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祸不单行 ...

  •   “十五年前,消失的……”
      尚泽海眼中忽泛出星星点点的泪光,鼻尖也淡淡的红了。
      十五年前,尚泽海三岁,那是家庭支离破碎的时间节点。
      宋柯慌了神,两年了,从第一次遇见,他便喜欢上了这个极躁极冷的尚泽海,他时时刻刻都在关注着尚泽海,从学校一直到家门口,他见过尚泽海的很多面,但并不丰富,这样的尚泽海他还是第一次见。
      宋珂停下了手中的事,举着空水杯,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静静地注视着尚泽海。
      片刻,尚泽海把眼泪逼了回去,脸色恢复如常的过分平静。
      “刚才……”宋珂把水杯放到一旁,坐到了床边,他很想抱住尚泽海,关切地问他怎么样,帮他排忧解难,但是他不敢贸然过分地对尚泽海好,他知道,物极必反,尚泽海不一定会接受他的好。
      “没事。”尚泽海的目光似乎被带去了记忆深处的某段。
      “咔”宋珂的房门被打开了。
      “小海!”尚父急切的声音打断了尚泽海的回忆。
      尚泽海抬头,看到尚父的脸上,掌印的红肿还未完全消退,只是一般人也想不到那是掌印的程度。
      尚泽海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见到尚父第二种表情了,和尚父待在一起的这些年,尚父一直是没有表情的表情。
      尚泽海真的好开心,很大声地喊了一声:“爸!”
      尚泽海又想哭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他是那么的多愁善感。
      宋珂把水杯递到尚泽海面前,他心疼尚泽海,尚泽海刚刚那声音嘶哑至极。
      尚泽海没有推脱,爽快地一口气喝完。
      尚父怔了下,瞳孔不觉有些颤抖,原因是宋珂递水给尚泽海的那个画面。
      这画面骤然模糊,又重叠了另一幅画面,那是属于十八岁的尚云安和二十岁的雷程的画面。
      不,应该是只属于一厢情愿的十八岁的尚云安。
      人老了总是喜欢回忆。
      尚父眉头轻皱,把自己从虚无中拉了回来,心头又不觉一抽。
      “小海,跟我回家。”尚父走到床边准备拉起尚泽海。
      宋珂立马制止了尚父。
      “叔叔,他的腿受了伤,暂时不能动。”
      尚父这才想起要好好打量面前这个陌生男孩。
      “宋珂,你的父亲已经和我谈过你的事,你的病我能治,小海不是你的药。”
      宋珂愣了神,然后又点了点头道:“让尚泽海在我这多待几天,伤养好了我再把他给您送回去,路……”
      “不用,我开车来的。”
      尚父态度很坚决。
      “咳咳……”老管家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外。
      “尚博士,需要派几个下手帮忙吗?”
      宋珂眉头拧着,不愿尚泽海离开。老管家给宋珂使了个眼色,宋珂知道是父亲的意思,只能放手。
      “不用,谢谢,小海,我们走。”
      宋珂刚想去扶尚泽海,老管家暗暗拉住了他。
      尚父扶起尚泽海径直走向门外,父子俩对老管家点点头,然后慢慢的走开了。
      “刘叔,现在是什么情况?”宋珂看着尚泽海一瘸一拐离开的背影,心里不免着急。
      “宋总在书房等你。”
      说完,老管家背着手,叹了口气,也离开了。
      书房内,一位面容肃冷的男人正坐在黑色的办公椅上闭目养神。
      “父亲。”宋珂进门。
      “坐,我们谈谈。”
      宋父指了指对面的椅子。
      “尚泽海,喜欢?”
      “嗯。”
      “他就是你两年前一见钟情的人?”
      “是。”
      “他是你最好的药。”
      宋珂一脸茫然,不明白宋父在说什么。
      “具体的情况,戚医生马上会来。”话音刚落,一阵敲门声响起。
      “进。”
      戚辰手里端着一分厚厚的文件走了进来。
      “宋总,具体情况是这样的。”戚辰递给宋父和宋珂两份文件。
      “尚泽海,拥有复式信息素,也就是AO并存体,同时显A性,所以拥有A的体质同时会发出AO双链复式信息素。”
      宋珂翻了翻手里的文件,还没开口,戚辰继续说:“这刚好符合我们的需要,简单的说就是用A的身体做O的事。”
      “为什么说他是我的药?”
      “当然是因为他可以治好你。每逢月圆,你的身体是什么情况不用我介绍的吧,尚泽海可以帮你分担元型血脉的负面效果。”
      宋珂微微点点头。
      元型血脉是上古六大贵族血脉中较为特殊的一种,它的特殊之处在于遗传方面。
      其他五种血脉在千年来的稀释和改良后逐渐失去了原有的上古暴戾之气,而元型血脉可以隔代遗传,最多可以直接可以遗传完整的上古血脉。
      而宋珂就是那个千年不遇的“幸运儿”,他承受了完整的元型血脉,也要承受完整的负面效果。
      去除暴戾之气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和O结合”。
      “那对他有没有伤害。”
      宋珂似乎问到点上了,戚辰扬起了头道:“看你自己了。”
      说完,戚辰向宋父点头示意,离开了。
      宋珂看着这俩人,他自己什么也没懂,但宋父好像什么都懂了。
      “没事就该去学校了。”
      宋父的神情依旧严肃,宋珂点点头,也离开了。
      尚父的车上。
      “小海,我们先去医院,扬扬出事了……”尚父说话时的脸色十分难看。
      高扬,尚泽海的表哥,大姨的独子。
      “啊?高扬怎么了?”尚父的表情给尚泽海十分不祥的预感。
      “骑电瓶车出门被压土车撞了。抢救不及时……”
      尚父的脸已经沉到一定程度了。
      父子俩同时沉默了……
      车子开行了几个小时,出了市区又到另一个市区。
      等到医院,尚父带着尚泽海赶到ICU楼层。
      一个头发散乱的女人瘫倒在墙边。
      “大姨。”
      女人抬起头,满脸的泪痕,那深深浅浅的皱纹似乎也是充满悲哀的。
      “大姨,高扬他……”
      大姨没有回话。
      一旁路过的小护士怜悯地说:“两条腿都截肢了,后背感染严重,病情还需观察。”
      小护士估计是个爱八卦的人,能给尚泽海讲出事情的来龙去脉,尚泽海也听明白了。
      两天前,也是尚泽海发狂的那天。
      尚泽海的表哥高扬和他的几个好友骑电瓶车去玩,回来的路上一个压土车撞到了高扬,并且把他拖行了十几米。
      等到送到最近的大医院时,医院告诉他们血库告急,不足以支撑一场手术,也就是他们医院不收。
      联系到了第二家医院,却依旧不能动手术。
      连续几家医院都以血库告急为由拒绝接收高扬,可为什么血库会告急?高扬是最普遍的A型血,没理由几家都告急,这让尚泽海有些不解。
      总之,拖了几个小时,从A市转到R市又转到E省,终于做成了手术,左腿全部截肢,右腿只剩一小节。
      背部感染严重,已经开始腐烂化脓。
      最让人悲哀的是,高扬的意识一直都在,大脑没有受伤,他就眼睁睁的看着这不幸的发生,双腿的失去。
      在ICU病房里,他的双手被捆住了,可能,他也还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状况吧……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