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这个女人情况有些特殊 ...

  •   轰——!

      轰隆隆!

      哗哗哗......

      随着猛烈的闷雷声,一场磅礴大雨从巴黎上空以势不可挡之势砸在了这片土地的每一个角落。

      清凉的风不合时宜的泛起了些许冷冽的意味。

      这场大雨来的猛烈,不过片刻便形成了淡淡的雾气,霓虹斑斓之间,仿佛是上帝在擦拭着这颗璀璨明珠。

      “女士,这是您要的橙汁。”

      赛琳娜收回了视线,微微转头看着微微弯腰满带笑意的空姐,她点了点头,无框眼镜下如庄园里被精心呵护的玫瑰般诱人地红唇微微一笑,一句纯正的法语优雅地脱口而出:“谢谢你。”

      空姐报以微笑,说道:“飞机快要抵达巴黎了,祝您旅途愉快。”

      看着空姐小步走远,赛琳娜抬手微微伸了个懒腰,这一刹,一身职业装的她在那间外套的衬托下,原本便如模特般的身材显得愈发傲人,若非这里是头等舱,怕不知会在多少绅士的心头荡起涟漪。

      正如那个空姐所说,MH358航班在十分钟后准确的落在了夏尔·戴高乐国际1号机场。

      赛琳娜从VIP专用通道下飞机之时,白色的衬衫外穿上了一件浅灰色的格子西装外套,精致面容上的无框眼镜也已经摘下,换上了一副夏奈儿的酒红墨镜,高跟鞋的声音在过道内不紧不慢的响起,身后一个身着西装的中年保镖一脸严肃的拉着行李箱跟在她的身后,魁梧的身材配上那副墨镜,简直就是终结者翻版。

      这样一对反差极大的组合,加上赛琳娜那本身便不是可以被忽视的面孔,让不少人侧目。

      在惊艳、羡慕、审视、妒忌......的视线中,赛琳娜带着保镖径直走向机场门口外停着的迈巴赫,迈巴赫内侧后车门旁早已有一个身着黑色西装的管家模样的老人等候着,看见赛琳娜走出来,恭敬的将车门打开,等她上车后娴熟的将车门关上,另一边,保镖将行李箱放入后备箱后坐进了副驾驶座。

      迈巴赫缓缓驶出机场。

      在烟雨迷蒙之间,与繁华的巴黎市区背道而驰。

      巴黎的近郊,郁金香的花瓣被大雨揉碎,经凉风吹拂进入塞纳河的支流中,浓烈的花香气以另一种方式浸入了这座浪漫的城市。

      近郊的一座私人城堡之中,无数身着黑色西装的健硕保镖守候在城堡周边的关键位置,古堡的长廊散发着中世纪的古典与庄重,又融合了文艺复兴以来的艺术气息,内侧靠墙一侧每隔十五米左右便会出现一幅价值不菲的名画。

      那几具饱经岁月的盔甲闪烁蜡光,如一个个忠诚的卫士,贯彻着至死不渝的执念。

      城堡深处的主卧之中,闪电与闷雷声一同从那并未阖上的窗口进入,冷冽的风将名贵的丝绸窗帘吹的轻轻浮动。

      床上,薄薄的锦被盖到了他的胸膛,半扣未扣的衬衫下坚实的胸肌若隐若现。

      刺啦!

      一道闪电稍纵即逝,将他原本便白皙的肌肤衬的更加突出,往上看,侧脸的轮廓如刀削一般棱角分明却又不是柔美,绯然的唇色上鼻梁直挺,他亲身明了女娲造人的本事不比上帝差分毫。

      但此时的他双眸紧闭,剑眉紧皱,额头上不时有汗珠浮现。

      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噩梦,会让他如此作态!?

      匪夷所思。

      “快跑,江晚照!”

      他一下子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呼吸变得些许急促,胸肌与腹肌上的汗液随着肌肉律动,夜色昏暗中,那双眸子里竟然闪烁着妖异的紫金微光,两个呼吸之后,他的心情好像平复了些许,眼眸里的紫金色光芒慢慢暗淡,最后恢复成了正常的黑色,但是那神色依旧令人捉摸不透。

      他捂了一把脸,从床上站了起来,径直走向窗台边,看着城堡外夜幕下的大雨,凉风将他散在耳际的微微湿润的长发掠起,冷冽中混杂着淡淡的郁金花香。

      叮铃铃铃——

      叮铃铃铃——

      他反身走到另一边的红木书案旁,拿起听筒前按下了座机上的一个按键。

      随即,听筒内传来一句纯正的中文,声音中掺杂着西方女性独特的知性韵味与温柔:“您竟然还没有睡?”

      “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您说过,一旦赛琳娜小姐回到古堡,就立刻通知您。”

      话筒里一阵沉默。

      “半个小时后,我在书房等她。”

      随后话筒中的话音被切断。

      ————

      云缅交界线上,皎洁的弯月高高的挂在夜幕之中,月色随风挥洒在寂静而幽深的森林之间,为这冷清的夜色平添了三分凉薄。

      X320在这片联结两国的森林中横穿而过,年久失修的路灯向地面投射出昏暗的灯光。

      突然,一辆悬挂着C字开头军牌的越野车在森林中呼啸而过,低沉而狂野似野兽低啸的引擎声惊起些许鸟兽飞散。

      越野车上有两个人,确切来说是两个年轻人。

      驾驶座上的男子吹着轻扬的口哨,高挺的鼻梁,两道浓浓的眉泛起轻松的涟漪,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

      他穿着考究,但左耳的蓝钻耳钉,让这位楚家少爷显出三分不羁。

      副驾驶上的年轻男子,脸庞在清冷的月色衬托之下显得愈发白皙光洁,透着三分棱角分明的冷俊,浓密的剑眉之下那双乌黑深邃的眼眸静静的看着车外。

      “真没想到咱们这次会这么顺利,那几个老顽固竟然答应了把东西给咱们研究一下。”

      苏黎川回过神,轻轻嗯了一声,接过确实比想象中要顺利一些,“虽然凯撒之金的量少了些,但也差不多够了。”

      突然,楚少辞猛踩了一脚刹车,越野车猛的一颤后瞬间停滞。

      苏黎川眉头微蹙,他并没有开口问楚少辞究竟怎么了,而是径自的看向了车外前大灯照着的路面。

      “卧槽,这鸟不拉屎的破路上还他娘的能有人碰瓷!?”

      楚少辞一边没好气的说着,一边和苏黎川一起无奈的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苏黎川伸手接过楚少辞丢过来的手电,一边将手电打开向那个倒在路面上的人照去,一边不紧不慢的向那人靠近。

      在苏黎川身后,楚少辞眼眸微眯,袖口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军刀。

      他现在有些后悔刚刚为什么没从军区搞一把□□过来,只要那个趴着的人有什么异动,他抬手就是一枪,立刻送那家伙回地府深造,哪需要这么麻烦。

      苏黎川乌黑深邃的眼眸透过手电的强光和那趴倒在地面上的人的身材大概判断出了那人应该是个女人。

      苏黎川站在她面前,楚少辞在苏黎川身后侧小半步,警惕的看着地上的女人。

      “要不.....”

      苏黎川转头,疑惑的看着楚少辞:“嗯?”

      楚少辞发现地上趴着的那人好像确实是奄奄一息了,放松了许多,玩笑道:“保险起见,咱们先给这妞儿来一下?”

      苏黎川没搭理这个没正行的家伙,但也没有因为地上那人是个女人而放松警惕,特别是在这种地方。

      苏黎川的袖子里滑落出一柄黝黑的匕首,旋即将手电交给楚少辞,“照着。”

      “好。”

      苏黎川蹲下,左手探出两指搭在她的颈部,还活着。

      嗯!?

      苏黎川注意到了她背部衣服似乎是因为炸弹之类的爆破而破碎了好大一块,血肉模糊之间好像还有两个不易察觉的弹孔。

      看着苏黎川指尖上的血迹,楚少辞也是眉头微蹙,这个女人,到底经历了什么,这样都还没死?

      “怎么办,救不救?”

      苏黎川看着那个昏迷过去的女人,沉默了几秒,随后将她抱了起来,“救。”

      随后与楚少辞一前一后,将那个女人抱上了车。

      越野车的发动机再度轰鸣了起来,楚少辞一边猛踩油门,一边透过后视镜看去,后座那个来路不明的女人的头正枕在苏黎川的腿上,苏黎川的手按着她的伤口,稍微抑制了一下她的血液流失。

      “啧啧啧,这一幕要是被京城里那些个女人看见了,不得嫉妒疯了。”

      楚少辞见苏黎川没有回答,见苏黎川的视线好像从上车开始就没有离开过那个女人,又问道:“这女的长得怎么样,好看不?”

      “还可以,怎么样,你楚少要把她娶了?”

      通过后视镜看着苏黎川那看似认真却又好像漫不经心的面容,楚少辞呵呵了一声,大义凛然的说道:“世界尚未一统,楚某何以成家。”

      说完,楚少辞不等苏黎川开口,继续说道:“再说了,我华夏大地还有多少漂亮妹妹等着我,干嘛委身这么个来路不明的小妞儿,扯淡。”

      苏黎川闻言,也呵呵了一声。

      “也不知道是谁,连个李琼玖都搞不定,还在那里大言不惭。”

      楚少辞闻言,愣了愣,立刻道:“苏黎川你够了啊,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这是江湖规矩,更何况咱们还是一个大院儿里长大的,老提这么些个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就没意思了......”

      苏黎川故作不知,道:“这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

      苏黎川话音刚落,楚少辞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却没等喉咙里的话音出口,苏黎川些许凝重的话紧随而上:“先不扯这些了,开快点,这个女人情况有些特殊!”

  • 作者有话要说:  新书乍到,跟新尽量稳定,蟹蟹观看,康桑阿米达~~~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