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矛盾在被激化前总有段出乎意料的平静或是吵闹,总而言之就是和平日里的表现呈正相反;用俗语来借鉴的话就是那句暴风雨前总是格外宁静。我想这句话大约没什么大毛病,所以永远秉持着一种中立态度;或许被称为习惯更恰当。因为二十几年一直如此我找不出什么可以盖过这条理论的观点,无论是绝对的反对或是同意都无法让我的观点发生改变,就像秒针没走完一圈分针绝对不会动一下那样。这样的固执在老辈眼里绝对不是什么值得夸赞的好事,祖母总是会在接受外人夸赞他的孙女时补上一句我的不好以此来表达对我这种性格的鄙夷和抗议。可惜她的算盘也并非总是打的精巧刚好,只有那些和她同辈的姐妹伙伴们才总是会在此时符合甚至赞叹她的观点;因为在他们那波淑女里祖母总是一位做什么都很有分寸的名媛,从不出一点错漏。是故,理所当然的。她们嘲讽我时会不约而同的举起精致的茶杯相互致意,传达一种无形的默契。

      祖母精巧算盘打的失败时就是我和其他几位符合现下潮流思想的小姐聚会的时刻。我们的思想属于现下,早就脱离了那个和原始世界相差无几的古板时刻;比起他们恪守规矩的遵循旧规在互相的家里聚会,我们更乐意在花园里或者外边的咖啡馆。明明是下午四五点的好时光,是个能和大自然亲密接触的好时段,为什么要把自己锁在四方有碍的房子里,还要把晚上睡觉时才拉上的厚窗帘在这个时间就拉上,把本身就狭小的房子变成更加阴森黑暗的古堡。比如现下就是祖母算盘不如意的时候,我和几位现时代淑女们正坐在巨大的太阳伞下品尝今日柯林婶婶新做的布朗尼蛋糕;兴致勃勃讨论着近些天流传于大街小巷的八卦消息。

      姑娘们从来都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可以八卦和探讨的消息和机会,包括我自己;只是表达的方式不一样而已。比如在姑娘们畅快的放声大笑或立马喋喋不休的提出自己的观点时,我总会端起面前的茶杯喝口茶,当然有时也会吃点蛋糕。这点我随了母亲,而母亲随了外祖母。因为外祖母的教导是凡事都应该多想想再做判断,就是大清国那句古话“三思而后行”。但在那只笑不做点什么又总会引起注意,甚至被最热衷于让别人背上坏罪名或是热衷于听完别人建议在肆无忌惮转告给别人的女孩子当成最好的挡箭牌。我可不想成为别人嘴里的坏女孩惹出一大堆不必要的误会,在合适的顺序里发言才最恰当。所以我从来只做中间发言的那个,发表适当的自我建议,符合大多数都被赞同的话语;到最后再互相道别结束这平平无奇的聚会。

      比如现下讨论的话题就是最近被分手的卡洛夫子爵,而甩他的女朋友莉迪亚就在这场下午茶聚会里。她正在眉飞色舞的说着整件事情的经过,讲到动情处还要掏出自己的新帕子拭去眼角的泪珠来表达自己的伤心以及对方的过分。比如现在她一边挥舞着自己的新手帕,顺便露出应该是昨天新到的珠宝;那颗看上去就能估摸出价值不菲的蓝宝石在夕阳的承托下更加熠熠生辉,只可惜她配上了一条土气味马上就要呼之欲出的金链子。这金链子也被夕阳承托,但却不是熠熠生辉,而是一种能刺瞎人眼睛的强光;为了自己的眼睛,我只能随着她那身子的摆动不停的调整扇子以此来保护我的眼睛。

      “上帝怎么会分配这样劣质低下的品味给一个已经传承百年的戴维森家族!”坐在我旁边的丽娜不满的控诉,随着她身子的摆动,顺带起她头上那顶漂亮帽子上的装饰物也跟着动起来,发出因为摩擦而导致的窸窸窣窣声。

      讨厌的事情降临在头上的感觉就像午饭吃到过了新鲜期的炸鱼那样恶心无奈,我本以为丽娜和我一样不爱说话但现下的处境告诉我分析出错了。或许是不到位,也有可能是不够仔细;总而言之我现在应该干点什么阻止她那马上就要高昂起来的声调。不然到最后尴尬的除了她就是我,毕竟她把她那不会控制情绪的头颅往我这边歪了。值得庆幸她还注意些尺度,我不得不感谢那些枯燥无味的礼仪课程和训练;因为这些,她凑过来的时候也拿着扇子,这就很好的遮挡住她那两片上下张合的嘴唇。

      我连忙端起柯林婶婶做的芝士蛋糕。用小银叉挖下一块暂时堵住她喋喋不休的嘴。然后用嘴角扯出个自己感觉明显不符合标准的弧度,随即尽量压低声音,也刻意压制住脾气。让自己看上去尽可能处于一种两难的境地以便获得她那现下应该为数不多的同情心。

      “抱歉丽娜我知道在这个时候和你说这些不太好。但是...今天的聚会毕竟在我家。如果......”我故意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只是眨眨眼睛看她;佯装一副虽然不情愿打断她的话但是却无可奈何的样子。上帝保佑,她也很快理解我的意思。扇扇手中的扇子像是在驱赶尴尬和不愉快一样,不好意思的对我笑笑;但却没有想要放过这个想要吐槽莉迪亚的机会。所以她又把刚刚的那句话重复了一遍,只不过这次的声音没有刚刚那么响亮了。

      “或许莉迪亚只是单纯了为了庆祝她做出的决定所以才有了今天的打扮,又或者说她中意的只是蓝宝石但是因为时间太匆忙了所以没来得及换掉那个链子呢?丽娜,我想这可能只是那个设计师对珠宝做出了错误的设计。各有各的看法,亦或是莉迪亚的看法和你一样也说不准。”我把声音放的比丽娜更低,就像是我脑子里想的那样——希望这件事就这样轻飘飘的过去。

      “恩…你说的也有道理,虽然说莉迪亚…”丽娜明显还在纠结些什么,但碍于我前面的请求她总算是停下了对莉迪亚的吐槽。随后自顾自的拿起银叉子又挖下芝士蛋糕的另一角放进嘴里,这次并不是嘟着嘴而是细细品尝了。她闭上眼睛像是在回味什么,片刻后睁开眼睛;发出一声叹息“伊芙琳,你家的蛋糕真是棒极了。难怪我的母亲让我常来拜访你,她说卡佩家族的一切都很值得学习。”

      “承蒙森斯特夫人的厚爱”我终于把扇子从我面前撤掉,因为那个不合格的微笑已经没有在保留下去的必要了。嘴角的弧度回归到原来合适的位置,折扇也自然的被恢复原样放回膝上。莉迪亚的喋喋不休依然在继续,参加这场下午茶的名媛也还是饶有兴趣的听;纵使内容老套无趣逃不开吐槽那些男人的愚蠢和下流,但它一直都是经久不衰的头版话题。因为这些无聊老套的内容可以很容易的为素未谋面或是长久不联系的女孩们迅速搭建起话题的桥梁,友谊的无障碍通道。纵使在我看来这些话题即没营养也没讨论的价值,但这依然无法撼动它是名媛交流方式里的头版头条。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