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在没有人的地方,许了开口:“给多了?”
      凌棱微微低下头看着许了:“什么多了?”
      许了:“钱给多了。”
      凌棱:“?”
      许了叹了一口气,反正他也不指望凌棱可以听得懂人间钱币的换算,只是说了一句:“去钱庄,换钱。”

      原本凌棱是打算将袋子里的珠子都换掉的,不过这个想法在许了的劝说中放弃了。到了钱庄之后,凌棱按照许了说的那样,拿出一颗珠子换了几锭银子,一些碎银还有一些铜钱,剩下的全都变成银票。再将头发染黑之后,出了并州不再继续逗留。
      一路上许了指出方向就蜷缩在凌棱怀里睡觉,直到凌棱路过一条河流的时候许了才悠悠转醒。许了盯着在河里游来游去的鱼,就算不饿也想去捕捞他们。
      许了:“饿了。”
      凌棱看了看河流:“那我们去捞鱼。”
      许了:“嗯。”

      河流的河面很宽,有一座桥将河流两岸链接,凌棱将自己的裤腿挽起来,顺着桥慢慢地下到水里面。
      地面传来震动,水面也震出了波纹。不远处传来马蹄声,马背上的人一个个面目狰狞,腰间还佩戴这大弯刀。凌棱看着他们有些好奇,不知道他们要干吗,正要上前去询问的时候,许了开口:“躲到桥下面,不要出声。”
      凌棱看着许了,有些不解,但他还是听着话,躲到了桥下面。孔明让了了跟着他,肯定是让了了教他在人间的道理。
      知道听不见马蹄声之后,凌棱才抱着许了出来。凌棱问:“了了,他们都是些什么人。”
      许了:“马匪。”
      凌棱:“那是什么?”
      许了:“强盗,专门抢别人钱财,有时还会杀人。往后再遇见,能躲就躲。”
      凌棱:“嗯嗯”
      妖的寿命与天地同长,大部分的妖都是很无聊的。所以他们通常会用跟别人打架的方式来打发时间,打架归打架,但从来没有伤害性命的。凌棱心想,人间有点乱,怪不得爹爹不让他出来呢。

      “喂!你们什么时候上去,可我都湿了,知道羊毛毡吸水之后不好干吗?”
      “?”凌棱一脸茫然,看着他们周围,好想除了他就是了了,可了了的声音也不是这样的啊。
      凌棱也不知道那里发出的声音,那个声音一直在催着他上岸。凌棱抱着许了上岸之后,在他随身携带的小袋子里飞出来一个卷轴。卷轴打开,在那个什么都没有的布料上,慢慢地显现出一双眼睛,和一张嘴。
      从来都没有见过这种景象的凌棱不由得开口:“成精了。”

      那个卷轴上面的两个角,一个角指着凌棱:“什么叫成精了,就允许你们上古神禽化形说话,就不允许我开口说话了。”
      凌棱:“我不是上古神禽,我才十二岁。”
      许了小声说:“你是,你怎么不是啦?你爹是神禽,你也是神禽。”
      凌棱同样也小声嘀咕:“娘是上古神禽我可以理解,毕竟娘活的时间长,可我活的不长啊?我破壳到现在还没有百年呢?”
      许了:“上古神禽指的不是年龄,是血脉。你娘是凤凰,你爹是龙,就算你血脉不纯,也是他们的后代。在一般的物种面前,你就是上古神禽。”

      卷轴在那里说话,见两个人在下面说话,他好在也是妖典,执掌妖族律法,就算是妖王他也有资格记录功过和惩罚事项。虽然只是记载,那也是有一定的权威的。可是现在,他居然被无视了,这他能忍吗?
      妖典:“你们在那里嘀咕什么呢,知道在别人说话的时候不要插嘴吗?”
      凌棱:“知道,知道,不过你是什么啊?卷轴妖?”
      妖典:“我是妖典。”
      凌棱打量了一番,最终说出了自己的疑惑:“你真的是妖典,不像啊!”
      妖典:“那你想的是什么样的,一本大词典,被贡在法坛上,周围全是金色的字体组成的链条?”
      凌棱点点头:“嗯嗯。”

      妖典用自己湿答答的角拍了拍凌棱的肩膀,一副惋惜的语气:“少年,想象力不够就要多读书,要不然连跟人交流都是问题,知道吗?”
      凌棱:“你是在嫌弃我吗?”

      妖典看了看许了摆在明面上的那副亮堂堂的爪子,仿佛只要他说一句是,就将它撕成碎片一样。妖典惜命的说出违心的话:“不是,这是一个长辈对晚辈的教导。”
      凌棱想了想还是问出了声:“妖典是干嘛的?”
      妖典:“你娘把我交给你的时候,没有告诉你吗?”
      凌棱:“你是孔明给的,不是娘给的。”

      妖界的法典,只能在妖王手上,怎么可能在孔雀明王手上。妖典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这小孔凤简直比他爹还气人,他爹还能跟他交流,而这只,完全不能交流。妖典索性再次蜷缩成卷轴,钻进了那个小袋子里。
      妖典没有给凌棱答复,便问了许了。许了沉默片刻:“执掌妖界律法,对于犯下过错的妖族进行批判。根据事情轻重缓急,决定惩罚。”
      凌棱:“奥,原来是这样啊,那了了,我们也会犯下过错吗?”
      许了:“会的,在这世间行事,总会犯下过错。但是,只要犯下的不是妖族的过错,那就不会受到惩罚。”
      凌棱似懂非懂:“嗯嗯,我知道了。”思考片刻开口:“了了,那我们现在该往哪里走?”

      白色带黑蜷缩在凌棱怀里的猫咪勉为其难的伸出自己的爪子随便指了一条道路:“太长时间我记不清了,那条路上应该会有村庄,过去问问吧。”
      “嗯嗯。”
      凌棱顺着那条道路走去,妖典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被气得不想说话还是已经睡着了一直都没有跟凌棱说过话。许了的话本来就不多,若是无事或者没有人跟他说话,许了是不会说话的。凌棱刚来到这里,对这里十分的好奇,一直都是左看看右看看。

      这样的模式在走了近半日,蜷缩在凌棱腰间小口袋的妖典和一直沉默的许了同时开口:“有血腥味。”
      凌棱:“?”
      妖典从小口袋中飞身出来重新露出它那两个像小手的两个角,上面两个角交叉在一起,下面两个角也交叉在一起,中间那一部分是弯曲的,酷似一个正在思考的人。虽然看不见妖典的表情但依旧可以听的出严肃的声音:“不仅是血气,还有妖气,去看看。”

      此时凌棱也顾不得傍边的风景,一把拽住飞在空中的妖典飞在树上,以树枝为着陆点快速地向妖典说的那个方向前行。片刻之后凌棱落在那个村庄前面,满地的凌乱的尸体躺的四仰八叉的,甚至有的都是趴在栅栏上的,红色的块状物体和马蹄印融合到一体。看见这个景象凌棱吓了一跳,妖界也有争斗但从来都没有下杀手的,他不是没有见过鲜血,只是从来都没有见过与墙壁和泥土都无法分辨红色。
      妖典:“去前面看看。”

      凌棱抱紧怀里的许了向前走去,前面和后面的尸体是不同的,后面的是干瘪的,已经完全看不出长相了:“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妖典和许了还没有来得及跟凌棱解释,便有一道光向他们袭来,许了开口:“快躲开,凌棱前面的房子三个,后面两个。”
      凌棱:“嗯。”

      混乱之中凌棱抱着许了在地上打了滚,然后迅速地在五指间幻化出五柄短刀向许了说的那个方向射去。
      五声惨叫之后,五个看不清样貌的东西迅速地向村子外面跑去。凌棱准备追去的时候被妖典叫住:“别追了。”

      “这就不管了?”凌棱不解,让我来的是你,现在不让我追的又是你,你到底想干嘛?
      妖典翻了以下旁边的一具干尸,事后又拍拍手,语言冷漠:“人不是那几个妖族杀的,没有必要去追。”
      凌棱不由得有些难受:“为什么?”
      妖典:“按照妖族的规定,为防止人族的残害,不可参与人族之事。”
      凌棱:“我爹是神,那神不是要救人于水火吗?所以这件事我还是要管的。”

      妖典:“你从哪听来的?”
      凌棱:“书上。”
      在此时妖典突然轻轻一笑,声音中有着讽刺,又有着不可察觉的怜悯:“书上?呵!若人皇在世你这句话确实有用,但人族早已经不是颛顼氏的天下,帝辛坟土都比你高,你管什么啊。”

      妖典对什么都不在意,只遵循这自己记载的法律,其他的觉得有趣就多说两句,无趣了就一句话也不会说。这种对话也只是适合那些活近万年,又有一套自己认知标准的神或妖,对于凌棱这种初出茅庐的完全不实用。
      许了:“凌棱,刚才扔出的孔雀翎收回来吗?”
      经许了提醒凌棱才想起来:“没有。”

      妖典已经不想再跟凌棱讨论这些无聊的话题,正好许了转移话题它也就接下去了:“那还不收回来?”
      凌棱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超出范围了,收不回来了。”
      妖典惊讶:“收不回来?收法器这节课不是早就教了吗了?为什么收不回来?”

      凌棱看着妖典淹了口口水:“那堂课有点无聊,于是我就睡着了。娘又不检查我功课,孔明只教琴棋书画之类的......”
      妖典:“所以,关于收法器这节课,你是一点都没有学,现在也不会?”
      凌棱:“也不全是,在我射击范围之内,我还是可以收回来的。”

      紧接着凌棱一脸茫然,许了依旧是高高在上的表情。他们两个就这样看着妖典在那里前走走后走走,用自己的两个角硬生生地寄出个脑袋来,口中还不忘念叨:“丢了,收不回来了,那有不是白菜说扔就扔,那个东西很重要的.....完了...完了....要是重熹知道了,他还不拆了我,那我这条毯子能扛的过他的凤凰火吗?不行,要把东西找回来......”

      凌棱看见一团团的黑气从那些尸体上冒出来,还有一只半透明的球体在吃那些黑气。刚想要拉住许了说这件事的时候,妖典结束了他的碎碎念,跳到凌棱面前:“我决定了,我们要跟着他们,把刀收回来。”
      “?”妖典挡住了视线,凌棱向后推了推,又看不见那些黑气,便没有放在心上。凌棱看着妖典提出疑问:“可你知道他们在哪吗?”

      妖典高傲的用自己的角撩了一下自己并不存在的头发:“你忘了我是什么了?除了掌管法律外,我还是通缉令,只要上了通缉榜,只要他没有死,都可以闻的到他在哪。不过是五只狐狸,怎么就找不到了?所以,坐好了,我们要尽快找到他们。”
      凌棱:“?”

      妖典也顾不得凌棱又没有听懂,将它面前的小孔凤和猫一卷快速地向一个方向飞去。凌棱在空中大叫:“你慢点,我想吐了。”
      妖典:“忍着,等收回孔雀翎在吐。”
      凌棱:“这种事能忍着吗?”

      在空中颠簸的凌棱突然感应到了他扔出去的孔雀翎,又恍惚中看见了下面又几个黑色模糊的身影,艰难的开口:“我看见他们了,就在下面......他们进城了……”

      谈话间,那五个身影已经翻过城墙进入了城内,同时也惊动了守城的士兵。守卫的士兵急忙拉响警报,给予警醒。
      妖典在那里大叫:“啊啊啊啊啊,他们居然敢在人族面前暴露自己,我要关他们三十年禁闭,让他们好好记住这个教训。”

      若不是凌棱在妖典身上吐了,妖典根本就不会放他们下来。凌棱扶着墙就在那里吐,许了怕凌棱被人拐卖了,就没有去追,而妖典只是一个移动的卷轴,根本就没有什么战斗力,根本就不敢去。

      于是在妖典跟许了再三保证之后,许了才去追那五个身影,而妖典则留下来看着凌棱。
      凌棱吐完之后坐在地上,妖典看着他:“你也是一个在天上飞的,怎么吐了?”
      凌棱:“更正一下,是你卷着我,背部朝下飞的。”
      凌棱刚刚说完就看见好个亮闪闪的剑指着他,妖典轻轻地碰了碰凌棱示意他跑。凌棱翻墙而去之后,就听见他们说:“跑了,快追。”

      然后一个类似于长官的人说:“你们几个去哪里,剩下的跟我追,陛下和贵妃要举行大典,在这之前绝不能有失。”

      与此同时,房子的脊梁上站着一位身穿白衣的男子,手中有持着一个黄铜色的烟斗。男子在烟嘴处吸了一口,轻轻地将白烟吐了出了,嘴中冷清的吐了两个字:“皇宫。”

      凌棱抱着妖典不断的躲藏,可还是可以听得见外面搜擦的脚步声。凌棱躲在墙角处,看着守城的士兵换了地方搜查之后,松了口气。
      紧接着身后响起一个男子严厉的声音:“妖怪,你想哪里跑?”
      凌棱转身看见一个身穿窄衫的男子,手中拿着一把剑站在他身后的道路上。凌棱急忙解释:“我不是妖怪。”
      男子用剑指着妖典:“那他是什么?”
      凌棱将妖典抓在手里,揉搓了一番在放开:“会飞的毯子。”

      男子满脸黑线,没有在听凌棱的解释,直接提这剑冲上来。凌棱将妖典推在一边跳在墙上,妖典刚刚被□□了一番之后又被推开,那受得了着气:“我说你跟他解释什么,直接打晕了完事。”
      凌棱幻出孔雀翎抵挡住那把劈过来的剑:“直接打晕算是故意伤人,娘说过不能介入人族之事。”

      刀光剑影,黑暗中不断的发出摩擦的火光。眼前的这个人武力于他不相上下,再这样下去,他怎么带着妖典离开去找了了。
      妖典:“这里是长安城,打晕扔在这里他不会死的。”
      凌棱跳到妖典身边:“好,我绕后,打晕他。”

      凌棱在半空中挑起,用孔雀翎做为盾牌,在手要碰到那个男子脖颈的时候,一道剑风直冲他的手腕。那个人竟然用另一只手抓住孔雀翎!危难之际凌棱祭起凤翎,一道红色的护盾护住凌棱,可剑尖穿过了凤翎。

      妖典撞向凌棱,剑尖划过凌棱的手腕,一人一毯子在地上滚了几下,滚到了墙边。凌棱做起来,妖典跳到凌棱面前:“什么情况?”
      凌棱也好奇:“我怎么知道什么情况,不是说凤翎是最坚强的护盾吗?每只凤凰一生只有一个?”
      妖典:“那你是一只完整的凤...唔...”

      凌棱按下妖典的头,一道凌厉的剑锋划过凌棱的脖子钉在身后的墙壁上。凌棱松了一口气,差一点就划过他的脖子了。虽然死不了,但是疼啊。
      巨大的声响也将刚刚走掉的士兵引来过来,口中还叫着小侯爷。而他们口中的小侯爷现在想着将剑□□,在补一刀。

      剑拔了钉在墙上拔不出来,凌棱找准时机起身将那个人打晕:“妖典,你感觉到了吗?刚刚那股力量将剑弹开了,你知道是什么?”
      妖典从惊恐万分中反应过来:“不知道,那股力量很强大,甚至完全可以媲美你娘。但是现在完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刚刚那个人是穿透了凤翎对吧?”
      凌棱:“嗯。”

      妖典跑上前在那个昏倒的人身上左右翻找,凌棱看着不由得也加入了这个行列:“你在干吗?”
      妖典:“看有没有证明他身份的东西。”
      凌棱想起那个声音,一拍手:“他叫小侯爷,我刚刚听到的。”
      妖典:“哪位侯爷?侯爷只是一个职位的称呼,我想知道他叫什么?”
      凌棱在男子的腰部翻出一个玉佩,晶莹剔透的石头上上面刻着一个李字。凌棱将玉佩递到妖典面前:“他姓李。”
      妖典听后结过玉佩扔到一边,丝毫没有看的意思,轻飘飘地说了一句:“奥,那杀了吧。”
      凌棱指着那个姓李的侯爷:“杀他?”

      妖典看了凌棱一眼,果然他还是不喜欢跟一个只有十几岁的孩子打交道,费心还费力:“凤翎是最坚硬的护盾,而眼前的这个人,身具人族皇室血统,却能穿透凤翎。凌棱,我也不想杀人,但是妖族的结界是凤凰用自身的凤翎凝结的。”
      凌棱:“一定要杀吗?”
      妖典:“不杀难道要等到人族大军压境来杀你吗?”
      凌棱:“?”
      妖典叹了一口气,将自己的两个小角放到凌棱的肩膀上:“来吧,很快的,就一刀的事。重熹喜欢凌迟,凌迟你知道吧,就是拿着刀子一刀一刀的在他身上往下割。与其让他那么痛苦,你还不如现在直接抹脖子来的痛快呢。”

      凌棱看着妖典,身手从妖典背后将它捏起来:“哎,哎,哎,你干什么,不去抹脖子,捏我干什么,很痒的。”
      那只手不仅没有放过它,反而还将它放到自己鼻尖前:“妖典,我发现你在诱导我杀人,你不关心我身心健康,你却在这里诱导我犯罪。你说妖族不管人间的事,转眼你就让我杀人?这是你身为一个前辈应该做的吗?”

      妖典:“乖,小朋友,你要是一个普通妖族绝对是我们妖族最根正苗红的那一个,可你不是啊。法律的制定是为了让妖族的社会更加和谐美满的,可不是用这些漏洞来危害自己的。那个人虽然现在没有残害妖族,但他有残害妖族的能力啊,他对于人族来说是无罪的,可对于妖族来说着就是罪。所以,妖族的殿下,现任唯一的嫡系传人,去执行自己的责任吧。”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