,不料元襄并未杀她,而是占了她的清白,处处玩弄着她。起初她不停反抗,得到的却是变本加厉的报复,后来只能逆来顺受,没有尊严的苟活着。
      
      不知元襄今日要如何折磨她……
      
      顾菁菁阖眼靠在软垫上,无力的颓丧感登时席卷到四肢百骸。
      
      事到如今她没有旁的心愿,只求元襄早些玩够她,结束这非人的日子。
      
      -
      
      半个时辰后,马车达到飞檐翘角的汇江楼。
      
      靡靡秋雨还在下,顾菁菁裹紧身上的披风,顺着楼梯上了二楼。入目全是身形彪悍的扈从,将二楼把守的密不透风,半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她轻车熟路地走进最里面的一间厢房。
      
      房内装扮清雅,萦绕着轻薄的南海鲛香,元襄斜靠在窗棂边,身穿一件雍容的墨色襕袍,领口外翻,手持白玉嵌金杯,凝神看向外面的雨丝。
      
      若不说话,当真是一位端方矜贵的郎君,实则不然,骂他个衣冠禽兽绝不算辱他。
      
      察觉到顾菁菁的身影,元襄转头看她,方才隐着的左脸竟有一道微斜的伤疤,从左额角贯穿眼睑,直到颧骨处,为他平添了几分风流野肆的况味。
      
      “菁菁,过来。”
      
      慵懒的声音传入耳畔,顾菁菁的双肩随之一颤,小步走过去,屈膝福礼,“见过王爷。”
      
      元襄在她娇如春花的小脸上寻睃着,两指夹着酒杯轻轻摇晃,“病了还跑出来上香,莫不是在故意诓我?”
      
      顾菁菁假意含笑,“菁菁不敢诓王爷半分,因着近来总是噩梦连连,寝食不安,这才去寺庙祈福的。”
      
      “不敢最好,免得惹出不快,弄得你我都不舒服。”
      
      元襄不再提扫兴之事,拽住顾菁菁的披风,将她拉入怀中。杯中酒液浸湿了两人的衣袍,他随手将空杯仍在毡毯上,薄唇贴着她的面靥向下游走。
      
      濡湿流连在肌肤上,又痒又酸,顾菁菁厌恶至极,素手逐渐蜷起,攥紧了他的衣襟。
      
      元襄在她颈窝处轻嗅,嗓音添上了几分温柔:“我给你的香粉用了?”
      
      “嗯。”顾菁菁闷声应着,自从被元襄糟践,上到绫罗绸缎,下到胭脂水粉,她的一切必须按照他的喜好来,哪容她半分不从?
      
      元襄对她的乖巧颇为满意,修长的手指勾住了她颈前衣带,轻轻拉扯。披风很快顺着她的肩背滑落在地,发出窸窣的响声。
      
      空气变得浑朦起来,顾菁菁在他眼中看到了汹涌的欲念,身躯变得紧绷起来。
      
      她强忍着想要推开他的冲动,柔声劝道:“听闻王府又去了新人,菁菁不才,王爷还是留些精力给那些娘子们吧。”
      
      “不管来再多人,我也要额外关照你,毕竟你划伤了我的脸,我得加倍讨回来。”
      
      元襄不肯放过她,眉眼间尽是凌厉的攻击性,吮住她的丹唇,扰乱了两人的呼吸。
      
      直到她的身子发软,这才用食指抵住她的脸颊,迫使她往一侧看去,“今天有东西送你,去看看吧。”
      
      顾菁菁眼波微怔,视线的末梢是一个漆红描金的檀木匣子,正正摆在螺黛圆桌上。
      
      “多谢王爷……”
      
      饶是这么说,她没有丝毫收礼的喜悦,走过去一看,里面除了几件精致的头面,还有一件蜜色大袖对襟罗裙。
      
      罗裙乃是由珍贵的细绫纱所制,薄如蝉翼,襟口和袖襕皆缀着豆大的黄金铃铛,细密织成两排,静静摆在那里,透出一股浓郁的奢糜气息。
      
      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顾菁菁一时桃腮粉面,这样的款子都是风月场的东西,哪有正经女子会穿?
      
      元襄拎袍坐在软榻上,眉眼含笑道:“昨日刚得的好东西,穿上给我看看。”
      
      “我不穿。”顾菁菁忿忿拒绝,方才的乖巧悉数不见,杏眼瞪的溜圆。
      
      元襄早已料到她的反应,饶有趣味地盯着她。
      
      隔三岔五,这小娘子就得闹回脾气,他倒也不恼,寻着千百种方法驯服她。她敢冒刺,他就一根根拔掉,这可比直接杀她有趣多了。
      
      “你可真是矜持有度。”元襄轻嘲一句,身子斜靠在软垫上,“范阳节度使不日来访,就喜欢你这种性子的大家闺秀,不如就由你作陪吧,也省的我费心寻睃了。”
      
      顾菁菁一听,瞪大的瞳眸布满惊骇。
      
      盛朝国力强盛,长安更是奢靡成风,达官显贵都会在家中眷养一些貌美的姬妾或艺伎,办宴时大方地拿出来招待宾客。
      
      这些女人大多是官场交际的筹码,无甚尊严,主家随手便能赠予宾客。
      
      最初顾菁菁曾被元襄胁迫,作陪过一次。好在只是王府私宴,来宾只有一位外道刺史。
      
      那位刺史不认得她,见她生得花容月貌,几巡酒下去就开始对她动手动脚,而元襄一直视而不见。
      
      顾菁菁只能咬牙忍耐,期盼着宴席赶紧结束。
      
      都不料趁着主家离席的功夫,醉醺醺的刺史把她拖到一间无人的厢房,欲行不轨之事。她奋力呼救,却被刺史掐住脖子,若不是元襄及时赶到,怕是要香消玉损了。
      
      当天元襄让绣坊匆匆赶制了几套高襟衣裙,挡住她脖颈上的一圈淤青。刺史很快离开长安,此事不了了之,她却因此失声半个月,对外声称得了风寒来搪塞。
      
      不堪回首的记忆侵蚀着顾菁菁,一双美眸变得泪光盈盈。
      
      少顷,她走到元襄身边跪下,素手搭在他膝盖处,柔弱哀哀的模样叫人心疼,“王爷,菁菁已经是您的人了,别让菁菁再陪旁人……”
      
      元襄垂眸盯着她,面上似笑非笑。
      
      不得不说,顾菁菁生了一张勾人的皮囊,鹅蛋小脸,五官娇魅,往那一站自成风骨。偏偏那双杏眼生的清透如泓,不管如何摧残都是纯净无暇,如今这一哭,眼尾染上两抹潮红,更显妩媚不俗。
      
      ——当真是个无可挑剔的玩物。
      
      元襄颇喜她这一口,伸手替她拭泪,“你好好求爷,爷满意了就不让你去。”
      
      言辞间,他粗砺的指腹从她的眼角摩挲而下,探入她的唇瓣。嫣红的口脂很快被晕花,沾到她白皙凄然的面庞上,平添了几分颓败之美。
      

  • 作者有话要说:  好久不见,诸位宝宝们过年好!
    《两不厌》思路受阻,先开这个坑,每章暂定二十个红包,想要的宝宝们留评即可么么哒~
    -
    排雷都在文案,主营谈情说爱。
    男主强取豪夺,女主从没爱过他分毫,跟男二跨过重重阻隔百年好合了。
    *男二前期是真的傀儡皇帝,磨砺之后为爱吃菠菜变成大力水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