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坠落星辰 ...

  •   你早上醒来,像往常一样打开抖音,睡眼惺忪,突然刷到一个视频,讲一位先生买了A市商场所以的LED显示屏,让上面显示温舒望ⅹ林安新婚快乐。你下意识想扣99,习惯让你开始翻评论,你突然发现一个与众不同的评论,说其实与这位温先生结婚的不是林小姐。底下的回复都在为林小姐愤愤不平,纷纷为这俩人爱而不得而惋惜。

      你觉得有点不对劲,你意识到了是因为什么。没有人可怜那位不被温先生所期待的真正的新娘。你觉得有点好笑,最终没有评论。

      A市中心医院里一件vip病房里,一个白发老人躺在床上,一个年轻的男人坐在旁边,握着老人的手,温和地说爷爷放心,我会与白坠

      星结婚,以后也会与她相敬如宾。老人抽出自己的手。抬眼看了看他年轻有为的孙子,老人眼里还带有血丝,说我知道你对林安有意,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白坠星是个好孩子,她父母也是商界新秀。而且,老人加重了语气。她爷爷奶奶与我的契约,我们做这一行最讲究义气。

      温舒望面上依然是平常温和的表情,像极了他的名字,心里却在难受,在不满。但从小受的教育让他习惯了以温和的面目示人。他心里在揪疼,他想到他的青梅竹马在知道这个事情后委屈又懂事的样子,还让他要善待白小姐。他一向是理智的,事实告诉他白坠星没有错,但心里的劣性一直在怪罪白坠星,另一方面又在不断提醒自己,自己的挣扎没有用,又怪自己无用。他是个温柔又讲礼数的人,知道与白坠星结婚后就该不再想林安。应该对白坠星负责,即使一点也不喜欢她。

      故事的另一个主角现在在自己房间里面翻看着百年孤独。听到自己的小助理说了温舒望做的事后,情不自禁的笑了,说这算什么,最后的挣扎吗?有用吗?摸了摸小助理圆圆的脸蛋,直到小姑娘耳根子都红了才放下手。心里虽然觉得好笑,还是有点被侵犯了的不被尊重感。皱了皱眉头,大姆指轻轻地敲着锁骨。小助理知道这是白坠星思考时的表现。没有打扰她,只是静静的看着白坠星的脸,脸上的红韵还没有消去,心里想着怎么会有像白小姐这么好看的人。像猫又像狐狸,笑的时候,眼睛像会勾人魂似的。小姐一定是妖精。小助理暗暗点了点头认可自己的观点。

      白坠星笑了笑,恶劣地想报复温舒望,这个她只见过一面的人。是订婚的时候,白坠星一直喜欢好看的事物,不分性别,不分物种,温舒望的样貌的确是白坠星喜欢的,在温舒望温和地对她笑时,不可否认,白坠星心动了一瞬。但是白坠星心动的时候太多了,一般撑不过3秒,但温先生戴个金丝眼镜,好看的眉眼,挺翘的鼻子,还有温和绅士的品格。让从来没心没肺的白坠星心动了一整天。

      很快,温白两家喜结良缘的时候到了,向来尊循礼数的温家,用该有的礼数将白坠星娶了进来。白坠星先进了婚房,坐在床边等着,先面无表情地发了会呆,然后酝酿酝酿了一会情绪,想着伤心的事情,比如今天没有吃到想吃的牛排。挤出了眼泪,又揉了揉鼻子,让小巧的鼻子变得通红。温舒望原本面无表情地进来,发现他刚进门的小妻子哭得可怜兮兮,眼睛里水光潋滟,白皙的小脸因为动用情绪太多,变得红通通的。鼻头也红红的,应该是听到开门声,望向了温舒望,应该是可怜兮兮的,却无端显得魅媚,带了点脆弱的易碎感。不想被人看到狼狈的样子,用手捂着脸,指尖都红了,像是用了好大劲。

      温舒望不知不觉缓和了脸色。无奈的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一张帕子。走到白坠星面前,轻轻拉开她的手温柔的为白坠星擦眼泪。开口问怎么哭得这么伤心,是不想嫁给我吗。话音未落,白坠星突然抱住了温舒望,将头埋在他的胸口,那一瞬间白坠星闻到了淡淡的木质清香。哽咽地说明明是你自己不想娶我,你是喜欢林小姐吗,她是挺好的,但是我也很好啊,我也很喜欢你的,超喜欢的。说着往他怀里缩了缩,温舒望楞了一下。轻轻扯开了白坠星,白坠星虽然委屈的吸了吸鼻子,但还是乖乖地离开了他的怀里。

      温舒望说我不想骗你,我的确还喜欢林安,虽然喜欢不代表一定要在一起,我现在既然娶了你,就会对你好。但我心里永远都有林安的位置。

      白坠星心里冷笑,真是温柔呢,对新婚妻子说自己有喜欢的人。不过面上却是努力止住眼泪,声音甜的能拉出丝,说我真的很喜欢你,会努力占据更多位置的。温舒望无奈又好笑的摸了摸她的头。说我们不过见过一面,怎么这么喜欢我啊。白坠星说我之前见过你,你不知道的时候,就很喜欢很喜欢了。温舒望看着白坠星的眼睛,心头颤了颤,又忙稳住心神。当晚,温舒望为了安抚白坠星,留在了房间里,不过,白坠星睡在床上,温舒望睡在沙发上。

      一天招待客人,安抚爷爷,温舒望已经很累了,半梦半醒之间感觉到唇上一点湿意。好像是白坠星舔了舔他的唇,还有甜甜的声音,我会让你喜欢我的。

      第二天,温舒望很早就醒了。轻手轻脚地打开房门,打电话叫醒了平时玩得很好的朋友,叫他们陪他喝酒。朋友们虽然骂骂咧咧,不过都知道温舒望与林安的事,为了安慰兄弟还是按时来到了一家清吧。喝了一通酒后,又聊了聊商圈里的八卦,不过一直都是他的朋友在说,温舒望一直在听,偶然会回应。一直到下午,又到常去的赛车场,和朋友疯玩了很久。像往常一样温舒望名次第一,因为心烦意乱,开得比往常更狂野了一些。玩了个尽性,已经是凌晨了。温舒望疲惫地回了家,一开门,发现大厅电视还开着,沙发上裹着被子的白坠星困得直点头。温舒望心里暖了一下,其实已经好久没有人这样等过他回家了。虽然与林安青梅竹马,不过温舒望尊重林安,爱惜她的名节,发乎于情,止乎于礼。

      轻轻地走到她面前,温柔地叫了一声白坠星。白坠星醒了,睡眼朦胧,平时上挑的眼角因为疲惫,显得异常乖巧。看清楚是温舒望后,又恢复了往日神采,含笑看着温舒望,眼里像含了一波秋水,勾人的很。温舒望横抱起她,上楼,轻柔地放在了床上,于是就想走。白坠星却伸出小手拉住了温舒望的袖子。慢慢地说可以陪我睡吗,我的意思是只要抱着我就行了。你不是说温家娶了我,会对我负责的吗。说完小脸红红的。温舒望摸了摸她的头,说我洗一下就陪你睡。这晚,温舒望抱着白坠星,思绪万千。又只觉得他的小妻子软软的。

      林安是个传统家族的传统姑娘,虽然爱慕了温舒望很久,但知道温舒望结婚后便再没有主动找过他。他们一个克制守理,一个知礼义廉耻。真就没有联系过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