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洛都城 ...

  •   乌山飞白雪,马惊亡将魂。战旗迎风扬,山河肝肠断。夜半父行山,挑灯母织衣,柴衣只为儿,岂知堆山骨。

      一场酣战过后,一眼望去,所站者七八,唯麒麟旗迎风雪摆动。李开源缓慢站起,分不清的血水与雪水,他拔起麒麟剑,向麒麟旗踉跄前行。几个士兵缓慢向其靠近。

      未走几步,李开源便摔倒在乱尸之中。几个士兵迅速凑上前:“李帅!”。“给我滚开。”

      他嘶吼一声,几人赶紧闪开。他将麒麟剑插在地上,手扶剑柄缓慢站起,再次吼道:“骁虎卫何在?”他继续缓慢前行:“鹰羽卫何在?”

      几人跪倒在地,不敢出声。

      李开源来到麒麟旗旁,看着副将颜元手持麒麟旗一动不动,泪水伴随着雪水滑落。他拍打着颜元的盔甲:“尔与吾南征北战,如今却葬于这乱山之中,你让吾有何脸面见你的家人?”一阵急促的咳嗽让跪着的几个人跑了过来,再次跪倒:“李帅请息怒。”

      他慢慢将颜元手中的麒麟旗拿了过来,颜元也倒了下去:“我生而为战,大小百战,无今之狼狈,我几千行冲军就这样死于不明不白?”

      远处几千铁骑向此处冲来,几名士兵瞬间捡起武器围在麒麟旗和李开源周围并大喊道:“保护李帅!”。

      铁骑在不远处停下,最前一人下马向李开源跑来,来到跟前迅速跪倒:“李帅,鹰羽卫何超来迟,甘愿受军法。”

      李开源看着眼前的何超冷笑起来,手持麒麟剑向他走去:“何超,为何不按计划支援?为何?”。这声嘶吼让何超浑身抖动了一下:“李帅,我——”。

      此时李开源的麒麟剑已经放在了何超的肩膀上:“说。”。

      何超赶紧头磕在地上:“李帅息怒,我鹰羽卫接到骁虎卫王监军信函说您和骁虎卫被大鲜主力围困在千叶山,危在旦夕,我等不敢怠慢前去驰援,可吾等赶到之后却无一人,便知上当,这才赶来……”

      “王监军?”李开源一脚将何超踹倒在地:“信函何在?”

      何超赶紧爬起继续跪着:“不——不见了!”。

      李开源将麒麟剑攥的死死的,瞪着何超:“你敢骗我?”

      “李帅,何超不敢。”几名兵士也同时跪倒:“李帅息怒!”何超抬起头,眼神坚定:“我何超自幼跟随李帅,若敢欺瞒李帅,任李帅发落。”

      何超护卫骑马前来,跳下马瞬间跪倒,气喘吁吁的喊到:“报李帅,报何卫,梁监军没有找到?”何超这才想起此事:“禀李帅,信函我交由梁监军保管,可行了一夜军,发现梁监军不见了,我便派护卫去寻找……”。李开源看向护卫并打断了何超:“消失了?”

      “禀李帅,确实没找到。”

      李开源看向天空,突然手举麒麟剑,剑峰划破风雪:“狗太监,我与你势不两立!”。

      洛都城内各处都充斥在伶人的伶曲之中,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一位风度翩翩的公子哥正手持鸡腿蹲在地上:“阿黄,你来干嘛?赶紧回去。”。阿黄不为所动还表达了不满:“汪汪汪——”。这位公子有些无奈:“你——,我找的是它们三个。”阿黄的旁边站着三条小犬,眼睛紧紧的盯着鸡腿。阿黄的高大威猛与三条小犬显得格格不入。

      “人家董伶人丢的是小云犬,你跑来凑什么热闹?”。阿黄将头扭向一边,依旧不为所动。“好好好,惹不起你行了吧。”这位公子将手中的鸡腿向阿黄扔去,阿黄利索叼住,摇着尾巴跑走了。

      这位公子再次打开一个荷叶包,拿起鸡腿看向三条小云犬:“好啦,剩下的就是咱们几个的事情了,识相的赶紧走开,别逼我动手啊。”。三条小云犬还是紧紧盯着鸡腿,这让公子收了笑容:“那我就不客气啦!”他顺手拎起一只看了看随手扔了出去:“小公种瞎凑热闹。”。只见小云犬从地上爬起,对这位公子发泄两声跑走了。他顺手再拎起一只,转而又扔在一边,同样的发泄后,这条也跑走了。他拎起最后一只点了点头:“这只倒对上了,可怎么是只黄毛?应该是白毛才对啊!”小云犬似乎听明白了,他浑身抖了抖,身上的土下去不少。“你以为抖白了就对了?我这还有一物件。”说着这位公子拿出一只玉镯子,将它和鸡腿递在小云犬身前,谁知小云犬看着玉镯委屈的叫起来。

      这位公子一把将小云犬抱起来:“小家伙,我可找到你了。”高兴的向一坛香走去。

      一辆马车,一个车夫,一个婢女,四个恶汉,行走在洛都城内,众人也很识趣的闪躲在一旁,可偏偏一捆柴没放好,倒在了路上。卖柴人还没来得及收拾,一鞭子已经抽打在了背上:“不想活了?”

      卖柴人赶紧跪倒在地:“大汉饶命。”

      又是一鞭子,卖柴人“哎呦”一声倒在了地上痛苦的□□着。

      这边并没有收手的意思,鞭子再次举起却落不下来了,他的手腕被一位风度翩翩的公子给抓住了。恶汉看向这位公子:“多管闲事?找死。”。

      “住手。”这时从车上下来一位美人,跑向了这位公子:“柳哥哥。”

      这位公子赶紧跪倒:“董伶人。”

      董伶人扶起眼前这位柳哥哥:“柳哥哥不跪。”。

      柳风站起身,手里抱着的的小云犬叫个不停。董伶人一把抢过小云犬:“柳哥哥,你真的找到了?”此刻的小云犬在董伶人的怀里蹭来蹭去,好不高兴。

      “那当然,你柳哥哥是谁。”柳风一边说着一边走向卖柴人,将他搀起:“去一坛香吧,那里正缺柴。”

      “谢谢公子。”卖柴人赶紧担起两捆柴向一坛香走去。

      “好啦好啦,赶紧抱回去给它洗个澡。”董伶人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身上已经沾了些泥土。他看向柳风:“赏!”。

      婢女快速走上前,向柳风递来一袋钱,柳风赶紧接下又要跪倒却被董伶人拦住:“柳哥哥不跪。”董伶人开心的抱着小云犬上了车,车继续向前行去。

      车已行远,柳风掂了掂手里的钱袋,高兴露在了脸上。他并没有回一坛香,而是走向了桂花斋。

      一坛香内灵儿已经收了柴,准备付钱时,柳风拎着一包点心走了进来。“公子,你回来啦。”柳风笑着走向灵儿:“拿着。”灵儿高兴的接了过去,这是她最喜欢吃的合心酥。

      “公子,柴这位姑娘已经收下了。”卖柴人在门外拍打着身上的泥土。柳风向他走去:“几钱?”

      “两文”

      柳风打开钱袋抓出十文钱递给了卖柴人:“拿着。”卖柴人赶紧推脱道:“公子,两文足矣。”

      柳风去拉卖柴人的胳膊,不料卖柴人哎呦一声,将胳膊闪向了一边。

      “有伤?”柳风赶紧问道。

      “老毛病,不碍事。”

      “何病?”

      “军伤而已。”柳风听到此处便对眼前卖柴人有了些许尊敬:“哪一战?”。

      “幽云……”话未说完,灵儿打断了他们:“公子,不该问的不问。”。卖柴人也很识趣:“公子,我该回去了。”。

      “哦哦,这你拿着。”柳风将十文钱放在了卖柴人的囊袋里。“多谢公子。”卖柴人转身走了。

      “对了,以后你的柴直接送到这里来。”柳风看着卖柴人喊到。

      卖柴人转身一笑:“谢谢公子。”。

      柳风转身看向了灵儿,还未开口,灵儿已经发难:“公子,你忘记清心宫的戒规了吗?”

      “哪敢。”

      “尊主让我下山盯着你就是怕你和官家走的太近,我清心宫素不与官家来往,也不管官家事……”。“我的好灵儿,公子我累都累晕了,可不可以不再训斥于我?”柳风求饶的表情并没有让灵儿停下来:“清心宫之所以立足于乱世,就在其不与官家争,后而治恶扬善……”突然一块酥糕塞进了灵儿的嘴里:“灵儿妹妹,我知错了,请开恩。”。

      这边正闹着,突然街上热闹起来,远远就能听见传令官的喊声:“行冲军造反,封洛都,关城门。”

      “行冲军造反?行冲军?李开源的部队?会造反?”思解不通的柳风刚想出门去,灵儿已经站在门口,将门一关,横担一上:“哪都不许去。”。

      洛都城墙上,兵士们手持弓箭,弦已拉紧。城墙外,麒麟旗迎风摆动,李开源手持麒麟剑站在军前吼道:“打开城门,我要见圣人。”。

      守门将领不与回话。

      王植快步向城楼上走着,后面的孔千却不紧不慢,王植有些不耐烦了:“我的孔赡国,再迟恐怕要出大事了。”孔千依旧不紧不慢:“能出何大事,他行冲军如今三卫只有鹰羽卫前来,能奈我洛都如何?”孔千说着一个不留神被台阶绊了一下,脸被磕青,他坐在那里□□不起。

      王植更加着急了,索性过去拉起了他:“孔赡国,快些吧!”。

      孔千有些不耐烦了,他一把将王植的手甩开:“你去,你去通知守城将士放箭。”王植急了:“孔赡国气话,不与你争,我先行一步。”说完转身快速向城楼走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