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往事成锥 ...

  •   “听说了么,今天将军府动静可大了,纪将军回去就把家给砸了。”
      “真的假的,还有这种事?”
      “我还能骗你不成?我婆娘家就在将军府后面,据说今天早上纪将军在宫门外站了三个时辰,皇帝愣是没见他。”
      “这是出什么事了?”
      “不就是前几天,纪将军的女儿在仙乐坊差点被人杀了,听说这事还是一个皇子干的,哎,这可惨了纪将军,为了咱大乾打了一辈子仗,现在女儿差点死了,还没地方说理。”
      ……
      皇城的街头,不少百姓议论着纪婉月被刺杀的事情。这几天里,消息都已经传开了,但除了纪远山闹出了点事情外,就再也没有其他的消息了,就像是石沉大海一般,毫无波澜。
      但凡是知道点内幕的人,心里都无比清楚,可又能怎样,人也没死,又没有确切的证据,仅凭一些风言风语,就要让皇上处置自己的儿子,这简直就是异想天开。
      这种事情,可是涉及到皇家的颜面,说句大逆不道的话,天正帝当年还没登基的时候,手段更是比这狠多了。
      至于那天刺杀纪婉月的刺客,早就被高义轩的人给抓到,但却什么消息也问不出来,这确实让高义轩佩服三皇子的手段,可惜就是用错地方。
      仙乐坊的门前。
      高义轩盛好一碗粥,蹲下身来,递给了一个脏兮兮的小男孩,并用另一只手擦了擦小男孩的脸,微笑着说道:“去吃吧,不够的话,在过来问我要。”
      “谢谢哥哥!”小男孩咧着嘴道了声谢,然后像宝物一样捧着那碗粥,跑到一旁的墙角处,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高义轩看着小男孩有些恍惚,他还记得自己刚被送到祁明宫的时候,诺大的府上,没有一个人,当时只有十岁的他,连厨房的灶台都够不到,饿了也只能吃些以往存下的食物,大部分都已经腐烂了。
      到了晚上,就一个人缩在墙角,靠着仅有的烛火来度过一整夜,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为什么父王要把他一个人安排到这,为什么母亲不来找自己。
      也是在那几天里,他第一次感觉到了委屈,但他从来没有哭过,因为母亲对他说过,一个坚强的男子汉是不会哭的,他答应母亲要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保护母亲一辈子。
      直到冉恒来到了祁明宫,告诉他,母亲离开了人世。
      那时候,他还不清楚母亲已经不再人世了,或者是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但他明白,自己再也见不到母亲了,永远也见不到了。
      哪怕这几天再难受,也忍着泪水在眼里打转的高义轩,这一刻终是忍不住了,泪水一瞬间流了出来,紧紧的抱着身边的冉恒,哭了一整夜。
      现在想起来,也好象是刚在昨天发生过一样,但是现在连冉恒也不在了。
      忍不住叹了口气,高义轩又重新拿起了勺子,再次将盛好的粥递给面前的乞儿。
      这也事仙乐坊的惯例,自从他建立仙乐坊后,不论严寒酷暑,都会在门前准备一些食物,接济无家可归的人,他不在时,就让坊里的伙计来,到现在没有一天停止过。
      纪婉月也想帮忙,但她盛了不到三碗粥,碗就被打了两三个了,高义轩还怎么敢让她碰。
      她也懒得自在,悠闲的坐在一旁,时不时的打趣两句,让高义轩浑身不自在。
      至于纪将军的事,高义轩倒是没有跟纪婉月说过,其他人也没有敢在纪婉月面前说这件事,而纪将军也仿佛默认了一般,没有派人来接纪婉月回家,估计是不想让她接触太多。
      “啊!救命啊!”
      纪婉月突然尖叫了一声。
      一旁的阿雷立刻绷紧身子,似鹰隼一般盯向四周。
      高义轩也赶忙向后看去,心中怒火大盛,真以为他好欺负吗,竟敢来第二次,还是当着他的面,这简直是伸手打他的脸。
      可刚一回过头,高义轩心中的火就被熄灭了。
      一只纯白色的猫咪趴在纪婉月的脚上,而纪婉月则一脸惊恐的僵在椅子上,冲着高义轩喊道:“高义轩,你快把它给我拿开,快拿开啊!”
      阿雷也看了过来,一直像是瘫着的脸也忍不住露出了笑意,周围看过来的伙计也是忍不住哄然笑了起来。
      谁也没想到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大小姐,竟然被一直猫给吓到了。
      纪婉月涨红了脸,忙凶道:“笑什么笑,还不快点帮我拿开。”
      看热闹的人都识趣的散开,高义轩倒是满脸笑意,伸手将白猫接到了自己的怀里,不时地用自己的脸去蹭它,然后宠溺的说:“多可爱的猫咪啊,你叫什么名字呢?你怎么跑到这来了,是不是饿了?哥哥给你盛饭。”
      一手抱着猫,一手盛了些粥放到了猫咪的面前,猫咪叫了两声,深处软软的舌头,一下下的舔着粥。
      纪婉月躲得远远的,无比嫌弃的吐槽着:“也不知道是谁养的猫,看都看不好,还养它干什么!”
      这时,一个女子匆匆地跑了过来,女子一身素衣,但却不显得平庸单调,衣服上隐约可以看到缕缕金线勾勒着,头发有条不紊的扎着,哪怕跑起来也没有散乱,其面貌更是如同画里出来的仙子一样,显然是出身名门的大家闺秀。
      和纪婉月这种不计小节,大红大绿的装扮,倒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人看起来舒服了许多。
      “小妹礼部尚书之女秦素素,见过七殿下,见过郡主,实在是小妹的错,没有看好果果,惊扰了殿下和郡主,请殿下和郡主原谅。”秦素素见到是七殿下和纪婉月顿时慌了,祈祷着果果没有犯下什么错。
      纪婉月是有一肚子气,但见秦素素如此态度,心中的怒火也不好发作了,只得明知故问的说道:“你是礼部尚书秦大人的女儿?”
      “正是小妹。”秦素素回答道。
      高义轩则看着秦素素问道:“这只猫是你的?”
      “回殿下,是小妹的,名字叫果果。”
      见秦素素确认,高义轩低声的叫了几句果果,抚摸了几下后,不舍的还给了秦素素。
      秦素素见果果没出什么事,也不仅松了口气,笑道:“果果倒是和殿下投缘,我还没见过果果这么乖过,没想到在殿下手里却这么听话。”
      高义轩望着果果,有些失神的点了点头。
      随后,秦素素看向纪婉月:“纪伯伯近来可好?最近的事情,小妹也是听说了不少。”
      纪婉月有些疑惑:“我爹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这话说的秦素素有些愣,看这样子郡主好像什么也不知道,随后她就看到高义轩冲她眨了眨眼,便赶忙说道:“哦,只不过是家父今日去贵府上,却没有见到纪伯伯,小妹就以为纪伯伯出了什么事。”
      纪婉月不在意的说道:“你不用多想,我老爹整天晃来晃去,这次不知道跑哪找事去了,估计我这个女儿死外面,他也不会知道。”
      秦素素没在说什么,有些事也不是她能管的,告了声谦,就匆匆地离开了,也顺了纪婉月的心意,把那只猫给带走了。
      高义轩仔细想了想,觉得今天应该去将军府看一看,趁这个机会和纪伯父谈谈,而且纪婉月在自己这里,纪远山不可能不见自己。
      当高义轩来到将军府的时候,他看到几个木匠正修理着正堂的木门。
      纪远山也确实见了高义轩,并带他来到了自己的书房。
      “月儿还好么?”纪远山问道。
      “阿月一切都好,关于其他的事情,我也没让她知晓。”高义轩如实的回答。
      纪远山听后点了点头,叹气道:“那就好,这些天就拜托你了,让她回来将军府也不见得是好事,我这将军府也不见得比你的仙乐坊安全多少,我相信他应该给你留了不少后手,我就先在这谢过你了。”
      “纪伯伯不必客气,阿月在我这,我一定不会让她出事的。”高义轩张了张口,还想在说些说些什么。
      纪远山看着他,低声道:“我知道你还想问什么,但我还是要告诉你,不要再想这件事了,也不要去查,这件事关系到你的父王,哪怕你是皇子,也不会有好下场。”
      “而且我答应过他,要让你好好的活着,让你无忧无虑的活下去,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高义轩低着头,紧握着拳头,一字一顿的说道:“为了我好,那就应该让我知道一切,而不是像个傻子一样蒙在鼓里。”
      “我是个人,不是一个玩偶。”
      “我又没有做错什么,凭什么所有痛苦都要让我一个人承受。”
      高义轩抬头看着纪远山说道:“我会继续查下去,知道查出来真相为止。”说完便转身离开了将军府。
      纪远山看着高义轩消失的身影,沉默了许久,才幽幽的说了一句。
      “知道真相又怎样,谁是谁非,谁对谁错呢?”
      大乾皇宫内,养心殿。
      天正帝躺在卧榻上,微微闭目,一旁的宫女们小心翼翼的按着身子,整个养心殿内没有一丝多余的声音。
      吴公公这时走进来,弓着身子,轻声喊了一声:“陛下。”
      天正帝招了招手,所有的宫女全都撤了出去。
      待天正帝坐了起来,吴公公才继续开口:“今日,七殿下去了将军府,至于谈了些什么,老奴无法知晓。”
      天正帝抻了抻身子,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开口问道:“你觉得,纪远山怎么样?”
      听到这话的吴公公连忙跪下,回道:“老奴不敢乱说,纪将军为我大乾出生入死,实乃我大乾大功之臣,这皆是我大乾上下有目共睹的。”
      “大功之臣。”天正帝晃了晃头,笑道:“功可是个好东西,连朕都有些羡慕纪将军了,你说朕该怎么有功呢?”
      吴公公顿时吓了一跳:“陛下说笑了,陛下乃天命之人,号令天下,天下共主,为我大乾子民呕心沥血,这便是天大的功劳,陛下何来的羡慕呢。”
      “照你这么一说,朕的功劳是这天下最大了喽,可为什么还有人不听朕的话呢?”天正帝看着吴公公说道:“所以这功过是非,是谁定的呢,有是谁给朕真么大的功劳呢?”
      吴公公被吓坏了,赶忙哀求道:“老奴该死,老奴无知,还请陛下原谅!”
      天正帝顿时笑了起来:“你又没错,朕原谅什么,行了你下去吧。”
      吴公公如释重负,仿佛再一次活过来一样。
      “对了,去通知太子和老三,还有…老七,朕后天晚上要在宫里办一场家宴。”天正帝随口说道。
      吴公公心里一惊,弓着身子赶忙走了出去。
      天正帝看着眼前烛火,脸上显得更加憔悴了些,仅用自己可以听到声音呢喃道:“你说他始终都是朕的儿子,这一点,朕可比你要清楚的很啊。”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