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向日葵 ...

  •   ——通州市刑警队
      晚上八点多,警局里灯火通明,刑警队队长何文弘,披着一身带泥的雨衣从外边回来,随手扯过一件外套擦头发。
      “何队!法医室那边喊你过去了!”
      “知道了!”
      何文弘连湿哒哒的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被叫去法医室了。
      “怎么了?有结果了?”
      距发现‘希望’工程下面防空洞里的八具尸体至今,已经过去了七个多小时,刚才又下了一场大雨,何文弘带着人去紧急勘察现场,到现在是连口水都还没喝上。
      法医说:“根据你的要求我们给尸体做了紧急处理,但由于年代久远,尸体完全尸蜡化,有用的线索就别想了,DNA检验结果也出来了,跟精神病院之前报的人口失踪案对上了大半。”
      停顿了会,法医从检验台上抽出一沓照片,又说:
      “凶手给这些尸体都赋予了一种非常浓郁的色彩——向日葵。每个死者的心脏处都用针线缝了一个向日葵的图案,这些线的材质是最普通没什么特殊,但是缝线的针是直接穿过人体的,我估计有七到八厘米左右。”
      何文弘一张张照片看过去,常年的刑警工作使得他眉宇间已经形成了一道深厚的褶皱,裤管上的水滴答在法医室光洁的地板上,透明的水渍跟照片上触目惊心的尸体仿佛是两个极端。
      何文弘捏着太阳穴,这种处处散发着艺术气息的连环凶杀案,他自从警以来,还是第一次遇到。
      何文弘说:“尽快出个尸检报告,另外让人联系死者家属,记住不要声张,我去一趟局长办公室。”
      何文弘转身就要走,结果被法医一把拽住:
      “你好歹换身衣服再去找局长啊,再急也不急这一刻。”
      “换个屁的衣服。”何文弘腿一撂就说:
      “案子破不了,到时候被局长叼的还是我。”
      事实不出何文弘所料,他站在局长办公室,被叼了半小时,案子还没破,就让媒体给泄露出去了,现在警局外边都是记者蹲点,连条小道都没剩。
      何文弘从局长办公室出来,黑着一张脸使劲拍办公室的门:
      “都给我打起精神,整理好案件资料,统统到会议室开会!”
      “轮到我们了!”
      “老大被局长骂完,现在该轮到老大骂我们了!”
      “好怀念祝队啊,起码不会像何队这么狠。”
      “虚,小声点。”
      几声议论很快消失了,所有人端着脸,不敢再像平时那样嘻嘻哈哈的。
      会议室里,现场照片被放到投影仪上,何文弘手上拿着一只红光手电,冷静把案件梳理了一遍。
      何文弘:“死者都是来自一家私立精神病院,其中五名是医院员工,三名是医院病患,综合了刚刚梳理的案件分析,可以判断是一人所为,今晚连夜加班,把有关这家精神病院的一切都给我查出来!”
      投影仪上死者的照片一张张放过去,犹如电影一般,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纷纷意识到这个案子的性质恶劣之处。
      讽刺、不屑、高傲,甚至是孤独,都是凶手想要呈现出来的情绪,就像一件艺术品,雕琢、加工,以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
      杀人者,是孤独的。
      刑警办公室里所有人都忙得晕头转向,几乎所有部门的灯都是亮的,警员小林刚刚去跑了一趟档案室,查到了关于精神病院的一些消息。
      “这家精神病院早在12年前就被拆了,原因竟然是院长被爆出患有反社会暴力性倾向,接连虐待多名病患,这个新闻被爆出来之后,院长就自杀了,随后医院突发大火,病患也遣散到其他几家医院去了。”
      何文弘问:“能查到这家医院当时的病患名单吗?”
      小林:“我已经联系了当年的区域派出所,名单要等一会。”
      何文弘点头,随后弯下腰拧裤脚的雨水。
      旁边的黄小莉看不下去了,抽搐着嘴角说:
      “何队,你去换件衣服吧......”

      何文弘:
      “又不是走秀换妈了个裤!让你查的‘希望’工程相关资料呢!!”
      黄小桃:“.......马马马马上!”
      小林:“......”
      小林扭头就跑了出去,两条腿甩得比去食堂抢饭的时候还快。
      凌晨2点,派出所那边的资料终于送过来了,何文弘坐在皮质办公椅上,身上的湿衣服早就被熬干了,旁边是十几根烟头,还有一桶吃完的泡面。
      何文弘皱着眉翻看手里的资料,忽然在一页报案记录上停了下来:
      “这个报案为什么没有受理?”
      送资料的人是当时派出所的,于是回:
      “报案人是精神病院里跑出来的,才7岁,说自己被虐待了,但是当时这家医院的院长有那个孩子的诊断书,那孩子有被害妄想症,所以就没受理这个案子。”
      “不对啊!”听到这,有人提出疑问:
      “这个院长不是有暴力倾向的吗?那虐待孩童的事就很有可能是真的。”
      何文弘深沉双目盯着资料上那个七岁孩子的照片看:“可当时的人并不知道。”
      何文弘总觉得这个孩子的眉眼有些眼熟,却总想不起来,于是对黄小桃说:
      “你去调一下这个孩子的信息。”
      黄小桃应了一声,连忙撑开快要合上的双眼,使劲集中注意力去看电脑。
      有派出所的资料作为根据,要查一个报案人的详细资料是很容易的,黄小桃快速操作着电脑,把个人生平记录调出来,看到上面的照片时,彻底愣住了。
      足足半分钟,她才大喊了一声,声音里带着浓烈的震惊和不敢置信:“是......阮......澧!”
      何文弘瞬间惊坐起来:“你说是谁?!!!”
      黄小桃把电脑掰过去让他看:“当年那个报案人就是阮澧!阮澧12岁之前都是在这家精神病院里居住的,大火之后,就被送到了市小孤儿院。”
      何文弘看着电脑屏幕上阳光好看的少年,陷入了沉思。
      刑警队里谁不知道,阮澧是祝贺的男朋友,算到现在,应该谈了有6年了吧,他们队里的人都见过,那是祝贺的心头肉。
      何文弘颤抖着手拿出手机要打给祝贺,可祝贺的手机,一直显示关机,根本打不通。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