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公开审判 ...

  •   ——
      连续排查了四五天,何文弘几乎是住在了刑警队,下巴的胡子茬硬得扎手都没时间去理,扫黄大队那边也是配合他们,对本市所有的发廊都进行了突袭检查,终于,在一家小发廊,发现了线索。
      那是一家街角处的小店,他们到的时候正巧里面在接待客人,把所有人都压出房间,何文弘锋利的双眸扫视着房间里杂乱的布置,过了会他走出来,看向其中一个女生,示意身后的小林把阮澧的照片拿出来:“这个人,见过吗?”
      女生小心翼翼地辨认了会,猛地摇头:“没没没见过。”
      “那个......”这时,另外一名女生颤巍巍地举起手:“我见过。”
      何文弘看向她,语言简洁:“说说当时的情况。”
      女生说:“那天晚上是我值班,照片上的这个人说要包夜,其实只是给了我一沓现金,然后自己在房间里待了一夜,那人虽然长得很好看但是也挺可怕的,我也不敢多问什么,第二天早上五点多的时候就走了。”
      “往哪个方向走了?”何文弘问完就转向小林:“去查下附近的监控。”
      小林回:“刚刚来的时候我就看过了,这儿太偏,监控线路早就老化了,路口仅有的几个探头都是摆设。”
      何文弘有些头疼地捏着太阳穴:“老祝呢?怎么不见人了?”
      小林:“祝队带人去社区养老院了。”
      何文弘皱眉:“怎么又去那?”
      小林摇头:“我不知道,他没说,不过带了黄小桃,等她回来可以问一下。”
      何文弘:“黄小桃那株墙头草你觉得靠谱吗?”
      小林:“......”
      大概不靠谱,毕竟是祝队狂热粉。
      发廊的非法营业人员何文弘让扫黄队的给带回去了,他自己带着人沿着整条街的店铺一间间询问过去,或许是阮澧太擅长于隐匿自己,他们走访了一整天,都没有再问出有关于阮澧的任何消息。
      回到局里,何文弘点着烟没有放到嘴边,神思忧虑:“大海捞针。”
      阮澧真的太狡猾了,他懂得隐藏自己,更加了解全市区的监控分布情况,反侦察能力都能媲美他们这群工作了十几年的老刑警了。
      何文弘把目光转向祝贺:“你知道阮澧的目的是什么吗?”
      祝贺回视:“你有想过迫使阮澧走上这条路的导火线是什么吗?”
      祝贺尽量让自己站在一个中正的角度去分析它的爱人:“是他妈妈的死。”
      何文弘说:“可他妈妈是自杀的。”
      “不是,他妈妈是被这个社会杀死的。”祝贺冷静道:
      “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因为潜藏的家族精神病史而被强制送进了精神病院,社会抛弃,又被人□□,在这长达十多年的折磨里,她彻底成了一个疯子,或许阮澧的出生使得她看到了新的希望,但是因为某些原因,某个事件,让她彻底崩溃,只能选择死亡。”
      所以,阮澧憎恨的,不止是那些□□他妈妈的人,还有这个遗弃了他们的社会。
      被遗弃的疯子在角落里互相舔舐着伤口,无人问津,但终有一日,会反咬一口的......
      黄小桃听着听着,眼睛缓缓红了:“所以,阮澧现在要做什么?报复社会吗?”
      “他不会。”祝贺捂住脸,深深呼吸,他口口声声说爱阮澧,结果却不曾了解过一分阮澧的痛苦,他这个爱人,是做得有多不称职。
      小机器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溜了过来,它抱住祝贺的小腿:“祝老师,宝宝在。”
      祝贺笑了下,心里想:可我想要阮澧在。
      他甚至不敢想象,找到阮澧之后要怎么办,他什么都挽回不了,也阻止不了。
      因为阮澧是个杀人者,这个结果无法改变,法律是公正而又残忍的,容不得任何人挑衅。
      正当所有人都束手无策时,突发的时间彻底将这个案件推上 舆论的高潮。
      傍晚7点新闻时间,通州市网络全部瘫痪,一段视频在全市的投放屏、电视、广告墙重复播放,视频中一群穿着病服的精神病患疯狂地撕扯着一名女病患的衣服,而医护人员冷眼旁观。
      视频结束,阮澧清朗好听的嗓音缓缓响起:
      “夜幕之下,一切罪证都无法公之于黎明,天使院里没有天使,只有恶魔。”
      夜幕之下,一切罪证都无法公之于黎明,所以,阮澧用自己的方式给予世人警醒。
      这世上还有一类人,他们被遗忘、被黑夜吞噬,在漫漫长夜中挣扎苦熬,只是期待有人能记起他们,有人能对他们伸出手。
      “胡闹!”
      局长办公室里,何文弘和祝贺低头站着被局长骂了大半天。
      “一整个刑警大队,都找不到一个阮澧,食堂里的饭都平白喂狗了吗!”
      何文弘说:“阮澧是谁啊,我不懂您也不懂吗?那是高科技人才,科技研究院正职导师,智商碾压的!”
      局长大怒:“别管他之前是谁,他现在就是个在逃的罪犯,祝贺,你明白吗!!!”
      祝贺置若罔闻,径自说道:“局长,您还是多操心接下来的发布会吧,安抚群众比较重要。”
      “你!你要气死我好上位是不是!”
      祝贺语气冷静:“我还没到那岁数,不着急上位。”
      “滚出去!月底之前必须抓到人,否则都给老子卷布盖下岗!”,局长下了最后的通牒。
      出了局长办公室,祝贺对何文弘说:“有烟吗?”
      何文弘什么话都没问,就递了一包烟给他,还顺便从口袋里把自己的打火机掏出来贡献了出去。
      祝贺拿着烟去了厕所,一根接着一根地抽,因为熬夜而布满红血丝的双眼疲惫地阖上。
      阮澧,阮澧......
      祝贺回想起第一次见到阮澧的时候,那个干净好看的少年,笑容羞涩,微低着头问他要联系方式。
      一个才大一的孩子,他当时根本没放在心上,后来啊......后来,最先沦陷的是自己。
      阮澧的美好,几乎没有人能拒绝。
      祝贺倏地抬头,瞪大眼睛等那股酸涨过去,心里却不敢再想一分关于阮澧的好,他怕心里那把名为法律的秤,会倾向于自己的阮澧。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