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如今 ...

  •   “咳咳,老板,一间房!”门外的黄沙混着强风扑了刚来的那人一脸:“顺便再来两碟小菜,快点的昂!”

      屋内的人喝的喝酒,聊的聊天,似是无人注意到那个刚刚才在风沙中经历了一场生死难关的人。

      那个人也并不在意,毕竟大家都是从漫天黄沙中逃来的,在这儿也不稀罕。

      刚送完酒菜的小二瞧着生意来了,朝那儿道:“诶!好嘞,这儿边走着!”

      “草,麻的这破沙子怎么总搁这儿飘,老子被困在这儿一个多月去了!”

      “你还算好,我本来是打算送儿子和女儿去江宁念书的,还有半个月左右书塾就要收人了,我儿子还好,不念可以回去养养牛种种地,长大了能自力更生讨个媳妇儿,乡里人也不会说什么,可我女儿呢?!女孩子能干的活少,念了书回家的人就不会被欺负,以后嫁了人婆家就不敢欺负,要是不念书就会像乡里的女人一样一生都像泥巴一样……我该怎么办那?!哎呦!”

      “诶诶男女平等呐。”

      “我拖着一家老小要去幽州做生意,结果半路上给我来了这出。”

      “各位还是冷静吧,神宫那儿已经派了人来,过几天应该就停了。”

      人群中的讨论声不断,而最偏僻的角落中却是针落有声。

      那人静坐着,像是在沉思着些什么。

      璃盏中的酒散发出醇厚的香气。

      仙气与酒香碰撞,羊脂玉般的纤纤细指轻轻敲打着桌面。

      月白的衣角很自然的垂在地面,

      白纱虽然厚重却仍然盖不住那张脸温柔的轮廓。

      时间如流沙般绕过万物,傍晚已至,客栈中充斥着人间烟火的气息,丝毫看不出门外是狂风的舞会,也看不出这群人经历了一场乱沙。

      “你儿子今年多大了?娶媳妇儿没?”

      “没有,二十五了还光棍一个。”

      “我认识好几个年轻仙子,哪天给你儿子介绍介绍。”

      “别祸害人家姑娘。”

      “说起光棍,最出名的那个晓得吗?”

      “放眼这四界,哪个光棍有咱们玄昀的松言神帝出名?”

      “就是就是。”

      “诶~神帝陛下的丰功伟绩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不是在下吹牛皮啊,随便找一个三岁小娃娃,你问那娃娃四界中最英雄的人是谁,答的肯定是这位神帝陛下。”

      “可惜这大好男儿,五界之内能让他看上的还没出生呢。”

      “但他光棍了十四万年,我想笑,噗——”

      “他合并神界的这两万年可没闲着,没事就找事,鸡毛蒜皮的小事也能被巨细处理,西方精灵王可没少帮衬祂。”

      “也不知道这位是怎么想的,相貌什么功绩什么都有了,可到现在他的后宫还是空空如也。”

      “不至于说是光棍吧,前玄棠神帝还不是十三万岁左右娶妻,人家十四万岁也就相当于凡间二十岁而已啊。”

      “你们说神帝陛下是不是那什么不行啊?”

      神仙妖魔鬼怪的聊天内容突然就偏到了另一边。

      “你这想法就有些不厚道了。”

      “那些美人们为了攀上他费了多大的功夫。”

      “偶遇、才艺、钱财甚至下药都用上了,神帝陛下动都不带动的。”

      “他会不会真的是戏本子里只痴情一人的角投胎转世了。”

      “我想如果我是他我肯定比昏君还昏。”

      “你也就想想得了。”

      “神帝看不上也是有道理的,美人榜首会喜欢他排名后面的?”

      “想上位的那些人有些实力的也寥寥无几。”

      “钱财地位之类的东西他也不缺。”

      “你们这话就不对了,爱情这东西可不能用相貌钱财来衡量。”

      “怎么就不能了?门不当户不对怎么在一起?美男神仙和丑女在一起的画面太令人作呕了。”

      “就搁那儿瞎嚎吧你小妖怪,这又不是选猪肉,分个类别是确怪不了谁,但是明码标价就过分了!”

      他们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吵起来了。

      争论的内容还挺幼稚。

      爱这困扰了无数生物的玩意儿到底该不该被门当户对给绑架。

      角落的的那人似乎对这很感兴趣。

      不经意间搁在桌面上的白纱因人起身时的动作被轻轻带拂。

      他转身去了二楼的房间。

      不过他感兴趣的不是关于他们争论的内容。

      那位神帝陛下才是最值得他去思考的对象。

      ————

      宫墙上映着月光残影,
      老树的枝丫伸出高墙,
      每隔一段路总有一盏宫灯悬在墙上,
      光不是很亮,不足以照彻整面宫墙长廊。

      看着夜空间隐于云层之上神宫平起的皎月,隐约能见着太阴之君当值的月宫。

      盛夏的夜晚并不安静,蝉在林叶间跳动长吟,不知哪位神仙豢养的群鸟在上空盘悬时不时发出清脆的嚣鸣,万年古树仍是挡不住清风

      宫道的尽头拐弯处一片漆黑。

      黑暗中缓缓走出一个高大的人影。

      月光为那人的脸渡上了一层柔情,原本生人勿近的气质被拨开打散。

      剩下的是打磨后的清冷与柔光

      那人停在了不远处的宫门口,匾额上“青栀宫”三字银光闪闪,大门被他轻轻地推开来。

      门后的景象一片静谧。

      花坛中大片栀子花丛悄然睡去,花香混着仙气钻入人身上的每一个细节 。

      栀子花泛着月亮撒下的冷光。

      栀子花的花语是
      “永恒的爱,一生的守候”

      似是他永远都爱着那个被自己亲手推下碎神池的人。

      是他活该。

      他愿意一辈子都等着他回来。

      无论多久。

      白玉石台阶上落了些被清风带下的栀子花瓣。

      被花丛掩着的木庭中又好似响起了主人的话语。

      “不是你们把我逼成这样的吗?”

      “你哪来的资格让他道歉?”

      “本君成为这样一个杀.人.犯说到底了还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殿下还是离我远点。”

      “对,就是我杀的,怎么,你要报复回来?”

      “束梦网可以给你,但条件是你得陪我去人间逛逛。”

      “没有我的血阵你救不活他,要再做个交易吗?”

      “欠你的都还了。”

      ……
      字字诛心

      那人转过身去,美玉不及的脸庞完全暴露在月光下。

      冷冽的凤眼在四处寻找着什么,冰蓝的瞳色在夜色中极美。

      在那里……

      本就白皙透亮的肤色在冷光下显得极度病态。

      束起的墨色长发随着风飘动。

      玉指拨开栀丛的翠叶。

      亭景暴.露无遗,

      他踏上木阶,哒哒声被踩在脚底游荡。

      骨节分明的手扶着柱子,亭旁不再似春天那般嫩绿而随着四季的变化为深绿的柳树在风中摇曳。

      他身着黑色衣袍,并不是很华贵,却予人一种压迫,使人不经意间便会听从于他。

      夜色渐渐与美人融为一体,所有深情早已藏起,留下的只有一抹过久的安静。

      风能荡开一切,却无法医好最为久远的心结。

      他还是神子那会儿,那可是蛮横无理随心而行,可就因为他是神子所以人人都围着他转。

      他自小被惯着长大,从小到大没有什么事是能让他掉金豆子。

      能治他能让他哭的死去活来的那人早就下了碎神池了,两万年前下的。

      碎神池,顾名思义,神仙妖魔鬼怪下去了就上不来池子,水底万丈下是淤泥与不受侵蚀的断魂兽。

      入池后,神魂具灭,融下的烂肉也会成为断魂兽的盘中餐。

      那是历代惩罚万恶罪人的地方,而那时他眼中那人的罪孽是普通神仙的百条性命都抵不上的。

      “你可知罪?”

      “知罪。”

      “何罪?”

      “伤了……殿下的心上人?”

      “你还没有清楚!”
      他手中的鳞鞭又一次落下,月白色早已因皮开肉绽而染上殷血。

      “波及……殿下?”

      “是你,你一直在旁观,你明明知道所有事,为何还是不肯收手!”他怒声吼着。

      “他既然再无往生,你也不必再苟活!”

      碎神池里的水带有强烈腐蚀性,越往深的地方烂的越快,最后浸了池底的是早已在水中腐烂的碎肉。

      有感性的凡人所写的话本子道,温柔走后,剩下的只有绝望而又漫长的余生。

      但于他来说,这真真是活了个该

      .

      落满微光的石桌上有盛着快要溢出故事的壶盏,若不是缺了人,当真是一副倦漫美景。

      不过,这些都是无所谓的因果。

      他转了身没再去回忆往事,一件件一幕幕都是他犯的罪。

      “咣——”

      一旁饰景的石墩子被蹲下的人砸穿。

      这可不是第一次了,如果两万年间这神宫里被砸坏的东西从未被复原修理,那早就没这地儿了。

      就算那双即使带满伤痕却仍旧惹人艳羡的玉指一次又一次受伤流血,宫殿中的事物毁坏修复,万年前一揽子的破事儿也绝不可能再来一遍。

      “姓忆的你他妈有完没完?这殿里边跟我哥有关的东西本来就少之又少,你还砸了又砸!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角落里不知道何时又多了一个人,

      “忆卿远,该放下的就放下,你万年前让万筝把暮烟拐走了,现在你他娘又把老子给抓来了,诶,不是,你就不能行行好还我哥一个清静吗?”他语气软了下来。

      忆卿远攥紧了拳头,血从指缝渗出染红了苍白的手。

      说话那人渐渐现了真容

      像他哥,有四分像,眼眸最像。

      如果说他哥是难得一见的盛世容颜,那他就是温柔轻软的绝迹五官。

      “去你丫的傻缺!”那张温润如玉的脸已经扭曲成了一团废纸似的:“什么狗比破事儿!”

      忆卿远可是终于开了金口:“缪屈星,你哥他还会回来吗?”语气竟是意外的小心翼翼。

      缪屈星早就是不耐烦了,白眼都要翻至脑后。

      “托我哥的福我就求求你以后别再问了,这是我看在我哥的面子上最后一次回答,爹爹他本就体弱无常,我哥承了我爹的再生传承,谁知道我哥会不会在某天救你时把那条命用了,碎神池又是什么地方?除了你们玄棠神族的嫡系下去了不会死,其它什么妖仙魔神下去了就灰飞烟灭,肉沫沫都化了个干净,你他妈的说我哥他还会回来吗,回来你二大爷回!就算他还有一条命他肉身早没了!你脑子被驴踢了要死啊!你当这是戏本子想复活就复活?”

      这厢还骂着呢,缪屈星的眼泪便夺眶而出,抽泣道:“我…我哥在时也没他妈见你那么关心,他死了倒是……忆卿远你丫的就是个骗我哥感情的大骗子!你又来演什么情深意重?!他妈的你那个十一万岁的狗逼弟弟都比你强!”

      月光下的人微微垂了头,看不见他什么表情,但是身体的颤抖最是骗不了人的。

      “为什么……”忆卿远重新抬了头,眼眶有些发红,倒像是被抹了一层淡色的胭脂。

      “你还问为什么,问你自己,问问你自己为什么亲手送他下去!”

      月隐了,风停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好,好狗血!
    尬的我都没眼看了[沧桑点烟]
    莫得替身梗!莫得替身梗!莫得替身梗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