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我从没想象过李宏伟会出轨,起码别在我37岁的时候出轨吧?为什么不27岁或者57岁,27岁我尚可回头,57岁我或许也了无牵挂不在乎这些了。
      可现在,37岁的我站在卫生间水池边,脑中短暂的空白。
      怔怔的看着镜中憔悴的自己,再努力也提不上去的法令纹,还有不需要微笑就已经足够明显的眼纹,至于暗黄色的脸色,似乎已经维持两三年了早就不足为奇,这张极其标准的阿姨脸突然在这一刻让我自尊心感到一丝丝受挫,不,是极度受挫。
      于是我开始努力回想自己最美的样子,想挽回那么点自信,想说服自己服老,但是偏偏那一瞬间居然一点都不记得年少时的模样了。心里像火烧一般,感觉从没有像这一刻那么那么讨厌自己,几近崩溃。
      水池的水龙头坏了,滴滴答答的声音听得我内心直升起一股无名火,水池边的手机又弹出了一条微信消息:“3009,八点半”,我往那儿瞥了一眼,昵称叫lily。
      这个微信名字,怎么说呢,又普通又大众,但是配上那个黑长直吊带美女头像,我脑海中就开始浮现出这位lily小姐的容貌了:首先年龄一定不是3开头,165左右的身高,一双直直的长腿,然后得是黑头发,因为李宏伟从不喜欢我染别的颜色的头发,按他的话来说就是染头发的都是非主流。想到这里我突然笑出了声,笑着笑着抬头看镜中的自己,又忍不住哭了,唉,年纪大了就是好容易矫情。再不想照镜子了,捶了捶腰,门外传来了李宏伟和小宝的欢笑声,鼻子突然一阵发酸,但是我仍旧不想打开那扇门,门外的欢笑声让我欣慰又心酸。
      坐在马桶上发呆了好一会儿,门口响起敲门声,紧接着一串稚嫩童声从门外传来:
      “妈妈我想尿尿~”
      愣了两秒后,我立马反射性从马桶座弹起来
      “哦。。哦!好的小宝,等下妈妈哦~”
      可身体突然跟不上大脑的反应速度,右脚刚迈出去,要抬左脚,才发现左脚麻住了。我一着急猛地一抬腿正巧踩了在水滩上,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植物人,明知要摔倒了,身体却没有半点扑腾,只是眼睁睁看着自己笔直倒下,正常人摔倒都是直接摔地上,而向来运气不好的我是偏偏是脑袋先砸上墙再屁股着地的,在昏厥前一刻我还在怒骂这厕所怎么这么该死的小!这该死的虚高的房价,该死的资本主义,该死的李宏伟!

      感觉自己身体素质蛮好的,似乎没有昏很久,上一秒还在摔倒下一秒我就醒了,耳边传来动画片的声音,努力睁开眼,眼前是我再熟悉不过的房间了,旁边还坐着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正在安安静静看动画片,阳光刚好从窗户撒到被子上,多么美好多么和谐多么安逸!我长呼一口气扶着床坐起,摸了摸那个小脑袋,说话也自动调整为最温柔的语调“小宝~肚子饿不饿呀~”
      那个小脑袋转过来,肉嘟嘟的脸蛋,粉粉的嘴唇,扑闪扑闪的大眼睛正疑惑的盯着我,我也从满脸温柔变成满脸震惊。呆坐在床上思考了好几秒,脑中疯狂搜索这是哪家亲戚的小孩子?看着有点点眼熟,但是怎么想不起来了?我还愣在原地,小家伙就一股脑溜下床,朝门外跑去,嘴里还大喊着“小姨~小姨~小姨~”  
      这皮孩子,个子不大,声音倒不小,尖锐的声音仿佛要刺破我耳膜。
      “涛涛嗳,小涛涛别喊啦,小姨听到啦~”一股熟悉的声音传进我耳朵里,我突然一阵激灵,愣了一会儿,再回头仔细看了看眼前的房间,是很熟悉没错,因为这些装饰这些玩具,都是我自己辛辛苦苦攒零花钱买的!
      一个苗条的身影突然挡在我眼前,黑长的秀发,雪白的脸,看不见一点斑点也没有黑眼圈,我抬头看着这张脸,震惊到嘴巴合不上了。
      “死丫头,哎呦你可算醒了,你快吓死我了,还不赶紧起来刷牙吃饭去!”
      那个女人开口了,语气贼凶但眼底全是温柔,我忍不住喊了一句“老妈?”
      没错,面前这个人一定是我老妈,年轻时候的老妈。
      所以刚刚那个小屁孩就是涛涛,大姨的那个大学之后去美国读研究生的聪明儿子没错了。
      我突然明白了,我现在还没醒,只是梦回二十年前罢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看来是我太想念从前了吧。眼前的一切都很好的验证了我的想法。
      Ok,既然如此不如好好做这个梦呢,我立马开心地蹦下了床,穿上我的粉色兔兔拖鞋,直冲进卫生间。
      果然,镜子里的自己完全是中学生的模样!
      “天呐,素颜也这么白,脸上全是胶原蛋白欸!欧呦欧哟!”我兴奋的在卫生间手舞足蹈大喊大叫。
      “嚷嚷什么?快出来吃饭了,大家等着呢”耳边又一次响起我妈的雷声。
      “来啦来啦~”
      我迅速刷牙洗脸,然后跑去饭厅。
      桌上居然都坐满了人,大姨一家人还有爷爷奶奶。
      平时我家里也就三个人吃饭,看来我做个梦也要做最热闹的梦,正好大家伙儿都齐了!
      我开心的坐上了桌。
      “智心,有没好点呀?大姨真的担心死你啦”
      对面的大姨一遍给小涛涛喂饭,一边转头看向我
      我连连点头“嗯嗯我好着呢大姨”
      “唉我早说了不用太担心,这孩子耐摔,小时候摔过好几回呢,调皮的人都命硬耐摔!”
      我爷爷笑呵呵的喝着酒对着我说“那个时候你还在上幼儿园喔,每次摔倒都要哭个大半天,非要我给买泡泡糖才不哭哈哈哈”
      我爸一声不吭给我打了碗鲍鱼汤,我妈端着一盘青椒牛肉走来,递给我爸,姨丈把桌上的菜都挪了一挪,我爸再顺势把菜放在空出的位置上。
      我低头喝着汤,桌上闲聊声不断,多么美的时光啊虽然只是一场梦。

      “唉,小孩子没头脑就算了,你说说现在的年轻人也是,怎么这么大个人在前面走着还能撞上去呢?真是气死我了” 我妈的声音格外洪亮,真是跟她娇弱的外形成反比。
      大姨连忙搭腔“就是就是,大人过来道歉也一点诚意都没有,什么人啊都”

      我安安静静吃着饭菜,饶有兴致的听着她们说的八卦。

      “嗳,事已至此,要我说,还是别跟他们家一般见识了,听说那家人是最近刚搬来我们小区的,以后都是邻居,这样子闹矛盾,以后不就很尴尬喽” 我爸缓缓说着,又立刻被我大姨打断“哎呦发文呐!这也就得亏了咱们家智心没啥事儿,不然别说住一个小区了,就算住我们对门,那我也得跟他们闹上一闹!咱们智心才是冤呐!”
      我妈狠狠撇了我爸一眼说到“合着就你最宽容大度,受伤的人不是你孩子?!”
      我爸叹了口气,自知说不过,低头不再说话。
      不过,听着他们说话,我仔细想了一想,这么一说他们说的这件事的主人公还是我喽?
      不过到底发生啥了呢,我咋一点不记得以前还发生过这种事情?

      正迷惑着,脚边有什么东西在蹭,低头一看,一个毛茸茸的大白团子,黑溜溜的眼珠子正盯着我,是球仔!
      看到球仔,我已经激动到不能自已了!这个梦太真实,太幸福,太给力了!
      现在都还忘不了我读大四的那年寒假,冬天有多么难熬。在冬至那天,球仔死了,是正常老死的,但是还是给了我很大打击,加之大四找实习压力很大,当时看着球仔一动不动躺在地板上时,我头皮发麻,几近崩溃。

      而现在,活生生的球仔就在我脚边摇着尾巴!

      我兴奋的夹起牛肉,往清水里涮了涮正想喂给球仔吃,只见我妈抬起腿踢了球仔屁股一脚把它驱逐出了饭厅。
      “哎!老妈你干嘛呢~”
      奶奶生气的看着我“还玩狗还玩,不玩狗就不会出这档子事了”
      “啊?”我愣了一愣,感觉吃了一记哑巴亏。
      “叫你不要吃那么饱学人家溜什么狗吧,人家养的是宠物狗,我们家养的是看门狗,看门狗机灵着呢!你一放它出门,就贼得很”
      奶奶一边做出夸张的表情一边比着手势讲述当时的场景:
      “那时候我都要吓死啦,这死狗跑的那么快,智心这疯丫头也跟着它跑,哎呦,我老胳膊老腿的,哪里喊得住这个祖宗哦!”
      我大姨和我妈皱着眉听得聚精会神,脸上隐隐露着担忧。
      我虽听得云里雾里,但是看我奶看我那恨铁不成钢的眼神,我还是撇了撇嘴。
      随即当头一记暴栗“萧智心,你给我长点心!”我妈敲了敲我的脑袋,用最狠的语气说关心的话。“你知不知道这次有多让大家担心!你都昏了两天了!”

      热热闹闹的晚饭结束了,吃到后面,我本人已经完全从被关心的对象变成被教训的对象,
      球仔又拴上了狗链子,被奶奶严令不准它再离开家半步,而我也搞清楚了大概发生的事:“前两天傍晚和奶奶一起散步,遛狗,过红绿灯时,球仔跑得飞快我也跟着跑然后被一个骑单车的男孩子给撞了,一摔不要紧,主要是牵着狗,摔倒时还被狗拖着踉跄着跑了两步,于是倒下时非常顺利地砸到了路边的消防栓,再之后就在我奶奶的惊呼中被送去医院了。

      而我的家人们似乎还未停下讨论,饭毕,还齐齐搬着板凳坐到了院子里去。
      院里围坐一圈,我妈在切着西瓜,其余大家都在边吃瓜吐籽,边说着那家“罪人”的八卦,时不时还发出啧啧声。可我这个当事人却怎么都想不起来以前还发生过这档子事,不过我也没太在意,毕竟梦里发生的事,总是没有逻辑的。

      唉,抬头望月,夜已深了,睡一觉这个梦就该醒了吧。
      我再看了看年轻的爸妈,精神矍铄的爷爷奶奶,还没长大的涛涛表弟,讲起八卦来万事通的大姨。虽然依依不舍,但是或许是厕所摔那一跤摔太狠了,我的头突然隐隐作痛,昏昏沉沉的,腿也一阵发软,感觉再也支撑不住身体,下一秒就快要晕倒了,于是我还是乖乖回房间躺下睡觉了,这一觉睡得很沉但并不安稳,耳边还隐隐约约听到了小宝的哭声
      “妈妈,妈妈快点醒,妈妈快点醒”
      我心被人揪起一搬疼:“小宝不哭妈妈马上就醒了”
      “妈妈快点醒,妈妈~”
      小宝稚嫩的哭声一遍一遍绕着脑子转,头也一阵一阵剧烈的疼痛。
      我多么想睁开眼睛摸摸小宝的头,但无论怎么用力,却都睁不开。

      “萧智心“
      “嗯?“脑子里居然响起了我自己的声音?
      “萧智心“
      “你?你怎么跟我声音一模一样?“  我突然开始担心自己是不是一摔把自己摔成双重人格了。
      “萧智心,我是你,也不是你,我是未来的你,而你是曾经的我“
      我被自己的声音给绕进去了,只好无能狂怒:“你要说什么说清楚点,别扯淡行不行?“
      “唉……”那个熟悉的声音叹了口气,停顿良久又开始说话:“萧智心,我不会害自己所以不可能害你,你若理解37岁的你,那就能理解42岁的我“

      37岁,这三个字突然在我心上狠狠捶了一下。

      “你说什么?说清楚点!“ 忍不住我着急了,感觉自己好像听懂了什么,急于向那个另一个我自己求证。

      “萧智心,我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了,拼尽全部换你回去,只希望这一回,你不要再坐上错的船。记住了,一旦重蹈覆辙,就再不受控制,只能一错再错下去了。我自己就是最好的例子“
      这是那个另一个我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虽然还没清楚她在说什么,但我的心却已经感到了那样的悲伤。

      在这之后,任凭我再怎么狂喊,脑中都无回应了。

      脸上突然传来一阵痛感,一阵清流涌入口中,冰冰凉地滑过喉咙,引来我一阵咳嗽。
      眼睛终于能睁开了,我爸正给我喂水,我妈还在拍我的脸。
      见我睁开眼,爸妈都松了一口气。
      我妈带着哭腔说到“你这孩子真是吓死我们了,跟魔怔了似的,大叫着自己的名字,可我跟你爸怎么叫你都叫不醒!”虽是责怪的语气,但我妈着急的眼神一点都藏不住。
      我爸温柔的摸了摸我的头叹息道:“这一摔真是摔的不轻,医生之前跟我说怕你脑袋里还有瘀血,要你多注意休息。可我刚刚看你醒来还挺活蹦乱跳的,以为没什么事了,也就没在意,唉,是我们的心太大了“
      说完我爸就站起身来,将碗放在桌上,然后掏出手机,边往外走去边打电话
      “喂,刘老师啊,嗳我是萧智心的爸爸。。。。”
      我还沉浸在刚刚的悲伤气氛中,傻傻的反应不过来,愣愣的抬头,吃惊得看着眼前这个年轻漂亮还是那么的妈妈说不出一句话。
      我妈心疼的看着我“你这个星期还是先别去上学了,好好修养修养吧,你爸给你班主任请假去了”

      上学?班主任?

      我脑子里乱作一团

      我还在梦里?

      不对

      现在脸上还隐隐做疼,估计是刚刚我妈打的。

      所以这不是梦?

      那我这是穿越了还是重生了还是平行时空?

      脑子里又回荡起另一个自己说的那句话:“拼尽全部换你回去,只希望这一回,你不要再坐上错的船。记住了,一旦重蹈覆辙,就再不受控制,只能一错再错下去了。”

      李宏伟出轨,然后我在厕所不小心摔倒了,晕倒之后醒来,就回到了从前,再睡着,就有个52岁的自己跟47岁的自己说,回到过去不要再重蹈覆辙了?这一切逻辑都还没彻底捋清楚,但看着眼前真实的一切,我能确定的事,我真的重生了。

      扭头看向墙上的挂历,2012年!此时此刻的我正初三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