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学习 ...

  •   关于刘思烟要回来的事,江之眠和荔枝说了。
      荔枝沉默了一会儿,看着江之眠说到:“你确定……她不会再找我麻烦?”江之眠点了点头:“不会的。”毕竟刘思烟要是再不老实,那连诺少言都帮不了她了。
      荔枝也跟着点了点头:“嗯,也麻烦你了,毕竟…这是我自己的事,本来就和你没关系,却还是你去处理。”江之眠看着荔枝在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没事没事,我自认为我还是很会照顾小姑娘的,哈哈哈……”像她这样养尊处优的小姑娘确实容易被别人欺负,如果我当时没从那片小树林经过的话,荔枝现在会怎么样……?

      期中考是所有学生的噩梦,4班的同学们都在痛苦中复习着。
      “这次是郑姐和林老头一起出的卷子!完了啊!”
      “我吐了呀,我妈说这次要是没考好就抽死我!”
      “郑姐和林老头一起出的卷子?!我去!”
      “求求了,来个人把我埋了吧。”
      “埋了也没用,郑姐直接给你刨出来。”
      ……
      江之眠看着班上的人一边鬼哭狼嚎一边不要命的复习,一脸的见怪不怪。毕竟是毕业了好几年的人了,见过更疯的。
      江之眠也没闲着,慢慢悠悠的在草稿纸上算着荔枝推过来的超纲题,随便听荔枝和陈雪寒聊天。
      不一会儿,他便把写满了公式的草稿纸推给了荔枝:“喏,解出来了。”陈雪寒看着草稿纸满脸的震惊:“这、这么快!”荔枝满脸骄傲的拍了拍江之眠的肩:“那可不,这可是我同桌,年段第二的江之眠!”江之眠有些无语:“所以你理解完这道题了?”
      荔枝语塞。
      隔壁桌的秋葛忍不住开口逗荔枝:“你江之眠厉害,我诺少就不厉害了?”
      同时都被戳到的小江和诺少:“…………”
      许文言笑到:“上一次月考的时候,江之眠和诺少好像只差了3分吧,好像还是因为江之眠的错别字太多扣的。”
      秋和附和着说到:“这么说,其实他俩是不相上下了。”
      江之眠呵呵一笑:“所以咯?”
      秋葛坐在诺少言的课桌上,提着笔点了点江之眠的头:“小江啊,你能不能好好的努力一下,别做万年老二了。”
      诺少言听到“万年老二”的时候没忍住笑了一下。
      秋葛开始借题发挥:“你看,诺少他还嘲笑你呢。”
      江之眠:“…………”秋葛你是不是太无聊了。
      诺少言默默的把草稿纸翻了个面,一边写写算算一边说:“秋葛,你的英语能过110了?语文作文能超常发挥了?”
      江之眠:“……噗。”
      秋葛:“行了行了,我知道了……”
      不过班上有人继续了秋葛的话题:“不过,江大佬你真的甘心做万年老二啊?我看你平时刷题也挺认真的,不会是想悄悄的努力,然后超越诺少,惊艳我们所有人吧?!”
      “喔喔喔,NB啊江大佬。”
      诺少言:“……”
      江之眠:“好家伙,这么会说你这么不出本书。”
      其他人都嘻嘻哈哈了起来。

      老洪正路过4班,被里面熙熙攘攘的笑声吸引了注意。他推开前门走进教室,吓得4班的学生们一个个的都禁了声。荔枝装腔作势的拿着五三问江之眠问题,秋葛乖乖的从诺少言的课桌上溜回座位上。老洪看着他们这群不安分的小兔崽子嘱咐了一句“好好复习,不要浪费时间”后,就晃到别的班级巡逻去了。

      桌肚里的手机震了一下,江之眠滑开屏保一看。
      【nsy】:万年老二,要不要打个赌?
      江之眠:“……啧。”去你的,不想跟你争而已,你就真的以为我考不过你?!
      【江】:赌就赌。
      诺少言勾着嘴角。
      【nsy】:就赌这次期中吧,谁输了,就要实现对方的一个要求,怎么样?
      【江】:okkkkkk
      【江】:叫爸爸也可以的吧?
      【nsy】:…你要是想的话也可以。

      江之眠把手机放回桌肚里,靠在椅背上想了想,在荔枝成堆的练习里面抽了一本万维出来:“荔枝,你的万维借我看看。”,荔枝看着他愣了愣:“咋啦?同桌,你这是…太无聊想做练习了?”
      诺少言抬头笑到:“做练习是你不自信的表现,江之眠。”
      秋和:“啊?什么不自信?”
      江之眠:“……你可以做我就不可以做了?”
      许文言:“嘘!老洪又来了!”

      玩归玩,闹归闹,江之眠很快就认真起来了。毕竟已经毕业了这么久了,有些简单的知识点他还真的忘了,他一边做练习一边回想自己以前的高中时光……
      因为天天打游戏也还是年段第一而被第二讨厌、针对;因为拒绝交保护费而和那些所谓的“校霸”打了一架并把人家打进医院,结果差点被退学;因为拒绝了校花的告白并说了一句:“你想多了吧,我给你讲题不过是觉得你有点蠢,实在看不下去了而已。”而被其他女生说钢铁直男…………

      虽然现在回想起来,那句话其实很直男……

      江之眠看着超纲题实在做不下去了,他痛苦的扶着自己的额头,我为什么要去回想自己的高中生活……

      放学8分钟后,教室里只剩下江之眠和诺少言两个人了。
      诺少言写完了最后一道题,把笔扔在一旁伸了个懒腰。他扭头看向江之眠,结果发现后者正看着超纲题满脸痛苦。
      诺少言抱着皮一下的心思戳了下江之眠的腰,江之眠被戳得抖了两下:“干嘛啊?!”诺少言把江之眠的一举一动都尽收眼底,只觉得小江呆呆的,还有点…可爱。
      江之眠看着诺少言像个呆子一样傻笑,没忍住一巴掌呼在诺少言的脑门上:“你傻了啊?!”诺少言摸了摸自己的脑门:“去你的,我就是看你好像是卡在这题上了,过来看看而已。”
      江之眠平静:“哦。”他低头扫了一眼题,发现真的有点难。诺少言靠在一边:“要我教教你吗?”
      小江倔强到:“不。需。要。”
      10分钟后…………
      诺少言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只是脸上的笑意有些明显,他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题:“要我教教你吗?”
      江之眠看着被自己写的满满的都是计算过程的草稿纸,倔不起来了:“大佬,您可以教教我吗?”诺少言呵呵一笑,顺势坐在了荔枝的椅子上给江之眠讲题。
      理解了解题思路后,江之眠自己趴在桌子上重新算了一遍。
      周围只有两人细微的呼吸声,诺少言看着江之眠的脸,发现他的腮帮子上有一些字迹,颜色不深,但是在那白的晃眼的肤色下还是异常显眼。估计是上课睡觉的时候印上去的吧,他推了推江之眠的胳膊:“哎,你的脸上有印子。”江之眠抬头:“啊?有吗?”诺少言点了点他的腮:“这里,有墨水印。”江之眠努力的搓了搓,结果搓歪了。诺少言叹了口气,默默的板过江之眠的下巴,用大拇指把上面的字迹蹭下来。
      周围很安静,好像这个世界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江之眠同诺少言对视着,他们甚至可以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你们两个在干嘛?”

      老洪突然出现在教室门口,惊得诺少言立马放手。江之眠倒是挺平静:“没干嘛啊,就是讲了个题。”老洪狐疑的看了他们一眼,最后也看不出什么不对的来:“行了行了,都12点多了,赶紧收拾收拾了吃饭去。”江之眠和诺少言应了一声,江之眠打算回家吃,诺少言打算在外面吃饭,于是他试图让小江和他一起去,结果被小江拒绝了,两人在校门口分别。

      小巷里,一群学生模样的人围在一起打成一团,校服被零零碎碎的扯掉了,上面写着“a市一级职业技术学院”。
      江之眠默默的路过小巷口,脑海里还在思考那道题。走着走着,冷不防被人叫住了:“喂,二中的学生,站住。”江之眠一愣,回头道:“怎么了吗?”只见一个浑身血、淋、淋的人站在江之眠身后,江之眠这才渐渐的会了神,发现这里都似有似无的混杂着各种信息素。那人从地上捡起一件蓝白条纹的校服,指着上面的黑色脚印问到:“这是你踩的?”
      江之眠看着脚印沉默了:“…………”这好像…就是我踩的吧…
      那人看江之眠抿着唇没说话,就当他是默认了:“是你踩的就给我洗干净。”江之眠默默地接过校服,闻到了上面的信息素,忍不住皱了皱眉。那人看着江之眠的表情问到:“omega?”江之眠点了点头,在他动作的瞬间,那人看见了江之眠脖颈上的铁环。
      小巷里穿来断断续续的咒骂声,江之眠看了一眼后开口到:“我下午给你洗干净,明天给你送到这里来,你自己过来拿。”说完便拎着衣服走了。
      小巷里的声音停了,5个人拿着铁棍走出小巷。见到刚刚的这位Alpho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大哥”。那人收回目光:“收拾完了?”几人回到:“都处理干净了。”
      那人也不在乎自己这一身的伤,慢悠悠的双手插兜,遛圈似的走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学校不让带手机了,不然我上周就可以码完的O_O
    因为码字姬出现了问题,我不得不重新下载了一个新的码字应用,会有错别字,见谅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