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彼得潘人格出场 ...


  •   白梓树,我真是上辈子欠你的。

      白澈暗暗抿嘴,唇角的弧度隐约流露出一丝焦灼,又感觉身前的少年目光灼灼,直勾勾望着自己。如果不解释好的话,怕是真要当着下节课学生的面,把他就地正法了。

      解释办法一,死不认账。

      “我从来没去过酒吧,昨晚也一直在备课。你莫名其妙拿别人的照片过来,又说些乱七八糟的话,不怕我生气吗?”

      白澈一本正经的直起腰,温和的眸闪烁几分,故作镇定的望着面前少年。
      池昀听到白澈反客为主的问话,不自觉嗤笑出声,只饶有兴趣的看着自家小白兔老师负隅顽抗着,觉得十分可爱,慢悠悠道。

      “老师,昨晚大头也在你砸的那个酒吧里,还有小五和二哈。我这里不只一张照片,他们发的视频也有,人证物证都有。”

      眼瞅着池昀手指在屏幕上滑来滑去,各个角度的照片里都是他。
      白澈嗓子哽住,原本的理直气壮又灰溜溜变成软趴趴的逃避,左右移动目光就是不敢和池昀对视。

      解释方法二,谎话连篇。

      “我想起来了,昨晚备课之后又陪一些朋友去了趟酒吧。可能是这个拍摄角度有问题,感觉是我在打架,其实是和他们在随便玩。大学老师去放松一下也可以吧,你再不放开我,我就真的生气了。”

      不撒谎还好,一撒谎更是坏事了。
      池昀轻轻眯起眼,似乎一眼看穿了白澈的解释,笑意中带着无奈。

      “老师,视频里的你一脚踢向那个男人,嘴里还嚷着说他浪费你感情,要彻底分手,这也是玩耍放松吗。”

      明明威胁着池昀自己要生气了,却没想到却牵起池昀的玩笑心,白澈此时更慌了,耳朵一动,又听到门外逼近的学生脚步声,似乎是快要上课了。

      解释方法三,满天过海。

      “好吧我承认,那张脸确实是跟我一样,不过那个人不是我,其实是我的同卵兄弟。惊讶吧,我一直没告诉你,我还有个亲弟弟。”

      门外学生们的声音越来越近,震的白澈耳膜一股一股的,听了这个解释,池昀才半信半疑地把他从壁咚中解放出来。
      白澈松了一口气,却没想到刚刚要打开教室门,又被他给生生掰回去:“那老师,你的弟弟为什么踢那个人还骂他渣男。”

      这是相信了吗,不过相信了又为什么要追问视频里的事情。看池昀的表情也没法儿搪塞过去,白澈回忆着昨夜视频中白梓树的控诉,道:“他劈腿了,跟女生约会还骗我弟弟说自己在家排练rap。”

      说完这句话,白澈只看到池昀点点头,似乎在思考什么,本以为他就放过这个问题,却没想到他下一秒又开口了,竟然还是替那个渣男解释:“万一是误会呢,可能你看错了,也许他那天晚上就只是陪个朋友喝酒,朋友喝醉了后本着道义扶着她,刚要送回家就被你撞上了。”
      白澈:“大晚上喝酒还扶回家的话,关系可能也不一般吧。”
      池昀:“他也不想扶的,只是其他人也醉了,除了他没别人帮忙。”
      白澈:“可是他也不该骗人说自己在家,这样反倒是欲盖弥彰了。”
      池昀:“之所以不多说,可能也是怕你弟弟多想吧。”
      此时仿佛白澈在代替白梓树的角色,池昀在代替那个劈腿的渣男,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辩驳起来。

      白澈舔舔嘴,希望这个话题快点结束,毕竟话越多越容易露出马脚:“这些也是我弟弟的事情了,我们讨论也没什么意义。”
      池昀嗯了一声,却也若无其事的补充道:“老师也可以回去劝劝弟弟,可能真的是误会,他可以再给人家一个机会。”
      没想到池昀还有一颗为旁人照想的心,白澈应了句好,心想着,要不回去就按照池昀的说法劝劝白梓树试一试,不然他分手发作起来,估计要好久才能消停。

      这样一来,掉马危机就这样高高举起轻轻放下般解决了,白澈舒了口气,望着自家男友英俊的脸庞,大着胆子又问道:“这次是个误会,不过我想知道,如果你真发现我脚踏两只船,会怎么样?”
      准确的说,是脚踏七条船。

      池昀闻言也顿了一秒,目光闪烁几下后,轻轻翘起唇角,回望白澈淡淡说。

      “你如果见了其他人,一定是我做得不够好。”
      说了这句还不够,他停了停,声音又低下几分:“如果你发生任何事,一定都是我做得不够好。”

      本以为以池昀这个年轻气盛小狼狗的脾性,应该会说“红杏出墙腿打断”这种话,此时他你这个回答倒是意料之外,白澈听了也愣在原地。
      他本来以为这个所谓的大学生少年,不过是新鲜感使然才和自己在一起,却没有想到他是这样认真的。原来小狼狗的外表下,竟然是个二十四孝男。
      白澈这下倒是感觉有些内疚了,望着池昀的目光也复杂起来,同时又觉得脑袋轰轰的,似乎有什么模模糊糊的记忆在浮现。

      池昀看着白澈,只看到他缓缓蹙起眉,表情有些纠结:“老师,怎么了?”

      白澈觉得太阳穴一跳一跳的:“我觉得咱俩在哪儿见过。”
      白澈扫过池昀英俊的五官,从黑曜石般清澈的眼睛,到鼻梁,到嘴唇,每一寸都有着少年的英气凛冽。明明记忆里他两人的遇见是在大学开学的第一堂课上,池昀站起身热切的望着他,提问着无关紧要的问题,可他总觉得这之前还有过什么。

      池昀打量着白澈的反应,神色间似乎有一抹欣喜的期望,上前一步靠得更近了,又问。

      “在哪儿。”
      “在……”
      “好好想想。”
      “想不到。”
      “要不要我帮你想起来?”
      “你知道吗?”

      白澈一句问话还没说出口,刚刚抬头就被亲吻了一下额头,湿湿软软,动人心魄,然后听到眼前人试探问:“想起来了吗?”

      迷糊摇头着,他还没反应过来,又被这少年给拽了回去,然后就被湿湿润润地堵住了嘴。
      白澈眼睛睁地圆圆地,脑袋嗡鸣的更近厉害,下意识挣扎了几下。只觉得这亲吻跟普通情侣的不一样,里面含着自家男朋友的热度和真挚,火热气息渗透血管,怎么推也推不开。

      于此同时,他脑袋噼里啪啦闪过几道白光,像是过了电般,有什么回忆被连接在一起。
      池…池…什么。记忆里有人在叫他,笑他,抱了他,却又推开他。现实的亲吻与回忆交织在一起,白澈只感觉呼吸不畅,意识在来回拉扯中越来越混沌。

      正情意迷乱中,白澈又突然听到预备铃响起,门外传来同学的说笑声,人影晃动中,几个女生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玻璃上。

      一面是回忆中抽痛的画面,一秒是现实里即将被发现的亲吻。白澈呜咽出声,急火攻心,大脑越来越晕眩,不安的情绪濒临危险的边缘。
      他察觉到自己浑身发抖,心中暗叫不好,本想努力压制,却被门把手的扭动声崩坏最后一根弦,最终按捺不住,意识彻底缴械投降,大脑里白了一片。

      “啪!”

      天旋地转间,池昀被大力推开,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一巴掌给挥过来,幸好他反应快,擦着掌风才躲过去。
      此时正好学生们走至教室门口,打开门只看到两个僵持对站着的人,白老师还在呼呼喘息着,嘴唇润红,似乎刚刚结束一场争吵。

      池昀推开后有些懊恼的攥起拳头,暗骂自己冲动了,只担忧地盯着白澈不说话。有学生认出了他和白澈,小心翼翼地冲他们打着招呼。

      “主席好……”
      “白老师好,这节课是您的吗?”

      池昀没回应,蹙着眉看向自己的情人,打量他的反应,心里越来越不安,看来刚刚还是自己太着急了。
      他只望见面前的小白兔老师沉沉埋着头,身体还有些发抖,心里担心得要死却碍于同学的目光无法上前靠近,只能试探的唤了一声:“白澈?”

      随着池昀的一声问,“白澈”又抖了几秒,像是冷的打颤又像是电击之后的条件反射,直到最后一个大战栗,他才五脏六腑打通了般止住颤抖的势头。
      下一秒糊糊涂涂抬起头来,眼睛提溜转动,打量了眼前的景象,神色有些惊讶。脸还是那张脸,却是全然不同的味道,

      他摸摸自己的脸蛋,脱口而出:“我,我出来了?”

      “白澈”仿佛把刚刚的事情全忘了一样,摸摸这儿摸摸那儿,弯起的眼中是掩盖不住的喜悦,旁边还有学生在冲他打招呼,说着白老师好。

      “好好好你们好……等一下你们叫我什么,白老师?今天周三?”

      被人打了招呼,他却看上去有些奇怪,眨眨眼思索了几秒又不管不顾的将自己的疑惑抛却脑后。灵动地模样看上去十分活泼,像个小孩子一样,蹦跶着准备离开。

      “白澈……老师。”

      “白澈”刚刚走出教室,身后就有人叫住他,回头看是刚刚那个英俊高挑的少年,墨蓝色校服给他添了几分青春葳蕤的气息,只是这少年面色有些奇怪,像是在担心,又像是在探究的打量自己。

      他啧啧嘴,感叹道这男孩儿长得真好看,白澈老师的眼光还真不错,小鲜肉都吃上去了:“干嘛呀小哥哥,我可有正事,没法儿陪你玩。”

      池昀看见自己心上人变脸似的表现,不仅没有疑惑,反而面色隐隐有些郁色,像是在责怪自己。

      “白澈”歪歪头不明所以,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面前的少年蓦的握住手腕,吓了他一大跳。
      “你…你干嘛?”
      池昀沉沉望着他:“你要去哪儿?”

      他可不敢顶着白澈的身份跟人家男朋友多接触,万一掉马就糟糕了,于是只能草木皆兵般嚷嚷道。

      “去哪儿关你什么事啊,你松手,干嘛啊光天化日的,有什么话下周三说,那时候我肯定正常。”
      池昀: “……”
      自己一番推拒只换来对面更复杂的凝视,如同被大人牵制的小孩一样,“白澈”张牙舞爪地乱踢乱蹦,却怎么也打不到面前的人。他不满的噘噘嘴,于是闹腾的动静就更大了。

      “我咬你了,我牙尖嘴利,你小心点啊。”
      两人正这样僵持不下中,另一头走过来几个四五十岁的女老师,见到大学生主席握着老师的手,疑惑问道。
      “白老师,你这是……”

      有教导主任的声音响起,池昀下意识的松开手腕,于是“白澈”没来得及反应,借着自己蹦跶的力气,一下子往后倒去,屁股着地摔了个跤。

      “哎呦,疼死了疼死了疼死了,你松手不会说一声啊,我的翘臀不翘了怎么办,知道翘臀多难练吗,知道肉肉臀多难看吗,讨厌你。”

      走廊上教导主任和书记都在诧异的看着坐在地上的“白澈”,伸手想要将他扶起来却被人啪的一下拍开手。

      “起开起开呀,我要走了,不陪你们玩了,你们没有小澄有意思,还让人家摔跤摔屁股,没意思,没意思。”

      起身后拍拍屁股上的灰,他便在教导主任和书记惊讶的目光中继续蹦蹦跶跶的离开了,再不离开就真的要给白澈找麻烦了。

      “拜拜拜拜,拜拜喽~”

      教导主任看着自家稳重的老师此刻如同天真烂漫的小学鸡,表情此刻十分精彩,可以用惊恐来形容了。明明是个温柔如水的大学老师,此刻却背影异常欢脱,又跑又跳的离开了教学楼。
      而他的小狼狗男朋友也没有追上去,只是蹙着眉深深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打发走教导主任和书记后,从口袋中掏出了另一部手机。

      简单拨通电话,池昀对着那边低低开口:“郝医生,我操之过急了。”

      离开大学后,“白澈”这才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借着阳光打开摄像头,望着镜头里甜兮兮笑着的自己,不顾旁人异样的目光,只单纯地咧开嘴说。

      “今天周三,我彼得潘人格,白跳跳。白澈老师不知道怎么啦,好像是受到压力就让我出来了,嘿嘿嘿嘿嘿,谢谢白老师的慷慨眷顾,我去找小澄澄玩喽。”
      “是不是想问小澄澄是谁呀,他是我男朋友,哈哈哈哈哈哈,我男朋友可厉害了哈哈哈。”

      钢琴声在演奏厅内缓缓流淌,柔色聚光灯从上方打下来,一个男人穿着白色英伦西装,垂眼坐在钢琴旁,只是呼吸有些急促,像是刚刚赶过来一样。
      偌大音乐厅内静悄悄的,只剩下光下的他,如同墨天上的月亮般清冷高贵,手指在黑白键中弹奏着,音色深沉又广阔。

      “别拦我,我找小澄澄,我找池澄。什么什么排练啊,他弹钢琴就是给我听的,我要进去。”

      闹声在偏门响起,他的手指微微停顿,钢琴声戛然而止,随后抬眼,目光淡淡望向音乐厅的偏门,只望见几个保镖正架着一个蹬腿抵抗的人出去。

      “等一下。”

      低沉的声音带着难掩的磨砂磁性,却听上去十分动人。
      保镖们刚刚停下动作,不留神便让那个闹腾的人给逃脱了束缚,然后像个欢欣的小孩儿一样穿过音乐厅的座椅,直直往台上奔去。

      “池澄,我来找你了,我好想你啊。”

      保镖们还想上前阻拦,却被池澄冷冷止住了:“没事,他可以进来。”

      音乐厅的门被再次合上,他望着朝自己跑来的白跳跳,目光深沉又柔情,像是一望过去就移不开了一样。

      “不是说周四见吗,跳跳。”

      白跳跳弯着月牙眼,无邪的模样十分可爱,小梨涡伴着肉脸颊,池澄忍不住伸手戳了他一下。

      只看到面前的小孩儿握住他的手指,带着他的掌心揉揉自己的脸蛋,甜甜笑道:“可能是我心里面太想你了,老天有眼就让我过来了,你高不高兴,我看见你笑了,你是不是很高兴啊。”

      池澄目光深深,视线中只有白跳跳一个人,顺带勾了勾他的鼻子,宠溺回应着:“嗯,我很高兴。”

      白跳跳也眯起眼睛笑,看了池澄好几眼后,又音调上扬哎了一声,望着他发亮的额头疑惑道:“你跑过吗,怎么头上都是汗呀。”说罢又靠在他胸膛仔细听了听,只听到有力急促的心跳声,“心脏也跳的好快,你在演奏厅跑步吗?”

      后者清冷的笑容缓缓一顿,目光游移了几分又很快归位,把白跳跳的脑袋从胸前托起,然后淡淡回复道:“可能是练琴练久了吧。”

      “那你……西服的扣子扣错位了是怎么回事呀。”白跳跳指着池澄的白色西装咯咯笑,只见那西装虽然精致优雅,却像是被人急匆匆套上去一样,左右不协调地扣错了纽扣。

      本来还想更细看,白跳跳却又被自己男朋友用双手揉着脸,半强迫般盯着对方,然后听见他说:“想我就只看我,别看些乱七八糟的。”

      嘿嘿嘿笑了声,白跳跳难得安分下来,由着池澄揉自己的脸颊,眼睛亮晶晶的与自己的钢琴家男朋友对视。
      池澄的五官深邃分明,眉眼格外带着异域风情的俊美,此时眼中深情一浪一浪的潮涌,更是好看了很多。
      白跳跳向来是色胆包天,撅起肉嘟嘟的嘴就要冲着池澄亲过去,他使尽儿的抻着脖子,可怎么亲也亲不到,再次睁开眼委委屈屈道。

      “亲亲都不行吗,我费老大劲才出来找你的,哇你好狠的心。”
      “笨蛋,你站的地方是舞台边,危险。”

      池澄握住他的手,把白跳跳牵回舞台中央的聚光灯下,这才摸摸头安抚他一下,然后轻笑说:“这里安全,现在可以亲了。”

      低低的声音带着缓和,明明是月光般不可亵玩的存在,此刻倒是有着落入红尘的感觉。
      白跳跳望着自家深情的男朋友,小心脏更是砰砰跳起来了,哈哈哈他是我的,都是我的,谁都抢不走,我太他娘的幸运啦。于是舔舔嘴,再次眯着眼亲过去。

      “砰!”

      却不想,在两人只剩下零点零零零一厘米的时候,音乐厅的大门再次被人给打开了。
      而且还是不怀好意的那种。

      白跳跳急了,不耐烦的看向观众席上方的门,又又又,又是谁打扰他亲亲美男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