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大修) ...

  •   宋玉城拨开雾气,终于看清楚那是一盏灯。

      灯芯里有一缕如烟如雾的东西,一靠近,它就像见了熟人似的,朝着她激烈地游动起来。

      宋玉城忍不住摸了摸它,结果被它嗖地一下从指尖钻入了灵魂,如同雨滴进了河流,河流汇入大海,让她深深地产生了一种本该如此的满足感。

      魂魄归位,脑子里的那些尘封的记忆如同洪水泄闸般涌了出来。

      忽然,眼前出现了一个黑影,她被拉入了一个怀抱。

      虽然她只是一个魂体,但仍然感觉到对方的用力,好像恨不得要把她揉进他的身体。

      “真的是你吗?”一道颤抖的声音带着哭腔在头顶响起,伴随着断断续续的呓语,“我好想你……我好想你……我真的好想你……”

      他火烫的气息喷洒在耳边,几欲将僵硬如石的宋玉城融化。

      裴鸣!

      宋玉城把这人的名字在嘴里嚼碎了又咽下,她恨不得立马跳起来捶死他,但她不能,至少现在做不到。

      “放开我!”她低吼道。

      裴鸣依旧抱着她不放,甚至又勒紧了几分:“不,我不会放手的。”

      宋玉城深吸了几口气,努力逼迫自己冷静:“你再不放开,我就要碎了。”

      闻言,那人才缓缓地将她放开,可手仍牢牢地搭在她的腰上,两只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她,生怕她飞了。

      宋玉城看着他这副可怜兮兮的鬼样子,只觉得分外恶心。

      裴鸣看着她冰冷的眼神,仿佛五脏六腑像被绞碎了般疼痛不已,可他却像自虐一样,仍期盼她的目光能在他身上停留得更久一些。

      宋玉城面无表情道:“抱歉,我不认识你,能放开我吗?”

      眼下这种情形,她不欲与他纠缠,只想靠装傻充愣糊弄过去,伺机逃走。她心里掐算着时间,还有一刻钟,她得赶紧找到罗掌柜,带她回去。

      “姐姐,别骗我好吗,我比你更了解你自己,你撒谎的时候,总喜欢像现在这样,装出一副比平时更冷漠的模样。”裴鸣捏着她的下巴,“你看,这里面是有我的,这些都是你的记忆。”

      宋玉城看了一眼画面纷呈的河水,那些温暖的过往刺痛了她的双眼,如今只让人觉得分外可笑。

      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想倒转时光,把那个慧眼识屎的自己抽死。

      宋玉城指着自己的心口道:“我只记得我死的时候,胸口插着一支玄铁箭,神魂欲碎,前尘往事,一概忘记了。”

      裴鸣的心脏狠狠一抽,脸色刹那变得惨白,他想要解释,可那又有什么用,错已铸成,他无时无刻不在后悔中度过。他深知宋玉城是个性格执拗的人,一旦认定,便绝不会再改变。

      她不会原谅他。

      裴鸣只要一想到这个结果,便觉得身体里似乎有什么在寸寸碎裂。

      宋玉城幽幽地放出狠话:“我死的时候,曾经立誓,若我不死,一定要亲手杀了那个害死我的人,让他也尝尝一箭穿心的痛苦。只可惜,我已经是一缕死魂了。如果你遇见那个人,一定要转告他,让他有多远滚多远,我多看一眼都觉得烦。”

      让他有多远滚多远,我多看一眼都觉得烦。

      裴鸣只觉得眼睛发酸,喉咙如火烧,明知会是这个结局,可是他还是不死心。他任凭泪水滴滴滑落,用近乎乞求的语气说:“姐姐,跟我回去吧,我一直保存着你的身体,只要你跟我回去,我就能把你复活,到时候,要打要杀都随你。”
      她的身体?

      宋玉城感到毛骨悚然,她以为自己的尸身早已化成了泥土,没想到裴鸣居然如此丧心病狂,私藏她的尸体十年之久,就为了给她还魂?

      他绝对是疯了。

      宋玉城一刻也不想多待了。

      “你真让我恶心。”

      宋玉城趁他恍惚间,狠狠地打了他一拳。她生前本就是灵元期强者,现下魂魄归位,怎么也有曾经的三分战力,受了这一拳,即便是裴鸣也痛得弓起了身体。

      她想都没想,抬脚又把他踹进了河里,谁知那厮极不要脸,被踹了还抱着她的脚不放,轻轻一扭,让她也吃了几口水。

      “混元江边玩,金刚列两旁。千里魂灵至,急急入窍上……魂兮魄兮……快快归来……”

      隆隆的声音直灌入耳中,宋玉城心念一动,化作一缕青烟,顺着那声音的来路飘去。

      “不要走!”

      “姐姐!”

      身后传来裴鸣悲切的嘶吼,像一只无形的巨手攥紧了她的心脏,宋玉城忍住回头的冲动,飞快地离开了。

      裴鸣爬起来没多久,又跌倒在水里,眼睁睁看着那影子越来越远,直至消失。

      深深的孤寂如影随形,将他整个包裹起来,他像个丢了风筝的孩子,呆呆望着黑色的天空。

      “别离开我……”

      泪水混合着呜咽,落入流淌不息的溯魂河。

      宋玉城路过一个岔口,瞥见了罗掌柜的踪影,她俯身将她捞在怀中,急匆匆地向鬼门而去。

      守门的鬼差见她气势汹汹,竟一下子忘记了阻拦。

      宋玉城就这么大剌剌地带着罗掌柜的魂魄出了鬼门。

      再醒来时,三柱香正好燃到底,宋玉城睁开眼睛,是冰冷的地和昏黄的火烛。

      “醒了,都醒了。”老大夫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宋玉城爬起来,灵魂归位的感觉并不好受,四肢都沉甸甸的,问:“怎么样了?”

      老大夫回答说:“罗掌柜已恢复了生气,脉象平稳,只是还在昏迷中。”

      宋玉城看着罗小勇守在他娘身旁那激动模样,终于放下心来。

      她对老大夫道:“罗掌柜的魂魄游离在外,沾染了不少鬼气,老先生可以给她开些安神的药。”

      老大夫点头称是,他用两只细眼打量着宋玉城,只觉得这一趟回来,她的气质变化了不少,仿佛云开月现,散发着朗朗清辉。

      他心知她那一去定然是有了什么奇遇,却也不多问,只微微一笑,牵走药童,给罗掌柜煎药去了。

      宋玉城再没跟任何人寒暄,她身心疲累,跟罗小勇打了声招呼后便回了客栈。

      她浑浑噩噩地进了自己的房间,脱掉沾满尘土的外套,胡乱蹬掉鞋子,一头栽倒在了硬邦邦的木板床上。

      累。

      夜深人静,风沙肆意撞击着窗户,砰砰作响,可她却觉得好安静,安静得让深埋在心里的寂寞发出了声音。

      她好想念九留山,想念师尊,想念可爱的师侄们,想念十七岁时的一切。

      那时,师尊闭关多年,她一人在披星峰明月殿中学艺,身边陪着一只叫“缇云”的灵兽。缇云是一只长着红毛的鹦鹉,除了话痨以外,别无长处,但正是有了它的喋喋不休,她才不至于太过孤寂。

      她天资卓绝,年纪轻轻便已修得金丹,是修仙界所有人眼中的绝世天才,九留山弟子眼中高不可攀的目标。她背靠清元仙尊这座大山,自然而然地就被师叔和师侄们捧上了天,还天真地以为自己剑指之处,所向披靡。

      那样的恣意与狂妄的自己,她都快忘了。

      许是她在溯魂河里呛了那几口水,又或是沾染了太多鬼气,整个人居然发起烧来,纷杂的记忆像一团糨糊全都搅在了一起。

      “姐姐……”

      宋玉城的眼前出现了一张稚嫩的小脸,他嘴角噙着一丝笑意,眼若灿星。

      恍惚间,她想起来一件旧事。

      正是那一年,她无意间救下一个十四岁的少年郎,少年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向她发誓自己长大后一定会报恩。

      说来好笑,那少年生得昳丽非常,却有个十分粗浅的名字,叫做张三。

      张三。

      似乎一切的纠葛都由此而生。

      宋玉城合上双眼,沉入深深的梦境。

      梦中,时隔经年,九留山的风吹面而来。

      “师叔!”

      好像有人在叫她。

  •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修文狂魔,请谅解!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