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效忠与过去 ...

  •   海涅哒哒哒的走到长谷部的面前,帽子上的金色的小穗子随着走动的幅度摇晃。

      长谷部身后的的退,探出头偷偷看着海涅。

      海涅刚想抬起小jiojio给长谷部一jio,结果却发现自己够不到,踩jio的话也太没面子了叭。

      海涅心想:我要冷静,海涅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内心活动丰富的海涅面上什么也不显。

      海涅直直的看着长谷部,一双宛如天边晚霞的红眸就那么看着长谷部。

      这种注视并不会让人感到冒犯,而是觉得他看你的眼神无比专注。

      有些人很奇怪,总会让你感觉他注视着你的时候,眼眸里就全是你,再无其他世间风物,海涅就是这样。

      被这样注视着的长谷部,脸上微微泛红,这也难免,毕竟压切长谷部可是一振忠主的刀啊。

      努力的做好一切,打理好一切的事物就是为了看到审神者能够灿烂的笑着注视着他然后说出:“真是太棒了呢,有长谷部真是好啊!”

      可惜,长谷部心底微微泛酸,我多久没有得到审神者这么专注的注视了呢。啊,记起来了,好像是我刚被第一任审神者召唤出来的时候吧。真是有够久的啊

      长谷部缓缓蹲下,抬手捂住了脸,这种情况真是太丢脸了啊,因为得到了久违的审神者的注视开心到落泪什么的。

      这时候压切长谷部感到头上有一点点的重量,他抬头,就那么直直地望进了有着他的倒影的眼眸里,里面充斥着全然的信任。

      是海涅,海涅伸手放到长谷部的头上,在长谷部望向自己的时候揉了揉长谷部的头发。

      长谷部失去所有语言能力,这一刻世界寂静,只剩下长谷部身后那大片大片的樱花与樱花中的仿佛闪着光的海涅。

      三月日宗近长出了一口气,心里想到:长谷部的情绪很不稳定,离暗堕咫尺之间,现在看来不需要太担心了呢。

      搞事鹤:“这可真是吓到鹤了啊,樱吹雪哦。”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在想:既然这样的话,我也就稍微接受一下这个审神者吧。

      看着这一幕的清光的心里还有一些隐秘的愿望,明明我也想被审神者注视,揉脑袋啊。不不不,我在想什么呢。

      压切长谷部缓过劲来之后,就越发觉得丢脸了啊居然在审神者面前失态了。

      从地上起身不过片刻的长谷部复又单膝跪地,垂眸盯着地面说出了:“我是压切长谷部。只要是主公的命令,无论什么我都为您完成。”

      三日月老爷爷露出了意料之中的笑容。果然啊,长谷部是最先效忠的。

      目睹了这一切的狐之助目瞪狗呆,啊,这?不要问我,我当时就是很茫然。

      长谷部这么一跪,就把身后的退露了出来。海涅伸手将长谷部扶起。

      开口:“退”。退缩了缩,似乎是没想到审神者能问到自己。小小声的回答了一句嗯。

      前任审神者并不喜欢自己,退是一直都知道的,无怪乎,自己是一把短刀。前任审神者不喜欢短刀罢了

      退一直努力的证明自己,无论是出阵也好,远征也好,内番也好。退总是做到最好,好几次重伤,都是三日月把他带回来的。

      可即使是这样,审神者也不会施舍给他一个眼神,顶多在他重伤时,让长谷部把他丢进手入室罢了。

      退重伤在手入室里时候,他就在想为什么呢?啊,太过于痛苦了。

      审神者因为碍着本丸里其他刀剑男士不会真的对他做什么,但对于退来说漠视无疑不是一种巨大的伤害。

      退本来就是一个敏感的孩子,敏感的孩子总是能分清人的善恶,何况退还是一个善良的孩子。

      他不愿意让本丸里的大家和审神者闹得不愉快于是便学会了有什么事往自己的心里藏。

      “退”有人在叫他的名字,退从浮着一层灰色记忆的深海中苏醒。

      是海涅,海涅看退清醒,对刚才退的失神也没在多问。海涅只是说:“欢迎回来,退。各位该到吃饭的时间了,退和我一起吧。”

  • 作者有话要说:  哈!我胡汉三又回来啦,还有没有小可爱在看呀。感谢在2020-10-24 13:56:09~2020-11-07 18:30:4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爱梅特赛尔克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