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校园的天空总是很晴朗,微微发暗的好像永远都不会亮起,几朵云在蓝天中悠然的飘着,完全不知道下方的学校已经混乱成了一锅粥,每个人的脸上都没有笑容,板着一张脸好似厄运临头。
      “有人被杀了诶,你知道这件事吗?”一个女生用手肘顶了顶另外一个女生,神色慌乱,如同鬼魅。像是一个偷了东西的小偷,被人抓住了那般。
      而另外一个女生此刻也露出了一副惊恐的表情。怪不得说人的本性是跟风,两个人的表情一模一样。
      “我知道这件事唉,被杀的那个女生好像姓刘吧?”那个女生说,一边说还一边双手环胸,华北平原被抱住:“歹徒好像是将那个女生先奸后杀……场面1度极其残忍,我都没办法跟你用言语表达唉,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人?隔才能犯下那种罪行……”

      另外一个女生走了过来,停下脚步,背对着这两个谈论的女生。
      那个走过来的女生有一头飘逸的长发,眼睛是棕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显现出金黄的感觉,皮肤很容易让人想起小卖铺卖的奶白色的酸奶冻,平滑光整连痘痘也没有,在她身上看不到任何青春期的烦恼,有的只是饱满的嘴唇,不仅小,而且粉嘟嘟的,很容易让男生产生一种想要亲上去的感觉,瓜子脸像是用刀刻的,上帝肯定用了最精美的美工刀,而且花费了几长一段时间,才刻出了这种纯天然的瓜子脸,这瓜子脸和饱满的嘴唇以及大大的双眼,貌似是上帝翻遍了百科全书才找出来的。眼睫毛长而柔滑,纯洁如玉的双眼被掩盖在一片阴影之下,小鼻子会很让人有一种想捏的冲动。如果你盯着她的脸看上很久,会有一种自己在做梦的冲动。
      但是唯一美中不足的,可能就是这较矮的身材了,不对,这身材怎么可以说是美中不足呢?只一米五几的身高正好凸显了她的萝莉脸庞,呆萌可爱,人畜无害。虽然身子矮,但是腿可一点都不短,不知为什么,她的手好像比别人要短了七八厘米,可能就是腿长背的锅,生就了一双一米七的腿,却只有一米五的身高。在一个人的身上丝毫没有违和感。
      她叫鹿零丹。
      鹿零丹的生日是在6月12日,是双子座。

      “咱们还是不说这件事了吧,说得我脊背发凉唉……”两个人的交谈在其中一个女生这句话中结束了,这两个女生慢慢的向操场走去,一起双手环胸。一起抱住华北平原。

      鹿零丹回过头来看了她们一眼,然后又看向了校园报刊栏上的报纸中的一幅图。
      那是一张正面照,是一个相貌还算清秀的女孩,留着短发,脸很长,眉宇之间皆是一片成熟之气。
      然后下面是一则报道,学生的文笔还很稚嫩,但是却将许多细节都生动地写了出来。
      10月9日晚,在s市一中边上的一条小巷,惊现一具尸体。一名高一的学生惨遭杀害。
      被杀害的学生刘某,是一名留守儿童,今年16岁……
      鹿零丹刚刚阅读到这里,肩膀上就被人狠狠的拍了一下。她像是一只受惊的小雀般跳了起来,但是眼眸中并没有惊恐之色,有的只是一片了然于心。
      回过头来,是另外一个女生。
      这个女生的名字叫做程玖阳。

      不得不说,虽然比不上鹿零丹,但是程玖阳还是很好看的。
      乌黑的头发配乌黑的瞳孔,头发扎成了马尾辫,扎在了中间,跑起路来就会一跳一跳的晃。眼睛比较小,笑起来的时候就会眯成一条线,脸庞比较长,但是正好配那高挺的鼻梁,每一个眼神都很深邃,嘴唇薄而有力,一眼望过去,竟然像是大四的学生。
      这可能会功亏于程玖阳的身高吧,程玖阳今年一米七九,这在女生堆中已经算是很高的了,虽然不得不说s市一中是体校,而且程玖阳也在排球队,更别说她还是主力军。
      面庞清秀且成熟。

      “马上就要上操了,你干什么呢?”程玖阳问鹿零丹:“赶紧回去站队,开跑了的话可能会被校长批评哟。”
      “今天是你监我们班吗?”鹿零丹抬起头,仰视着程玖阳。
      “是啊,所以你快去,你不回去站队,批评的,可是我哦。”程玖阳说,轻轻的推了鹿零丹的肩膀。
      鹿零丹没有反抗,乖乖站队去了。

      站在队伍中,鹿零丹一个人站着,许多人过来跟她搭话,但是她没有理其他人。
      余光中,看到一个女生走到了程玖阳的旁边。
      鹿零丹默默的记住了那个女生的脸。

      “鹿零丹,你起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古代中国农业经济的主要特点是什么?”这个男老师的声音就像是古代的钟那般雄厚,他将书狠狠的拍在了桌子上,弘二头肌一鼓一鼓的,他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望向了正在走神的鹿零丹。
      “(1)以小农经济为主,自给自足(2)精耕细作,铁犁牛耕逐步成为中国传统农业的主要耕作方式。(3)农耕技术缺乏革命性的进步。”鹿零丹将眼神从窗外收了回来,从座位上站起来,然后低着头回答的历史老师的问题。
      “虽说你回答对了,但是你上课也不能走神!你坐在第二排!!!你做的这么好的位置,不好好听课,你对得起最后一排的人吗?你上课看窗外干嘛?”历史老师好像因为鹿零丹的回答正确,而更加生气了,可能因为她是女生,所以只是用平常的声音教训。
      “老师,我知道错了,对不起。”鹿零丹没有丝毫的反抗,但是也不像其他女生那样一站起来就会嘤嘤嘤,她只是低着头,手背在身后,用很诚恳的样子认错。
      “那你坐下吧,下次不要再犯了。”老师,本来想开口说点什么,但是又憋了回去叹了一口气,有点无奈的示意鹿零丹坐下。
      “鹿零丹,你要记住,你生在二班,全年级最好的班,可要好好珍惜你这个位置。你已经被我逮着了好几次了,每到周四下午,这个时候你就喜欢看窗外。怎么回事儿?”老师终究还是没忍住,又唠叨了几句。
      也许是鹿零丹这张脸就让人容易想要唠叨。
      “可能因为前一节课是数学吧。”鹿零丹用平常的语调回答。
      “那行吧,下次不要走神了。”历史老师也没办法,只好继续讲课。

      鹿零丹坐下后又看了一眼窗外。
      窗外是正在上体育课的四班。

      下课铃声的响起,永远都那么悦耳,但是不管下课铃声再怎么悦耳,也没有鹿零丹的那一声起立悦耳动听。因为只有这一声起立,才代表着他们可以跑下教室上体育课了。
      学生们对老师半开玩笑式的鞠躬,然后背起书包跑下操场。

      鹿零丹是最后一个慢慢悠悠的混进队伍的,体育老师视而不见,索性就当成了哪一个班干部,被老师叫去干义务活去了。
      实际上鹿零丹并不喜欢当班干部,她虽然有很多爱好,不过只有一个爱好自上了高中开始就没有变过:隔着两层门玻璃看对面正在全神贯注上课的程玖阳。
      越看越好看。
      “绕操场三圈热身!”当体育老师用抑扬顿挫的声音唱出了这一首悲歌后,全班人不约而同地发出了几声叹息,然后跑着跳着唱着绕着操场开始跑,鹿零丹跟在了所有人的后面。跑最后一个。
      跑到半路,她溜了出去。

      对着门卫大爷挥了挥手:“大爷!我能不能出去一下呀?马上就回来!”
      大爷想都没想一口回绝。
      但是接下来就看到了这么一幕:水汪汪的大眼睛中度出了一层泪水,小嘴巴轻轻的撅起,咬住了下唇,两只手放在胸前,食指相互缠绕着,然后用可怜兮兮的声音说:
      “我就出去一下嘛……”
      “好好好好,你赶紧去,半个小时之内赶紧回来。”大爷老脸一红,用手扶住额头假装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鹿零丹溜了出去。

      不得不说,校外的空气果然比校内的要清静不少。
      不过鹿零丹现在可无暇去管空气。
      她绕进了校外的一家大超市。然后指着柜台前面的一个东西,对着服务员笑了。比出了一个二的手势。
      服务员会意,拿了两盒给她。
      结完帐出门,鹿零丹往外走。听到了店内的嬉笑声。
      “你看看你看看才多大呀,就来买了。”
      这是一个男店员的声音。
      “活该长的这么好看,男朋友长得也应该不错。你怎么没把那个漏的拿给她呀?”另一个女店员的声音。
      接下来鹿零丹就没有听了,她往学校走,一边走一边哼曲。

      慢悠悠的渡到了校门口,鹿零丹和大爷打了个招呼。然后便走进去了。双手插在口袋里。左手的食指和大拇指在口袋中玩弄着那两盒东西。
      她没有回去上体育课,而是走到了高中楼二楼的厕所。
      一直有传闻,这个厕所闹鬼。
      鹿零丹的眼睛中没有一丝一毫的像其他女生那样子的看到这个地方就会有的害怕,反而还藏着几丝兴奋的光。
      她走了进去。
      袖子里藏着一把钝刀。

      如果周围有人的话,那么校园就又会增加一个闹鬼厕所中出现磨刀声音的传闻了。
      可是这周围没有人,二楼的这个厕所旁边只有一个常年失修的监控,放出的录像带只能看清楚是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其他什么都看不到。

      这放学铃声悦耳动听的响起时,鹿零丹从厕所里走了出来。这个时候如果仔细看看她的手,就会发现食指和大拇指上布满了新鲜的刀痕,感觉就像是在建筑工地上划的一样。还在汩汩的冒血。
      丝毫不带着心虚的,鹿零丹大步走向了医务室。

      “这些究竟是怎么弄的啊?弄成这样!”校医一个大男人看到了鹿零丹这双手,一直在滋滋的嘬舌,叹息着这么好看的手,却会在一段时间内留疤。
      小
      校医一边唠叨着鹿零丹不爱惜自己,一边去拿药。
      校医室有一个外房间又有一个里房间。
      里面的房间向来都是存放各种各样的药品的。可能是因为学校的校医室过热,校医把外套放下后进入了里面的房间。
      趁着校医不注意,鹿零丹掏出了口袋中的那两盒在超市买的东西,将其中一盒迅速塞进了校医外套的口袋。
      在确定塞得严严实实之后,鹿零丹坐下等校医回来。脸上带着一抹微笑。像是影片中脸上沾满鲜血,但是依然在微笑的孩子。
      校医过了不一会儿便回来了,手中拿着一盒创可贴,还有一瓶碘伏。
      校医找了一支棉棒,沾上碘伏开始给鹿零丹上药:“身为女孩子一定要学会爱护自己,你看你长的这么漂亮,要是有一双满是疤痕的手,这么鲜明的对比,可能会让你找不到男朋友哦。对了,你是高几的?”
      “我是高一二班的学生。”鹿零丹回答。
      校医点了点头,然后就把手伸向了外套。
      鹿零丹的心在那一刻揪起。
      还好这名校医只是将外套又重新穿上了,而且将碘伏放进了另外一个口袋里。
      这个校医向来有一个习惯:他会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在一个口袋里,然后另外一个口袋整天整天的无人问津。
      认定了一个口袋,就绝对是一个口袋。
      鹿零丹笑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