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小脚奶奶 ...

  •   从有记忆的时候,我就已经在大姨家里了,大姨家就是我的家,大姨就是我妈,姨夫就是我爸,我也是家里那条灰白色大狗的正经小主人。这一切都毫无疑问的像是天经地义一般。因为没有人告诉我,我其实是一个抱养弃婴,在出生后的第28天就被亲生父母送走了,因为我是个没把儿的小嫚姑子…
      事实背景听起来有些无奈凄凉,呵呵,其实这丝毫不影响我的野蛮生长。没有亲生父母照顾的参照对比,那我得到的这一切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在我本能的认知里觉得天下父母的爱都理应是如此这般的表达吧,所以我也是幸福的。
      奶奶,从血缘关系上来说,我们祖孙俩是毫无关系的俩个个体,现在回想起来,她对我的爱与呵护是非常细腻入微的。在她旁边就感到自然与祥和。那是一个缠着小脚,银发齐耳,背微驼的清瘦小老太太,眼睛大大的,手却无缚鸡之力。
      对奶奶的第一印象是还在吃奶的时候,因为没有□□可以含着入睡,每次睡前嘴里就会有一块馒头样的东西。就像是那哭闹不肯入睡的婴儿一样,只要嘴里给他塞上妈妈的□□,他就会安静下来,一边吮吸乳汁,一边入睡。我也是,只要有块馒头或是玉米饼子类的东西塞进嘴里,也可以一边嘎呀一边入睡。这个东西一定不能是太大或太小,也不能太稀,既不能让我噎着也不能让我呛着。本来这一切都是在我毫无意识中正常进行着。直到有一天,刚进入朦胧睡意状态的我,听到一声叹息声,伴随着奶奶那不同于日常的碎碎念:“唉,可怜是了…可怜是了…”这都不足以让半睡半醒的我留下记忆,让我记忆深刻并且改掉了这个睡前习惯的是:朦胧间感到奶奶用她那细长的弯弯的,经常咳嗽吐痰用的手指,熟练的深入我的口中,绕着牙框一圈,扣出已不成形的馒头…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