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3章 ...

  •   这一觉就睡到了十点半。

      许恬心挠了挠头,是不是忘了什么呀?唉!忘记和杜远宇约时间了。

      打开手机才看到杜远宇昨晚的回复,还有早上九点时发送的“我到你家楼下了”。

      完了完了,许恬心拨过电话。“喂,你还在楼下吗?”

      “嗯,收拾好再下来吧,别着急。”杜远宇回答道。

      “嗯,那我尽量快点。”挂了电话的许恬心着急忙慌的开始收拾起自己来。

      “哒哒”,听到敲窗声的杜远宇摇下了车窗。看到一个带着猫耳朵束发带的白净女子。

      “嚯,你可真够快的,居然二十分钟就收拾好了。”只是杜远宇看着戴着束发带的许恬心,忍不住笑出了声。“拜托你,先把你的猫耳朵取下来好吗?”

      “猫耳朵?”许恬心疑惑了一下,嗷,原来是她的束发带。她把束发带一把拽下来,藏在了身后。“害,出门太急了,对了这两袋东西我刚刚往我车上拿下来,你把后备箱打开”。

      许恬心放好了东西,坐到了副驾位。杜远宇越过了许恬心,把安全带扯出扣上。靠近许恬心时,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清香。那种香气像是那种刚刚洗完的衣服,在阳光下散发出的湿漉漉的清香。

      许恬心被杜远宇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了一跳,他的头发撩过她的颈部,吓得她突然往后一缩。

      杜远宇察觉到许恬心的惊吓后,尴尬的挠了挠头,注视前方,开始发动车子。

      “到了,我下去还吧,你在车上坐着。”经历了一段彼此静默尴尬的二十分钟车程,他们终于到了婚纱店,杜远宇主动提出下去还衣服。

      许恬心点了点头,坐在座位上开始玩起了手机。

      杜远宇很快就还好衣服出来了。“去吃点什么?”杜远宇问许恬心。

      “吃饭吗?”确实到饭点了,还得一起吃个饭,许恬心着实头大,两人太久没联系了,突然要一起吃饭,还真有点尴尬。

      “随便,看你吧。”许恬心一边答应着,一边给闺蜜陈茉茉发消息“急茬,带上一家老小马上来!”

      杜远宇带着许恬心到了一家中餐厅。一落座许恬心就问杜远宇“茉茉听说咱俩今天一块儿吃午饭,她也想过来,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杜远宇回答道。

      许恬心迅速把地址发给了陈茉茉,这太好了,有无敌闹场王陈茉茉出马!这场子就不会这么尴尬了。

      “诶哟喂,我的小祖宗们,来迟了来迟了。”人还没到,就听见陈茉茉从远处传来的声音。只见一个大波□□子,脚踩小高跟带着一个可爱的小男孩从门口走来。

      “都怪这小屁孩,出门换了两身都不满意,你是来相亲的吗?打扮那么帅给谁看?”陈茉茉数落着男孩。男孩也不回话,嚷嚷着要许恬心抱。

      “还是跟你干妈亲,你干妈有耐心,和她做什么都有意思,不像我这个妈”。看许恬心抱过男孩,陈茉茉继续嘟囔着。

      “快叫叔叔,这是我儿子,叫他小豆儿就好。”陈茉茉给元宇介绍道。

      “叔叔好”。小豆儿乖巧的喊着杜远宇。顺便恨许恬心撒娇“干妈,我真的很想要很想要刚刚看到的玩具车,你给我买好不好,妈妈说她没带钱包出门。”小豆儿故意把“没带钱包出门”几个字念的很大声。惹的陈茉茉来捂他嘴巴“你可给我少说几句吧,小祖宗。”

      “行,干妈现在就带你去。”许恬心站起来,准备带小豆儿去看会儿玩具。“上菜了call我哈”。

      陈茉茉和杜远宇点了点头。小豆儿跟着许恬心一蹦一跳的走出了餐厅。

      “头大,头大,生个小孩老娘老十岁。”陈茉茉一边倒水一边和杜远宇吐槽。

      “还挺可爱”。杜远宇笑笑回答道。

      “可爱又可恨!哈哈哈你呢?有对象吗?回来多久了?”陈茉茉巴不得找盘瓜子来听听几年不联系的杜远宇好好讲讲他的八卦。

      “我呢,还单身呢,回来快一个月了”。杜远宇接过水壶开始帮大家烫碗。

      “哟,回来一个月不来找我们玩,果然是外面太快乐了。”陈茉茉故意说这些话,她不喜欢杜远宇,她觉得杜远宇太冷血了,上学的时候就觉得。而且大学这么多年,每年寒暑假也不联系她们,现在居然又和许恬心重新联系上了,鬼知道他安的什么心。

      “没有,我只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你们”。杜远宇很认真的看着陈茉茉回答道。

      杜远宇认真回答的样子反而吓了茉茉一跳,她不是诚心想让杜远宇这么难堪。“我开玩笑呢,朋友之间又有啥呢。以后经常聚聚就行”茉茉想用些场面话把这段糊弄过去。

      “我喜欢许恬心”。杜远宇看着陈茉茉说到。

      这句话给陈茉茉吓得水都喷出来,妈呀,这许恬心高中喜欢杜远宇这事儿倒确实是有。但杜远宇什么态度,大家都不知道啊。杜远宇现在是闹哪出?难道说这六年他和许恬心还有联系?

      “许恬心知道吗?”陈茉茉擦了擦身上的水,想了半天后问出了这句。

      “她不知道。”杜远宇果断回答道。

      “太好了!这就好办了!你赶紧放弃,单方面结束这场暗恋!那许恬心早就魔怔了,工作狂成精,除了当台长,人生无追求。你别挡着她成功梦了。”

      “为什么?”杜远宇疑惑的问到。

      “就许恬心家,近几年出了点事儿,她现在就一门心思奔着工作去了。她嘴上说着想谈恋爱,也就嘴上说说,我们中间也给她介绍了几个,她都挺抗拒的。”除了这些,陈茉茉更明白,杜远宇喜欢的只是高中时期的许恬心而已,现在的许恬心早就不是过去那个傻傻呼呼的满眼都是杜远宇的开朗女孩,早点让杜远宇明白,才不至于让两个人以后都尴尬。

      “什么事?方便告诉我吗?”杜远宇追问道。

      “这,就许恬心大学一毕业,就进了报社。那一年正好她爷爷被返聘回报社。许恬心那个狗上司不干人事,有次带许恬心出去拉广告,就动手动脚,嘴里不干不净。那知道那天凑巧了,许恬心爷爷和那些老领导就在隔壁包厢吃饭,气得老爷子冲过去,骂了那狗上司一通,结果给自己脑溢血突发,气进了医院。人没事儿,但落下了点后遗症,这走路不太方便了。之前也有些事儿,许恬心没跟我们说,反正她上大学之后话就越来越少,这件事之后,她就更自闭了。除了工作还是工作,很少社交活动的。”

      杜远宇听完这些,陷入了沉默。他不知道这几年,许恬心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这些事情他从来都不知道?这两天的相处里,他是感觉到了许恬心与过去的不同,那他喜欢的到底是许恬心还是过去的那个许恬心。要怎么样许恬心才愿意再接纳他呢?

      陈茉茉看杜远宇沉默,也不太好说什么。这么多信息让他好好消化一下吧。

      没一会儿,许恬心就带着小豆儿冲了进来。“不好意思,台里出了点事儿,不和你们吃午饭了,我得赶紧回台里。”

      许恬心把给小豆儿的玩具放下,就马上出门打车了。

      刚刚在陪小豆儿玩时,许恬心接到凌琪的电话。之前报道过一男子暴打年迈母亲的新闻。这个男子找到电视台门口骂骂咧咧,说要找报道新闻的记者要说法。被大希哥拦住之后。两人吵了几句就动起手来。现在两边都进了医院,男子这边嚷嚷着要报警。台里要求许恬心赶紧过去解决这件事。

      才一到医院,许恬心就看到了被吓哭了的凌琪,她一实习生那见过这场面呀。许恬心拍了拍凌琪,安慰了几句。

      一摸包里,发现手机没了,坏了,肯定是落在出租车上了。这也不重要了,许恬心嘱托凌琪快去门口买一篮苹果,挑大一点圆一点的。

      凌琪一会儿就拎了一篮苹果进来,许恬心带着凌琪去到闹事男子的病房门口。嘱托她一会儿不管发生什么,都在旁边躲着偷偷录像就好。

      许恬心整理了一下衣服,深呼一口气后,走进了病房。她把苹果果篮往病床旁边的桌子一放就开始说话了。

      “先生,您好,抱歉打扰你了,我就是报道你们家事件的记者,你有什么话想和我说。”许恬心先是微微弯腰举了一躬,然后不紧不慢的说道。

      “好啊,就是你这个臭婆娘是吧。你把我搞臭了,我现在什么都做不了,我最恨你们这些臭记者,只知道把弄是非。”男子恶狠狠的骂道。

      许恬心微微一笑,开始她刚刚准备好的回击:“是的,先生正是我。我那天一听到这事儿,我就想是什么垃圾能做出这样的垃圾事情来,我今天一见。果然和我想得一样。你的垃圾程度甚至还要比我预估的更严重些。你就像是被人踩死的臭虫,路人路过都要恶心的跳开,再吐口口水。令人可笑都是这样的垃圾居然还期待自己的人生会有所转机,跑掉的老婆还能回来。”

      许恬心话音刚落,病床上的男人气得表情都变得狰狞。把许恬心带来果篮里的苹果拿出来,疯狂的朝许恬心扔去。嘴里骂着“我要你死,你给我死。”

      许恬心并没有躲。男人站起来,冲过来狠狠掐住许恬心的脖子。凌琪“哇”的哭了出来,许恬心挣扎着对凌琪说“别哭,快,马上把视频发到群里。”

      男人听到许恬心的话,立马松开了手。

      许恬心瘫倒在了地上,大口的喘气。缓了一会儿,许恬心缓缓说道“我们拍到你对我施暴的证据。听说你想要起诉我的同事。没关系,正好我也好久没放年假了,我也和你一样,在这个医院做一个全身的检查。你最好想一想你有什么本钱和我们在这里耗吧。”

      许恬心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带着凌琪走出了房间。

      出了房间,凌琪哭的更厉害了。许恬心摸了摸凌琪的头,也稳定了一下自己想哭的情绪。

      “傻孩子,咱不能让大希哥坐牢不是?我有分寸,我知道他肯定不会把我怎么样的。”许恬心继续安抚着凌琪。

      过了一会儿,凌琪安定了一些儿。她俩又一起去看了大希哥。看完大希哥,许恬心送凌琪上了出租车。自己一摸口袋,完了,身上唯一的钱正好来的时候付车钱了。兜里只有一块五的硬币了,连公交车都坐不了。上去拿?大希哥肯定看出刚刚怎么回事儿,不得骂死她?他也还受着伤呢,不能让大希哥想太多。行吧,走回去,还好也就四个站左右的距离。

      走着走着,天上开始下雨。许恬心冷笑一下,还真是祸不单行。走到小区门口,保安看许恬心淋成这样,赶紧拿出把伞让她打上。

      许恬心快走到单元楼下,模模糊糊看到元宇的身影。

      走近后,许恬心确认看到的就是杜远宇。杜远宇看到许恬心全身上下都是湿淋淋的,脖子上的伤痕,心里像是被揪住了一样。他站在这里想了一下午,当他看到许恬心这么狼狈的走过来时,他更难过。在他不知道的地方,许恬心有过几个这样的时刻,才能让她变得那么坚强。

      他把外套脱下来,裹在许恬心身上。许恬心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想哭,想发泄的冲动。终于她没有忍住,眼泪涌出。她一把抓住杜远宇的外套狠狠的砸在地上。

      “我不要你管我,你有病啊,你同情我。我之前难过的时候你在哪里?我根本找不到你。你现在突然出现在我面前,你给我滚。”她想要把今天所有的情绪发泄出来。不止这样,她把这几天,这几年所有藏在心里想说的话都喊出来。

      杜远宇明白许恬心此刻的情绪,他捡起了外套帮许恬心披上。把许恬心的手机递给了许恬心。“对不起,但是恬心,我真的没办法。如果给我机会,我会做的更好些。”

      许恬心又再次推杜远宇,扔下了杜远宇的外套。“滚,离我远点,讨厌你。”

      “好,我们都回家吧。”杜远宇只好捡起外套向车走去。许恬心现在情绪不稳定,他不想让许恬心再站在雨里了。

      许恬心看着杜远宇的车开走,摸了摸眼泪,走上了楼。

      上楼后。许恬心洗了个热水澡,换上睡衣。看着镜子里自己脖子上的手印。她早就知道,在进病房前,她把当时采访老奶奶的细节都回忆了一边。老奶奶说儿子没工作天天喝酒,把媳妇打跑了,一听到“垃圾”和“老婆跑了”就气得摔桌子摔板凳,有时候急起来就会揍人,谁他都揍。这是她唯一能想到的办法了,只要男子一动手,她就能用他威胁她们的方式,来威胁他了。

      至于杜远宇,无所谓,她早把他当成一个不存在的人呢。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