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酒客.囚音 ...

  •   红袍遮掩了来人的大半面容,露出的下半边脸一改先前的不悦:“两位来都来了,不进去坐坐吗。”
      缪修宁正视来人,年画娃娃一般的面具被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的和悦衬得更为喜庆:“公子有这番心意,在下也就不推脱了。”说罢,他回望盯着建筑物聚精会神的忆卿远,嘴角不住地抽动。

      忆卿远感受到视线,被盯的后背发凉。

      他扭头一看:“这是过年了?你俩挺喜庆。”

      来人的红袍子:“……”
      年画娃娃面具:“……”
      缪修宁的假笑:“……”
      忆卿远格格不入的青面獠牙面具:“……”

      .反正缪修宁现在是挺无语的,他自认为自己表面装出来的样子挺温和的,但自从碰上了忆卿远这个劣东西,他好像已经有些崩不住了。

      “不是说要进去吗?你们愣那儿干嘛?怎么,爷是不是戴上丑不拉几的面具都掩盖不住爷的丰神俊朗啊。”

      来人歪头看向缪修宁,缪修宁伸手指了指忆卿远,又指向他自己的脑袋,叽里咕噜说了几句忆卿远听不清楚的话。

      “他…这…不…”

      来人没多说什么,直走上前,停在忆卿远旁边,递给他一张折叠起来的纸,随后进了楼里。

      忆卿远展开纸张,
      “核桃,深海鱼,鱼肝油,粟米,长生果……”
      他把纸上的内容给缪修宁看了,缪修宁忍俊不禁,还是硬憋了回去:“殿下…可以多…多翻翻……医书。”

      忆卿远突然想到他在炼神域里看过的几本书,怒火中烧,骂不出多少脏话的他最后憋出了一句文雅的:“我靠!”

      待来客在厅中站稳了脚跟,门徐徐而关,门隔绝了两个世界,权势者们通宵的喧闹与鸦雀无声的外来者形成反比。

      “两位究竟是有何贵干,竟三番五次找上映廖涧。”红袍面对目的不明的二人十分平静。

      忆卿远抱着手,不以为然:“第一次是我们主动的,第二次我可是很客气的等你请我们再进来的,这可不算我主动踏入的昂。”

      缪修宁带着美好的语气道:“公子早就知道我们有任务在身,带着目的试探公子,公子还能放我等入宅,实在是气度不凡呢。”

      这句话落入红袍的耳中却变得阴阳怪气,他下一句都不知道该接什么客套话,想了想,还是选择进入正题:“我对你们的目的没有兴趣,也不想知道。”
      “但不过,以你们的能力,我认为,我们可以合作。”他道。

      “给我一个共同合作的理由。对我们有好处吗?”缪修宁问道。

      红袍道:“两位在这附近来回数次,想必也与这里有关。如果是这样,我想我能帮到你们。”

      缪修宁朝忆卿远颔首,看起来就像是十分默契的老搭档,当忆卿远还在一头雾水时,缪修宁忽然道:“好,那么,合作愉快。”
      “嗯,合作愉快。”

      整个过程花费不到一刻钟,忆卿远难得闭上嘴一言不发。

      .

      “你是说,这家酒楼?”红袍看着四周,人都堆成一团一团的,大声讨论前些日子酒客睡梦中出现的孩童惊叫。
      “对,阁下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缪修宁找了一张没人的位子,“酒客梦中皆出现了尖叫。”

      忆卿远紧跟着坐下,单手托腮:“要么就是有人施法链接了梦境,给每个酒客送去了一份‘惊喜’,再要么就是现实中真的有小孩儿的叫声。”

      “首先,假设发生的是第一种情况,那么,那个人的目的是什么?其次,第二种情况是最有可能的,面上看也是最不可能的,外界干扰的梦境怎么可能一个酒客也没醒,所以,”忆卿远正正经经的分析:“有人锁了他们的梦,梦不做完不准出来的那种。”

      “还有别的情况吗?”红袍扯了扯袍沿,遮住底下平静的脸。

      两人齐齐望向缪修宁,听他道:“有,自然有,第三种,”

      “所有酒客都进了同一个人的梦境。”
      缪修宁摘了面具,扬起嘴角,笑眯眯地看着红袍:“不过,怎么进的,为什么会进,进的目的是什么,还有待考究。公子说是不是。”

      忆卿远看不懂缪修宁的“不怀好意”,无所谓般用手枕着后脑勺,腿一翘,脚一蹬……
      “哐当——”
      成功后背着地。

      “酒客之间有什么关系吗?比如,一起做了某些事情?”缪修宁一边扶起忆卿远,一边扭过头问红袍。

      红袍先是顿了顿,后又道:“不知道,应该有吧。”

      缪修宁道:“有,吧?”

      忆卿远没那么在意:“找人问问呗,一个两个傻的。”

      倒挺巧,话音刚落,隔壁桌就来了俩人,看样子是那晚梦里惊魂的酒客。

      窃窃私语中崩出一道响亮的声音,“相信在座各位都曾云里雾里的听到有关小孩儿的尖叫对吧,相信我,绝对是撞了邪,有不干净的东西,这事儿,酒馆全责,如果处理不好,就砸了它!”

      “对!酒馆要给我们一个交代!”有人声讨。

      “砸了它!”有人附和。

      茫茫人海中也有细声,

      “别的晚上留宿的酒客没事儿,就你们有事,要么就是你们自己招来的,怪天怪地怪东怪西。”

      “就是说嘛,听说那天晚上的酒客曾经都有联系,哎呦,好像以前都密谋去抓小孩儿,抓了就献祭,一个都不放过,当年不仅街头巷尾的小乞丐少了,就连寻常百姓家不小心走丢的都不放过。”

      “对对对,好像是要杀了一只奇奇怪怪连古书上都没记载的妖精去炼丹。”

      这些细小的声音很快被埋没了,如一粒粒不足为惧尘土。

      忆卿远被这些不同的声音惹得要砸了桌子再把人挨个揍一遍,刚要发作之际,却听身边的缪修宁道:“第一条线索的故事有眉目了。”

      “什么?”红袍和忆卿远异口同声。

      “就是少部分人传言的,”他道:“杀妖炼丹。”

      “流言中能串上三个猜测的只有这个。”缪修宁手指敲击桌面。

      忆卿远微挑眉,冰蓝色里的明白透彻:“我大概明白了。与这个集体有关的小孩惊叫梦外是出现过的,但不是这个时间点,梦里惊叫的出现是为了让他们回忆自己做了什么,达到使人慌乱的目的,而他们的梦境相同可能是因为背后有人串联了梦,而梦的主人是谁还不得而知,为什么会是那个人的梦也是个问题。”

      “嗯,跟我想法差不多。”缪修宁嘴角噙着笑,相比先前,这个笑就让人舒心很多。

      “呵,就这么简单,不愧是低等任务。”

      “别急,这只是其中一条故事线。”

      红袍见没他插话的地方也没什么话讲,便待在一旁默不作声。

  •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lj作者智商不高,写出高质量文和复杂故事简直就是异想天开,写得前言不搭后语,故事本来就挺简单老套,过一条线肯定就能猜个大半,仔细看一眼也能捋清楚的,lj作者文笔过烂,更新慢也写不好。
    我知道没人看,都是写给自己看说给自己听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