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尚泽海 ...

  •   名胜高中,省排名前三的高中,收ABO。由于社会上A和O本就不太多,大部分都在贵族高中或者A/O校,所以名胜高中里百分之九十五都是B。
      尚泽海,一个披着B的外衣的A。
      尚父是一个医药学家,也是一个O,一直让尚泽海服用特制的抑制剂,让他的气息与B相似,要知道,抑制剂这种东西只有O才会用的,所以尚泽海在学校里被认为是B中的骄傲,唯一一个处于年级前五的“B”。
      这天尚泽海浑身难受,是碰上该吃抑制剂的周期了,于是懒得听课,便趴在课桌上睡了一上午。
      睡觉的时候嘴里还嘀咕着:“三号区……”

      中午,尚泽海从书包里掏药,药还没递到嘴里,坐他斜对面的那个前几天新转来的看见了。
      新来的笑眯眯地说:“你好啊同学,没事吧,看你睡了一上午,要不要去医务室。”
      尚泽海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一脸不悦,吞下药丸,拿起矿泉水瓶喝水,懒得理他。
      新来的又说:“你刚刚吃的是抑制剂吧。”
      他说话的声音不大,但周围的几个人都能听见。
      尚泽海喷了一桌子的水,皱起了眉头。
      见到这个反应,戚白更加大声地说:“我也是O啊!”
      在班级里的那些人听到这都齐刷刷的往坐在最后一排的尚泽海这看。
      尚泽海阴沉着脸,哭笑不得:“谅你是新来的,不懂规矩,我不找你麻烦,但是其他人再看一眼后果你们自己清楚。”
      与生俱来的杀气让其他人立马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好,戚白也顿时被这股强大的气息吓丢了神。
      尚泽海看着愣住了的戚白,冷笑一声,踢了踢前座的凳子:“小六,教教这个新人这里的规矩。顺便收拾好我的位置。”
      说完,他打着哈欠走了,去吃饭。
      余光中,尚泽海瞥见教室后面的垃圾桶,垃圾桶里有一束枯萎的玫瑰花,是尚泽海早上扔的:“一天一束雅澜玫瑰地往我抽屉里塞,今天是……第443天,贵族真是有钱呢。”
      喃喃自语过后,尚泽海回头对小六说:“把垃圾桶也给清了。”
      说完,尚泽海离开了班级。
      见尚泽海没了影,小六拉过被吓得不成样的戚白,戚白眼里含泪,梨花带雨,自然的楚楚可怜。
      “唉……新来的,你惹谁不好去惹尚泽海”小六长叹了一口气“尚泽海虽然是个B,但是各项能力完全是A的水平,他打架从来都是以一敌众,单挑千万不能找他,A都要忌惮他三分,你没听说上周残了一个嘛,就是他打的。”
      尚泽海在门外听到了这,忍不住轻笑一声,想到:上周那个明明是自己吓自己,我都没怎么动他,他自己没站稳,从楼梯上滚下去了……
      “学校不管的吗?”戚白很真诚地问。
      “管啊,但是管不到他,每一次他都有办法避过处分,我们是没这个能力呦……也就高三的学长能压压他了。”
      “噢……可是他一个O怎么会这么厉害呢?”
      小六一脸黑人问号。
      “你咋看出他是O的?
      “他吃的药丸上面刻着SQ,我知道这个药,是O的抑制剂啊。”戚白委屈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我能肯定,这个牌子这种样式的药就是抑制剂,我妈妈在这个只要公司里上班的。”
      小六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戚白,无奈的摇摇头:“估计是他拿错了……没事少讨论他,他最讨厌别人私底下讨论他。”
      戚白乖巧的点了点头,小六也差不多收拾好尚泽海的座位了。
      戚白瞄见了被扔在垃圾桶里的玫瑰,又对小六说:“还有那个,陈小六同学,尚泽海抽屉里的玫瑰是怎么回事啊?”
      “三年级的宋珂学长送的,已经是第四百多天了。”
      小六摆摆手,示意戚白不要多管。
      尚泽海也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被扣上“校霸”这个帽子的,大概是高一上学期的时候,他路遇打群架不小心掺和进去,为了自卫打残了一个吧。
      下午还算清静,但尚泽海已经难受了一天,无心再去听课。
      数学老师在课堂上讲着一个新的知识点,问同学们,答案是什么?
      同学们直接回答:A。
      老师又问,有没有什么解法?
      小六自告奋勇地上黑板去写了一个解出A的方法。
      老师又问,那有没有可能是B呢?怎么B就不可以?
      讲台下立马无言。
      老师目光盯在了走神的尚泽海那,于是提起了尚泽海来回答。
      尚泽海撇了一眼黑板上的题,说:“老师,你想要什么样的错误答案?B没有考虑到两边等于不能同时成立,C没有考虑到未知数的范围,D书写形式有问题。”
      以上,就是数学老师要强调的注意点了。
      说完,尚泽海便趴在位置上小憩着,之后就逃了自习课,想早早回家睡觉。
      回到家,他看见自己的父亲醉醺醺地躺在沙发上,尚父一般是不喝酒的,尚泽海觉得很奇怪,忽然听到了父亲口中叫着一个人的名字:雷程。
      雷程是尚泽海的另一个父亲,在尚泽海还没出生的时候,父亲们离了婚,至今尚泽海连他另一个父亲的照片都没见过,他们的爱情故事也是从大姨那听来的零零碎碎。
      有的也可能不能叫爱情故事,确切的说是雷程的坏话。
      尚泽海把他的父亲抬到了床上,给他压好被子,回到自己的房间,倒头睡去了。
      一觉睡到天亮,尚泽海一身轻松,心情大好,轻巧地背着书包上学去了,也不管自己的父亲怎么的,毕竟是个能自理的大人。
      路上,尚泽海想到了戚白的话,他想不通:明明是父亲给自己的特效药,父亲亲自制作的,市场上绝对买不到,怎么就被认为是O的抑制剂?
      说起来,他还真没见过抑制剂。
      到了班级里,尚泽然总觉得气氛怪怪的,好像全校都知道了一个秘密自己却不知道的样子,没人敢用异样的目光看他,但是他感觉的到。
      尚泽然踢了踢小六的凳子:“喂,小六,你们今天什么情况啊?犯毛病?”
      小六怯怯地说:“那个,新来的,偷偷拿了你的药盒,在班级群里说你是O,说那个药是证据,这会全校大概都知道了……这和我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尚泽海啧了一声:“没说和你有关系。md,这个新来的想造反啊……”
      说着,尚泽海走到戚白的课桌旁,狠狠地敲了一下他的课桌:“喂,新来的,没事不要瞎说话,看你长的可爱,不找你,你别不知好歹。”
      戚白立场十分坚定:“你是O,不要那么凶残,不然会没有A要的,是O不是什么羞耻的事啊……”
      “我,不,是,O!我是B!”尚泽然恼火了。其实他想说是A,但是还好有一丝理智过滤了这句话。
      “你为什么要装B呢?我知道一个优质的O是很危险的,但是不至于做到你这个份上吧……”
      尚泽然踹了一脚戚白的课桌,课桌和地面摩擦的声音真的很刺耳,戚白的脸直接白了一个度。
      “老子都说了!我不是O!你怎么这么犟呢!嗯?娃?”尚泽海一脚踏在旁边的空凳子上,敞开的校服外套飞扬了起来,居高临下,王者的气场全开。
      没人敢上去帮戚白,戚白快要哭了。
      突然,班级门口站了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孩,三年级的宋珂,全校唯一的贵族A,已经不能用优秀来形容的男人。
      正当班级里的女孩犯着花痴,讨论他是来找谁的,他开口了:“尚泽海。”
      尚泽海不耐烦地看过去:“哈?找我有事?”
      宋珂就这样看着他,含情脉脉却没说话。
      “不说话滚,没看见我在教育小孩吗?”尚泽然继续把目光盯在戚白身上,戚白瑟瑟发抖却不敢动一下,感觉动哪哪掉一块肉。
      宋珂低头,轻笑了一声,然后大声说:
      “尚泽海,请和我交往。”
      面对突如其来的告白,看戏的小女生被甜的直跺脚,咬着自己的小手,男孩们也看呆了。
      尚泽海倒是淡定的出奇。
      “我拒绝。”尚泽海头都没回,直接拒绝了宋珂。
      “尚泽海,请和我交往。”宋珂第二次告白,这次他笑着,好像发着光,温润的眼神迷倒了在坐的男男女女。
      “宋珂,我知道你,校园男神,学习好,性格好,品行好……是不是玩游戏输了,我免费帮你教训那波人,还可以。”尚泽海的目光依旧放在戚白身上。
      “尚泽……”宋珂话还没说完,尚泽海打断了他。
      “你tm有完没完!我没空谈恋爱,我要学习!没事快滚!”
      宋珂嘴角扬起了一个弧度:“尚泽海,我们做个交易。”
      “交易?”尚泽海的心里莫名忐忑起来,“我没有什么把柄,麻烦你快滚。”
      “做我的人,我只要你一个,你会拥有我的全部。”
      班级里的男孩都动心了,隔壁班的也来看热闹了。
      尚泽然真想说自己是A,两个A谈什么恋爱?不会真以为他是O了吧。
      “我说了多少遍!我是B,看清楚!”尚泽然解开衣领,扯开衬衫,露出傲人干练的肌肉线条,那是一般O永远练不出的身材“老子不是O!谁再说我是O,我会弄死他。”
      尚泽海又露出了骇人的杀气。
      宋珂把自己的外套脱下,遮住了尚泽海裸露的上半身,然后在他耳边耳语:“今晚校门口见。”
      尚泽海切了一声,看了一下手表,快上课了,便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把宋珂的外套往戚白那一扔,扣好自己衬衫的扣子,准备上课。
      “我看你想看宋珂想的眼都直了,外套给你。”
      戚白害羞的别过头去。
      “叮铃铃……”下课了。
      戚白兴冲冲地跑到尚泽海旁边,嗲嗲地说:“尚哥~”
      尚泽海骤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手里的瓜子差点没抓住。
      “走开,谁是你哥。”尚泽海一脸不待见戚白。
      小六转过身,给戚白打暗语:尚泽海不喜欢别人叫他尚哥。
      戚白会意,蹲在尚泽海的课桌旁边,趴着他的课桌:“尚爸爸~”
      小六恨铁不成钢,这个戚白真让人头疼。
      尚泽海不收小弟是众所周知的,除此之外,尚泽海还特别讨厌粘腻的人,就是戚白这种。
      尚泽海把瓜子放下,摇摇头,顺势又把戚白拎到了走廊。
      尚泽海还没回到位置上,戚白又屁颠屁颠地跟着尚泽海。小六赶忙拉住了他,低声训斥道:“你想死啊!”
      戚白一脸呆萌:“没有啊,我就是找个人罩着我。”
      “你找谁不好你找尚泽海!”小六觉得真是搞不懂O的想法,没来几天就惹到尚泽海,还要尚泽海罩他?
      “他最厉害啊,你知道,我们O是很危险的。”戚白说的特别认真。
      小六被戚白搞的哭笑不得:“我不管你了,自生自灭吧。”
      小六自觉给戚白让道,戚白还没走到尚泽海身边,衣领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所揪住了,挣扎了几下,没挣开,回头一看,是宋珂。
      宋珂拎着戚白,走到走廊,准备把他抛出去。
      戚白好像意识到什么,拼命的挣扎着,这里是六楼啊……
      宋珂把戚白举起,举到了墙外,戚白不敢动了,生怕宋珂手滑,他就非死即残。
      僵持了一分钟,宋珂把戚白举了回来,像拎小鸡仔一样,举在自己的面前说:“离尚泽海远一点,好吗?”
      温柔的声音,温柔的面容,魔鬼般的手段。
      戚白已经被吓得说不出话了,宋珂索性把他扔到了一边,让他缓缓。
      这全过程尚泽海都看到了。
      尚泽海走到戚白身边,戚白全身发抖,脸色惨白而又呆滞,正努力往墙边缩。
      尚泽海轻笑了一声,把戚白拎回了他自己的位置上,坐好。
      然后,尚泽海跨开一双敏捷的长腿,几步跃到了班级后门,痞劲十足地倚靠着门框。
      “最后说一声,我不是O。你要是喜欢壮的O不如去找个A。我一个平民B就不让你费心了。”
      宋珂对尚泽海笑着,面容柔和而散发着魅力。
      尚泽海扭头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磕着瓜子,宋珂在门口站了一会就走了。
      尚泽海撇撇嘴,看着门口的空旷,喃喃自语:
      “还算有觉悟。”
      星星出来了,晚自习结束,尚泽海在校门口呆了两分钟也没见到宋珂,心里没有被放鸽子的气闷,反而很高兴。
      扬起的嘴角一路上都没有放下。
      可刚打开家门,门口的一双陌生的黑皮鞋让尚泽海感到会有不好的事情会发生。
      “爸?”
      没有回应。
      尚泽海把书包扔到沙发上,一个一个房间地找人。
      现在的尚家是个小别墅,三层,很宽敞,大概有八九个房间。
      终于,尚泽海在二楼的客房找到了尚父。
      尚父双手被黑亮的皮带绑着,双腿被他身上那人压开,上半身衣不蔽体。
      那人停下了动作,扭头看了一眼尚泽海,尚泽海惊了,这个人居然和他长的有几分像。
      尚父没有说话,眼神一如既往的灰暗。
      那人对尚泽海笑笑,说:“小海,你先出去。”
      尚泽海已经八九不离十知道这人是谁了,雷程,他的另一个父亲。
      尚泽海看着死灰般的尚父,嘴角抽了抽。
      “我家,你走。”
      雷程有点像看傻子一样看尚泽海,低头对他身下的尚父说:“尚云安啊,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小孩?”
      说着,狠狠给了尚父一个耳光。
      响声让尚泽海不免心惊。
      尚父死尸一般没有回应。
      尚泽海嗤笑一声:“从我爸身上下去!雷程。”
      “嗯?你这孩子一点也不像我啊,也不像你,亲爱的。”雷程性感而又沙哑的声音让人心里发毛。
      “小海,出去吧。”
      尚泽海不甘心,可尚父说话了,他也就待不住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