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潮裳1 ...

  •   才下课几十分钟,群里的消息像那天一样,导致他进去时手机卡了好一阵。
      DJ诗人:让本诗人好好想想。
      体:啧,做的真好,打扰了打扰了。
      老班:我觉得什么名字都配不上它,至少我们取的不行。
      DJ诗人:那可不一定,我觉得可以叫“一起向阳”,多棒的寓意啊,向着阳光,果然,我就是一个做诗人的料。
      老班:小声叭叭,是不是犯病了,送大诗人一句话,人要脸树要皮,这里人多别发病。
      DJ诗人:口婴口婴口婴。
      思考者:口区。
      弦安眠翻了半天,从第一条消息翻到最后一条,愣是没看见一条有用的,本来几个在线的还在一本正经地讨论到底去哪个名字好,后来渐渐的就变成了霂筌在“嘤嘤嘤”,任悠那几个就在“口区”。特别是林丘霁和齐秋兮,似乎早把昨天弦安眠给他们讲述的悲伤的事遗忘了,跟着霂筌几个瞎起哄。
      看来凡事还真的要靠自己,弦安眠回到宿舍,把一摞有关写作的杂志搬出来,一页一页地翻着。
      待一摞杂志都翻完了,也没找到一个适合的名字。杂志上刊登的作文大多都是科幻类的,给雕像取一个那样的名字,的确不太合适。
      男孩躺在床上,左手插进了头发里,长长地叹了口气。
      举起手机又一看,微信里排在第一栏的群聊仍是班级群,群名下方呈淡灰色的消息,是林丘霁发的,这孩子本性回归,沉默了半天,应该是在思考这个雕像的含义。
      思考者:执子之手。
      弦安眠一下子坐了起来,四个字在脑子里回荡。“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与子偕老……”他激动地拍了拍膝盖,“相守啊!”第一时间将这四个字发给了梅老师,梅老师觉得挺好的,弦安眠拿起刻刀,在雕塑的背后工工整整地刻着四个字,四个字下还有一行小字。
      ——致所有颠沛流离的人

      秋天总是在不知不觉中来临,它不像春天那样,可以看见满丛野花,也不像冬天那样,大雪纷飞。校园中的银杏叶悄悄地就变黄了,如蝴蝶般空中翩跹,经常无意间走过小径,回去时便发觉头上落了一片银杏叶。
      出生于秋天的弦安眠怕冷,而且还带有鼻炎,对冷空气过敏,走在外面鼻子就常常堵着,因此他总喜欢窝在室内,在校时,就喜欢呆在图书馆里。
      艺术类大学的图书馆外观总是很好看,恬阳大学里的图书馆用钢筋做横条纹,空出来的部分安满窗户,几条旋转的楼梯像纽带,围着图书馆的柱子一直延伸至顶部。唯一刺眼的,是门前那一排背影,齐齐转过身来,霂筌、任悠、林丘霁、齐秋兮、蒲修,几个平常玩得好的同学竟一个不差。
      男孩觉得有些无语,道:“你们要去打球就去啊,又不是少了我一个人就不行了”五个人看着他,不约而同地道:“就是不行。”
      “我要去看书。”
      “我们也要去。”
      “打球更好玩,看书很无聊的。”
      “就要看书。”
      “不是,我说你们为什么要跟着我啊?这是图书馆,你们这样站得想要去打仗似的。”
      跟在弦安眠后面的五个人默不作声,前者走,后者就走;前者停下,后者也停下,像是铁了心的要跟着弦安眠,男孩也懒得管了,就让他们跟着,向图书馆走去。
      走到大门面前,一直跟在身后的五个人突然不走了,弦安眠正奇怪,只见五个人围成了一个圈,旁边还有其他的学生,一层围着一层,,弦安眠看不见圆圈中央是什么,就看见那五个憨憨交头接耳,像是看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霂筌回头看见弦安眠愣着,“噗嗤”笑了一声,挥手叫弦安眠过来。
      男孩觉的直觉告诉他一定要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圆圈中央的东西逗引着他去一探究竟。
      拨开一层层的人群,一个雕像摆在图书馆的大门口,雕像刻的,是一个小女孩牵着老人的手。雕像背后是那一排熟悉的小字:
      执子之手
      ——至所有颠沛流离的人
      雕像前摆着一个牌子,弦安眠仔细辨认了一下,是梅老师的字迹,雕刻者那一栏写的是弦安眠的名字。任悠拍拍雕刻者:“安眠,这就是你发在班级群里的那个吧?这是要出名的节奏啊!”蒲修像是参观世界遗产似的,拿出相机一刻不停地拍着,弦安眠耳边全是“咔嚓咔嚓”的声音,吵得耳朵疼。
      这肯定是梅老师把自己的作品交出去的。
      弦安眠好不容易推开了厚重的人群,那五个憨憨也跟着挤了出来,边扇着风边不停地输出“彩虹屁”。
      “弦安眠同学,我是林记者,请问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的偶像,给我签个名吧!”
      “看见没有,看见没有,我相机里的照片,瞧瞧这边缘多么精致,这人物多么像真的。”
      等憨憨们转过头来找那位伟大的雕塑家时,他已经不见了踪影,就剩下五个人在寒风中尴尬地对视。
      四楼,少年修长的手指在书架上抚着。走了一圈,书架上的书没有多少新花样,不是绘本,就是与绘画有关的,要么就是什么《音乐的魅力》,什么《演员的自我修养》‘每天学的是这些,图书馆的书也是这些,弦安眠觉得有些烦,正准备收拾东西回教室去做会儿作业,眼角余光不经意间瞥到了书架上的一本书,书名叫《罪踪故》。
      书的封面黑黑的,中央有一株盛开的彼岸花,红得像在滴血,与周围的五彩缤纷的封面相差甚远。弦安眠拿着这本书回到座位上,歪着头看着。封面上没有作者名字,就连书名也是小小地写在一个角落里,极不惹眼,似乎设计者有意要突出中央那一簇鲜红的彼岸花。
      小心翼翼地翻开书,书的扉页上用漆黑的字写着六个字:
      最温柔的凶手。
      是一本探案小说么?弦安眠想着,又觉得不像,看了一会儿,默默地拿起手机,在百度界面上敲下一排字:双男主的小说叫什么?
      显然对这个话题感兴趣的人很多,愣是找到了几百上千条回复。
      热心的小苹果:耽美啊,好看的耽美啊!
      耽.:是一个很神奇的存在。
      腐腐腐n:啊啊啊,我的嘴角与太阳肩并肩。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