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不愉快的初遇 ...

  •   薄雾袅袅,丝缕金线勾勒着江中心的那座鹊亭,天还没亮,亭中传来女子甜美的声音来。
      “王爷见那女人竟如此不同寻常,被她深深地吸引了。他微微一笑,眼中透露出一丝不屑。
      铃儿见王爷愣住,便也大胆了起来,说道:你这样就算得到了我的身子,也得不到我的心!
      然而王爷见此状,却……”杏梅的念书声戛然而止了,而躺在踏上的那位爷明显不是很高兴。
      那位爷侧卧着,不时伸手去够石桌上的橘子。他皱着眉,说道:“杏梅,怎么停了?”
      显然,杏梅已经习惯应付这等小场面了,她说:“写书的断更了。”
      “啧,怎的朕见不着写宫围辛密,还看不了写着玩儿的话本儿了,可恶!”明显那人是想听皇帝的故事,而写书的主角换了便罢,连剧情也不走了。他闻言橘子也不吃了,皮一丢就要站起来和杏梅理论。
      “它就是断了,没法子。”杏梅淡淡道。
      那人,也就是颜翡,他气急了,披了外衣,提着酒壶就要往亭外走。亭外正下着大雪,厚的积雪压屋檐,平添几分仙气。
      杏梅也急了,她抓起一边的纸伞,就迈着小碎步追去,并喊道:“皇上,您慢点儿!”
      “晓得了!”颜翡也回。
      总不好坏了这佳酿。颜翡想。他倒不在意染风寒,只是想见雪,舒心罢了。先前远在南方,颜翡哪里见得如此大雪。没来由的,他见了雪花就会开心些。
      于是颜翡便走了一步就来一口的酒,还转着圈,好不快活。全然忘了那糟心的话本儿。
      而江外的阿福看着不远处亭子,正有个人向他走来,又有奔来之势。他叹口气,把着栏杆一步步向亭子走去。想着颜翡应是没打伞的,阿福不禁加快脚步,往饮酒的人那里快步走去。
      脚步声近了,那人便放下酒壶,回过头来看他。阿福不敢抬头,拍拍身上的灰,跪在亭外说道:“皇上,生辰宴备好了。”
      看见是阿福,颜翡又就着壶嘴来了一口。想着又要去面对宫里的那些糟心事儿,颜翡缓了口气,将这小壶的烈酒一饮而尽。
      稍稍凝滞了一会儿,颜翡眼见这阿福身上着了一层薄雪,他才无可奈何地又向前走了几步,说道:“走罢。”
      终于追上的杏梅慌忙给他撑起伞,离了这烟雾缭绕的鹊亭。
      宴会上
      就如颜翡想的那样,他的生辰宴他自己从来不是真正的主角。他就坐在主位上看官员们尔虞我诈,看他们自以为可以靠才华成就自我,看他们暗自叹息他的昏庸。
      但这完全是没用的。颜翡想。颜翡完全没那个雄心壮志。他知道自己根本没什么才能,自己能登基,也只是因为先帝几个儿子自己斗死了而已。
      但是,颜翡也知道也不是所有事儿都与自己无关的,比如会给他塞美人什么的,好扩张势力。
      “皇上,皇上?”
      “……嗯。”颜翡回过神来,一脸严肃的看着邻国来的使者,好像在认真听似的。从他面瘫的表面,根本看不出破绽。
      那膀大腰圆的使者站起身来,作了个揖,面上看着如沐春风的,就向身后的护卫招了招手。
      那护卫收到指示,去偏殿里牵出一个金发美人来。
      虽然不知发生了何事,面上还是要维持淡定的。颜翡佯作饮酒,袖子遮脸忙问一边的阿福什么情况。
      阿福低着头轻声回道:“那胡人想给皇上您送个美人解闷儿,您应了。”
      颜翡差点给他吓岔了气儿,他将酒杯放下,咽了口口水,眼角抽搐,脸都黑了。他哪里知道会这样,他只是出了会儿神而已。明日一定会传出“震惊!当今圣上竟好这口!”的“真宫围辛密”了。
      颜翡正懊恼,那美人已经现身了。虽然说颜翡现在一肚子的后悔,但美人站在他面前了,他却怎么都移不开眼了。
      那人披着一头微卷的黑发,露在外面的一双凤眼湛蓝,勾人得紧。身子给勾了银丝绸的衣裳裹着,耳垂还有一对金片做的耳环。只是长得高了些,让人雌雄莫辨。
      也许……还可以?颜翡有一瞬间这样想。
      面上表现不出什么的,他人看来就像颜翡只是斜眼瞄了一下。他摆手谢了邻国使者,那胡人也顺着回:“能得皇帝你的意是我族的荣幸。”言罢让还深意地看了他一眼。
      颜翡倒没觉得什么,只是给那一眼弄得焦灼。座下官员却不罢休,暗自私语着,尤其是这年他钦点的季小状元,在蛮子经过时就差伸脚绊他了。
      那胡人也不恼,就饮酒,不时眼神在颜翡和那美人身上转悠。
      颜翡给他看的心虚,也提酒就饮,将新供的烈酒喝了个干净,席下仍旧熙攘。
      生辰宴过半,颜翡只觉得自己胃里烧的慌,也懒得管满座人的明争暗斗了。
      颜翡做事从未这么自在,也就喝了酒有个由头罢了。他借着酒兴说道着不胜酒力,实则甩开了宴席上那些个人的视线就开始飞奔了。杏梅在后面追着,有一些担心,但也不得不惊艳于这雪中男子的貌美。
      等到终于躺在床上时,颜翡只觉得自己额头有些重,有种想要前倾的感觉。他眼中升起水雾,克制着支棱起身子,想要唤门外的杏梅进来。
      还未开口,却听着一个分外好听的男声一字一顿的说:“皇上,要不,扶您,起来?”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