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生日 ...

  •   轰隆声响起,原本晴朗的天空一下暗了下来,吹风刮雨,气温骤降得厉害。
      地震预警解除之后,祝贺拥着爱人回家洗了个热水澡,然后站在窗前,看外面的幕天雨水。
      祝贺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声,眼底有着淡淡的忧愁。
      “怎么了?”阮澧从背后抱住他。
      祝贺轻轻靠着爱人怀里:“这个雨下得突然,心里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阮澧轻吻着祝老师的发顶,温柔安慰:
      “别想太多,通州本就气候多变。你啊,就是在警局的时候留下的毛病太多了。”
      祝贺耸耸肩:“唉,也许吧。”
      阮澧蹭了蹭下巴,一把将人抱回客厅,虚压着人:“说好的生日礼物呢?”
      祝贺哭笑不得:“怎么老惦记着这。”
      阮澧低下脑袋撒娇,声音依赖又黏糊:“就要嘛祝老师明明答应了我的。”
      “是是是。”祝贺轻轻推开他坐起来:“可这才几点啊?等晚上好不好?”
      阮澧跟着坐起来:“那你要回学校吗?”
      “不回。”祝贺喜爱地捏捏阮澧鼓起的的脸颊:
      “我跟主任说过了,下午不去学校那边,我在家给你做蛋糕。”
      阮澧听了,眉开颜笑地应:“那我在一旁给你打下手。”
      祝贺宠溺地应了一声“好。”
      祝贺的手艺都是跟阮澧在一起之后练出来的,之前在警队,糙老爷们一个,泡面加个茶叶蛋那都是豪华夜宵了,自从有了阮澧这一个大宝贝,就再也不敢这么应付了。
      想着阮澧年纪小,正是发育的阶段,跟着自己总不能一直吃外卖和泡面,于是就抽空学了两手厨艺。
      做蛋糕的过程挺无聊的,阮澧帮忙把蛋清打了之后,祝贺就让他出去看电视了。
      阮澧嘴上应,却转身去搬了一张椅子过来,坐在门口那看。
      祝贺手上忙着,懒懒地笑问:“怎么在门口坐着?”
      阮澧回:“想看着你。”
      祝贺说了两句就不理他了,自己回头忙自己的。
      到了傍晚,他支使阮澧去楼下超市买菜,自己盯着烤箱。
      阮澧买菜回来,就一言不发地进浴室洗澡,祝贺纳闷地跟过去问:“怎么了?一天洗三次澡?”
      阮澧声音里带着嫌弃:“总能闻到臭老鼠的味道。”
      祝贺想扭开浴室门进去,结果被挡住了。
      “怎么了?我进去看看你是不是沾到什么了。”
      里面响起水声:“不用,我洗完就出去。”
      见他不愿意让自己进去,祝贺也不坚持了。
      他回厨房处理阮澧买回来的食材,过了会等阮澧出来了,就对他招手:
      “宝贝,过来一下。”
      阮澧乖巧地走过去。
      祝贺仔细闻了下他身上的气味,是熟悉的向日葵熏香:“没有其他味道啊?”
      阮澧哼了一声,有些委屈:“我都洗干净了嘛。”
      祝贺点了下头,也没怎么在意:“可能是占了楼道里的其他气味。”
      祝贺做了一桌子丰盛的菜,在开饭之前,把客厅的灯光调成暖黄色,茶几上摆着一个新鲜出炉的蛋糕。
      祝贺亲手给自己的爱人点上生日蜡烛:
      “亲爱的阮澧24岁了哦。”
      阮澧笑眯眯地撑着下巴盘腿坐在软软的毛毯上,歪头看祝老师。
      祝贺在他鼻尖轻点了下:“这是给我们阮澧过的第六个生日,许愿吧宝贝。”
      祝贺在一旁轻柔地唱起了生日歌。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阮澧并没有闭上眼许愿,他的脸浸在烛火的微弱光亮里,眸色很黑:
      “祝老师,我很怕疼,我希望祝老师永远爱我。”
      “如果祝老师离开我,我会疼得死掉的。”
      祝贺低头亲吻他的眉心:“我永远爱你,阮澧。”
      阮澧嘴角渐渐弯起,俯身一口气吹灭了蜡烛。
      “好了,许完愿了先吃饭吧,蛋糕晚点再吃。”祝贺拿起沙发的遥控开了电视,和阮澧回餐桌那吃饭。
      电视里正在说着地震的情况,祝贺和阮澧紧挨着吃饭,脚下调皮地动来动去。
      “本台最新消息,早上8点10分监测的轻微地震,引起了通州区新建的‘希望’楼盘其中一处的塌陷,相关工作人员在塌陷处发现了一个不为人知的防空洞,且在里面发现了八具尸体,目前警方已经介入调查,相关消息本台将持续关注报道。”
      祝贺听着新闻消息,筷子顿住了,他扭头看向电视,眉头深刻的皱纹又出现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希望’楼盘那前身应该是一家精神病院。”祝贺说:
      “我在警队的时候,那有好几起失踪案没破,原来都死了吗。”
      阮澧帮他夹了块排骨,不甚在意:“你都退下来了还关注这些干嘛?”
      随即,阮澧眼里划过一丝嘲讽:“死都死了。”
      “阮小澧。”祝贺假装严肃:“不能对死者这么不尊重。”
      阮澧调皮地吐了下舌头:“就不。”
      祝贺谴责地看了他一眼,继续转头关注新闻。
      他以前在警队的时候,确实也有关注过那家精神病院,是家私立医院,发生过几起失踪案,失踪的都是院内部的工作人员和病患,当时是调查了一个多月,之后就搁置了,院方和家属也表示放弃了寻找。
      没想到这精神病院下面竟然还隐藏着一个防空洞,就连开发新楼盘的承包商都没发现,直到这次地震,才被震出来。
      在祝贺思考的时候,阮澧不动声色地放下了筷子,目光往电视的方向扫过去,眼里瞬间闪过阴郁,在祝贺看过来的时候,又自然地换上单纯无害的笑容。
      阮澧好奇地问:“精神病院里住的都是疯子吗?”
      祝贺摇摇头,笑得温柔:“不是啊,里面住的是不被人理解的天使。”
      阮澧撅了下嘴:“我又不是小孩,你这明摆就是骗小孩的。”
      阮澧语气很轻很轻,笑容甚至有些怪异:“里面住的,就是疯子。”
      祝贺率先打断了这个话题:“好了,我们不说这个了,快吃饭。”
      吃完饭,祝贺就去把电视关了,他转头去找自己的手机,结果四处找不到。
      “宝贝,看到我的手机了吗?”
      阮澧在房间里回:“没电关机了,冲着呢。”
      “等会帮我开下机啊,我怕学校有事找我。”祝贺叮嘱完,就找睡衣进去洗澡了。
      洗完澡要出去的时候,祝贺忽然想到了阮澧说要的生日礼物,他踮脚往最高的衣架上摸,上面有一个礼物盒,里面是他之前定的短裙。
      祝贺看着面前的短裙,老脸通红。
      阮澧那小子怎么就喜欢这些稀奇古怪的玩意?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