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月景2 ...

  •   次日的最后一节是梅老师的课,一如既往,等其他同学都离开了教室,梅老师又给弦安眠补了课。
      出教室打开手机,群里面蒲修一次又一次地艾特他。
      —在?
      —怎么还不来?
      少年拍拍有些发昏的头,回了一句:“马上就到。”
      毕竟是艺术学院,篮球场建在学校的一个角落里,不过设施齐全。弦安眠到那时,篮球场门口站了四五个同学,第一眼看,他还以为是体育系的来凑热闹。霂筌迎上来,让同学们排成一排,拉着弦安眠一个个介绍。
      “这是任悠,昵称是老班,高中三年他都当的班上的班长。”
      “这是齐秋兮,昵称体,特别喜欢跑步等有氧运动。”
      “这是林丘霁,昵称思考者,喜欢那种深沉又富有哲理的东西。”
      就这样从左到右依次认识了一遍,还顺带把性格喜好也了解了。
      同学们倒热情得迎上来,齐秋兮性子开朗,道:“你好啊,弦安眠对吧?幸识,好久约起一起去吃食堂的羊肉粉啊!”男孩看着眼前这个原本风流倜傥的少年眼里闪烁着渴望羊肉粉的光,哭笑不得。要不是蒲修及时制止,说不定他还要长篇大论地把关于羊肉粉的一切事物都告诉弦安眠。
      虽然不常进行户外运动,但初中时学校抓体育抓得极狠,几年过去了,今天手碰到篮球,感到一丝熟悉,一场下来,也投进了三四个球。
      一场结束,弦安眠感觉背已经完全湿了,实在热得不行,把外套脱下放在旁边的椅子上。夏天穿衣不多,身上只剩下一件白色的T恤,被汗水浸湿,贴在了皮肤上透出一丝淡淡的肉色。似乎又回到了初中时十三四岁懵懂的年纪。
      走在回宿舍的路上,路旁漆黑的小树林里闪着一星光亮,一闪一闪的,煞是好看。已经夜晚了,除了路灯,还有什么会发光呢?弦安眠想着,往树林方向凑近了些。
      茂密的树叶缝间,一只只萤火虫穿梭着,拨开树叶,藏着一片萤火虫的天地,数百只萤火虫聚在一起,尾端的光芒闪成了一大片光,照亮了幽幽的树丛,黝黑中透出一点黄光,梦幻得如同仙境,如同置身于童话世界。一大片萤火虫勾起了弦安眠的记忆。
      记得在什么时候看见过萤火虫的?似乎是在幼儿园时。
      幼儿园时他和收养他的老头儿在乡下,乡下夏日的晚上,搬个板凳坐在院子里看漫天星辰与萤火虫是弦安眠小时最深的记忆。那时老头儿还模仿“囊萤映雪”的典故,用一个布袋子捉了几只萤火虫送给弦安眠。弦安眠当宝贝一样捧在手里,妹妹弦薇叫着嚷着想让老头儿也给自己做一个。
      弦安眠不得不感概,似乎一转眼,时间就过去了,他读大学了,而在院子里追着抢“囊萤”的情景仿佛在昨天。
      男孩觉得有些想家了。
      自他上了大学,回去的次数变少了,给家里打电话的次数也越来越少。想来,好久都没有打电话了。原先约定好的,一天打一次,弦安眠隐隐有些愧疚感。

      找了个好天气,学校把原先说好的大一新生入学会开了。
      晚上跑步完,弦安眠给老头儿打了通电话,老头儿还是那么爱唠叨,什么注意身体、好好学习等,反正大事小事叮嘱了个遍。弦安眠一边静静地听着,一边在画纸上用铅笔来回画着。画纸上是一个男孩的背影,弦安眠梦里经常出现这个背影,瘦高瘦高的。
      次日下午,学校放半天假,半天回家也没有意思,男孩干脆留在学校。
      学校旁边有一条老巷,这才是名副其实老巷,大概是梅老师的外公那一代修的,从前还有一些人来参观,后来就没人了。老巷里的青石板上长着青苔,虽然老,但很长,另一头连着江边。
      老巷有一家咖啡馆,弦安眠喜欢到那里去,靠窗的地方可以望到江水,喝喝茶,看看风景。下午闲来无事,少年又去到那家。
      还是熟悉的靠窗的位置。
      弦安眠点了一杯四季春。上初中时,学校外的那家奶茶店弦安眠经常去,最喜欢那里的四季春茶,开始甜甜的,后来有点涩,慢慢的一点淡淡的苦味苦弥留在嘴里。就像它的名字,一年四季,从春天的幽幽花香,到冬天的皑皑白雪。
      阳光照在江水上,原本发黄的江水闪着光。他抿了抿手中的那杯茶,是梦中回怀念的那个味道,从甜到苦,忍不住又喝了一口。
      店里的服务员十分热情,给顾客一种亲切感。往常弦安眠一推开那透出流年风景的木门,服务员就会笑着迎上来。不过这次却没有,店里冷冷清清的,灯看上去幽暗了许多古色古香的木门似乎也沉默了,一条条裂缝诉说着岁月沧桑。
      窗边另一张桌子坐着几个年轻的女孩子,像是才大学毕业,看服饰,是这家咖啡店的服务员。弦安眠边喝着茶,边静静地听着。
      半晌,他听懂了什么。这家店有一个小服务生,被父母从乡下带到城市里,就丢在她外公家离,前不久,噩耗传来,小女孩的外公去世了,小孩在世上无依无靠。弦安眠听着,沉默了一阵。
      这世上遇见的人,如蜻蜓点水,一晃而过,有些人刚来就走了,有些人停留了很久,却还是叹叹气,转身离开。大大小小的琐事,断断续续的离开,弦安眠想着,觉得霂筌的个性签名说得很好,忆往昔,不诉离殇。
      大概是学艺术的人都会有一些淡淡的忧伤,弦安眠望望手中的四季春茶,心有点酸。他喃喃道:“四季么?为什么就不能永远是甜的呢……”
      走出咖啡馆,夏日的阳光仍然刺眼,老巷正好面朝阳光,照得人心里暖暖的。地面铺的砖坑坑洼洼的,靠近屋檐的地方青苔生长得密密麻麻的,稍不注意就会摔在地上,摔得一屁股的泥土。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