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像是一场有预谋的相遇2 ...

  •   认真说起来,她还真的没到乌市附近玩过,早些时候跟着团队的教师去过吐鲁番、和田这些地方,但就是没有认真逛过乌市,可能也有她下意识排斥的原因,不过,现在也快要离开新疆了,好歹也是要去逛逛的,她拍拍怀里的熊,很快陷入了梦乡。

      清晨,方颖到达萧漓落的小屋时,萧漓落已经做好了两个人的早餐,她对着方颖挥了挥手,让她去拿碗筷,方颖上去给了她一个熊抱,她身上的寒气让萧漓落打了个寒颤,萧漓落反手就是一巴掌,“给老娘滚开”
      方颖,一小学教师,单身平民,长得娇小可爱,中度弱智娃儿,最大的爱好就是吃。

      方颖:“嘤嘤嘤,落落你不爱我了”宝宝有点委屈,但不敢说.jpg
      萧漓落:“……滚”
      方颖:“落落,你作为一个人民教师,岂能说脏话,这样……唔”唔,这个包子好好吃。

      就方颖这话,一天能说上几百遍,萧漓落回头就是一个包子,拿吃的堵嘴,再好不过,用纸巾擦了擦手后,萧漓落看了她一眼,某人已经在狼吞虎咽,她心里叹了一口气,摊上个憨批队友,也算是栽了。

      新疆十月的天气,说冷倒也不算很冷,早晚穿棉袄,中午穿短袖,这话不假,九月时,这边已经开始供暖,所以今天出去,萧漓落只穿了一件御寒的毛呢大衣,里面搭了一件灯芯绒的杏色长裙,一双马丁靴,她对着镜子整了整她的金丝眼镜,萧漓落看着镜前的自己,微微失神。

      镜中的她,茶色的长卷发,气质温柔淡雅,带着一身书香气,只一眼便能让人觉得她是老师,当初那个长直发,黑框眼镜的女孩形象早已消失。

      “唉,有的女孩表面看着安安静静,谁知道实际上她穿着保暖衣呢”方颖一边吃着包子,一边摇头说道。萧漓落体质比常人弱,很是怕冷,她都不知道这孩子这么怕冷,干啥还来新疆找虐?

      “你闭嘴!这么会说话就多说点”萧漓落伸出五爪向她抓去。
      “我天,萧漓落你这是谋杀”方颖避之不及,两个女孩瞬间闹成一团。

      在临近十点时,这俩塑料姐妹终于出了门,她们去了早已计划好的景点,逛完已是下午,逛市场时买了一些充满异域风情的小工艺品,也算是留点纪念。
      “落落,我想买一点零食,然后你也进去暖暖嘛”方颖扯了扯她的衣角。
      萧漓落;“……”萧漓落回忆起她买零食的架势,心态已然有点崩,您那怕是亿点。
      “大哥,清醒点,只可以买一袋,这里离家好几站呢”
      “嗯嗯,我知道,我们先进超市暖暖” 方颖猛点头,连忙把她拉进旁边的大超市,也是怕漓落冷到了,最主要的是她想去拥抱她的零食大宝贝。

      暖气迎面而来,让萧漓落的手松了松,方颖就撒了欢地跑了,萧漓落地按了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很好,她已经看到今晚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啊,不,左手一大袋,右手一大袋的悲惨场景了。

      萧漓落慢悠悠地往超市的零食区走,顺手在右耳带上了蓝牙耳机,还未走到零食区,就听到一阵吵杂。
      “啊啊啊啊,好多兵哥哥,好帅啊!!”
      “啊,我感觉我又可以了。”
      萧漓落:“……”
      她抿了抿唇,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她才突然想起,这个超市的附近,就是一个基地,是她那时每一次寄信时都填上的地方,她的心有一丝慌乱,冷静下来后,她又觉得好笑,又不一定会是他,他也不一定在这里,就算真的在,那又怎样呢?
      她嘲讽一笑,往前走时却避开了那一群人,她走向蔬菜区,考虑着买点吃火锅,排队打称时,萧漓落就低下头给方颖回信息,果然,那孩子现在还在零食区,生活不易,落落叹气。

      “对,姐,我年底回去”身后传来有些熟悉的声音,有些低沉,带着成年男人的磁性,萧漓落侧耳听了听,觉得可能听错了,低头看了眼手机,发现方颖这倒霉孩子问她要不要买大包薯片,她看着图片,嘴角抽了抽,你说买薯片就买吧,但这他妈得是特特加大号的吧,宁与猪有什么血缘关系吗?
      啧,萧漓落觉得文字完全无法表达她此时的心情,于是她发了条语音。

      “孩子,放下你手上的薯片,想都不要想,你以为买饲料呢??猪做错了什么?都比不过你?”尔康手.jpg 没错,语气是带着怒气的,但因着嗓音是带着点软糯的,反而不会让人觉得反感。

      在萧漓落前面排队的人着实被逗笑了,觉着这小姑娘说话还挺可爱的,但她身后的男人却愣住了,他的眼睛紧盯着眼前的女生,很熟悉的身影,长卷发,穿着件卡其色的大衣,周身有一种让人说不上来的气质。

      当看到她拉着购物车的左手上带着一条红绳时,他瞳孔一缩,是她,邓时迁脑子一下子冒出很多想法,她为什么会在这,来这里做什么?过得怎么样?身边有没有新的人?他突然感觉喉咙干涩,一个音都发不出。

      “阿漓……”犹豫良久,终于,他喊出她的名字。
      “啊?”萧漓落回头条件反射地应了一句,当她看清那张脸时,她的脑子一瞬间空白了,只想着,墨菲定律……还挺可怕的。
      “好久不见”邓时迁对她笑了笑,男人一身常服,身高比萧漓落高出一个头,五官坚毅,有着军人特有的气质。

      “好久不见……”萧漓落喃喃道,萧漓落看了他一眼,她的手有点抖,其实过了这么久,她连他的脸都快记不清了,但这一刻又全都清晰起来,她无法形容此时的心情,有些慌乱,有些欣喜,有些尴尬,只觉得心脏有些不对劲。还好很快轮到了她打称,她速度地把东西放好。
      “我朋友在等我,我要先走了”萧漓落面无表情,速度将打好称的东西放回车里,走得又急又快,大衣的衣角都被风带起,任谁都能看出她的慌乱来。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