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初遇 ...

  •   今天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
      几天连绵不绝的秋雨在今日停下了,微风轻柔的拂过人们的脸庞,空中那经久未出的太阳突破层层云雾,光辉洒落身上,驱散了内心深处的恐惧与寒冷,得以冲出层层迷雾,重见光明。
      “今天可真是个好天气啊,风和日丽的,整个人都舒坦了。 ”
      “今不仅是好天气,还是个好日子呢,今天啊,是重阳节,正巧也是那城北宋家少爷二十生辰呢。”
      人们开始纷纷加入讨论。
      “是啊,是啊,听说这宋家少爷可是不简单呢,年纪不大就已经是这一辈中翘楚,相貌堂堂,家室好,不知道又有多少女子为之倾心呢。”
      “说不定宋老爷子也要借此机会要选儿媳妇呢。”
      这引起茶馆里的人哄堂大笑。
      “话说这宋家这两个老爷子也算是团结一心,把家业发扬光大,也没有发生像其他世家的内讧,两家的孩子也感情深厚。”
      “贺家的独子从十二岁那年就在孙家长大,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听说十四岁那年和孙家的一双儿女去了国外,现在应该也回来了吧,说不定这次宴会上也会出现呢。现在差不多也有五年的时间了。”
      “哎,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一代比一代强啊!”
      而此时的贺珩远已经在军队待了一年,只是众人不知,却知一位年纪轻轻的少将雷厉风行,建立了“鹤珩军”。这支军队纪律严明,在云城名声燥起。
      孙家与宋家这些年关系甚好,也知道这个信息。
      而此时的宋府热闹与繁忙共存,却不显得冲突。
      “恭喜恭喜,宋少爷真是小小年纪就有所作为,以后比我们还要厉害呢!”李老板说到。 “哪里哪里,您说笑了,李老板也不减当年的风采呢。以后还要请李老板多多指教呢,快快请进,家父和伯伯正在屋里呢。” 说着便伸出请的姿势。
      宋彦卿那碎而微长的发留到耳边,一副银色边框的眼镜挂在耳上,而挂在镜杆上的长链在太阳下熠熠生辉,一袭月白色长袍,上面绣着一团团云锦,平添一丝贵气。
      而那藏在镜片后狭长的双眸打量着宴会上所有人,似乎可以揭穿所有人的伪装,看透内心的秘密。
      男人们在谈论生意上的事,各位夫人互相攀谈、赏花,年轻人们在一起议论着各种各样的趣事,偶尔拿几块糕点品尝,小孩子更是如此,给宴会增添了无数生机与欢乐。
      中午时分,宾客纷纷而至,累了一上午宋彦卿才长长松了口气,但此时头上已经出了一层细密的汗,心想:如果不是练过一些防身的功夫,这怕是不行了了。准备回到府内帮父亲照料客人,却不料一阵汽车笛鸣声打扰他的思绪,猛的一惊,还来不及反应,便听见带着戏谑的声音传到耳边:“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呢,宋少爷,果然是年少有成啊,恭喜恭喜!”
      宋彦卿回过神来,只见那车上下来一位穿着军装的男人,可能是在军队历练这一年的时间让他身上多了些许冷肃与痞里痞气,五官像被大师的刀雕刻过一般凌角分明,眉目间显得精明干练,而唇角自然的微微扬起一点弧度,又温柔了些许,二者并存似乎并不矛盾。微微凌乱的头发掩盖着一双令人琢磨不透的双眼,单手拿着军帽向宋彦卿走去。
      “传闻宋少爷胆大心细,如今这是怎么了?”
      “你 . . .你怎么能这样说呢,还有你如果是来祝贺,那你的贺礼与请帖在哪呢?”宋彦卿有些生气的说到。
      而此时的宋彦卿在贺珩远眼中像极了被惹炸毛的小狐狸,可爱至极。
      “是在下失礼了,忽然造访,实在冒昧了。在下贺珩远还请您多多海涵呢,只是偶然间听到说是宋家少爷今天生日,所以在下就过来瞧瞧,这是紧赶慢赶才到的,以后补回来便是了,怎么,宋少爷不请我进去喝杯茶吗?”
      宋彦卿立即换上一副笑面,道:“哎呀,原来是贺少帅啊,您大驾光临真是令寒舍蓬荜生辉呢快快请进欢迎您还来不及呢,礼物就大可不必了。快快请进”
      而府内人们闲谈着:“早就传闻宋家少爷举止不凡,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从言谈到举止都落落大方,尊贵不容侵犯,又带着温柔,在人群中鹤立鸡群,宋家大少爷也是不错呢,只是今日没能见到。这宋家真是出人才呢。”
      “话说这孙家少爷也不错,刚刚从国外回来,也是受过新式教育的人。孙家的女儿也一同回来了,接受过新思想的人就是不一样,老祖宗的琴棋书画没落下,外国话、西洋乐器、西洋画也都学会了,还知书达理。”
      “按道理说,这贺家的少爷也应该来了吧?,为何没有见人呢?”
      话音刚落便看见一个身穿军服的人走进了府内,那灰色的军装衬出他比一般男人要高上一截修长匀称的身材,众人的目光被吸引,而此时的宋少爷似乎有些逊色了。但两者是极端的。
      这是谁啊?怎么没见过。府内的客人们小声的议论着。但风声风语总会在圈子内悄然散开,有些人已经猜测这位会不会是贺家少爷。
      “各位好啊,在下贺珩远,这厢有礼了。”贺珩远笑容满面的抱拳对众人说到。
      “珩远哥哥你来了,还以为你不来了呢。”一阵娇俏而清脆的声音便传入众人耳中。人们顺着声音找到说话人的源头,原来是孙家大小姐。
      这段话道明了人心之所想,心中顿时明朗起来,不由得打起小算盘来。
      “各位贵客们请随我到前厅用餐吧,想必大家都饿了。”管家说道。
      宋家终究是家大业大,各种样式不常吃的饭菜排列在红木大圆桌上。令人惊叹不已。
      “希望大家今天不醉不归啊,在宋府上吃好喝好。”
      客人们都落座了,举起酒杯相宋彦卿
      祝寿,之后便敞开了吃,不亦乐乎。
      而此时宋彦卿却在偷偷打量坐在对面的贺珩远,似乎要把他一层一层剥开,看到最真实的他,展现在自己面前。而在宋彦卿注视下的贺珩远并未有任何不妥,面上总是挂着淡淡的笑容,好像从未把任何事情放在心上,贺珩远早已发现那道来自宋彦卿的目光,便抬起头迎上那道目光,宋彦卿眼中的一丝惊慌一闪而过,两两相对,互相探究,而贺珩远的嘴角微微上扬,对他一笑。他看不透这笑容的含义,微微皱起眉头,却被自己小妹看到了,奶生奶气的对着他说道:“哥哥不要皱眉头了,爹爹说过的眉头皱多了会不漂亮的,哥哥变丑了我就不喜欢了,就喜欢大哥哥一人了。”这一句话引得桌上人哈哈大笑。
      “一天天的就只见你在家中耍些小机灵,缠着你的两个哥哥陪你玩。”宋夫人说道。
      “我们家的孩子终归是长大了,和我们不亲切了,家中有个这样的小机灵也是不错的。”孙夫人接道。
      “文姐姐也很好呢,我不知道的事情姐姐都知道,姐姐以后我可以经常找你玩吗?”
      “当然可以了,随时欢迎你来我们家做客呢,湫妹妹。”孙惜文道。
      宴会逐渐接近尾声,客人们都三三两两告别回家 。
      “宋兄我们下次再好好聚聚,今天就先回家了。”
      “好好好,下次带孩子们一起来。”
      “珩远,我们也走吧,你这两天一直在军营,今天就回家缓一缓,我做点好吃的给你补补。”孙夫人说道。
      “好,就听婶婶的话。”贺珩远笑盈盈的答应着。
      “把别人家的儿子叫的那么亲切,自己家里的就不是吗?”孙墨小声的嘟囔着,表示自己的不满。
      “墨儿你是哥哥不要这样闹脾气,再说珩远从小就一个人,你让着些。”孙夫人说道。
      “先回家吧,莫要丢了家风。”孙父说道,“让宋兄看笑话了。”
      “哪里哪里,我们家也是呢。”
      “那我们告辞了。”
      “彦卿,出去送送孙伯伯一家。”
      彦卿把他们一家送到门口,看着孙伯伯已经依次上车 。而贺珩远却突然回到自己身边说道:“宋少爷,以后的日子请多多指教啊。”唇角微微扬起一点弧度,转身就上车了。
      “呼,终于结束了,怎么这累啊 ,要好好休息一会了。”回到院里的宋彦卿瘫坐椅子上,拿起放在手边的青瓷杯便喝起来,正巧被母亲看到了,便打趣到:“平时看你精明能干,今天是怎的了。”
      “母亲有什么事要交代吗?”
      “看我这记性,今天桌上的饭菜味道偏辣,见你没吃多少,就让厨房单独给你做了些,趁热吃了吧。也没其他事了,沐浴之后便好好休息休息吧。还有你大哥运货还没回来,今天没能赶回来,你莫要担心。”
      “好,我知道了,母亲慢些走。”
      躺在床上的宋彦卿,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就感觉不舒服,今天是自己的生日,自从贺珩远来了之后,为何他处处都高过自己的风头,是因为地位、金钱、还是权利... ...而大哥明明说过陪着我庆生,却没有回来,不由得心生委屈,想着想着便睡着了。
      生日宴就如平静的湖面上刮来一阵微风,泛起微微涟漪,又回归平静。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