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越界 ...

  •   十月,软软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在课桌上,桌子上交握着的手被拉出长长的影子。
      姜糕看着讲台。
      “姜糕!65分!”说没有惊喜是不可能的。
      无视了老师警告的眼神,姜糕怔怔的看着手中的试卷。
      居然及格了!
      这样的神态维持不到一秒种就被丢弃了,刚才那一瞬的惊喜就像是用来骗人的。
      她的物理一直以来都是渣到不行,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她的成绩从来都是忽高忽低的,就只有数学看的过去。
      卷子发完了,姜糕把作业收拾好,背上书包走出教室,又是一个双休假。
      暖暖的阳光照在她的身上,脚下踩着自己娇小的影子,宽大的校服套在身上,像一个小学六年级学生。
      回到家,进门就见父母坐在沙发上,姜糕有些意外。
      他们很少回家的,只是现在他们之间的气氛显然有些凝重。
      “姜糕,我和你妈妈要离婚,你跟着我,我没有时间来管你,我决定让你到潮城去找你二伯……”姜连一脸严肃的说着。
      仿佛只是通知,没有商量的余地。
      姜父的话恍如一盆冷水把姜糕淋了个彻底。
      哦,原来是这样啊。
      怪不得你们都在家呢。
      姜糕脸上表情不变,眼底微微流出的失落感出卖了她,她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
      回到房间,关上门,靠在墙上,姜糕歪头笑了。
      一个小时后,姜糕坐在行李箱上,达不到地面的腿在两侧晃着。
      低头刷着手机,想着姜连在她离开家门的时候给她说的话。
      二伯的儿子五年前不幸在放学的时候被恐怖分子持刀袭击,救护车到时已经晚了。
      因为二伯家独子的离去,二姨的身体直线下降,二伯就去收养了一个比她大三岁的堂哥。
      有了这个堂哥后,二姨的所有精力全部用在堂哥身上。
      姜糕今年十五岁,刚入高中,这么算起来她堂哥今年十八岁了。
      行李箱送去托运了,走在去登机口的路上。
      姜糕走路带风,米黄色的绸缎阔腿裤随着她的走动,勾勒出她细直没有一丝赘肉的腿。
      不能说是大长腿,因为她的身高只有一米五五。
      到了潮城已经是半夜了。
      见到了来迎接自己的二伯和二姨,到了他们家,房间早就收拾好了。
      也没来得及收拾行李,就到在床上睡了个天昏地暗。
      再次醒来已经是早上十点了。
      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姜糕有一阵的失神。
      好一会,才意识到自己在哪里。
      起床,揉了揉细软的头发,走出房间,刚好听见关门的声音。
      紧接着就听见一道温和的声音“诶!泡菜醒了啊。”
      泡菜是她的乳名,但她并不喜欢吃泡菜。
      抬头就见从厨房探出来的脑袋,看着苏晚珍慈祥的看着自己,姜糕有些恍惚。
      下意识的扬起一个甜甜的笑容,糯糯的开口道:“二姨,早上好。”
      “泡菜,来吃点早饭。”苏晚珍从厨房端出一盘包子和一碗稀粥,“你堂哥刚出门,说是和同学去温书了。”
      姜糕咬着包子,点了点头,脸上的肉随着咬动的幅度一股一股的,像极了一个小仓鼠。
      苏晚珍越看越喜欢。
      “对了,下午我陪你去新学校报名,然后再去给你买点日用品。”
      咽下一口粥,嘴角勾起,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好。”
      仿佛是像在做梦一样,一个周末过去了,她也没有见到父母口中的堂哥。
      到了去新学校报道的一天。
      “泡菜,记得去学校的路吗?要不还是我陪你去吧。”
      看着苏晚珍准备去换衣服的动作,姜糕开口道:“不用了,二姨,我自己去就行了,不用麻烦你了。”
      说着就出了门。
      要是再不出门,可能真的会陪自己一起去。
      她不喜欢麻烦别人。
      姜糕在楼道里跑着,看着脚下的路,完全没有注意前方。
      转角处。
      姜糕只感觉眼前一黑,接着就是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和眩晕感涌上大脑。
      姜糕捂着脑门,后退了几步。
      她没想到会撞到人。
      钥匙掉在了地上,她想去捡,可面前的人比她快一步。
      钥匙被捡了起来,被撞到的人看着其中的一把钥匙怔了一下,又很快恢复了过来递到了姜糕面前。
      “钥匙,下次走楼梯的时候小心一点。”温和的男声在姜糕头顶响起。
      姜糕看着地面的眼睛闪过一道流光。
      心,似乎被撩动了一下。
      大哥哥的声音好好听,像是清风拂过一般,声音轻柔而又不显娘气,又有着淡淡的疏离感,谦和有礼。
      姜糕接过钥匙,道了声谢,就离开了。
      男人继续上楼,走到姜糕离开的门口拿出钥匙,和姜糕钥匙中的一把的图案是一样的。
      “妈,我回来了。”
      “凉生,回来了。”苏晚珍拿着几本书走到姜凉生面前“书拿好,下次别忘了,天气转凉了,要记得添衣服,别冻着了……”
      姜凉生耐心的听着苏晚珍交待着。
      “你堂妹刚刚才出门,你看见没。”
      姜凉生笑着点了点头“看见了。”
      “可爱吧,小小的,乖乖巧巧的,不说了不说了,快点去学校,你现在高三了,不能耽误了。”
      “对了,放学别忘了把泡菜带回来。”
      姜凉生笑得一脸温和,“知道了,妈。”
      ……
      又是一天过去了。
      放学了。
      姜糕最先走出教室,经过操场,姜糕一眼就注意到了树荫下的那一抹雪白。
      她眼前一亮,抓紧书包的肩带,小跑到树下。
      走近,那一抹雪白一点也不怕人,四只小短腿张开,伸了个小懒腰,舒服得呼噜了几声。
      姜糕蹲下身,从书包里拿出一根火腿肠,笑声问道:“小猫咪,你吃火腿肠吗?”
      小猫咪望着她,似乎是听懂了她的话,喵呜了一声。
      姜凉生在操场上找到她时,就见她蹲在树下,给猫喂食。
      好像是太过于专注了,有人走到她的身后都没有注意到。
      姜凉生见她投喂完站了起来,准备叫她的话也憋了回去。
      姜糕转过身,她没有想到自己身后站了个人,只以为是小猫咪的主人。
      姜凉生也没有想到,会有人撞到他。
      一个重心不稳,向前倒了下去,姜糕也随着摔坐到了地上,后脑勺磕在了树干上,闷哼了一声。
      姜凉生单脚跪在姜糕身前,一只手撑在她头上的树干上,一只手压在了她身侧的地面上。
      姜糕抬起头,光洁的额头被姜凉生额前垂下的碎发扫着。
      姜糕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大哥哥好帅啊,就像是长到她心坎里去了。
      肤色冷白,清瘦的俊脸棱角分明,有着淡淡的疏离感,但不显得锐利。
      和她的不一样,她的神情是完全遗传了姜连。
      她本就性情冷淡,不笑时,眼中的冰冷和疏离会毫不保留的展露出来,会让人不想靠近。
      听见她抽气的声音,姜凉生的语气愧疚,“你没有事吧,不好意思,有伤到哪里吗?”
      姜糕毫不羞涩的直视着他的眼睛,凉凉的道:“没事,你可以起来说话吗?”
      “抱歉。”
      两人的第二次见面就这样尴尬收场。
      姜糕走了一路,姜凉生跟在后面。
      已经到了家底下的楼道里,姜糕有些忍不住了,转过身。
      姜糕站在第二个台阶上,更姜凉生平视着。
      “学长,你这样跟着我不好吧,我也没有得罪你吧,你想怎样。”
      “我……”姜凉生话还未说完,就被截断了。
      “不接受恋爱,不喜欢变态,性冷淡,喜欢同,了解?”姜糕把自己五年前瞎编来拒绝人的话都拿出来了,她就不信人还不走。
      姜凉生扯了扯嘴角“了解。”
      “那你现在可以走了吗?”姜糕一只手五指并拢对着姜凉生身后的大门,“嗯?”
      “……”姜凉生有些愣神。
      “难道你还想着来个八抬大轿,我再来个三拜九叩,把你迎走吗?”
      姜凉生语气生硬,像是在强忍着笑,“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但是,我知道我住在这里。”
      姜糕只感觉一股热流涌上脑颅,不过一会,脸上已经是绯红一片了。
      这时才感觉他的声音好熟悉,这不就是今早捡钥匙的那个吗。
      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干什么,只是尴尬的站在台阶上。
      姜凉生看着脸越来越红姜糕,眼底有了些趣味,仿佛看着她冰冷的眼神中多了一丝情绪,特别有意思。
      一道惊喜又温柔的声音响起:“泡菜、凉生,你们回来了啊。”
      姜糕眼前一亮仿佛是见到了救赎一般“二姨,我放学了。”
      姜凉生转过头道“妈,人我给你带回来了。”
      妈,人我给你带回来了。
      妈……带回来了……
      所以说他是认识自己的对吗,他也不能这样啊,别以为这长得帅就可以欺骗小妹妹了。
      姜糕的脸更红了。
      苏晚珍从大门外走进来,刚扔完垃圾回来就见两人站在这里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你们站在这楼底下干什么,上去吧,我给你们做饭。”苏晚珍顿了顿,快步走到姜糕面前,“泡菜啊,你是不是发烧了脸怎么这么红啊。”
      说着就伸手探着姜糕额头上的体温。
      “也不烧啊,这是怎么了,我们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姜凉生握拳放在嘴边轻咳了两声,像是在掩盖着什么。
      “妈,她没事,只是看见隔壁王姨家的大白和菜婶的阿黄一起。”
      苏晚珍点了点头,懂了。
      大白和阿黄是一只公狗和一只母狗,两狗发/情时也是不分白天黑夜的。
      苏晚珍语重心长的对着姜糕说道:“泡菜啊,以后看见这两只狗不要去看,绕远点走啊。”
      苏晚珍女士一副生怕把乖乖的泡菜给带坏的模样。
      “凉生你也是,不知道把泡菜带远点。”
      “下次不会了,妈。”姜凉生嘴角仍挂着一抹温润的笑。
      姜糕站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不过现在她更怕把自己说的那些话告诉二姨。
      姜糕战战兢兢的上了楼,回到了房间,拿出作业,漫不经心的做着。
      脑子里全是自己给堂哥说的那句话。
      不接受恋爱,不喜欢变态,性冷淡,喜欢同,了解?
      万一他告诉了二姨怎么办。
      早知道就不说了。
      姜糕烦躁的低下头,抓了抓头发。
      抬头就见桌子上的小镜子里照出姜凉生的俊脸。
      姜糕对后面突然出现了个人吓了一跳,本来就是斜着坐在椅子上,现在吓得椅子一抖,整个人就向一旁倒去。
      本以为要和大地来个亲密接触时,一只骨骼分明大手突然闯入她的视线。
      她被那只大手兜住,鼻尖只与地板相距几厘米。
      姜凉生一手抓着桌角,防止自己也摔了,另一只手揽着姜糕。
      姜凉生手臂上传来的柔软的触感,叫他有点不知所措。
      姜糕被吓的要死,压根就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哐当!”两人同时转过头看向门口。
      苏晚珍正站在门口,嘴巴微张着,手还悬在半空中。
      脚边是给姜糕切的水果,现在散落一地。
      很快,苏晚珍变脸像翻书一样,从惊讶一下子变成了欣慰的笑容。
      然后还激动的说道:“对不起哈,打扰了,你们继续,你们继续哈。”
      姜糕几下从地上爬了起来,道:“不是,二姨,不是……”你想的这样的。
      “唉,不用解释的,我都懂。”
      说着还利索的把地上的水果清理干净了。
      “……”姜糕卒,不,我觉得你不懂。
      转头苏晚珍有对着姜凉生说道:“臭小子,不许对人姑娘动手动脚的!咱家泡菜还小着呢,养大了再说。”
      说完就关上了房间门。
      屋内,两人面面相觑。
      姜糕冲姜凉生挑了挑眉,“你看,现在误会大了吧。”
      姜凉生一脸笑意的看着她道:“这好像不只是我一个人的责任。”
      “……”所以说你想表达什么,“你说现在谁去解释解释吧。”
      “你去吧。”
      姜糕有些错愕的看着他“为什么?你还是不是个男的了。”
      “我不合适。”
      姜糕打量了一下他,好像是不太适合。
      和二姨说不到两句可能就说不下去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