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阮澧的结局 ...

  •   祝贺是名刑警,他死在了亲手杀死阮澧后的当晚凌晨。

      阮澧,是他的爱人。

      ——1个月前,南大。
      “喂您好,这里是迷恋甜品店。”
      “你好,订个蛋糕,要8寸......算了,先不订了谢谢。”
      祝贺说到一半就犹豫了,挂断了电话,他把桌上的教案整理到旁边,起身去饮水机那接水。
      “祝老师,听你打电话订蛋糕,怎么又不订了?”同办公室的女老师笑着问。
      祝贺轻笑了下:“不订了,反正下午没课,我自己回家做。”
      “这么宠?你家那位可真幸福。”
      祝贺低头往杯子里加入茶包,想到自己的小爱人,笑意渐渐漫上眼底,莞尔:
      “他啊就喜欢这些小惊喜,要不宠着,脾气闹起来受不住。”
      他的爱人叫阮澧,他们在一起六年了。
      祝贺现在是一名正个八经的大学教师,在这之前,是一名警察,他跟阮澧在一起之后,为了安定下来,就从刑警队退了下来,到南大当一名平凡的教师,并且在附近买了套房子,就他和阮澧住。
      看着到上课时间了,祝贺回到办公桌那,左手拿上教案,右手端着水杯往教学楼过去。
      来到教室,祝贺带上了一贯的严肃:“上课了,都安静。”
      祝老师在南大的名堂还是很响的,尤其是法律系。
      三十岁的男人成熟且富有魅力,长得好看,学识丰富,自身履历也传奇,可以说是深受学生的喜爱。
      “祝老师,明天周末,晚上我们班去聚餐,一起呗。”,底下有些调皮的男生笑嘻嘻地说。
      祝贺抬头,看了下边乌泱泱的学生一眼:
      “晚上有事,你们自己注意安全。”
      “周末能有什么事啊?”
      祝贺看下面起哄了,于是稍微压下眉,拍了两下讲台:
      “安静点,今天你们师娘生日,行了!上课。”
      祝贺刚刚要把投屏打开,周围忽然抖动起来,他撑着讲台凝视四周,手机这时急促地响了起来,还没来得及看,校园广播就响了起来:
      “全校的老师、学生,注意!请立刻循序、快速地往校操场集合!请循序、快速地往操场集合!”
      广播不断重复,祝贺当即反应过来是突发地震了,他立刻组织教室里的学生撤离,有在警队工作的经验,他此刻比平时更要冷静,有序的指挥和沉稳的声音让慌乱的学生也安心下来,快速地往操场撤离。
      “注意脚底下不要慌张!目前震感并不强烈,所以应该不严重,不要害怕啊!”
      祝贺一边疏导学生往逃生通道走,一边大声地喊。
      把自己班上的学生引导到操场那集合,祝贺背部全浸了汗,他握了一下颤抖的手,拿出手机给阮澧打过去。
      阮澧的手机一直打不通,祝贺心里越发慌,今早出门的时候,阮澧说请了假要睡懒觉,这个点肯定在家里,怎么不接电话呢!
      祝贺慌乱中拉住了年级主任:“主任!我们班的学生你先帮我看一下,我回家一趟!”
      “这个点你乱跑什么?!”
      祝贺大吼:“我家阮澧联系不上!”
      祝贺开着车飞快赶回小区,进去就看到小区的居民正往下撤离,他扫来扫去都没看见自家阮澧,低骂了一声就顺着楼梯往上跑,索性他们住在五楼,不高。
      祝贺体能好,身手矫健,很快就到了自己家门口,刷卡进去,一刻都没有停留地往房间里冲进去。
      一推门,肺差点被气炸了。
      这么大的动静,他的阮澧,竟然还在悠哉悠哉地冲澡。
      “阮小澧!”
      阮澧身上还在滴水,腰间围着一张浴巾,看见祝贺气喘吁吁地推门进来,微微惊讶:
      “你怎么回来了?”
      祝贺气得伸手就要去抽他:“地震预警了你听不到?还在这洗澡?!”
      阮澧伸手擦了一下流到脸上的水珠,眼睛弯了弯:
      “我估算过危险程度,没到需要撤离的地步,房子很安全。”
      “你!”
      “好了好了,祝老师,我错了好不好?”,阮澧熟练地在第一时间认错。
      祝贺气郁:“我这还没骂呢!”
      “赶紧穿衣服,到楼下避一避!”祝贺是想骂又舍不得,于是去衣柜那帮他拿衣服。
      阮澧乖巧地换上衣服,不慌不忙地跟祝贺讨亲,白皙的脸庞凑到祝贺脸颊那蹭。
      祝贺当即就伸手拧了一把他的腰:“跟我下去!”
      阮澧笑笑:“哦。”
      小区楼下,乌泱泱的一群人,闹哄哄的,祝贺寻了一个偏僻点的角落,打电话到学校询问了下学生的情况,确认都没事之后,又叮嘱了几句才挂电话。
      “祝老师,今天是我生日。”,阮澧从背后搂着祝贺的腰,温声撒娇。
      祝贺失笑:“知道知道,没忘。”
      阮澧低下脑袋轻轻地拱:“那我的礼物呢?”
      祝贺推了推他,声音无奈:“你啊,人看着呢,稍微注意点,还地震着呢。”
      阮澧不听,搂着人往角落里过去,笑容明亮又骄纵:
      “我才不管,就要礼物,祝老师之前答应了我的,要穿小短裙。”
      阮澧今年24岁,18岁就跟祝贺在一起了,被祝贺宠了这么多年,性格是骄纵又爱撒娇,在床/上还特别能闹腾,花样百出。
      祝贺无奈地任由阮澧在他腰上撒欢,温柔地点头:
      “好好好答应你,撒娇怪。”
      阮澧低头在祝贺脸上啄了一口,然后拉着他在旁边的台阶坐下。
      祝贺随手抓了一下阮澧的手腕,注意到异样,他掀开衣袖一口,眉头顿时皱起:
      “怎么了?怎么受伤了?”
      刚才他都没注意到,阮澧的手腕红了一圈,像是被人抓的。
      阮澧不在意地笑了下:
      “早上去扔垃圾,跟人起了点冲突,被抓的。”
      祝贺心疼地低头亲了一下那红痕,然后宝贝地摩挲着:
      “谁敢欺负祝队长的宝贝,看来是活腻歪了。”
      阮澧求安慰一样往祝贺怀里挤:
      “都退下来几年了,还祝队长呢?”
      祝贺:“不是祝队长,祝老师也能给你撑腰。”
      阮澧温顺地窝在祝贺怀里,他忽然问:“祝老师,你会一直爱我吗?”
      祝贺挑眉,有些好笑:“怎么了这是?”
      阮澧笑了一下:“就问一下。”
      祝贺捧住他年轻好看的脸颊,喜爱地亲了亲:
      “会,会一直爱阮澧的。”
      阮澧低下头,埋进祝贺颈脖里,嗓音很轻,仿佛很忧伤:
      “阮澧,也会一直爱祝老师的。”
      阮澧的眸色很深,他眼底有着深不见底的漩涡,似乎能把一切都吞没,包括他自己。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