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桃源 ...

  •   董伶人语出惊人,柳风不会想到这样的董伶人会去大梁城查案:“何案?”。

      “麒麟卫呀。”董伶人的回答简直是让柳风一惊再惊:“麒麟卫?”

      “是啊。”

      柳风不知想怒还是想笑:“你查麒麟卫?”

      董伶人再次拉住柳风的胳膊:“柳哥哥还不知,大梁城为圣人选伶人的千选官于愧被麒麟卫杀了,刘后姐姐大怒,是我该为姐姐分忧的时候了!”此刻董伶人的话像一个沉着稳重的臣子,转而又画风突变:“柳哥哥,我这样做是不是长大了?”。

      柳风竟无言以对。

      灵儿倒是来了兴趣:“真有麒麟卫?是不是神仙模样?”

      董伶人点点头:“白发白胡须。”

      突然柳风拉起董伶人:“你跟我走。”

      “去哪儿?”

      “随走便是。”

      一匹白龙驹,柳风一个利索的翻身上了马背:“董伶人可会骑马?”

      董伶人面露难色:“玉儿不曾学习骑术。”

      “来。”柳风伸出手,董伶人开心的将手伸了过去,柳风用力一拉,董伶人坐在了柳风之前:“这一路甚是颠簸,董伶人可有准备好?”

      董伶人还在好奇之中:“好玩好玩,柳哥哥尽管骑便是。”。

      崇山峻岭之中,一匹快马踏尘而去。

      “柳哥哥,我想唱一首伶曲。”马背上董伶人大声喊道。

      “随你。”

      夕阳斜照,一匹奔驰的白龙驹身影被拉长,马行处,百鸟腾空而起,追随白马而行,似乎听懂了这伶曲:“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大唐美景,羡煞春秋。后唐乱世,佳人何存?自立自强,嫁与好儿郎。”。

      唱累的董伶人停了伶曲:“柳哥哥,我们要去哪儿?”

      “新世界。”

      “有没有神仙?”

      “有。”

      夜色降下,白龙驹依旧前行。

      挑灯期盼,不见天下前来。忍耐有限,一只茶盏摔在了地上,众婢女赶紧收拾。

      郭庸一旁劝导:“刘后息怒。”

      “这几日新磨到底有何妖术,致天下不踏入我华韵宫半步。”

      郭庸赶紧为其捶背:“刘后,息怒,不可乱了分寸啊。”

      “平日里你最得办法,如今难道对西华园一点办法也没有?”刘后对郭庸表达着不满,郭庸赶紧跪倒:“臣奴不能为刘后解忧,甘愿受罚。”

      刘后瞪一眼:“罚你何用,起来吧。”

      郭庸再次为刘后捶背:“刘后莫急,如今新磨伶人得宠,不可动,否则忤逆了天下,得不偿失啊!”

      “真就没一点办法?”

      郭庸笑了:“有,只需等待时日。”

      刘后转身看向了郭庸:“说来听听。”

      “目前各州府正在张罗为天下选伶人之事,下月将会进宫由天下挑选,刘后也已培养董伶人多年,该派上用场了。”

      刘后点了点头:“话虽如此,可我还想让玉儿多陪我些时日。”

      “刘后,假若董伶人选中,依旧在宫中,你二人并未分开,况且天下也就掌控在你二人手中。”

      刘后的眼睛发亮:“对对。”转而又露出了凶狠的表情:“到时候将新磨给我千刀万剐。”

      郭庸再次阴邪的笑了。

      刘后突然又不安起来:“天下何以能选中玉儿?”

      “天下武将出身,酷爱文武之才,如今刘后已同意董伶人前行大梁城调查麒麟卫之事,若办成可谓大功一件,董伶人的分量也就重了。”

      刘后思量着:“麒麟卫这么容易抓吗?玉儿自随我练的一身天真气,能办成此事?”

      “这不就是您打算让她磨炼的初衷吗?”

      刘后点点头,郭庸从袖袋里拿出一封信函:“刘后请看。”

      “什么?”

      “梁城刺史朱常的密奏。”

      刘后拆开信函看起,越看越有些激动:“赵阳充抓住了?”

      郭庸点点头。

      “好,太好了。天助我,天助我啊!”刘后对内侍喊到:“来呀。”

      一个婢女赶紧跑来跪倒。

      “快去请董伶人。”

      婢女回答磕磕绊绊:“董……伶人……至今……至今未归。”

      刘后拍桌站起:“你再说一遍。”

      婢女赶紧磕头:“刘后饶命,刘后饶命。”

      “去哪了?”

      “不知。”

      “侍女何在?”

      “门外后旨。”

      “传。”

      董伶人的侍女跑进来哭喊道:“刘后,董伶人不见了,董伶人不见了。”

      刘后火冒三丈:“要你何用?千羽卫,拖出去杖毙。”

      “领。”

      “刘后饶命,刘后饶命啊。”

      董伶人侍女被拖走,内侍还跪在原地瑟瑟发抖。

      “还跪着干什么?还不去找。”

      “是。”内侍赶紧站起跑走。

      刘后原地打转:“人去哪儿了?”

      白龙驹终于不再奔波,在这漆黑的夜里停了下来,几个手持武器的黑衣人将它团团围住:“谁?”黑衣人问到。

      “柳风。”

      黑衣人点燃火把认出柳风,赶紧抱拳:“柳公子请。”

      “众义士辛苦。”说完白龙驹再次向前行去。

      天渐渐亮了起来,董伶人慢慢睁开眼睛,还是觉得浑身无力。

      “你醒了?”

      眼前一位女子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问到。

      “神仙?”董伶人的话让眼前人笑了起来:“众人都这么称呼我。”

      董伶人努力的坐在了起来,有些兴奋:“真的是神仙吗?这里是天宫吗?”

      “你昨晚来时疲劳过度,晕倒了。如今方醒,少说话为宜,先把面吃下吧。”这位女子将面递在了董伶人面前。

      董伶人一把抓住眼前女子的手臂:“神仙姐姐可会施法术?快快施与我看。”

      眼前女子有些无奈又觉得好笑:“那你先把面吃了,我便施给你看。”

      董伶人痛快的点点头,接过面开始吃起来:“真香,天宫的饭都比凡间的好吃。”

      神仙姐姐捂嘴笑。

      董伶人很快吃完了,神仙姐姐将碗筷放好,过来问道:“玉儿可否下床?”

      “神仙姐姐认识我?”

      “我是神仙姐姐吗,谁不认识。”

      “可以,可以。”董伶人慢慢下了床,虽有些虚弱,可还能行走:“快变于我看。”

      神仙姐姐搀扶住董伶人的手臂:“请随我来。”

      行至门口,神仙姐姐放开董伶人的手臂:“玉儿妹妹能否站稳?”

      董伶人点点头。

      神仙姐姐双手拉门,阳光慢慢射进,瞬间让董伶人闭上了眼睛,浑身都感觉到舒服。

      门已敞开,神仙姐姐扶着董伶人迈出门槛已站在了山顶之上。

      随山走势,一片片梯田,一座座宅园,一簇簇农人,成群的牛羊,到处嬉戏的孩童。

      “哇——仙境啊!真美!”董伶人不由得感叹。

      神仙姐姐手指向近处的一块梯田:“你看那是谁?”一个劳作的身影让董伶人觉得眼熟,转而她喊起来:“柳哥哥——。”

      柳风此刻双裤腿挽起,停下劳作转身回看,见董伶人站在门外,赶紧向这边走来。走近后细细打量董伶人:“你无碍了?”

      “只是劳累,并无大碍。”神仙姐姐一旁搭话。柳风赶紧拱手谢道:“多谢仙姐姐。”

      “柳哥哥,这儿好美啊!”

      “董伶人不知,这里也有你的功劳。”柳风拍打着身上的泥土。

      “我的?”

      “这里便是一坛香的故土,而如今一坛香风行洛都,让这里的人生活宽裕不少。”

      “那我还要谢谢玉儿妹妹。”神仙姐姐鞠躬拜谢,让董伶人一时有些糊涂:“这里不是天宫?”

      柳风与神仙姐姐都笑了起来。

      柳风停住笑解释道:“这里没有权争,这里没有杀戮,这里的人共奋进,这里人人平等。”董伶人更糊涂了:“那这里到底是哪儿?”

      “世外之地。”柳风说的无比自豪。

      “世外之地?”董伶人正琢磨着,一群孩童跑了过来,将几人围了起来。

      “哇——这个姐姐好漂亮,从未见过。”一个小女孩儿喊道。这话却惹恼了另一个小男孩儿:“不对不对,还是神仙姐姐漂亮。”

      “你说的不对。”

      眼见两个人要争吵,柳风赶紧劝道:“都漂亮是不是?”

      “对对,都漂亮。”说完一群孩童再次追逐着跑走了。

      这惹的董伶人笑了。

      “董伶人可知这些孩童中十之有五是孤童?”柳风的话让董伶人甚是惊讶:“孤童?”

      “是啊。”神仙姐姐接话了:“我原本师从祖上,是行医之人,可见天都连年征战,百姓流离失所,便与这百姓共创这世外之地。你眼前所见,都是这些人用汗水开凿而出。这里的人虽清贫却活个安稳。”

      董伶人点点头。

      “不仅如此,这里还有很多军伤之人,却依旧坚强生存。”神仙姐姐指向远处一座大宅院:“一坛香便由他们所做。”

      柳风看看太阳,转而对两人说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吧。”

      神仙姐姐点点头,董伶人赶紧问道:“去哪儿?”

      神仙姐姐搀扶起董伶人:“随走便是。”。

      一片空旷地摆满了自制桌椅,众人拥着柳风三个坐在了一张桌子前。桌上的菜品虽无山珍海味,众人也像过节一样开心。

      神仙姐姐站起:“众乡亲请用。”

      众人聊着,笑着,吃着。

      柳风将一蔬菜放在董伶人的碗里:“董伶人好好品尝,这里面也有你柳哥哥种的菜品。”

      董伶人笑着点点头。

      再次安静下来,三人回到了山顶宅园。柳风看向董伶人:“董伶人可高兴?”

      董伶人点点头:“高兴。”

      “董伶人可还想回洛都?”

      董伶人看向柳风,柳风看着董伶人的眼睛:“你天性本该生活在这里。”

      “柳哥哥何意?”

      “如董伶人想留在这里,我有办法让洛都忘记你。”

      “不可。我还未给姐姐分忧。”

      柳风有些失望:“你天性纯真善良,何必搅入乱局之中。”

      “姐姐待我如亲人,我不可置她于不顾。”

      柳风有些恼火,索性走到一边不语。

      “玉儿妹妹决心已定?”神仙姐姐赶紧打破这僵局。

      董伶人的倔劲儿又上来了:“不曾改。”

      神仙姐姐看向柳风:“人各有志,人各有牵挂与恩德,风儿何必强求。”

      “可——”董伶人打断柳风的话:“柳哥哥的担心玉儿明白,玉儿会好好保护自己的。”

      柳风站起走来看向董伶人:“不可改?”

      董伶人坚定的点点头。

      “好,我带你回洛都。”。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